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搞笑】论智商下线是怎样一种感受

我发现一旦跟食物有了牵扯,自己智商下线的时候特别多,以下是其中几件:

 

(1)拔智齿事件

 

右边的智齿发炎,去医院拔了。医生嘱咐接下来几天最好都吃流食,于是我谨遵医嘱,连续几天都自己煮粥,一日三餐地喝。

 

但是粥一进嘴里,就会在重力作用下自然而然地流到右边伤口处,碰到时还挺疼的,我思考了一下,决定喝粥时都保持向左偏头的姿势,这样左腮帮子位于下方,粥也不会往右腮帮子那边跑了。

 

我觉得自己特别机智。

 

就是一顿饭吃下来脖子有点疼。

 

直到有一天在办公室里吃午饭时,同事看见我在偏着脑袋费劲地喝粥,好奇地问我为什么要这样,我还得意洋洋地跟她解释了一番我的良苦用心。

 

同事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我:你去楼下便利店要根大吸管来喝粥就不用这样了啊。

 

前一秒还得意洋洋的我,下一秒就把脸痛苦地转到了一边。


(2)爆米花事件


去电影院看电影,在大厅自动取票机上取了电影票后,想着要减肥就没买爆米花,但是闻着整个影院大厅里香喷喷的爆米花味,心里好馋啊!

 

我忍忍忍忍忍......

 

恰巧旁边走来一姑娘在我旁边站着,捧着一大大大盆爆米花,堆的满满的,颗颗都是金黄酥脆、蓬松香甜的诱人模样,我盯着那盆爆米花,觉得它们每一颗都在争先恐后地朝我喊:快来吃我快来吃我快来吃我!

 

结果,在我大脑意识到之前,身体这个叛徒就已经先指挥手去摸了一颗爆米花放进嘴里了!

 

姑娘惊呆了。

 

我也惊呆了。

 

我...我...我...都干了什么!?

 

气氛真的相当尴尬,妹子朝我眨眨眼,我也朝她眨眨眼......

 

电光火闪之间,我在说”不怪我,是爆米花先动的手“与“这智障的手我不认识它”之间作出了选择,迅速丢下一句“对不起我把你错认成我朋友了!”,像一场飓风一般刮过姑娘身旁,火速逃离了事发现场......

  

(3)大棒骨事件

 

上中学时暑假要补课,放学时间有点晚,回家以后父母多半都跑出去打麻将了,会在饭桌上留些饭菜给我。

 

有天晚上回家,父母照例不在,我看饭桌上除了两个素菜,还有一小盆骨头,旁边放着一小碟蘸水。

 

那骨头目测是棒子骨,一根就挺大个儿的,可惜上面的肉特别少。我吃饭向来是无肉不欢的,另外两个素菜根本入不了我法眼,纠结了一下,哎,肉少也凑合着啃吧,于是伸出两只爪子抱着一根大骨头就开始啃。

 

讲真,啃的特别费劲,只有一点点粘在骨缝上的小肉渣,我不得不变换各种角度,把脑袋偏来偏去的啃,感觉啃一根大骨头能获取的能量远远没有我为了啃它而消耗的多。勉强蘸点蘸水吧,其实也就是嘬个酱油味道,根本没有肉味儿。

 

但我还是顽强地把每一根大棒骨都啃完了,这是身为一个吃货的自我修养。

 

吃完饭我也没收桌子(当时那是我爸的活儿),就做作业去了,过了一会儿我妈回来了,买了西瓜,先拿进厨房去切,端出来时问我:晚上炖了大棒骨,你怎么没吃啊?

 

我望着她:我吃了的啊。

 

我妈也望着我:但锅里的骨头一点儿都没少啊。

 

我有点慌:锅里?

 

我妈说:对啊,我跟你爸先吃了几根,剩下的都留在锅里没盛出来,忘了跟你说了,你自己没找来吃?

 

我真的慌了,跑进厨房,揭开灶台上的锅盖,好几根大棒骨浸在乳白色的肉汤里,每一根上都附着厚实的肉块,油光光,喷喷香的……

 

我又看了一眼饭桌上那几根光秃秃的大棒骨,每一根都像是在对我无言的嘲笑。

 

我默默低下了头。

 

内心的悲伤真是无以言表。

 

(4)垃圾桶事件

 

有次在公司加班,加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主管让点外卖送过来当晚餐,我又惦记着自己在减肥,非常潇洒地跟主管说,不用订我的,我减肥,不吃晚饭!

 

然后主管就真的没订我的饭。

 

之后饭送到了,我看着同事们吃的欢声笑语,自己肚子咕咕叫,悔恨的牙都要咬碎了,只能在心中默念:我不吃我不吃我不吃……

 

到了九点多的时候我已经饿的只能瘫在工位上直哼哼了,又不好意思跟同事要吃的,大话都放出去了,我现在跳出来说饿了要吃饭不是自己打脸么……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

 

结果我突然想起来,饭送到前有个同事临时家里有事走了,他那份蛋炒饭好像没人吃就直接跟其他外卖垃圾收到一起,扔公司门口电梯井的垃圾箱旁边了。

 

人真饿的时候会不讲究到丧心病狂。我假意要去洗手间,自带勺子一把,鬼鬼祟祟溜到公司门口,四下看了一番,完全没人,很好。

 

于是我将罪恶的爪子伸向了那堆外卖垃圾,迅速把那盒蛋炒饭刨了出来。外卖盒子盖的很严实,里面的饭完全没受污染,打开盖子,饭还热乎着呢,一勺子挖进嘴里,啊,米粒饱满,蛋花喷香,不干不柴,软硬正好,还混着一点点葱花的奇香,将我的腮帮子账的满满当当,解馋又管饱,真是一种无尚的幸福啊!

 

我正笑眯眯地陶醉着呢,突然听到了电梯开门的声音。

 

下一秒,我们主管从电梯里走出来了,跟蹲在垃圾堆旁刨食吃的我撞个正着。

 

最怕气氛突然沉默。

 

我慌张地站起来,努力想要把塞满腮帮子里的饭赶快咽下去,好做些解释,却不幸被哽到,费劲地将脖子伸了又伸,感觉自己像只待宰的肥鹅。

 

主管神色复杂地望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摇了摇头,走了。

 

只留下一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我。


END

--------------------------------

此文为《完美有瑕》系列文之一,该系列如下:

(1)身为一只胖纸是什么感觉

(2)身为一个完全不能吃辣的四川人是什么感受

(3)论智商下线是怎样一种感受

(4)论被动物鄙视是怎样一种体验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评论 ( 51 )
热度 ( 716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