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高塔里的长发公主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世界上曾经存在过一片叫做“脑洞不大的角色就会扑街”的神奇大陆,大陆上生活着精灵、人类、女巫、吸血鬼、狼人等若干种族,分成了大大小小不同的城邦。其中有一个疆域最为广阔的国度,国王殿下励精图治,治下的子民过着幸福美满的美好生活。

 

美中不足的是,国王年纪已经老大不小,膝下却并没有子嗣。

 

一开始国王还挺淡定,但架不住每次过年的时候七大姑八大姨三番五次的盘问劝诫嘲讽和恐吓,例如“你看隔壁狼人家移民以后都生第七个了”、“喜欢搞丁克的精灵王家这次也生了双胞胎”、“连以前不孕不育的吸血鬼家老大的老婆这次都怀上了”之类的,听的国王简直一双耳朵都快给磨起老茧了,再算算这些年给出去却一个没收回来的红包金额,国王做了个重要的决定。

 

他要生个孩子。

 

于是第二年春节,他就有了一个女儿。

 

至于他是跟谁生的,怎么生的,是有丝分裂还是人工受精之类的BUG就不要追究了,童话故事嘛,都是这副没逻辑的尿性。

 

小公主的满月酒自然是要摆的,不然这些年送出去的红包怎么收的回来呢?请几个女巫过来说几句漂亮话也是必不可少的助兴节目。按照惯例,一般都是要请三个女巫的,但精打细算惯了的国王觉得,不就是走个形式嘛,少请一个还可以省一份红包,于是就只请了两位女巫,没请第三位。

 

结果这就出问题了。

 

宴会开始,穿褐袍的女巫先上台,她是位宅心仁厚的女巫,对着婴儿车里淌口水的小公主说出了自己的祝福:“她会拥有无比美丽的容貌。”

 

对于这个只看脸的世界而言,这的确是份慷慨的大礼。

 

接着是穿灰袍的女巫,这是位非常精明的女巫,手里拿了本厚册子,册子上的内容是把各类祝福按照收费等级分好,因为这回国王给的出场费比较小气,所以她得翻到很后面才行。就在她刚要念出来的时候,宫殿大门突然打开了,穿白袍的老女巫杵着拐杖就气呼呼地进来了。

 

“国王,你的轻视让我感到羞辱!”传说这位老女巫脾气不算太好,“我要诅咒你的女儿!”

 

国王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可是他们已经无法阻止老女巫说出世界上最恶毒的诅咒了:“在公主成年生日那天,会接受某人赠予的一枚具有魔力的指环,当她戴上指环的那一刻起,便会失去毕生的智慧、骄傲与自由,变得狂热而盲目,并且终生不得摆脱!”

 

然后老女巫麻溜儿地扔了拐杖跑路,免得被愤怒的群众围殴。

 

国王的脸色很难看,他赶紧问灰袍女巫该怎么办,通常这种诅咒靠打个“一个真爱之吻可以拯救地球”之类的补丁就能解除。当然,打这种补丁的收费也比较贵,所以国王也被对方趁火打劫了一大笔。

 

把大红包收入囊中的灰袍女巫清了清嗓子,说出了她的补救措施:“我祝福小公主——成为一个超级宅女。”

 

虽然灰袍女巫马上解释这样小公主外出接触别人并拿到指环的概率就大幅减少了,但感觉受骗上当的国王还是愤怒地将这些神棍扫地出门。

 

过了一会儿,褐袍女巫也出来了,鬼鬼祟祟地绕了一会儿圈子,才跟藏在宫殿大门外的两位女巫汇合。

 

白袍老女巫很不开心:“这回当恶人的又是我咯?”

 

灰袍女巫安慰她:“行业不景气,再辛苦也得做啊。”

 

当然这一切国王都毫不知情,他正在为了女儿可悲的命运忧心忡忡。为了避免自己女儿在成年之前接触到那个传说中会赠予他厄运指环的混蛋,国王特意重金聘请了技艺精湛、效率奇高的施工队,选在人迹罕至的荒原租了块地,修筑了一座没有楼梯的高塔,将可怜的小公主关进了塔顶,直到她成年为止。

 

但是光修个高塔似乎还不怎么保险啊,总得找个看门的。于是国王贴出了招聘启事,可惜这份工作薪水低,待遇差,还没有节假日和加班费,应者寥寥。国王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一位应聘者。

 

来应聘的是一条年轻的喷火龙。

 

国王对这位唯一的应聘者很感兴趣,就问它为什么要来应聘啊,喷火龙一听人家问话就来了精神,坐下来就开始讲自己的童年梦想人生抱负终极追求,嘴巴里蹦出来的单词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半。

 

原来还是个话唠。

 

鉴于本文篇幅有限,这里就简明扼要的总结一下喷火龙本次说话的中心思想:每一条恶龙都该守护一座关着公主的高塔,击溃无数前来挑战的英雄,然后才有资格去考恶龙执业资格证和评职称。没有证书和职称的龙在恶龙圈子里混的滋味就跟在大街上裸奔差不多,不好受的很。

 

国王对喷火龙这种敬业精神(且对薪酬待遇没有任何要求)很满意,当即就拍板签了劳务合同。

于是,喷火龙正式上岗了。

 

事实证明招聘会上用人单位说的再天花乱坠都是虚的,“工作环境清净”就是方圆八百平方公里连个鸟儿都见不到,“工作内容多元能给新人全面锻炼”的意思就是小公主的吃喝拉撒睡什么都要管,“偶尔加一会儿班”意味着要熬通宵给小公主喂奶瓶换尿布哄睡觉。

 

至于喷火龙最期待的“工作性质充满挑战性”这一条嘛,因为小公主年纪尚幼,所以暂时还没有狂热的追求者出现。

 

没有挑战者,连个过路的都没有,话唠的喷火龙有时也会觉得很寂寞。

 

每到这个时候,它就只能抱着话都还不太会说的金发小团子轻轻摇晃,听着那软软糯糯的咿咿呀呀,感觉那胖乎乎的小爪子在自己鳞片上刨来刨去。

 

喷火龙只觉得心都要被融化了。

 

后来小团子稍微长大一些了,能走能跑了,驼着她在璀璨星空下遨游变成了喷火龙每天雷打不动的健身项目。

 

虽然表面上不肯承认,但喷火龙真的很喜欢听背上的小娃娃伸手去抓风时笑起来的咯咯声。

 

再后来,小公主长成了稚嫩的少女,一头金灿灿的发丝批在肩上,像被太阳遗失的一段光芒。当年褐袍女巫的祝福也逐渐开始生效,看得出来,真真是个美人胚子。

 

喷火龙心底的自豪与欣慰油然而生。

 

当然,它也只敢把这种感触埋在心里,它是个有职业道德的好员工,时刻都记得自己的本分呢,不会越矩。

 

公主的所有权及衍生收益统统都属于大资本家(以及什么责任也没负的)国王。

 

至于打工仔喷火龙,什么也没有。

 

不过,生活也不是总那么平淡,偶尔也蹦跶出来一些小小的惊喜(或者惊吓)。

 

比如小公主喜欢听睡前故事,某一天晚上,喷火龙在给他讲完被父母遗弃的兄妹抢劫糖果屋并谋杀无辜屋主、送糕点给外婆却被野狼吞吃入肚的无知少女、还有穿着红舞鞋跳到死的可怜虫等一系列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知名故事之后,自己都被搞得有些昏昏欲睡,于是顺手就拿起旁边一张《童话王国八卦周刊》念了起来:

 

“……他伸出手,握住了门把手。金属的把手被冬夜捂的很凉,沁的跟冰一样,可他的心里却是滔天的热焰,炙烤的他成了这般赤条条的模样,不,仅仅除去衣衫怎么足够,他甚至想将那贪婪的血肉一同剥去,只留那纯净的魂与欲,融进那个孩子的身躯,紧紧扼住那般稚嫩的,由他哺育而成的蓬勃春意……”

 

喷火龙惊恐地打了个嗝。

 

“什么是养成PLAY?”小公主躺在床上睁着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好奇的问道。

 

喷火龙这才反应过来,整张脸都涨红地快要冒出火来,事实上,他也确实赶紧喷了一口火把无辜的报纸给烧成了灰烬,然后回头在小公主的额头上落下非常温柔的一个吻:“时候不早了,小朋友要乖乖睡觉,不然长不高。”

 

小公主怀疑的眨巴眨巴眼睛,纯净的目光扫的喷火龙小心脏都噗噗噗地跳了起来——要知道,喷火龙年纪虽然不小了,可还是一条非常害羞的单身龙呢,它可没有做好准备这么早就对纯真的小公主做青春期教育啊——所幸小公主还是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小呼噜就响了起来。

 

而喷火龙关心地给小公主掖好被角,然后走到高塔窗户前,警觉的四下张望。

 

远处的山脉间,似乎有可疑的闪光扫过。

 

看来我家小公主的美貌已经足以引起狗仔队的注意了。

 

也对,等公主殿下长大了,就凭那张脸,也肯定得天天上头条。

 

喷火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想到这些,心里又有点儿担心,又有点儿得意,还有点儿莫名其妙的酸味儿。

 

于是第二天喷火龙默默的取消了期刊订阅。

 

***

 

答主在这一段进行了长达百万字的小公主与喷火龙的日常相处描写,剧情狗血,又萌又虐,各种老梗感人至深,不过,只有真正的聪明人才看得见。

 

***

 

正所谓时光如水,岁月如梭。转眼间,昔日的Q版小公主已经成长为美貌少女,同时也变成了一个——超级宅女。

 

虽然后来的史学家们一直为公主变成宅女究竟是因为高塔没有楼梯还是因为喷火龙对她有求必应以至于根本没有出门的必要而争吵不休。不过鉴于这是个不追求科学性的童话故事,所以我们还是把功劳姑且全部推给当初稀里糊涂做了预言的灰袍女巫好了。

 

那么公主究竟宅到什么程度呢?

 

就是喷火龙在塔底下叫唤的时候,她连头都懒得从窗户里冒出来,直接把瀑布样的金色长发往窗外一甩,喷火龙就能顺着头发爬上高塔。

 

然后就可以用“头发被爪子弄脏了”的借口让喷火龙帮忙洗剪吹了。

 

任劳任怨的喷火龙可从来没发现过埋在一堆毛巾之下的公主笑的有多么惬意和嚣张。

 

不过宅虽宅,公主还是心智健全,知识渊博,并没有因为足不出户而跟这个世界脱节。

 

原因很简单。

 

喷火龙是话唠啊!在守塔的这些年,全大陆的知识都被他拿来跟公主唠过嗑。

 

另外,在此期间,由于狗仔队们在《童话王国八卦周刊》上的各种推波助澜,有关公主的报道屡登头条。虽然在喷火龙的严防死守下,狗仔队们至今依然没能拍到公主的正面照,但那些掌控人心的高手依然能用自己的生花妙笔写出许多引人浮想联翩的画面,比如下面这一段:

 

“……暗夜与呻吟总是最缠绵的情人,半遮半掩着交叠的身形,辅以寒冰般的铁链,烈火般的软鞭,嗬,还有压抑的啜泣,那是最旖旎的誓言,在塔尖盘旋,驻守,不愿退散……”

 

当然公主没看到,喷火龙也没看到,因为他们已经好多年没订阅过这份报纸了。

 

可是国王看到了啊!

 

他气的把报纸摔到了地上,再狠狠踏了两脚!

 

国王的火气这么一点就着是有原因的。他本来以为自己有了女儿就能摆脱每年过春节时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种唠叨,没想到近年来七大姑八大姨们的问题一年比一年尖锐,从“你娃今年考试成绩排多少名”到“你娃要不要申请去外面留学”再到“你娃怎么还没找到工作啊?你看隔壁家的娃都当上大领导了”。

 

直到今年,问题终于进化成了:“你娃啥时候结婚生孩子?”

 

要不怎么说历史怎么总是惊人的相似呢?曾经让国王无比困扰的问题,如今,终于又再度落到了国王的女儿身上!

 

国王默默做了个稻草人,狠狠扎了一千多针。

 

远处有位可怜的灰袍女巫突然就闪了腰。

 

而近处的国王在绝望中仰天长啸:“我女儿是个超级宅女!她怎么可能找得到对象!”

 

但国王是一位伟大的君主,顽强的战士,公主平时忘了发发信息、关心关心他孤苦伶仃家里蹲的空巢老爹也就罢了,他绝不允许,决不允许自己女儿宁愿宅在高塔里玩什么监禁PLAY也不上心找个正经对象!

 

况且还有白袍女巫当年那个预言犹如一把利剑高悬在国王心头,万一把女儿从高塔里弄出来,可是又遇到那个送他戒指的混蛋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国王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介绍一些可靠的对象去跟女儿相亲。

 

此消息一经公布,立马在全中洲引起了轰动。因为大家都看过《童话王国八卦周刊》,对那位神秘而美丽的公主早就好奇的要命。

 

要知道童话世界里面的最不缺的就是探险家,为了能一睹芳容,他们不惜披荆斩棘,翻过高山,跨过大河,干翻恶龙,只为与高塔中囚禁的可怜人一见。等热乎劲过了以后,再算算为了来相亲走这一趟所花的各种沉没成本,很多人也就咬咬牙干脆跟对方结了婚。

 

这种由于不切实际的幻想催生并由残酷现实结果的婚姻质量究竟如何,无知民众不得而知,大家只知道,无论是正史《格林童话》还是野史《安徒生童话》什么的此类事件的记载都采取了统一的口径:

 

从此,王子和公主(或者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至于婚后生活是怎样的鸡飞狗跳,战火纷飞,毫无职业节操的狗仔队们怎么可能会在意。

 

扯远了,让我们继续原来的故事主线。

 

第一位相亲对象来到了塔下。

 

公主很淡定的窝在塔顶继续干一个超级宅女该干的事,连头都懒得偏一下,只需甩个凌厉的眼神过去,喷火龙就很识趣的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啊,我就要完成一条恶龙该有的使命。

 

喷火龙往下坠时感动的眼泪花子糊了一脸。

 

只听塔下一阵乒乒乓乓乱响,烟花焰火一通乱放,很是折腾了一番。过来好一会儿,喷火龙才喘着粗气爬了上来。

 

“怎样?”公主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不怎么样。”喷火龙抹了把脸上的汗珠,“晚期直男癌,跟你不合适,我直接打发他走了。”

 

公主轻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虽然第二天他就收到了国王的一封谴责信,信中对她放相亲对象鸽子的行为进行了委婉的批评。

 

公主没耐心听完,就让喷火龙帮忙喷了个火花把信给烧了。

 

很快又来了第二位相亲对象。

 

这回喷火龙都不用招呼,自己麻溜儿的就跳下塔帮忙把关去了。

 

又是一场恶战。

 

回来的时候喷火龙有点儿蔫了吧唧的,额头上顶了个好大的包,全身还湿哒哒的,难受的很。

 

这回公主把眼皮抬起来了,甚至还很罕见的起身去拿了张毛巾递给喷火龙。喷火龙一边忙着擦身,一边赶紧解释:“这回来的这个人品看着很不错,还是富三代,财大气粗的不得了。我本来都想放他进来了,后来一琢磨你以前不是说过喜欢个头高大点儿的嘛,这位个头袖珍了点儿,我就没好意思让他上来。”

 

公主一双漂亮的眼珠子把体积庞大的喷火龙从上到下的扫了一遍,又只轻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当然,第二天依然是国王的来信,这回的措辞比上一封要激烈的许多,比如“为了给你介绍对象我把老朋友都给得罪光了你还这么不知好歹”云云。

 

公主转身又把信给烧了。

 

这些事理所当然又被守在外面的狗仔队们看了个真真切切,很快,新一版的狗血小报出炉了,头条是《究竟谁能赢取那一头金发?博彩公司为屠龙者开出史上最高赔率》

 

于是主动前来相亲的勇士络绎不绝。

 

个个都说自己满怀真情,绝对不是为了贪图一己私利,恳请公主从窗户口抛下那一头金发,好让自己爬上塔顶。

 

这可忙坏了喷火龙,每天都要打上那么一二百场。

 

嗯?群众们想知道为什么公主这么放心让喷火龙去帮自己筛选相亲对象?答案很简单,公主是喷火龙亲手养大的孩子,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只有喷火龙最清楚。

 

喷火龙暗暗发誓,一定只能让真正爱公主,也值得公主去爱的勇士去到塔尖。

 

虽然每天打打打真的好辛苦。

 

可是为了公主的终身幸福,喷火龙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住。

 

直到有一天,喷火龙带着一身伤回到塔尖,趴在地板上气息奄奄,但还是强打着精神对公主说:“这次来的勇者真的好厉害,是个可靠的好人,你跟他应该合得来。”

 

公主靠着喷火龙,轻轻抚摸着那一块脱落的龙鳞,什么也没说,然后起身往窗口走去。

 

太好了,他终于能获得幸福了。喷火龙在晕过去之前这样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酸酸的。

 

喷火龙真的太累了,一觉睡到了第二天。

 

他眨巴眨巴眼睛,发现眼前站了一个人,看着眼熟,可又不太一样了。

 

是公主。

 

头发剪短了的公主。

 

喷火龙吓得一激灵,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的头发呢?”

 

“割下来给屠龙者了。”公主不以为然的耸耸肩。

 

“为什么?”喷火龙脑筋还没转过弯来。

 

“他拿了头发去博彩公司领奖金,然后我们对半分。”公主开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收拾东西。

 

“他不是来相亲的吗?”喷火龙弱弱的问道。

 

“你不是也经历过抱着只买一只牙刷的心情去到集市却被无良商家忽悠着买了全身洗护养超值大礼包结果回来以后才发现里面还不含牙刷的事情吗?”公主一边说一边捡起那个大礼包扔进箱子里。

 

“那……”喷火龙有些犹犹豫豫的开了口,“你怎么不跟他一起走呢?”

 

“我有喜欢的对象了。”公主很淡定的说出了口。

 

“哦。”喷火龙垂下头,心里闷闷的,想要喷火,最终却只吐出一个干巴巴的烟圈。

 

“明天就是春节了。”公主继续把日常用品往一个大箱子里塞。“也是我的成年生日。”

 

“嗯。”喷火龙觉得脑袋有点儿晕乎,此刻的他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不想听,只是反射性的应答着。

 

过了一会儿,他才察觉到公主站在自己面前,跟以往一样,理所当然的伸出了手:“今年没有礼物吗?”

 

喷火龙有点儿慌,以前每年春节的时候,自己都会给公主准备一份精美的生日礼物,但今年前些日子里要应对的相亲者太多,一忙,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他慌里慌张的摸来摸去,最后摸到了一个小玩意儿,咬咬牙,拿出来,放到公主手上。

 

一枚浑圆的指环。

 

连公主也有些愣住:“这东西哪儿来的?”

 

“上次去揍狗仔队头头的时候捡到的。”喷火龙心虚的埋下头,不敢去看公主的脸色。等他再抬起头来时,发现公主正推过来一个超级大的行李箱。

 

“你这是要干什么?”喷火龙很困惑。

 

“打包行李,回去陪我爸过春节啊。”公主扬了扬手中的信,“他说如果今年再不回去陪他过节,就要跟我断绝父女关系。”

 

喷火龙很自觉的把行李箱背上,但心中的疑虑还是没有消失:“可他不是担心你中诅咒不让你出塔吗?”

 

公主一边攀上喷火龙巨大的后翼,一边举起左手,看着套在无名指上的那枚指环,轻巧的笑了出来:“都这样了,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好吧,实心眼的喷火龙还是没太听懂公主的意思,不过没关系,回家的路那么长,他会有足够的时间把这一切都想明白。

 

至于老女巫的诅咒怎么办?

 

其实她的诅咒才是真正的祝福。

 

你们难道都没听懂吗?

 

END

---------------------------------

《反派有话讲》故事系列地址:

(1)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2)配角光环

(3)恶魔小姐的交换游戏(4)厨房里的女巫

(5)高塔里的长发公主

(6) 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主题均为原创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评论 ( 37 )
热度 ( 1287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