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凝视深渊

他是个文字工作者。

 

准确的说,是在收取报酬之后,再帮人发布指定内容的那种。

 

他什么活儿都接,做宣传的,写好评的,反正给钱的是爸爸,让发什么发什么。

 

当然,刷差评或者毁口碑的活儿也做。

 

这在他眼中没有什么区别。

 

都是工作。

 

他最初就是靠这份工作养活自己,后来积攒了些路子,把活派给更低级别的小弟,从中抽几层油水,让自己可怜巴巴的银行账户上开始有了结余。

 

能混出头,自然是有他的本事。

 

他会在每次发布任务前,根据任务内容,精心设计要让小弟们广为散布的文案,哪怕可能只是简单的三言两语,也绝不敷衍,而是要仔细挖掘,小心推敲,直到编的像模像样,打动人心。

 

这是职业道德。他说。有些同行编的东西太糙,自己都读不下去,谁会信?

 

他确实是有自信的本钱,每次任务之后,好看的评估数据都让客户满意。

 

更多的客户找上门来,而他们需求,不是吹捧,而是,诋毁。

 

他一开始有点纳闷,是自己的好评刷的不够劲吗?

 

后来他想通了。

 

吹捧是花,花团锦簇之时,多一团不多,少一团不少,就要个阵势热闹;诋毁是刀,只需一柄利刃,又快又准,刀刀致命。

 

而这正是他擅长的事情。

 

于是他在黑暗中安静地磨着刀,让那刀刃雪白锋利,每一次出鞘,都对得起客户付的订金。

 

有公司被击垮,有偶像被雪藏,表面上都是他们失去了人心,背地里,很难说那些||舆||论||声||势的变化,跟他,以及他的同行完全没有关系。

 

网络时代,现实生活变成了虚拟数据,虚无的口诛笔伐,却能成真。

 

他自封藏在网络阴影中的杀手。

 

用刀的杀手,夺命。像我这样用文字的……他笑的竟然有些得意。

 

诛心。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他没什么不满意。

 

直到有一天,有老客户的朋友找上门来,请他做一笔生意。

 

不是什么新鲜事,抹|黑一个新出道的网络写手而已。

 

比这更难做的任务,他也出色完成过。

 

至于一个新人写手怎么会得罪到那位财大气粗的阔绰金主,以至于对方情愿花大价钱把她的出路断掉这种事,他没兴趣也不关心。

 

不关他事。

 

这种小案子不必他亲自出马,交代给底下小弟便能胜任。

 

按常规流程来就行。

 

从挖|黑|料、坏|名|声开始。抛开作品不谈,先质疑对方的所作所为。人非完人,就算如今表现良好,翻翻过去,总能找得到纰漏。

 

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

 

在网络时代翻旧账最容易,说过的话写过的字可都摆在那里,随便曲解一番,搅和两下,就都成了品行不良的证据。

 

新观众的注意力很快便被这些言论吸引住,跟着起哄。有老读者看不过,扑过来争辩,也不用理会,随便派几个小弟上场,把水搅浑,指桑骂槐,将局势往混战上引。

 

水军包办不了所有争端,很多时候,只需要做一颗恰到好处的小火星,那些原本被掩盖住的新仇旧怨,自然会顺势燃起。

 

很快评论区里便乱成一团,浑水摸鱼、乱爆黑料的人层出不穷。

 

这影响算是恶l劣了。光看眼前,她的连载作品订阅量开始下降;再看长远,原本还不错的风评里掺进了黑泥,要是运气不好,能跟她一辈子。

 

洗白这种事,其实没人感兴趣。 黑料就是黑料,大家都爱听,会在往后的日子了,不断地提。

 

按理说,这个开场算是让人满意,接下来,只需要让小弟们再加把油煽风点火就能完事。

 

可他却感到了一丝没劲。

 

他把原因归结于最近日子过的太乏味了。

 

是啊,骂人骂久了,好像也渐渐开始玩不出什么新花样,翻来覆去就是那点儿用来泼脏水的破事,翻|旧|账|踩|人|品|揪|黑|历|史,无聊透顶。

 

作为一个有很高自我追求的文字工作者,他总得挑战一回自己。

 

于是他轻车熟路的打开那个写作平台,点进那个写手的主页,随便翻了翻对方的资料。

 

粉丝不多,根基不牢,能不能靠写文养活自己都够呛,全靠所谓理想撑着。但偏偏又正是一腔热血的时候,即使最近这么招黑,更新状态还保持的很好,看不出受了什么影响。

 

呵,积极的让人生厌的家伙。

 

不知为何,他心中莫名闪过一丝烦躁,掐掉手中的烟,有了新的主意。

 

光是想让她写的东西没人看,不难做到。

 

这次……他抚着自家的刀鞘,冷笑。

 

我要让你自己写不下去。

 

**

 

这个目标可是有点难,但该怎么做,他清楚的很。

 

一个把写作当理想的人,有什么软肋,在他面前根本就藏不住。

 

他开始阅读对方的作品,个人风格倒是很突出,字里行间都是平和清新,温暖治愈,满满地透着希望的味道。

 

恰巧让他很反感的味道。

 

于是他没怎么犹豫,就抽出了刀。

 

挑对方作品里的毛病,把它们贬低的一无是处,毫无可取。

 

他本以为这得费点功夫,但真做起来时,却是文思泉涌,下笔如有神助。嘲讽的话,挑刺的话,源源不断地出现在屏幕上,那么尖锐,那么恶毒。

 

也那么熟悉,那么痛苦。

 

原来我还记得。他有些惊讶。还以为自己早忘了。

 

呵呵,怎么会忘呢。

 

当年他自己也是一个满怀希望的新人写手时,那些攻击他的人所说的话,彻底毁掉他的话,每一句,每一个字,可都还血淋淋地刻在心上,愈合不了。

 

即使灵魂假装忘了,躯壳也还记得。

 

不然此刻敲击键盘的手指怎么会抖的这么厉害。

 

他们毁了我,你又凭什么好过。

 

他竟感到一丝诡异的快活。

 

曾经的他毫无招架,任人宰割,孱弱的令人同情不起来。

 

如今,形势居然反过来了。

 

怎能不快活。

 

***

 

果然跟他预想的一样,她是那种把作品看得比自己重要的人,之前被黑成那样都默不吭声,这次看到有人说作品不好,却保持不了淡定。

 

她开始辩解,讲道理,但都没有用。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被他更加犀利的反驳回去。

 

这有什么难的。

 

不过是把当年那些自己挨过的刀,再原封不动地重捅一遍而已。

 

套路他也很熟悉,一个人说不好是不够的,质疑时还得换语气,换角度,换ID。

 

别忘了,他可是资深人士,小号这种东西,怎么会缺呢。

 

没人能在这样的围攻之下全身而退,隔着屏幕,他也能闻到淡淡的血腥气。

 

知道厉害了吧。他笑的漠然。傻姑娘。

 

可这姑娘是真的傻,没有了辩驳的力气,却还沉默地保持着更新,哪怕每日的订阅数都在下滑,也不停止。

 

他对此很生气。

 

这倒衬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无聊又没品。

 

哈哈。他居然气的笑了出来。

 

没有错啊,我本来就是。

 

可他也是以笔为刀的顶尖高手,不能把猎物一击毙命,太丢面子。

 

他决定正经对待这个案子,拿出自己应有的实力。

 

刀要磨的更快,而磨刀石就是对方的作品。

 

不像之前草率的翻阅,这一次,他把她所有的作品,过去的,现在的,都找出来,仔仔细细地读。

 

文字里有股能让阅读者感受到鼓舞与抚慰的力量。

 

温柔的力量。

 

啧啧。他兴奋的像是看到兔子的恶狼。

 

越是美好的源泉,通常就越是脆弱。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娴熟地操作着自己的若干小号,分裂成毫无关联的两波。

 

一波在继续破坏与谩|骂的工作,毛病挑的更激烈,更刻薄。另一波,则变成和她站在一起的读者。

 

他相信,她会被感动的。

 

有哪个写作者会不喜欢那些肯认真阅读她的作品,坚定支持和鼓励她的读者呢。

 

这活儿现在干起来有点吃力了,毕竟,他得为了让这一切看起来可信,不得不假装分裂出许多人格,一会儿骂她,一会儿夸她,很多时候还得自己杠上自己,在双面人生当中快速切换,忙的不行。

 

我怎么感觉自己又干回写手那个没希望的老行当了。他自嘲道,键盘上敲击的手一刻也不闲着。

 

用一个个立场不同且看似真实的角色,编出一个虚假故事的波澜曲折。

 

而收效值得庆贺。

 

两波读者把她架上了一场残忍的 | 拉 | 锯 | 战,一边用着钝刀子,凌 | 迟一般慢慢磨,慢慢割;另一边则在她快要喘不上气时,及时送上称赞肯定的灵药,让要害处的伤口强行愈合。

 

她暂时倒不了。

 

但也不会有多好过。

 

可怜的姑娘。他得意地看着这场好戏,良心毫无谴责。

 

这是她自找的。

 

在她选择将融着自己灵魂的创作放上网络,广而告之那一刻,也就选择了孤身面对所有恶意,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软肋摆在作品这个脆弱的容器里,把献花还是捅刀的权利交到了那些陌生的看客手里。

 

***

 

就这样戏耍对方一段时日,他觉得是时候了。

 

果断将代表爱与正义的那一波ID撤掉,只留质疑和谩|骂的声音。一夕之间,她的页面上失去了所有防御,毫无防备地承受猛烈恶意的侵袭。

 

就这么倒掉吧。他对着屏幕轻声说。

 

放弃所有理想和节操,从此甘心和淤泥融为一体。

 

就像当初的我。

 

可事态的发展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即使处境如此煎熬,她还是写的那么认真,那么努力。

 

该有的更新,一天都没有断掉。

 

怎么回事?他产生了疑惑。

 

明明名声已经臭了,随便一搜,都是他的小弟们散布出去的黑料。订阅数的下滑,也导致了糟糕的收益,根本不足以她养活自己。

 

零零落落的铁杆粉发不出多大的声音,此时此刻,不管认识她的,不认识她的,都可以随便加油添醋地踩上一脚。

 

反正吃瓜群众们都这样,听风就是雨。真相如何,事实怎样,根本不重要。

 

她已经跌到了谷底。

 

可她怎么……还不认输?

 

无名火冲上他的心头,他痛恨她这种所谓的坚持。

 

太可笑,太幼稚。

 

但或许是时候收手了,他的理智如此建议。

 

太过了。

 

这早已脱离了完成任务的范畴,所投入的成本远远超出应得的收益,变成了一桩赔本的买卖,一场私人的恩怨。

 

不,不!他怒火中烧,哪怕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丧心病狂。

 

可他就是停不下来了。

 

因为嫉妒。

 

他嫉妒她仍然有人支持,他嫉妒她仍然怀揣梦想。

 

如果,如果你即使这样也不放弃……

 

那我……我该怎么原谅当初那个轻言放弃的自己!

 

他一拳砸在键盘上,看自己的脸倒映在屏幕的荧光之中,那么丑陋,那么狰狞。

 

他毫不可惜地将手里的刀丢掉。

 

这刀,还不够利。

 

没关系,他还有一把最快的刀,一直都有,只是从来没用过。

 

因为它就插在自己身上。

 

用心脏做刀鞘。

 

拔出来时有点疼,嗯,比先前以为的还要疼,但他忍住了,只是看着被鲜血滋养的刀锋微笑。

 

***

 

他注册了一个新账号。

 

向处在困境的她发出一封封私信。

 

每封私信都撰写的诚意满满,热情洋溢,用的是他封存已久的,一个优秀写手的文笔。

 

他对她说,自己是多么喜欢她的作品,它们是多么真诚,多有潜力。因为太过喜欢,许多精彩的段落他甚至反复阅读到了可以背诵的程度。认真如他,能理清埋在文里的所有伏笔和隐喻,对行文间注入的各种情绪都有共鸣。

 

在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谁能比我更懂你作品中的光芒,还有你。 

 

他没说谎。

 

我真的成了你最忠实的读者。

 

只为了扳倒你。

 

真是讽刺。

 

最初几天,她对这些私信克制地保持着沉默,但他的锲而不舍最终打动了她,她开始回复,用的是对待朋友的态度。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确实是。

 

他从那些作品里读到了她的灵魂,她的心。

 

没人能在困境之中拒绝这样一份救赎,她很快与他交流到了可谓十分亲切的程度,向他展示出自己除了写作之外的其他部分。

 

文如其人。

 

温和友善是她本性的一部分,并非伪装。

 

他本该警觉地与之保持安全间距,却在不知不觉间靠的太近,甚至暴露了自己的本性。但这不能怪他,长久以来,他的生活里堆满了阴影,在碰到一束阳光时,怎么能不被吸引?

 

和她的交流愉快而顺畅,就像两个志趣相投的老友,灵魂的共振不会说谎。

 

可他却越来越焦躁。

 

因为他察觉到了自己犯下的错误,杀手怎么能和刺杀目标交朋友?只有最愚蠢的猎手,才会跟着猎物一起跌进陷阱,同归于尽。

 

可他居然就是这么蠢。

 

冒冒失失地闯进不该闯的禁地,发现不该知道的秘密。

 

对方是个好姑娘。

 

而且她的确写的很好。这个小小的声音在他心中拔掉刀后的空洞里回响,逐渐放大,让他即使捂紧耳朵,也不得不听。写的像你当初一样好。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你怎么也变成了当初自己最恨的人?

 

***

 

他在动摇,他在崩溃。

 

既不想继续又无法停止,矛盾的冲突令他几乎要发狂,他愤怒,他担忧,他嫉妒,他怜悯。

 

他开始相信自己就是个疯子。

 

即使一边以挚友的身份同她交好,一边却仍然无法停止,用其他账号在她页面上留下恶毒的 | 诅 | 咒。

 

而至始至终,她对这些恶言恶语只回复过一次。

 

她说:你说话这么刻薄,生活里一定尝过很多苦。

 

他对着屏幕大笑,然后又捂脸痛哭。

 

她说得对。

 

只有跌进过深渊的人,才知晓它的黑暗。

 

***

 

这条双面人的路他还在走下去,越走越沉重,越走越崎岖。

 

交往越是密切,他便越觉得对方,很像自己。

 

最早的那个自己。

 

这令他胆战心惊。他曾以为那个美好的少年早已死去,死在了多年不愿回想的 | 网 | 络 | 暴 | 力 | 里。

 

可她的文,她的人,却蕴含着起死回生的魔力。

 

这样不行,决不允许。嘶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又滑又凉,如同毒蛇幽幽吐信。倘若那个少年被唤醒,如今的你,这个以黑暗为食的你,又怎么活的下去?

 

他不能,他不敢,再找回过去的自己,人负担不了那么多的愧疚,为了能继续麻木的活下去,他必须做个了断。

 

将她抹杀。

 

连同曾经的自己一起。

 

***

 

他最终举起了刀。

 

刀柄 | 腥 | 红 | 淋|漓,是自己的心头血在流淌;刀锋鬼|魅|妖|异,是两人情谊所淬的剧毒在闪烁。

 

手起刀落,这一刀扎的又准又深,他知道,一位曾经被她当做知音,知晓你各种秘密与软肋的挚友,自己的倒戈相向,该是怎样的分量。

 

人人都害怕自己陷入因为误解而被厌恶的命运。

 

但如果有人是了解你的全部,看清你的所有之后,才选择否定你。

 

那才是绝境。

 

***

 

他撤掉了所有还扑在这个案子上的小弟,同时还把跟她之间的所有联系方式删除,也没有再登录那个写作平台上的任何账号。

 

他没有去确认任务完成情况。

 

不再需要。

 

至于客户有没有支付后续的费用,他就更不关心,甚至不愿意再提及。似乎冥冥之中有股力量,阻止他再回想有关这个案子的一切记忆。

 

随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接什么新案子,对小弟们的出走也不搭理。每天过的浑浑噩噩,彻夜难眠,在酒精的效力下于朝阳中昏睡,再醒来时,已是日落黄昏。

 

这种状态,他很熟悉。

 

当人的灵魂中有一部分死去时,就会是这样。

 

他从一堆空啤酒罐中挣扎起身,拍拍自己空落落的左胸口,苦笑着。

 

是我自己选择把它捅穿的。

 

可下一秒,他却感到了胸膛中的颤动。

 

它还活着。

 

他愣了很久,很久,才意识到,有股温柔的力量,不知不觉间,甚至把他的本心也唤醒了。

 

这是真正的救赎。

 

老天。他颓然而坐。我都干了些什么。

 

***

 

他登录了那个写作平台,指尖有些颤抖地打开了那个,自己很久之前便再未登录的账号。——当他还是个真正的写手时,所用的账号。

 

然后给她发去了一封私信。

 

信里解释了所有的事情,也包括他的歉意,尽管他知道,事到如今,再说这些大概也没什么意义了。更有用的,应该是自己的保证,保证在未来的日子里,用曾经抹||黑她的力量,再去一点点把污渍擦净。

 

因为你写的真的很好。

 

我希望有一天你所写的故事能被很多人喜欢,就像当初我对自己的期待一样。

 

落款:你最忠实的的读者。

 

 

结局A

 

他开始重新追她的连载更新。

 

尽管最开始的订阅数很少,但也一天天涨起来,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了。

 

每一章他都会认真看,写下自己的评论,有由衷的赞美,也有改善的建议,每一句留言,都含着善意。

 

对方从来不回复。

 

没关系。他一点儿也不介意。这是自己应得的。

 

日子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流逝,他守住了自己的承诺,帮她重获公众的认可,还有,从未间断的追更新和留评。

 

这已经变成了他的一种习惯,融进了生命。

 

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封私信。

 

是她的回复。

 

他笑了,然后伸手擦掉脸上的泪,握住鼠标,点开了那封信。

 

END

 

 

结局B

 

他等了好几天,对方也没有回复这封信。

 

也不再更新。

 

事实上,在他发出这封私信之前许多天,她就再也没有更新了。最后一次更新,还是在他给予致命一击之后的大概半个月。

 

之后好多天,他一遍遍地刷新着页面,却什么也没有刷出来。

 

他开始担心。

 

终于忍不住离开自己住处,去到她的住处楼下。

 

是的,她曾经告诉过他自己的住址,还曾热情邀请过他的到访。

 

可如今他终于来了,却不敢上去,只能围着大楼底下怯懦的徘徊,一圈又一圈,直到夜已深沉,天色灰暗。

 

他仰头望着那扇窗,没有灯亮,黑洞洞的令人心慌。

 

不知为何,他摸出烟的手在发抖。

 

下一秒,手机响了,是之前一个小弟发来的消息,带来一个冰冷的事实。

 

警方刚刚证实,她已在若干天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因为不堪|网|络|暴|力的重负,以致抑郁。

 

而了断的日期,与他发出私信的日期,是同一天。

 

他茫然地放下手机,摸出打火机,试图给烟点火,但连弄了几下,也没有点出火来。

 

她看到自己的信了吗?他问自己。究竟是因为没有看到而无法释然,还是因为看到,才对这个虚伪的世界彻底绝望。

 

但答案并不重要。

 

他只知道,曾经有一个很好的写手,带着满身的伤,即使已经孤军一人,无依无靠,却仍然没有停下手中的笔,一边流着血泪,一边将自己灵魂里最好的东西,毫无保留地写出来。

 

直到把自己彻底燃尽。

 

他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去。

 

前路迷茫。

 

风正凉,夜亦长。

而这场杀戮,无人生还。

 

END


备注:本文标题取自尼采名言“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

《反派有话讲》故事系列地址:

(1)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2)配角光环

(3)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4)凝视深渊

(5)恶魔小姐的交换游戏(6)背锅的反派

--------------------------------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评论 ( 104 )
热度 ( 3926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