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穷食记之深夜薯片

深夜是意志力的天敌。


无论针对的是情感还是肚皮。


我就曾遭遇过这么一次溃败,但溃败的体验倒不全是惨痛,也有种别样的风味掺在里面。


还记得那段时间恰逢因减肥而控制饮食,每日晚餐的主旋律是新鲜蔬果。健康倒是健康,但毕竟每天中午还在食物链顶端呆着呢,晚上却一下子落到跟食草动物一个等级,两相对比,就怎么都觉得不太对劲。


时常有种胃是满了,心却空落落的怪异感触。


这种感触在某个工作日的半夜达到了顶点。当做晚餐的沙拉早已在当晚加班中消耗殆尽,回家路上胃里就开始隐隐约约盘旋着某种小委屈,本着吃夜宵是减肥大忌的决心,我强...

与基友讨论某个二次元角色,说到虽然这个角色平时有些凶凶的,看到自己负责的团队里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够好,会严肃问责,但是因为同时也会提出很好的解决方案,所以并不会让人反感,反而会觉得这是这个角色责任感爆棚,值得信赖。

事后这个角色不会再在已经解决的问题上继续纠缠,而被批评的人,也依然可以对这个角色保持敬重。

基友总结道:这就是典型的对事不对人,是领导力里很重要的东西。

我深以为然。

每朵云从一出生就在逃命。

有专门的猎云者在捕杀它们。

凡人所见的雨,不过是云朵被屠杀时淌下的血和眼泪。

在我所在的城市,方言里“操”这个字(四声),有“搅拌”、“碰一下”、“翻动”或者“打人”的意思。

但在很多地方,这个字的含义更加......嗯,大家懂的。

在我们公司,午休时间大家是可以支折叠床睡午觉的。有一次部门下午要开会,但有个男同事睡过了,该开会了,还躺折叠床上没醒。

于是主管(一个中年大叔)就叫住旁边一个新来的外地小伙子,指着那个还在呼呼大睡的家伙说:“你去给我把他操起来。”

小伙子顿时一副被雷劈到的表情,结结巴巴:“操...操起来?”

主管继续说:“快去快去,操一下他就醒了。”

小伙子吓得不知所措,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我们一帮人在旁边笑成了傻子。

写文写久了开始意识到,偶尔靠灵光一闪写出还不错的作品,这叫运气,指望这种灵感经常从天而降是没可能的,昙花一现之后,其他作品该烂还是会烂的。

凭借持续的学习与实践,熟练掌握写作技艺,能长期稳定地保证产出质量,哪怕一时没有太好的灵感,也可以写出不低于平均水准的优良作品,让人满意,这才叫实力。

这大概就是专业水准和业余爱好之间的区别吧。


ps:点击此文tag有惊喜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两个我,一个叫昨天的我,一个叫明天的我

这两个我的关系很差,因为昨天的我总是把该干的活儿推给明天的我做,自己没良心的逍遥自在,悠闲地吃着各种美食,却搞得明天的我又苦又累,还长得很胖。

所以明天的我很不待见昨天的我,总是超凶地骂昨天的我又懒又馋,害的自己这么惨,真是太可恶了。

但是没办法,这两个我注定是要一辈子守在一起,没法分开的。

唉唉。

之前说过的全职高手的脑洞,全员混菜市场那个,我居然真的开始写了……全员恶搞向,无CP,无CP,无CP。

PS:这个只是开头,给大家试阅~内容很丧心病狂,请小心进入~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了荣耀菜市场干净整洁的石板路上。


“哗啦”一声,一桶水被泼在石板上,紧接着就是一条拖把伸过来来回拖动。


这个正在卖力拖地年轻人身穿黑白制服,正面印着五个大字:


轮回水果店。


背上印着三个大字:


实习生。


没错,他就是荣...

【原创】弄丢月亮的玉兔

玉兔把月亮给弄丢了。


而且就在中秋节的前一天。


每个月亮都是从天上的一棵神树上长出来的果实,一次只结一颗,最先是弯弯的一小牙,每天变圆一点,等到长得最圆最饱满,再花同样的时间慢慢干瘪,直到重新变成弯弯的一小牙,最后脱落消失,再长出新的一颗月亮。


而每年中秋节,神树上结的那颗月亮是最大最圆的。


当然份量也是最沉的。


结出它的枝丫就有点儿托不住,总是颤颤巍巍的,看着很悬。


为了不让它提前从神树上掉落,每年中秋节之前,玉兔都会给月亮外面额外套个袋子护住。


但今年它偷懒了。...

给林朵太太

jy:

太太生日的时候就想写个长评,但是因为准备考试就一直没写上,现在终于有时间了!


第一次看太太的文是那篇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不夸张的说,我当时看到那篇文,想写评论,最后发现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只能写了一句“太神了!”(原话记不清了,大概是这样的苍白的打CALL),然后马上转给了我妈看。


那篇文章给我的感觉怎么说呢,不能单纯地说是黑童话或者童话反转系列,那些只是单纯地让人觉得颠覆常规,这篇文章让我觉得头皮发麻的原因主要在于,它实在是太真实了,一个故事,把人性都说尽了。


那些被扭曲了真相之后包装成童话的所谓“爱情故事”,还有光鲜亮丽下的丑恶现实。...


作为一名写作者,我所期待的与读者之间建立的关系,不是盲目的迷恋,不会有谁因为曾喜欢我过去写的故事,就开始过分地吹捧我,即使我写出很烂的作品,也无法客观理性的看待,强行把不好的看作好的。

事实上,我所期待的关系,应该是与读者之间建立信任。在这样的关系中,会有读者因为我曾写出让他/她喜欢的故事,所以预期我以后也能保持相应的水准,即使我偶尔写得糟糕—这在长期的创作过程中是难免的—也能怀着“这篇作品是不怎么样,但还是愿意相信你能把下一个故事写好”的态度,给我一些缓冲和成长的时间,而不至于马上就给我打上“彻底失败”的标签。

当然这种信任必然是以“我的写作水平总体是在向上走”为基础的,否则,我也就不配得到这番...

1 / 25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