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穷食记之夜间烧烤

曾经在深圳住过一段时间,住处旁边是个城中村,乍眼一看,就是堆毫无章法的私搭乱建,楼与楼之间留的空隙很挤,以至于两人迎面相遇时,不各自侧身就走不通路。目之所及都是张贴的广告或者垃圾,还有私拉的电线,像蛛网一样悬在头顶,把仅剩的一点蓝天也割的七零八落,狭窄而憋屈。

 

白天这里没什么人愿意逗留,包括城中村里的租户,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只偶尔有一两声犬吠。但到了晚上,人回来了,灯亮起来了,沿街的铺面也开起来了,这里却突然活了过来,有了嘈杂的生机,变得好脏好乱好快活。

 

这个城中村我最爱的部分,是沿街的一排烧烤摊子,白天不出摊,晚上却齐刷刷地铺满了人行道。不用计较哪家摊子味道最好,能守住这里的地盘,大抵味道都不会差的。约上几个有空的好友,随便选一家,找老板娘讨了小板凳,围着一个小桌坐在马路牙子上,派一个人去点单,其他人就先坐着聊天吹牛,最是惬意。

 

在这里点单是不必看价钱的,反正贵的东西也没有,都是些寻常的鸡翅排骨,生蚝烤鱼,吃到撑也不至于破产,算是当时我与几个同样日子过的苦哈哈的朋友难得的放肆享受。

 

不过便宜归便宜,食材还是新鲜的。生蚝撬开了放炭火架子上,一会儿汁水就开始沸腾冒泡,洒一把葱花蒜泥,嘬起来鲜香四溢;叫不出名字的海鱼用铁盘子夹住往炉火上放,撒上葱花五香,一会儿就皮绽焦黄,拿筷子一戳,白花花的热气冒出来,里面的肉也是白嫩的,细细嚼来,有股清甜满嘴钻;鸡腿切开成扇面展开,用几根签子固定了架在炉火上,边烤边刷上油与调味料,没多久,鸡腿本身皮肉里的油脂也被烤了出来,“滋啦滋啦”地往下掉,激的炉火一惊一乍,火舌把鸡皮一撩,又脆又焦。

 

而我最爱的还是烤茄子。整个圆滚滚的茄子,对半剖开,刷油放火上烤到七八分熟,浇上一颗新鲜鸡蛋,蛋黄蛋白“噗噗”冒泡,钻进茄子肉里,凝成一层黄白的表皮。再撒上孜然葱粒,或者红艳艳的小辣椒,红的绿的白的黄的摆一起,光看看就好想赶紧吃进嘴里。

 

趁热摆到面前,拿筷子挑了往嘴里送,一口下去全是茄子的软糯,蛋白的焦甜,美得不得了。浸进茄子里的油脂和茄子本身的汁水混在一起,钻的嘴里到处都是,清香里饱含卡路里,让人不禁感慨,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美味的东西。

 

热腾腾的烧烤是一定要有冰凉凉的啤酒来配的,既清爽又解腻,哪怕喝多了也只到微醺的程度,不会失态,倒是助兴。叫上几支廉价的啤酒,面前摆着几大盘烧烤,和几个好友畅想未来,大快朵颐。周围都坐着跟我们差不多的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痛快的笑,那么简单,那么开怀。

 

不知不觉一个晚上就被打发过去,胃里满足,心情也放松舒坦,真是苦逼生活里最好的慰藉。

 

后来我离开了深圳,在之后的几年里辗转奔波于不同的城市。有一次因为出差,回到深圳,想再去见见曾经的那片快活地,却发现整个城中村都已经被拆迁改造,不复存在了。

 

不禁有点遗憾,还有点可惜。

 

那时的烧烤是真的好吃,又便宜。

 

不。我很快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其实并不便宜。

 

毕竟,彼时配着烧烤一起享用的星夜,清风,好友,还有年少时无拘无束的心境,才是生活里最昂贵的东西。

 

END


---------------------------

《穷食记》系列地址:

(1)穷食记第一季 (鸡蛋灌饼、猪扒饭、米线、法棍、酱油拌饭)

(2)穷食记第二季 (煎饼、冰粉、蛋炒饭)

(3)穷食记之烤红薯  (4)穷食记之深夜薯片

(5)夜间烧烤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评论 ( 12 )
热度 ( 416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