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恶魔小姐的交换游戏

我是个恶魔。

 

人世间流传着关于我们的诸多说法,大多是以偏概全的谣传。恶魔一族是个构成复杂的种族,个体之间的差异不比人类与猴子之间的差异小,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概括清楚的。

 

但有一点共性倒是没说错。

 

与凡人们做交易,是我们恶魔一族最爱玩的游戏。

 

因为我们总是能赢。

 

赢得的奖品五花八门,有时是一个善良的愿望,有时是一段纯真的爱情。

 

无论多普通的凡人,身上都多少藏着些珍贵的东西。

 

凡人们也喜欢跟我们玩这种交换游戏,他们老是蠢兮兮地自认为比恶魔更聪明,以为能在交换当中占什么便宜。

 

哈哈,那怎么可能呢。

 

每个恶魔都是天生的精算师,开出的价码永远不会比他们所求之物的价值更低。

 

不谦虚的说,我算是这个游戏的高手玩家了。

 

但是没有挑战性的游戏玩久了都会乏味,再珍贵的奖品,赢得多了也就不稀奇。

 

所以这次我要挑战游戏最难的等级,赢取游戏最好的奖品。

 

一个美好的灵魂。

 

此时此刻,这道灵魂就藏在对面那栋破旧公寓四楼中央那扇窗户里。灵魂的拥有者,是那个穿着件脏兮兮的白背心,满头大汗伏在电脑桌前的年轻人。

 

时值盛夏,虽然已经是傍晚,但天气依热的慌。破电脑机箱里发出的轰隆声比年轻人头顶上吊扇的噪音还要大,但他完全没分心,意识深浸在另一个虚幻的世界里,一会儿眉头紧锁地仰头沉思,一会儿又十指翻飞地敲击键盘,让一行接一行的文字填满文档。

 

直到半夜时分,年轻人才按下保存键,从椅子上站起来,僵硬地扭了扭肩膀,关节发出咔咔咔的响。

 

明明全身上下都透着疲惫,但脸上露着的却只是笑。

 

一个写手在写完一个好故事之后才会有的笑。

 

说真的,我喜欢这份笑。

 

所以,把它毁掉的滋味也一定也很妙。

 

***

 

我这次锁定的猎物,哦,不,还是说交换游戏的对手比较好,是一个职业写手。

 

说是职业,其实他并不太能靠码字儿糊口。

 

这个年轻人本身对写作这件事倒是很上心,热情满满跟打了鸡血似的,成天地从早写到晚。天赋也是有一些,但放进人山人海的写手当中一比,又显不出什么拔尖儿来。

 

换句话说就是,祖师爷没赏饭吃,只是随便赏了点零嘴儿尝尝。

 

这种人放到别的行当里,靠着勤奋上进,呆在行业半山腰,混个温饱完全没问题。

 

但谁叫他偏要往写作行业里钻呢。

 

干这一行跟别的行当不一样,倘若才华有限,又没有优渥的背景和绝佳的机会,混不出头,也就约等于什么都没有。

 

我观察他很久了,这家伙收入来源很不稳定,连载的小说没什么人气,杂志约稿能不能中得碰运气,偶尔接篇宣传文案吧,无良客户拿了文就赖账的情况也不少见。

 

难怪大热天的还只能住这种连空调都没有的破出租屋。

 

其它想来钱的方法也不是没有。

 

帮某些已经成名的写作者当当枪手,用署名权换取钱财,收入还能靠谱点儿。

 

但我看他很少这么干。

 

只有偶尔为了不被房东赶出去,或者是太想给心爱的女友买一份不掉价的生日礼物,才会接这种活儿。而且交稿的时候,啧啧,我看他脸色简直黑的比自己孩子被偷了还难看。

 

毕竟心头还搁着一个堂堂正正的梦想,让他没法心无芥蒂地看着自己的作品被冠上别人的名字。

 

更无法掩饰对那些有名望的老前辈如此榨取年轻人才华的愤恨。

 

哪怕其他同行早就对此习以为常了。

 

我看见过不止一个他身边的人,或明或暗地嘲讽着这种天真的执拗。当然咯,凡人看不到,恰巧是这份傻兮兮的执拗,将他的灵魂映照的闪闪发亮。

 

而这正是我最想要的。

 

一个执着,骄傲,但实力又支撑不起梦想的奋斗者。

 

能发现他,真是撞大运了。我完全想不出还有谁能比他更合适陪我玩这场交换游戏。

 

好了,眼下对方的底细我已经完全摸清,不用再保持距离兜圈子了。

 

这场游戏,正式开始。

 

***

 

许多凡人以为召唤恶魔一定需要摆出繁复的仪式。

 

这说法不算错,只是已经过时了。

 

在如今这个年代,不信鬼神的人远比过去多,无知的废材们就算蹲家里宅到死也想不起还能跟恶魔们做交易。要是我们恶魔一族再固守过去那套没有排场不上门的老规矩,迟早连仅有的一点游戏机会都要丢干净。

 

遇到称心的对象,我从来都是主动登门拜访。

 

开玩笑,好业务是要靠抢的。

 

比如现在,我就已经站在目标人物的公寓门外了。

 

门一开,是对方睡眼惺忪的邋遢样子。

 

业务熟练的我自然懂得该怎么开始一段蛊惑人心的出场白,最能打动对方的价码我也清楚该如何开。

 

无论游戏的对手换了多少个,游戏的开场总是大同小异,我闭着眼睛都能打通关。

 

他最想要的不就是一部好作品吗?我手里恰巧就有好几个现成的。

 

但万万没想到,我的精彩演讲却只收获对方怒视一枚:“偷别人作品的人最可恨了。”

 

然后门就当着我的面被关上了。

 

这……我一脸懵比。

 

喂喂,这跟我之前设想的不一样啊。

 

把名片硬塞进门缝之后,我回头哀怨地瞪了一眼那张紧闭的门板,走了。

 

游戏第一关,扑街。

 

***

 

这几乎算得上是一场惨绝人寰的业务失误了。

 

恶魔界的八卦总是传的很快,这件事变成了同行们交头接耳的笑柄。

 

我也反省了自己的失误,过去我跟其他恶魔们一样,总是挑本身已经带着点儿腐臭味道的灵魂下手,那些灵魂的拥有者有着太多的虚荣和妄想,稍微撩拨一下就能上钩,交换起来也毫不费劲。

 

而想要获取一个美好的灵魂,流程没那么简单。

 

于是我仔细阅读了前辈们撰写的攻略,搞明白第一步不是傻乎乎地找上门去乱开价,而是耐心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这世界上不存在真正无垢的灵魂,这也不是我们恶魔判断一个灵魂是否美好的标准。每个灵魂中的善恶都交织在一起,情势变化如如潮涨潮落,起伏不定。

 

所谓合适的时机,就是一个人内心虚弱,恶念难以抑制的时候。

 

像我这么富有行动力的恶魔,当然不会只在一旁傻等着。

 

老练如我,知道要怎么样使一颗心感到虚弱。

 

当当当,支线剧情开始了。

 

我先去拜访了正在与这个年轻人闹分手的女友,这个满腹怨言的女人看起来可要比她男友好搞定多了。我向她许诺另一桩富足的婚姻,换得她与年轻写手这段早已岌岌可危的恋情。

 

随后我又找到一个雇佣年轻人写稿的剧作家,以那部平庸作品意外大卖的机会,替换掉他早已所剩无几的良知,用以保证年轻人的名字在大卖作品的编剧栏里被彻底抹去。

 

这两桩交易于我而言都是绝对的损失。

 

过往辛苦交换积累的好奖品,换回来的东西都廉价的不值一提。

 

有两个凡人因为与我交易,生活的更加顺心满意,客观看来,我简直就是在做好事。

 

哎,身为一个恶魔,这种行为光是想想就恶心。

 

但把目光放长远,这两次交换,只不过是为了换取最终奖品的必要热身。

 

我特意回到年轻写手所住的出租屋附近,看看他现在的样子。

 

痛失所爱令他悲伤。

 

作品被盗令他愤怒。

 

悲伤和愤怒,能让一颗淡定的心也产生失落。

 

但仅仅是失落,还远远不够。人心的韧性总比他们自以为的还要强大,纯粹的失落并不包含邪恶。

 

看着年轻写手的好友提着两打廉价啤酒上门,两个从小玩到大的好伙伴,一边撸串一边痛饮,那份失落竟然在以我肉眼可见的速度退缩,我的心慌的呦,一颠儿一颠儿的。

 

于是我做了一桩最赔本的交易。

 

不附带任何交换条件,白送给这位好友一份功成名就的合约。

 

同行们都被我这种蠢操作逗的笑疯了。

 

嘿嘿,这就是我那些笨蛋同行们的不专业之处了,他们只知道该把交换对象的处境打压到谷底,却不知道,处境的糟糕与否从来都是个相对值,若没有明晃晃的比较,迟钝的人心也不会被逼向他们所希望的方向。

 

所以我才懒得管他们怎么说,而是关注这次交换的真正结果。

 

面对带着一瓶上好年份的香槟登门的好友,我看到,有一丝奇异的情绪从年轻写手双眼中一闪而过。

 

名为嫉妒。

 

在写手送走好友,从抽屉里拿出我留下的名片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悦耳的背景音乐。

 

第一关,完美通过。

 

***

 

年轻人虽然召唤了我来,却在听到我提议之后,故意别开与我对视的目光,双手因紧张而绞在一起,无意识地用力。

 

“这还是在作弊。”可悲的正直感仍然支配着他。

 

“哈哈,这怎么能算作弊呢?”我也故意把目光投向了一旁,因为简直要被他的灵魂光芒闪瞎了,“我提供的交换方案,既不偷又不抢的,比让你当枪手的那些客户不知道要高尚到哪里去了。”

 

即使身为恶魔,也不可能凭空创造出原本就不存在的东西。

 

我这次没有再开送他别人作品的价码,因为上次的闭门羹让我明白,只要他的灵魂依然闪耀,就没办法接受这种直白的交换。

 

所以机智如我,转而提出一项服务,将他毕生的写作才华,都集中于一年时间内爆发。

 

“你看,这就像刷信用卡一样,只是把该你的钱提前预支一下,最后还是要还的。”我笑眯眯地劝说道,“你既然能透支信用卡来交房租,怎么就觉得透支才华有问题了呢?”

 

他慢慢放松了绞紧的双手,低下了头。

 

看得出,还有点儿犹豫。

 

那么我就再来助推一把好了:“你以前不是最爱说,与其平庸的过一世,不如壮丽地过一时?”

 

虽然我从来不灌自己这种鸡汤,但我知道,文艺青年都爱这类调调。

 

青年急促地呼了几口气,灵魂里的火焰与阴影交替闪现,忽明忽暗。我也不急,耐心地等待着,等到他最终抬起头,目光闪烁地看向我时,我就知道,这场交换他会答应。

 

而作为交换的条件,我将获取他死后的灵魂。

 

“放心,我肯定不会对你中途下毒手,我们恶魔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用这番保证打消了他最后的顾虑。

 

并满意地看他用自己的一滴鲜血,在契约书的签名上落下手印。

 

“这相当于我只能干等着收你的遗产来偿还信用卡利息,你活着时完全无须为此担心。”我拿起契约书,在离开前回头对他狡黠一笑,“这世上哪还有比这更划算的生意。”

 

***

 

这世间如此多平庸的创作者,大多是总的才华并不算少,但平摊到漫长的生命和无数的作品里,就太过稀薄。

 

比如这个跟我订立契约的年轻人。

 

不过稀薄的天赋一旦被折叠在短短的一年间,那可真是不得了。

 

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尽管凡人们依然分辨不出一枚灵魂是否闪耀,但一部横空出世的惊艳作品,还是能引起大众注意的。

 

很快,我就发现那个年轻人的名字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网络写作平台首页上,紧接着又是畅销书排行榜上,再来就是他本人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网络直播上。

 

原本默默无闻的小透明突然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年轻人显然还没学会该如何应对这份突如其来的热闹,在公众面前多少还有些拘谨腼腆,放不太开。

 

但一旦坐到电脑前开始敲字,立即又变成了那个文思泉涌、妙笔生花的绝佳写手,优秀的篇章源源不断。

 

写的愈多,观众越多,各种好处也跟着滚滚而来。

 

城市中心的高级公寓,银行账户上的巨额版税,以及各色人等的仰慕优待。

 

但这一切都是基于他的才华与勤奋所得,合理合法,看不出有任何摔跟头的隐患。鉴于在恶魔界的市场规矩,倘若一个凡人因为与我们做交易而获得了成功幸福的一生,那即使最后得到对方的灵魂,总账算起来,还是我们亏。

 

看着这个年轻人的写作事业蒸蒸日上,其他同行又开始嚼舌根,在我面前毫不掩饰地嘲讽道:“哎呀,这回你又做好事了。”

 

我懒得理会,抬头望了一眼城市广场上大屏幕正在播出的写作新人奖颁奖典礼。

 

年轻人的头像出现在大屏幕里,笑容中开始透着几分自信与傲气。

 

我微笑着摇摇头,转身离开。

 

时间还长着呢。

 

我们等着瞧。

 

***

 

名利如潮水一般涌向这个毫无防备的年轻人。

 

随之而来的,还有追逐着这些名利而来的其他凡人。

 

或许单纯的财富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初心,令其滋生超出理智的狂妄来。但是,如果他身边全是倾诉着赞美与热爱的人呢?

 

钱是买不来真爱,但却可以吸引无数对钱是真爱的人啊。

 

他们用像对待初恋爱人一般的态度,捧着护着这个一夜成名的年轻人,赞美他的一切,喜欢他的一切,用近乎狂热的不理智,将一切批判与质疑远远挡开,挡在这位主角根本触碰不到地方,只为他留出一片真空般纯净的尊崇宫殿。

 

年轻写手刚开始还颇为惶恐,但不久之后也就习惯了。

 

习惯了自己随口一句扯淡就被奉为人生经典,习惯了自己瞎掰的冷笑话就能让身边的人笑成一片。

 

甚至连过去被前女友嫌弃为邋遢的不修边幅,如今也变成随性洒脱的证明了。

 

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说什么都是好的,身处这样的环境中,怎么能不误会点儿什么呢。

 

我可是亲眼见证,这个一开始连在公开场合讲话都会脸红的年轻人,是怎么开始渐渐以人生导师的身份自居,连篇累牍地在网络上发表关于年轻人该如何奋斗、获取成功的言论,同时将许多年轻人默默无闻的原因归结于懒惰和愚蠢。

 

甚至可以在某款以写作大赛为主题的综艺节目上,毒舌地批评一位新人写手的作品无聊透顶,并对他说,像你这么没有天赋的写手,再无谓地坚持下去,只会让整个人生都失去价值。

 

可想而知,这番言论必然会在之后引起一轮轩然大波,会有赞同的,也会有咒骂的,毕竟是红人嘛,观点犀利总会引起争议。

 

但我对这些后续毫不关心,只顾着守在电视屏幕前笑的前仰后翻。

 

老实说,这家伙本心依然不坏。

 

只是他似乎已经完全忘了,除了写作的才华爆发,其他方面,自己也只是个凡人罢了,根本没有指导他人如何过好一段人生的真材实料。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凡人的愚蠢通病,就是总是喜欢把时运的功劳归结于自己的英明与努力,然后便自觉有本事去对别人的境遇提供全方位的建议。

 

而且居然真的会有那么多凡人就傻傻的相信。

 

没办法,谁让他已经成功了呢。

 

哎,这个游戏的第二关,看起来大概是我要输掉了。

 

呵呵。

 

***

 

一年时间过的很快。

 

身为一个负责任的恶魔,当然会去主动提醒一下对方,合约的一半内容已经到期。

 

应该交换的东西,我已经尽职尽责地全部提供给他了。

 

这个前一晚在派对上狂欢,宿醉尚未完全清醒的年轻人表情明显有一丝瑟缩,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

 

“你保证过不会危害我的人生安全的。”他还记得当初订立契约时我说过的话。

 

“我们恶魔从来说话算话。”我嬉笑道,“而且我们一族有严格规定,滥用暴力是要挨罚的。我就来提醒一下你,没别的意思。”

 

他可能不完全相信我的话,看我的眼神还带着防备。

 

我对此表示充分理解,毕竟这个灵魂要等他挂掉之后我才能拿得到。

 

不过,让这家伙一天到晚担忧我会不会搞什么恶意伤害,并不是我想要乐子。

 

“看在你是长期客户的交情上,我还特意找会预言的女巫帮忙给你算了一卦。”我坦率地告诉他算命结果,“你这辈子都不会碰上任何事故和绝症。”

 

他勉强挤出一丝笑:“是吗?”

 

“当然了。”我撇撇嘴,也不想在他这里多耽误时间,转身就走。

 

不管他信不信吧。

 

我所说的,可都是真话。

 

***

 

还好接下来这个年轻人并没有成天担忧自己的人身安全。

 

因为他顾不上了。

 

他在合约内容到期之后,第一次坐到电脑前,还没来得及敲第一个字时,手指就先哆嗦了起来。

 

此时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年轻人脸色发白,稳住发颤的手指,强行镇定地敲了两行字,又删掉,再敲,再删,如此反复,足足折腾了一整天。

 

最终,屏幕上还是空空如也。

 

过往那些源源不断的灵感突然通通蒸发不见,连点影子都没留下。

 

仿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又在第二天重复了这个过程,接着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一周过去了,青年坐在电脑屏幕前,表情有些木然。

 

文档里倒是多了些文字。

 

但与之前的佳作相比,都是垃圾。

 

甚至连一年前原本靠稀薄才华写出来的东西也比不上了。

 

我看见这个可怜人一边用“我只是卡文了而已,很快就会恢复了”这个理由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一边近乎疯狂地挖空心思,绞尽脑汁,试图找回失踪的灵感。

 

皆是徒劳。

 

他这一生在写作上的才华,都已经耗尽了。

 

***

 

直到将近一年之后,那家伙终于接受了自己不再有任何写作天赋了的事实。

 

实话实说,他这一年的生活,也没有多糟糕,更谈不上什么彻底崩溃。

 

至少表面看起来还好。

 

之前的书依然热销,公众名声也还在,经济上更无须担心,光靠吃老本,就足够再妥妥地混上好几年。

 

大概只有我,才知道那些只能躲在房间里歇斯底里的夜晚,对他而言,究竟有多难熬吧。

 

难熬的根源在于,他写出过一部令自己得意的作品。

 

然后便失去了这种能力。

 

以及翻身的希望。

 

看他绝望至此,我不禁感慨,凡人的愚蠢之处真是多到数不清。

 

从来没有得到,先得到再失去,这两种情况的最终结果明明都是一样的,却足以令他们生出不同程度的痛苦来。

 

而且还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简直可笑。

 

***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怎么关注过这个年轻人。

 

开玩笑,我的生活内容又不是只有玩交换游戏这一项,平时其他事情也忙的很的。

 

只是偶尔看看娱乐新闻什么的,知道那家伙最近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

 

毕竟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了,想要转到别的行当上,从来再来,对曾经品尝过一夜成名的他而言,又没那个耐心和执着。

 

其实以世俗的眼光来看,他靠着之前积累的财富与人脉,这辈子都不用担忧生计,能舒舒服服过的很好。换做另一个普通人能有这样的境况,恐怕要开心的连做梦都笑醒。

 

可是,他拿起过,就放不下了。

 

我不动声色地看他依然执拗地挣扎在文创行当,编写的新书扑街,改编的电影大赔,投资的公司崩盘,总之,做什么都是错。

 

嗯,至少现在他该知道了。

 

除去短暂爆发过的写作才华,在其他方面,他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许多事情,他也做不来的。

 

***

 

不得不承认,在看到他的新书又上了热销榜时,我是有点惊讶的。

 

我的精准操作,不应该出这种岔子。

 

还好还好,稍微把这本新书翻一翻,我就安心了。

 

问题没出在我这里。

 

甚至可以说,这是个小惊喜。

 

于是我在时隔数年之后,又一次去找了他。

 

哎,这么久不见,我本以为这家伙多少应该表现出点高兴才对。

 

结果只有惊恐。

 

真是太不给面子了。

 

“你都知道了?”他发问时脸色惨白,语音发颤,整个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哪里还有我记忆中那个自信又骄傲的年轻人的半点影子。

 

我没回答,只是一脸失望的看着他。

 

别误会,我失望不是因为他找枪手代笔这件事。这种行为于我而言毫无干系,我根本不关心。

 

我失望的原因,是因为在他的灵魂中,再看不到过往那种耀眼的光芒,反倒是腐败的阴影占了更多地方。

 

这样平庸的灵魂,根本值不上我过去为它开出的价码。

 

千算万算,没有料到这一出。

 

看来这场游戏,他虽然会输,我也赢不了了。

 

我对于低价值的灵魂毫无兴趣,也不想在他这里浪费时间,只在临走时对他留下一句话:

 

“你终于也变成自己最痛恨的那种人了。”

 

***

 

我可以以自己的职业信誉发誓,他的新书是找枪手代笔这件事,不是我揭发的。

 

揭发他的正是那位代笔的匿名枪手。

 

那个曾经在综艺节目上被他质疑没有写作才华,从此怀恨在心,处心积虑地导演了这一出复仇记的小子。

 

啧啧,能搞出这么一出大戏,谁还敢说这小子没有创作天赋来着?

 

不过那个小子不是我的客户,他的心路历程轮不到我管。我只是非常感兴趣地围观了网络上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并惊讶地发现,当年大家捧一个人有多高,等他摔下来时,也就能踩的有多狠。

 

无数的质疑声中有一种逐渐脱颖而出。

 

大家怀疑,当年他最红的那部作品,其实也是找的代笔。

 

这就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了,但鉴于他在那本书之后,写的东西确实都烂的没法看,这导致不管怎样的辩驳都显得虚弱无力,越来越多的吃瓜群众都愿意相信,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没本事的骗子。

 

他急切地想要澄清。

 

但他没法澄清。

 

是要告诉公众,那部作品是与我这个恶魔做交换得来的吗?

 

这种天方夜谭,有谁会相信?

 

***

 

他是真的跌倒谷底了。

 

人脉没有了,名声没有了,这辈子唯一拿得出手的佳作,也被质疑不是自己写的。

 

但在我看来,这时候的他,跟当初成名前的咸鱼样的他,也没多大区别。没有人关注,没有人在意,也没能写出什么好作品。

 

硬要比较的话,他现在甚至还比那时候有钱的多呢。

 

只要脸皮够厚,照样可以没羞没臊地过下去。

 

可是我知道,他做不到。

 

人类之所以愚蠢和痛苦,就是因为当他们需要拿当下的人生去跟过去做比较时,永远选不对参照系。

 

他绝对不会拿最初贫穷的自己,跟现在富有的自己比。

 

只会拿中间最辉煌的自己,跟现在落魄的自己比。

 

***

 

鉴于欣赏游戏对手的痛苦模样是我的第一大爱好,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最后一次主动去找了他。

 

并发现了他躲在家里独自酗酒,痛苦不堪的状态。

 

哈哈哈哈,我不打算仔细描述那种让我愉快的场面。

 

那样容易显得我像个反派。

 

我只能说,当时他用被酒精熏蒸的浑浊不堪的眼神看我,无望之中突然又闪过一丝希望,踉踉跄跄地匍匐在我身边,哀求我再与他做一次交易。

 

“我只是想再写下去……写下去……”他含糊不清地喃喃道。

 

这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事到如今,最令他痛苦的,居然只是单纯地想写东西而已。

 

可惜这份初心,回归的未免太迟了些。

 

我拒绝了他再做一次交换的要求,并冷酷地告诉他拒绝的原因:

 

像你这么没有天赋的写手,再无谓地坚持下去,只会让整个人生都失去价值。

 

绝望的阴影彻底覆盖了他,他一动不动地呆卧在那里,宛如一具已然失去生命的尸体。

 

我也不再停留,很快离开了那里。

 

这个凡人,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跟我再交换了。

 

 

结局A:

 

我原本以为,这场游戏,折腾了半天,自己还是没能赢到一个美好的灵魂。

 

反而白白赔进去不少奖品和心力。

 

万万没想到,我最后还是赢了。

 

在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人的第二天,就看到了他在家自杀身亡的新闻。

 

本来那种平庸的灵魂我根本提不起兴趣去取,但既然干了这一行,行规要求最后得把活儿收拾干净,我也只能强迫自己硬着头皮去。

 

然后嫌弃地看着这具已经开始腐败的灵魂,一边捂住鼻子,试图挡开那些难闻的气味,一边暗自发愁,自己该把这堆垃圾扔到哪里去。

 

咦?等等?

 

这灵魂中央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我从中捡出一颗闪闪发亮的心,纯洁无暇,光彩夺目。

 

哦,我懂了。

 

倘若他的灵魂都已经变得彻底污秽,那么,他也就能在这个操蛋的世界里,继续麻木不仁地活下去。

 

但是他死了。

 

因为,他的灵魂中央还藏有一颗如此美好的心,藏着他的正直,梦想,和坚持。

 

正是这份美好的存在,才让他无法再容许自己继续麻木不仁地活下去。

 

我看着这颗美好的心,愉快地吹了个口哨。

 

所以最后这一关,还是我赢。

 

我开心地将这颗心收入怀中,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拿回恶魔界,像那些笨蛋同行们炫耀了。

 

虽然我知道,即便是一份如此珍贵的奖品,也只能保证我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不无聊而已。

 

但是没关系。

 

这局游戏通关了,还可以重启下一局。

 

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野心勃勃又实力不足的年轻人,总是一波接一波的。

 

而我在这场交换游戏的对手,永远不会缺席。

 

 

结局B:

 

我本来以为,在我无情地落井下石之后,他会去死。

 

这样我就可以提前结束这场无趣的游戏,赶紧重开更有意思的下一局。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一直活得好好的。

 

我非常纳闷,忍不住好奇心,再去找了他一次。

 

然后目瞪口呆地发现,他就像任何一个从未经历过荣耀波折的普通人那样,平凡而淡定地活着。

 

“我已经完成我的梦想了。”他无所谓地耸耸肩。“写一部好作品。”

 

我讪讪地挠了挠脸。

 

“即是别人怀疑不是我写的也没关系。”看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又补充道,“但我自己知道,我写出来了。”

 

接下来,我看到了他脸上的微笑,就像当初那种我非常喜欢的,并且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一直想要处心积虑毁掉的,一个写手写完一个好故事之后才会有的微笑。

 

而这份微笑让我意识到,无论如何,这个家伙,都可以坦然面对剩下的人生了。

 

下一秒,我看到有淡淡的光芒从他深灰色的灵魂中渗了出来,现在只从外面还看不太清楚,但是,其中隐藏的变化,却相当值得期待。

 

见我一直沉默不语,他也不再多说,转身要走。

 

才走了几步,我就厚着脸皮追了上去:“喂喂,这样好不好,我们还可以继续做别的交换啊……”

 

虽然他不会立即答应,但是没关系。

 

我无聊已久的生活似乎又因此而热血沸腾起来了。

 

这场游戏,并没有真正结束。

 

而游戏的隐藏地图,也才刚刚拉开序幕。

 

END


---------------------------------

《反派有话讲》故事系列地址:

(1)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2)配角光环

(3)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4)女巫借贷

(5)河神与龙王 (6)凝视深渊

--------------------------------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读者交流群:365267987(林朵的小窝)(入群须知

评论 ( 73 )
热度 ( 4286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