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与工作离婚的人

我生活在一个人人都跟工作结婚的世界。

 

是真正的结婚,因为每份工作都是有实体的,能像普通人一样跟我们交往。

 

每个人从小都被教导,要努力学习,考好的学校,因为毕业时,各家公司来好学校召开的招聘会兼相亲会上,能遇到的工作职位兼结婚对象,质量会更高。

 

当然刚毕业的年轻人还不醒事,第一次相亲时往往稀里糊涂,选择结婚的,未必是自己真正喜欢的对象,婚后才发现摩擦不断,日子难捱。

 

离婚不是不可以,但毕竟还要从工作那里领取薪水和建立社会关系,维持现有的生活水准,而单身狗只能啃政府发的一点可怜巴巴的失业狗粮,勉强饿不死罢了。不是人人都能有硬气跟现有的结婚对象说断就断的,特别是老一辈的人,好多都是跟不合心意的工作就这么凑凑合合地过了一辈子。

 

不过现在的情况有所好转,特别是年轻人,再找下家也容易,离婚换人的情况很普遍。

 

眼下,我就面临着这样的情况。

 

事实上,我今天已经在办公室里呆坐了一整天,直到最后一个加班的同事也下班离开。黑漆漆的办公区里,只有自己面前的电脑屏幕莹莹地发着光。

 

我的工作,我明媒正娶的结婚对象,以一个女人的形象现身在我眼前。

 

她盯着我看,脸色不太好,严厉,又冷。

 

就像之前无数次我在工作过程中出了小纰漏时那样。

 

“说吧。”她把双臂抱在胸前,开口了,“你又想怎么样?”

 

她特意把“又”字咬的很重,因为我们这些年也吵过不少次了。最初吵架时,她还会用更高的薪水、更好的见识这些优待来劝我,可能是最近争吵的越来越频繁,她也就没了耐心,往往开头就是指责。

 

比如现在。

 

“你还有什么不满意?我对你够好了。”她见我不吭气,脾气上来了,不给我留说话的时机,“我现在给你的薪水,还有社会地位,同龄人里有几个能得到?周围的人不知道有多羡慕你能跟我结婚,怎么你就老这么别扭?我给了你一切,你是还嫌我哪里还不够好?”

 

“你太粘人了。”我回答道。

 

“什么?!”她有点不可置信地瞪了我一眼。

 

“按照最新的婚姻法,人和工作一周相处的时间是四十小时。”我解释道,“可你总是不满足于此。”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她提高了声调,“现在谁还真的按那婚姻法的规定来?大把的人每天晚上、节假日不都跟自己的工作粘在一起的吗?”

 

“可那也该是有限度的。”我苦笑道,“从我们结婚算起,这些年来,你恨不得一周七天,一天十六小时地跟我粘在一起,我除了吃饭睡觉,每天从早到晚都只能跟你打交道,朋友邀约不敢答应,亲戚来访没法接待,想出去旅游也是奢望,我的生活里只有你一个,实在是太累了,太窄了。”

 

“可我这样都是为了你好啊!”她见我这次态度认真,便缓了缓,多了一些耐心,“现在房价这么高,物价涨的那么快,不好好拼,谁管你吃管你喝?我知道你辛苦,可辛苦也是有回报的,你看,你的房子,车子,还有领导的赏识,哪个不是靠我督促着换来的?”

 

“也是靠我的脂肪肝、颈椎病和失眠症换来的。”我补充道。

 

她假装没听到,继续劝道:“我也知道,自己脾气太急躁,平时对你太苛刻,给你很多压力,骂你的次数也多了点,但我那都是希望你上进啊,你怎么就是不明白我的苦心呢?”

 

“道理我都懂。”我倚在椅子上,疲惫地揉了揉额头,“我只是……不想再这样了。”

 

“你什么意思?”她的耐心绷不住了,又换成了那副气势汹汹的态度,“是不想好好过了吗?!”

 

“或许我们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我回答,“当年相亲的时候,我还不懂事,很多事没想清楚。”

 

所以,看到别人都说,这份工作的公司好,薪水高,就轻率地与之结了婚,也没考虑双方脾气性格、兴趣爱好合不合适。

 

而代价的滋味,我在婚后尝了个清楚。

 

“呵呵。”她突然冷笑一声,笑声里带着刺,“少扯那些旧账,依我看,真正的原因,是最近冒出来的那个狐狸精吧。”

 

我心头一惊,抬头望着她。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她的表情在电脑屏幕荧光的映衬下,略带了些狰狞,“不就是你前阵子经常偷偷私会的那个小-蹄-子,叫网络写作的那个。”

 

“你……你知道她?”

 

“怎么,你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吗?”她眉毛一挑,“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为什么你最近经常对加班推三阻四,不肯好好陪我,一有空就回家窝着写文,有时出差的时候,在飞机上火车上也抱着手机写个不停。无论我盯的多严,你都能找到机会跟那个小妖精幽会,真是如胶似漆的很!”

 

她说的没错,我在一年前,因为某个偶然的机会,与网络写作结缘,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从此便一头栽了进去。

 

仅有的一点业余时间,我都愿意和她相守,有时即使表面上在工作,心里也惦记着她,魂不守舍。

 

“因为她确实很好。”我辩解道,“而且,她是真的懂我。”

 

“懂你有个屁用!”对方愤怒地打断了我,“不就是个假装柔弱的臭—小-三吗?她怎么懂你了?就靠说点夸奖你的好话,跟你聊点风花雪月的没谱儿人生?这些有屁用啊!那种货色,根本连个正经工作都算不上,她能像我一样给你名给你利吗?你个没良心的,是不是还把我给你的钱拿去养那个贱-人了!”

 

她敏锐地抓到了我的痛脚,虽然已经跟网络写作私下交往了一年,她的温柔,她的善解人意都让我着迷。可她的穷,也是实打实的问题。我不得不靠工作赚的钱,来维持我们共同的生计。如果想长久地跟网络写作在一起,并以此为生,前方只有一点点稀薄的希望而已。

 

但就是这一点点希望,也给了我莫大的勇气,让我想要紧紧地抓住,不想放弃。

 

沉默了一会儿,我才低声说道:“我们之间有爱,这个很重要。”

 

她冷漠地嗤笑一声,没有接话。

 

“我年轻的时候,以为钱是最重要的。”我继续说道,“所以我贪图你能给我的钱,不管自己对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直到现在我才发现,钱虽然很重要,但只有钱的生活,也还是过不下去。”

 

“所以,你一开始就只是冲着钱才跟我在一起的?”她语气有些恨恨。

 

“不全是。”我摇摇头。“曾经还是有一些喜欢的。”

 

可惜这些喜欢实在是不够深厚,早就已在积年累月的煎熬中损失殆尽。有时看到其他人即使在不必上班的日子,也愿意和自家的工作缠绵在一起,一起打拼,一起进步,我真的很羡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她,我没了任何主动示好的热情,有的,只有无尽的疲惫和敷衍了事。

 

“我从小就被教育要努力学习,上最好的大学,找最好的工作,可是从来没人告诉我,什么样的工作,才算是最好的工作。”我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悲伤,还有愧疚,“我太蠢了,等到一把年纪了才发现,人还是要跟自己喜欢做的工作在一起才能幸福,哪怕没有很多钱,跟真爱在一起这件事,本身就很好了。对不起,我不能再继续这桩婚姻了,我们分手吧。”

 

“我看你是被那个贱-人迷昏了头!”她暴怒道,“赶快醒醒吧!你以为自己跟网络写作那个小三在一起就能有情饮水饱了吗?不可能的,一旦你把她扶正,她也会像现在的我一样,对你诸多要求,能靠着写作养家糊口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物质基础的你们也会陷入争吵,会摩擦,会为了钱的事斤斤计较,到时候,你还能像现在这样爱她吗?”

 

“路是我自己选的。”我答道,“如果最后修不成正果,我也认了。”

 

“你真是疯了。”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试图再用自己所掌控的东西威胁我,“我给了你地位,名誉,钱财,如今你居然要为了一个一文不名的野丫头抛弃我?你知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对我这份工作虎视眈眈,你一旦离开,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你当然值得比我这种人渣更好的。”我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那份辞职信,放在桌面上。“祝你以后能找到真正爱你的那个人。”

 

刚才还暴跳如雷的她突然泄了气,脸上的怒气换成了哀求,语气也变得哽咽:“我们也是共患难过的啊,我从初级职位变成了高级职位,你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变得多少还有些地位,你真的舍得放弃这一切,去当一个毫无前途的网络写手?!”

 

“我愿意。”我坚定地回答道,“人总得为自己活一回。”

 

说完,我打开辞职信,签上自己的名字,把它留在办公桌桌面,然后伸手关掉了电脑。

 

整个办公区里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了,变得黑漆漆的一片。

 

工作也消失了,因她而起的一切都消失了。

 

而一无所有的我,则转身离开了这里,不再回头。

 

END

 

碎碎念:这篇文写完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第一次试着写了一个出轨男的形象。因为每次工作之余写文,感觉自己都是在背着工作偷吃,可我对写文是真爱啊,哈哈哈哈,没错,这听上去就是渣男做派……-_-||

---------------------------------

该系列故事其他文地址如下:

01 《独自等待》   02  《灵魂的颜色》

03 情书厨师》   04《消失的声音》

05《点菜终结者》 06《变成鬼魂的猫》

07 与工作离婚的人

评论 ( 33 )
热度 ( 1498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