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穷食记之烤红薯

烤红薯是我从小吃到大的街边小吃,印象中这种食物好像很少摆在固定的店铺里贩售,每次想起它,脑海里浮现的,总是一个烤红薯的小贩,拖着辆破兮兮的三轮车沿街售卖。


三轮车上会载着个大铁皮桶当炉子,桶上锈迹斑斑,还覆着黑漆漆的炉灰,看不出原来是做什么用途。铁皮桶顶上被开了个大圆洞,从洞口里隐约能瞧见几个红薯,被碳火煨的半熟不熟。至于熟透了的,则被捞出来摆桶面儿上,有时候会被摆的围成几圈,像朵花的形状,不怎么讲究地开在铁皮桶顶上。


想吃的人,有权利从这堆“花瓣”里挑一个自己最中意的,让小贩过秤算钱,然后装在塑料袋里或纸袋子里,接过来,光是用力吸口气,就能先闻到那股甜糯糯的热气。


我还记得自己刚毕业工作的那年冬天,每次加班到深夜,顶着寒风从公司走回宿舍的路上,总能碰见一个拖着三轮车的大叔,守在岔路口边上卖烤红薯。


对于饥肠辘辘又冻成狗的我来说,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夜宵来垫肚子了。


双手捧着大叔递过来的烤红薯,就像抱了个温暖的小手炉,能把冻僵的手指捂得很舒坦,算是饱口福之余,额外的福利。


等手指灵活了,就可以开始剥红薯皮了。一个熟透了的烤红薯,红褐色的表皮往往被烤的焦灰发硬,有些地方还结成了黑灰,整个一副朴素老实的模样。伸手过去掐进表皮,就像撕一层纸,毫不费劲便能撕开,露出里面金灿灿的内馅儿,既像是渗着油的咸蛋黄,又像是淌着蜜的点心糕,还有新鲜的热气呼呼地往外冒,跟朴实的外表完全不是一回事儿,有种让人说不出的惊艳。


黄澄澄的红薯往嘴里送,一口下去,先是烫,但不管,继续咬,甜味就随着热腾腾的香气在嘴里窜来窜去。于是接下来的每一口都带着甘甜的软糯,但别急着吞下去,要等它在嘴里慢慢化开,就可以再享用一回细腻密实的微妙口感。


如果其中混着仍带有硬度的薯肉颗粒,那就细细咬开,里面是特别的甜。


我很喜欢捧着一个烤红薯,边走边吃,撕一点表皮,吃一点内馅儿,外面的刚吃完,里面的也散了热,不至于烫嘴。等到走回宿舍,一个红薯也差不多将将吃完,暖洋洋的滋味从胃里传遍全身,足以忘却冬夜的寒冷。


吃到最后,手上、脸上往往会沾一圈黑灰,但我不在意,总是没出息地将红薯皮上最后一点肉都仔细刮进嘴里,仿佛只有这样做,才对得起那只红薯自我牺牲的意义。


一个最普通的红薯,简单烤一烤,也能迸发让人幸福的味道。

 

至于那位卖烤红薯的大叔,也是个普通人,普通到我现在都回想不起来他的样子了。但我还记得,在买了几次烤红薯之后,他就认识我了,知道我喜欢烤的皮焦一点的,个头要小一点的。


有次我亲眼看到,有另一个顾客想买那一堆红薯中个头最小的那个,大叔憨憨一笑,指着旁边站着的我说,这是留给她的。


那一刻,我心头很暖。


哪怕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只能维持短短的一瞬。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冬天于我而言是段及其难熬的日子,但是有了烤红薯这样的奖赏,或者慰藉,每每觉得寒冷难捱,就来这么一块小小的温暖,便足以让心依旧滚烫,不至于彻底冷下去。


等到时过境迁,原有的苦楚都忘掉,那段记忆里,就只剩下一股美妙的滋味,甜甜的,暖暖的。


所以直到现在,烤红薯在我心中依然享有着极高的地位,尽管它普通,廉价,但当它和自己的某一段生活紧紧绑在一起时,大概也就没什么别的小吃,能取代它的意义。


END

---------------------------

《穷食记》系列地址:

(1)穷食记第一季 (鸡蛋灌饼、猪扒饭、米线、法棍、酱油拌饭)

(2)穷食记第二季 (煎饼、冰粉、蛋炒饭)

(3)穷食记之烤红薯  (4)穷食记之深夜薯片

---------------------------

我还写过另外几篇美食文,欢迎移步观看:

地球人试吃指南

小食轻语(治愈版) 

小食轻语(暗黑版)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评论 ( 34 )
热度 ( 693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