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作千叶

夏天到了,该来一碗冰沁的红糖冰粉儿吃了~

总觉得冰粉就是一团半凝的水,浸在红糖汁儿里,透明水块儿间摇晃碰撞,把光撞碎了,落在碗里,晶莹透亮。一口下去,水团儿被咬开,包着的凉快都化在齿间,又有红糖汁儿润在里面的甜,那股清爽畅快从嘴巴一路冲到到胃里,消暑又解馋。

要是再撒一把葡萄干或者山楂片在里面拌着吃,哎呦,那可真是让人飘飘欲仙的享受咯……

【原创】消失的声音

我天生耳聋。


但我跟其他普通人一样,生活在一个很热闹的大城市。


是的,耳聋的我也能听到这座城市的热闹,虽然用的是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方式。


他们听到的是每个人用嘴发出的声音,我听到的声音,来自于说话者的心。


想什么说什么的人有,但不多,大部分人是心口不一的。


我曾在甜蜜的婚礼上,听到正在宣誓的新婚夫妇内心都在恶毒地诅咒对方。我也曾在肃静的灵堂上,听到逝者那些仪表堂堂的后代们致悼词时,心中也像乡间泼妇一般破口大骂。


这些场景真是很有趣。我一点儿也不为自己听不到其他人开口说话而遗憾,光是听他们的...

匠人炫技,大师写意。

如果甲喜欢吃红萝卜,不喜欢吃白萝卜,乙喜欢吃白萝卜,不喜欢吃红萝卜,那么他们只是口味不同,这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甲认为喜欢吃白萝卜约等于喜欢吃翔的蠢货,乙认为喜欢吃红萝卜约等于需要被烧死的异端,并公开表露自己的观点,那么引发双方矛盾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至于既喜欢吃白萝卜又喜欢吃红萝卜的丁,总是两边挨打,还是蛮惨的。

哦,对了,还有丙,一边啃着自己最喜欢的大白菜,一边表示不是很懂你们为什么要为个萝卜闹起来......(然后转身就被最喜欢小白菜的戊一头顶翻了......)

【原创】穷食记

(1)蛋炒饭

这是一个我和蛋炒饭的故事。


大概每所大学背后都有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又窄又旧,采光与卫生都不怎么样,里面却挤满了卖炒饭炒面的小摊贩。


每户摊子都是以一辆三轮车为中心长起来的,切好的肉菜堆在车斗里,拎个天然气罐子摆出来做灶台,一口乌黑发亮的大铁锅压阵,锅后再站个掌勺的胖摊主,餐铺子就算搭好了。


至于更外围要摆几套桌椅板凳,就要看摊主间各凭本事能争到多少地盘了。每到饭点儿,永远腻着油渍的小方桌小方凳,把巷子从头到尾排的满满当当,如同各个摊贩的战旗,随着饭香一道风中飘扬。


我最爱去的是巷子中间一家卖炒饭的摊子。那家摊主是对中年夫妻,掌勺的是个胡子拉碴的胖大叔,...

【脑洞】尿点侠

在一座现代化的大都会,城市里隐藏着各种各样的奇葩罪犯,犯罪率很高,警察加班加点都抓不完。

于是城市需要一群正义的小伙伴惩奸除恶。

男主角就是正义的小伙伴联盟成员之一。

按照屌丝逆袭的套路,他原本只是生活在这个大都市里的一个普通宅男,就职于本市最大的婴儿纸尿裤生产公司,平日里做的最多的就是在商场骚扰年轻父母和宝宝们,给公司产品做促销。

经过某种奇遇,他拥有了一种神奇的能力,可以有效的打击罪犯,因此他也被招募进了正义的小伙伴联盟。

他的特殊能力也就是他被称为“尿点侠”这个名字的来源,即使用时,对准罪犯方向,撅起嘴巴发出“嘘嘘“声,可以让他前方的罪犯们立即感到尿频尿急尿不尽!

然后罪犯们的攻击力就会受到大幅削弱...

我在等待一个人。


或者说,我在追寻一个人。


这听起来两相矛盾,但事实如此。


作为这颗蓝色星球上唯二拥有永生的人之一,我在等待与寻找自己唯一的同类。


我的同伴,我的爱人。


从有记忆之时,我和他便在一起。我们都不会老,不会死,总是保持着年轻的样子。周围没有任何与我们相似的生物,我们只有彼此,于是理所当然的坠入爱河,却又不像其他生物那般,生育后代,繁衍种族。


仿佛这是一开始便设定好的,这永生不变的命运,只容得下我们两个,多一个都不行。


就这样过去了很久,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计时的...

【原创】甜点总管

他是一位总管。


平日他管理的事务很多很杂,因为,他要协助他的女王陛下,打理好整个王国。


所以他很少闲着,在过去几十年的每一个钟点里,总会有各式各样的人或事找上门来,连片刻安宁都成了奢望。


但今天却很不一样。


大概是命运之神比他还忙,随手把这个傍晚从日程表上给遗忘了。于是所有麻烦仿佛都做好了约定,一齐躲了起来,总算是为这位辛苦的总管留出一个完全属于他的短暂假期。


刚开始,他还真有点不适应。


早已习惯于井然有序的他,居然不知道自己此刻该做点什么。


等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站在王宫尽头,一道挂了锁的门前。


锁本来就不是什么工艺高超的好东西,早被漫长岁...

【原创】床底下的小怪兽

说明:一时手残,把之前的文删了,重发一次,囧

--------------------------------------

昨天晚上,我发现自己床下藏着一只小怪兽。


当时是凌晨两点半,我正躺在床上跟失眠进行拉锯战,突然感觉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我脚上摩擦了一下。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脚碰到了毯子,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因为公寓的空调坏了,盛夏酷热让我早就把毯子踢到了床下。而且那个毛茸茸的触感并没有马上消失,相反的,它还在持续地碰我的脚,一下又一下,挺执着的样子。


于是我翻身坐起,迅速打开房间灯,一把扣住那个正在摸我的东西。


正好与它四目相对。


请原谅我的词穷,没法用更丰...

昨晚加班到晚上八点多才有空下楼去便利店买晚饭,看见办公楼外道路在整修,一个年轻女人背着一个小婴儿,站在一堆河沙之间,用铲子搅拌水泥,周围车来车往,很吵,宝宝一直在哭,但女人也顾不上管,只是继续干着活。

我本来还在为自己当晚必须加班到凌晨而焦躁着,看到这个女人和她的孩子,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触。

人和人的境遇是不同的。

或许只有那种痛苦的感触是相通的。

1 / 21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