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随笔】笨与懒可以兼得

小时候放学时下雨,和住在隔壁的同学打一把伞回家,两个小懒虫谁也不想举着伞,于是我提议,干脆我们谁都别举伞,直接用双方的头顶着伞,这样最公平。

同学答应了我这个愚蠢的提议,于是就有两个小孩头顶着伞,在雨中异常艰难地保持着平衡,随着伞东倒西歪、心惊胆颤地走了一小段路。

当然最后伞还是掉下来了。

伞掉下来的那一瞬间,雨点冷冷地落在我们两个头上,像是在嘲笑我们这两个懒到家的小笨蛋。

【原创】假期信用卡

许小姐新办了一张信用卡。


但这信用卡不是用来预支钱财,而是用来预支假期。


听起来很离谱,正常的银行也不会办理这样的业务。这张卡,是许小姐在一家传说可以“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神奇店铺里办的。


给她办卡的店长是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帅哥,对卡的使用规则讲解得很仔细,像是卡的透支额度是根据申请人平时加班和放假的情况来决定,信用良好可以提升额度;借用的假期一年之内偿还即可,但逾期偿还需要多付利息和滞纳金;刷卡无须经过任何程序,只要手持这张卡,口头做好决定就会生效,工作单位也会自动批准请假申请;等等。


“自动批准的假期不会影响任何人对你的...

【原创】甜咸双子座

作为一个双子座男孩,我从出生起便拥有双重人格。


不过还好,虽然我们一个性子外向一个性子内向,对事物的看法也有诸多不同,但面对分歧我俩都能商量着来,互相包容,起不了什么大矛盾,总体说来相处的不错。


唯有一点我俩始终无法达成共识:豆腐脑该吃甜的还是咸的。


我俩都认为这件事是人生的底线,绝无妥协退让的可能,经常在餐厅点单时吵得气势如虹,斗得你死我活。


当然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个选择困难症晚期患者对着菜单抓狂发癫罢了。


后来我们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她竟然同时跟我俩的日常喜好都意外地合拍,无论负责聊天的是两个人格中...

我发现自己手机电量很低时,无论运行什么软件都慢吞吞的。想想也是,谁在肚子饿到不行时还有干劲来干活呢......

【原创】美丽自定义

王小姐发现变美这件事并不便宜。

她根本负担不起健身房、高级护肤品、大牌服饰以及舒适生活环境的开销。

哎。王小姐叹道。要是人的外貌能像游戏里的角色皮肤一样随意更换就好了。

没想到科学家真发明了一种便携式全息投影仪,能在视觉上任意改变携带者外貌。

王小姐赶紧将它买来,并选了系统备选虚拟形象中最美的一档。

但设备却毫无反应。

王小姐疑惑地看向系统提示,上面写着:您的余额不足。

抱歉,王小姐,好看的虚拟形象也很贵的。

【原创】养小怪物的人

从前有个女孩,她养了一只小怪物。


她已经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这只怪物的了,只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它就从影子里钻了出来,小小的一只,会说人话,长得丑丑的,模样很奇怪。


但却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她曾试图赶它走,可这只小怪物是赶不走的,被驱赶时只会钻回她的影子里躲起来,但又总趁她不注意时冒出头,悄悄跟在她身后,一回头就能看见。


倒是不凶恶,相反还有点微妙的可怜巴巴。


它眼泪汪汪地问道:为什么要赶我走呀?你看,你平日里那些不能被人理解,也不想被人知道的东西,我都能理解,也不会厌恶呀。


这种理解和...

【原创】幸福之路(诡谲小故事)

李小姐的鞋柜里有许多双漂亮的鞋子。


她喜欢这些鞋子,远胜过喜欢把这些鞋子当做礼物送给自己的男人们。


我很喜欢这些男人送我的礼物,跟我不怎么喜欢他们,二者之间有什么冲突吗?李小姐一点儿也不觉得良心有愧,每次打开鞋柜,目光扫过一双双价格昂贵的新鞋,都开心的很。


这些好看的鞋子配得上我的美。李小姐的脚也生得光洁无瑕,随便套上鞋柜里的哪双鞋,都很匹配。


至于那些送鞋的男人嘛,呵呵。


李小姐微笑着关上鞋柜,踩着一双恨天高出了门。


她今天是要去赴一场约会,约会对象是她打算马上甩掉的男人。...


最近有几个细思极恐的惊悚系小脑洞想挑着合适的写一写,害怕的小朋友可以提前屏蔽tag“林影朵”,就不会被吓到啦~^_^

【原创】三观匹配器

在三观匹配器这款APP推出一周年当天,阿乔失业了。


这个APP最初上线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因为那时候它的功能还很单调,无非就是关联用户的社交账号之后,根据大家曾发布在社交平台上的信息进行匹配,帮忙推荐一下你和好友之间有哪些相近的兴趣爱好,方便大家聊天交流而已。


这离所谓的三观差的天远地远,开发团队给这个APP取名“三观匹配器”,只不过是个唬人的噱头罢了。


阿乔刚开始也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下载了这个APP,看看有没有哪个哥们儿最近在和自己玩同款网游,可以组团刷个怪。


但这个APP拥有强大的自学能力,短短几个月,信息爬取的范...

【原创】刀孩子

一个孩子在哭泣。


它不是人类的小孩,而是由一个故事的灵气而生的精灵。此时此刻,它正哭的很伤心,胖乎乎的脸蛋上爬满泪水,小鼻子一抽一抽的。


“为什么要哭呢?”它的创作者,也可以算作它的母亲,正蹲在孩子面前,关心地询问。


“没……没人喜欢我。”孩子啜泣道,“因为我是个悲剧故事,是个让人伤心的刀孩子。”


“你为什么要这么想?”创作者掏出面巾纸,想要给孩子擦泪,却被躲开了。


“读者的留言,我都看到了。”孩子继续淌着眼泪,语气中掺杂着一点点委屈,“他们说更喜欢你的另一个孩子,那个总是能有幸福结局的糖孩子。”...


1 / 27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