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与忧伤约会的人

有个人被忧伤看中了。

忧伤化作少女的模样,跟在他身边,说想要和他约会。

最开始,他只是本能地害怕,拼命逃跑,想要把忧伤甩开。

但每次一停下,就会看见忧伤还在自己旁边。

我真是太没用了。这个人对自己生起了闷气。连一点忧伤都摆脱不掉。

你为什么要急着摆脱我呢?忧伤倒是很好奇,偏着脑袋看他。我只是想跟你约会而已。

因为你是忧伤。他回答道。大家都说你很糟,不能跟你走的太近。

是的,当他还是个小孩子时,严厉的父母便这样告诫他了,不要忧伤,那样不好。

在他们口中,忧伤总是和懦弱、无能、愚蠢这些坏家伙混在一起,是美好生活的禁忌,好孩子必须离她远远的,谁要敢成日与忧伤为伍,甚至跟她一起哀恸和哭泣,那迟早也会堕落成坏孩子。

好孩子就该和忧伤划清界限。他还记得父母说这话时笃定的语气。

这些你都是听别人说的。忧伤瞪大了双眼,眸子中满是无辜。你自己并不了解真正的我。

可他装着没听见,并将堵在胸口那股不知名的东西强行压了下去。

事实上,他很忙,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做,而一旦忙碌起来,也就没空搭理忧伤了。

受到冷落的忧伤在旁边转悠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无趣,便转身离开了。

他对此松了口气。

但同时又有点困惑,为什么胸口那种难受的感觉并没有随着忧伤一起消失,反而堵的更慌了。这让他不太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状态,时而烦躁,时而沮丧,偶尔晚上还会从噩梦中惊醒,总之不太对劲。

都是忧伤的错。他对自己说。赶快忘掉她就好了。

不过他的愿望没有成真,一等到闲下来,忧伤又出现了。

你怎么又来了?他皱起了眉头。

我听得到你心里的声音,知道你还惦记着我。忧伤表露出了一些小得意。是你想见我,我才来的。

我没有!他有点崩溃,语调就控制不住。我只希望你赶紧消失!

可忧伤不听他的,走到哪儿跟到哪儿,还在口头上耍赖皮:你不能命令我消失,我也有存在的权力。

这一回连让自己保持忙碌这个办法也不管用了,忧伤变得很擅长刷存在感,他越是不理睬她,她就闹的约欢腾。哪怕他故意找了很多亲友一起玩耍游乐,忧伤还是会顽强地从人群中钻出来,提醒他,她没有消失,一直还在呐。

日积月累,绝望从胸口发了芽,长出巨大的藤蔓包裹了他,将美好生活隔绝的离自己越来越远。

某一日,他终于朝着忧伤爆发:你到底想跟我到什么时候?!

明明是你一直躲着我。忧伤竟然有些委屈巴巴。我只是想跟你好好地约会一次呀。

紧接着,她又补充道:不受任何干扰的,就我们两个的那种。

他没办法,答应了忧伤的要求,由着忧伤做主,领着自己去约会。

约会的内容很奇特。

包括专心致志地痛哭,认怂,摔掉枕头,晚睡晚起,关掉手机,谁都不理,完全沉浸在自由的个人空间里,吃不健康的垃圾食品,看烂俗的狗血电视剧。

这是他自懂事以来,第一次打破自己一贯以来恪守的规则,承认自己的软弱,坦白自己的无助,让所谓的坚持和毅力,都是多余。在这场与忧伤的约会里,他就像个婴儿一样随心所欲。

去尽量地体验忧伤,去尽情地碰触那些当他还是个孩子时,不被允许的东西。

整个过程并不好受。

毕竟他是在和忧伤约会,而忧伤绝不是快乐。

可也没有他之前一直以为的那么糟糕,如果忧伤能产生的影响,就仅限于此。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一切是可以承受和恢复的。

下一秒,原本包裹着他的绝望消失了,他也第一次能那么直接地打量忧伤本身的模样。

她不丑,也不可怕,只是个单纯到有些任性的家伙罢了。她喜欢在别人的生活里搞些恶作剧,但她的初衷并不是想毁掉谁的生活,这只是她被忽视太久时,不得不用来引起人注意的一种方式。

你看,我的要求并不高。忧伤回望着他。我只想要你承认我,认真看看我,再分一些单独的时间和空间陪陪我。

我明白了。他点点头。等你玩累了,就会想要回去休息,暂时不再来打扰我。

哎呀,竟然被你看穿啦。忧伤调皮地吐了吐舌头。那我以后就吓不到你了。

你也不必再费心思来吓我。他主动握住了忧伤的手。你虽然有点烦人,但我已经决定接受你了。

忧伤难得的卡住了,愣了一会儿,才期期艾艾地说:那下次我再来,你不会躲着我了?

不会了。他答应道。当你想要约会的时候,我会陪着你,去做你想要做的那些事情。

错啦,笨蛋。忧伤纠正道。不是我想要的,那些都是你最需要的。

说完,她踮起脚尖,飞快地偷亲了他一下,狡黠一笑之后,消失了。

END


《木偶与火柴人》系列地址:

(1)贩卖痛苦的人 (2)坑里的孤独者

(3)与忧伤约会的人 (4)不存在的人


立了2018年每周六更新一篇文的FLAG,第四周打卡,嘿嘿。

我有个专门放小故事的微信公众号,叫“林朵讲故事”,热切地希望大家来捧场~


评论 ( 36 )
热度 ( 1429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