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无心人

从前有个男孩,他生来没有心。

 

就像失明者看不到这世界的色彩斑斓,失聪者听不见这世界的喧嚣幽籁,一个没有心的人,也感受不到任何情感的存在。

 

小镇上的居民嫌弃这个孩子的古怪。有些小孩会一边拿石子扔他,一边唱着嘲笑的歌谣:空旷的胸膛长不出心呐,就像荒芜的墓园开不出花。

 

所幸他的家人都很爱他,尽心尽力地照顾着他。

 

但无论是被欺侮还是被关怀,对男孩而言都没有什么差别,他就这样无知无觉地长大,即使是站在最后一位家人的墓碑前,也没有掉下一颗眼泪。

 

这般的麻木令周围的人感到恐惧,联合起来驱赶无心的男孩。他们捣毁他的住处,偷走他的财物,令他无法再在当地立足。

 

于是无心人踏上了流浪的旅途,简单的行囊里既没有对故乡的留恋,也没有对未来的期待。

 

因为他没有心。

 

***

 

几年过去,无心人走过许多地方,吃过许多苦头,也见识过许多奇奇怪怪的事和人,其中一些人跟他有相似之处,胸膛里的心天生残破,就像一个摔碎的罐子,无论多么充沛的情感,都盛放不住,只能从心底的破洞匆匆漏过。

 

但就是这样一些生性凉薄的人,却能混迹于普通人之中,不被排斥,不被识破。

 

无心人向他们请教,他们告诉无心人,秘诀就是利用心的碎片,留住一点点情感,只在最重要的人面前使用,假装自己也拥有丰富的喜怒哀乐,哪怕这些情绪并非出自真心。

 

不过这个方法对无心人没用,他是彻底没有心,装不出自己从来没拥有过的东西。

 

其他人露出了同情的表情,无心人分不清他们究竟是真的为自己难过,还是装的。不过没关系,他本来也不会在意,休息够了,转身又要上路。

 

这时一位老者叫住了他,告诉无心人,这个问题还有解决的法子。

 

去找到一颗心,一颗完美的心。老者说道。请求这颗心的主人将它分给你。

 

这是无心人第一次为自己的流浪确定了目标。

 

他要找到一颗完美的心。

 

***

 

不过一颗完满的心并不容易找到,无心人又流浪了好几年,接触了数不清的人和他们的心,发现许多所谓的普通人,跟自己先前遇到的那些天生一颗残破心的人也差不多,没有本质差别。

 

无非只是心上的破洞有大有小,感情的用处有好有坏罢了。

 

无心人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继续流浪和寻找,他决定先停下来,在沿途的一个小村子歇歇脚。

 

村口有棵老树,又大又高,一只小猫被困在树冠顶上,下不来了,无助地喵喵叫。

 

无心人爬上树,将小猫救了下来。

 

倒不是因为他对这小家伙有什么怜悯之心,而是因为他不像其他围观的村民,会对太高的地方感到恐惧。

 

树下一位年轻姑娘接过了小猫,向无心人表达了身为猫主人的感激之情。

 

无心人没有留意她在说什么,只是盯着这位年轻姑娘,痴痴发愣。

 

不是看她鲜活的年华,也不是看她动人的美貌,而是看那颗在她胸膛中跃动着的心,娇嫩,红润,光滑的表面没有一丝破损的痕迹。

 

恰巧是一颗完美的心。

 

这就是无心人在这个村子里留下来的原因。

 

***

 

无心人在过去的流浪中学会过许多事情,唯独没有学会怎么请求别人将心分给自己。

 

他甚至连怎样做出一个祈求的表情都不会,只能笨拙地拿出一些可能奏效的本事,在姑娘面前一一展示。

 

比如说用向木匠学会的本事,赶在雨季来临之前,修葺姑娘家漏雨的屋顶;又比如说用向画家学会的本事,用画布和颜料记下星空下姑娘双眼里的光芒;再比如说用向面包师学会的本事,为姑娘的生日奉上一个顶上镶着草莓的小蛋糕。

 

这些本事似乎都很有效,因为每次姑娘都对着他——这个被其他村民叫做没有表情的怪胎——微笑。

 

笑的很真诚,很高兴。

 

是的,无心人知道那笑里藏着高兴,即使他从未真正品尝过它的滋味,却奇迹般地感受到了这种情绪。

 

这大概就是靠近一颗完美之心的魔力。

 

在一场迎接春天的祭典上,无心人用向魔术师学会的本事,在广场上变出一群白鸽,让它们朝着姑娘飞去,围绕着她,围绕着那颗完美的心。

 

而抱着猫的姑娘微笑着穿过鸽子群,走到无心人的身旁。

 

小猫从她怀中跳下地,蹭着无心人的腿喵喵叫,姑娘则踮起脚尖,给了无心人的脸颊一个吻。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姑娘红着脸说。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

 

不必她再多做解释,无心人已经察觉到对方送了自己怎样一份大礼。

 

事实上,此刻的他已经不能被叫做无心人了。

 

有半颗心,从那一颗完美的心中分出的半颗心,正在他的胸膛中噗通作响。

 

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爱与温暖,激烈而汹涌的情感如潮水一般,朝这个焕然一新的年轻人扑来,淹没了他,让他在不知所措的同时,却又狂喜雀跃。年轻人露出了生命中第一次的笑容,他一把抱起姑娘,在广场中央转了无数个快活的圆圈。

 

在这个春天的开始,他和她,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共用一颗完美的心。

 

***

 

可惜,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局。

 

一颗心之所以完美,是因为它是完整的,独立的,倘若它被分做两半,放进两个灵魂,也就不再完整,不再独立。

 

每当他和她依偎在一起,两颗半心之间的互相呼唤便会发出共鸣,滋生甜蜜。可一旦稍微分出距离,两颗半心就都会被撕裂的痛苦渗透,让曾经没有心的他明白,原来一颗心中若能放下信任与快乐,同时也就能容纳嫉妒与悲伤。

 

可无论两个灵魂纠缠的再紧密,也始终分属于两个不同的人,有着自己的独立意识,不能像那颗被分开的心一样,完美无隙地贴合在一起。

 

这痛苦越演越烈,甚至压过了原本的快乐。有时仅仅是因为他独自去镇上赶一次集,或者她单独去果园摘一次梅子,都会让他们各自捂着疼痛不已的胸口,跌倒在地。

 

两人之间为此爆发了第一次争吵。

 

紧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以及后来的无数次。

 

看着姑娘日益憔悴的脸庞,还有两颗半心被分割的边缘处渐渐渗出的鲜血,一种复杂的情绪在他胸膛中产生了,这其中既混合着牺牲自己的心酸,也交织着保全恋人的释然,一半甜,一半苦,实在难以描述。

 

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将那半颗心还给了姑娘。

 

虽然两颗半心又重新合成了一颗心,长回姑娘的胸膛里,但中间却留下了一道很深的裂痕,再也不是过去那颗完美无暇的心。

 

至于失去心的他,从此之后,就又是那个不懂爱与恨的无心人了。

 

***

 

无心人离开村子时,姑娘没有来跟他道别。

 

只有那只任性的小猫追了上来,围着他喵喵叫,怎么赶都不肯走开。

 

换做从前的他,大概会直接丢下小猫,兀自往前走自己的路。可如今的他,虽然同为无心人,和最开始的时候,似乎有有哪里不一样了。

 

他蹲下来,抱起小猫,想起了曾经姑娘抱着猫朝自己走来时的微笑,这才发现,尽管那半颗心早已不在胸中跃动,但曾因它而生的所有情愫,都留下了微弱的痕迹。

 

这些痕迹变成了回音,在他空荡荡的胸膛中,回响了一次又一次。

 

仿佛余生都不会停息。

 

***

 

带着小猫一起流浪的无心人,失掉了流浪的目标。

 

他不再去寻找第二颗完美的心,没有那个必要,曾经拥有过心的经历,已经足够让他知道面对各种状况时,该给出怎样才算合情合理的反应。

 

尽管这些反应,都并非出自真心。

 

这样的无心人不会再被嫌弃和排挤,在流浪的路上,能时不时获得旁人的善意,让他和小猫在寒冷的冬夜里,也能找到房间借宿,有暖烘烘的被窝和食物。

 

但无心人发现,这些东西都无法弥补他胸膛里的空洞。

 

曾经有过心又失去的后遗症,始终无法痊愈,反而总在孤单的深夜里,萌发出一种他从没体验过的,名为思念的东西。

 

思念的中央,站着那个离他好远好远的姑娘。

 

无心人将小猫紧紧抱在胸前,听着窗外的风雪呼呼作响,流下了生命中的第一滴眼泪。

 

虽然他并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

 

在往后的日子里,无心人依然四处漂泊。

 

他会许多门手艺,足以养活他和小猫,但他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因为他要去认识许许多多,有着不同经历的陌生人。

 

无心人会帮助这些陌生人完成一些急切的工作,却从不索要金钱或其他物件当做报酬。

 

他唯一索取的回报,是当午夜来临,所有人都入睡之际,借用一晚他们的心。

 

这样,他就能把这颗借来心放进自己的胸膛里,做一个有心人的梦。

 

他在梦境中,看到过一颗完满的心是如何被撕裂毁坏,也看到过一颗残缺不全的心是如何恢复痊愈。尽管这些陌生人的心,在经历过各自的纷繁人生之后,都满是漏洞与伤痕,但只要残留其中的感情是真实的,那就是他所怀念的,活着的味道。

 

哪怕等天一亮,他从梦境中苏醒,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但这种充实的感觉毕竟是虚幻的,短暂的,每当他将借来的心交还给原先的主人,都会感到自己胸中的空洞,越扩越大,难以掩盖。

 

没有办法,那些胸膛充实的普通人,那些有资格去爱与恨的人,至少他们天生都有一颗心。

 

无论完美与否。

 

不像无心人,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

 

***

 

就这样又过了若干年,无心人不再年轻。

 

陪伴他的小猫也渐渐变成了老猫,在某个温暖的春日午后,睡在他怀里,不再醒来。

 

无心人在流浪的路边找到一块荒芜的草地,将老猫的躯壳埋下去,垒起一个小小的坟墓,然后在旁边坐了很久,很久。

 

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往哪里走。

 

就在这时,猫的坟墓上萌发出一个稚嫩的幼芽,很快长高长大,抽出枝条,长出叶片,变成一丛翠绿色的植株。

 

植株顶上,开出了一朵火红色的玫瑰花,它在风中微微晃动,像只顽皮的猫咪一般,轻轻蹭着无心人的手。

 

无心人突然就有了主意,他摘下那朵玫瑰花,朝自己来时的方向,往回走。

 

这段路很漫长,因为无心人已经走的太远。他需要穿过荒漠,跨越重洋,翻越高山,将来时的认识的所有人,又见过一遍。

 

他们都还记得他。

 

你是那个有点古怪,但又热心肠的流浪者。他们对无心人说。这次是要回家了吗?

 

无心人没有回答,只是朝他们挥了挥手。

 

然后继续往回走。

 

***

 

走了很久,无心人终于回到了当年那位姑娘居住的村庄,带着那朵永不枯萎的玫瑰花。

 

村口那棵老树还在,无心人在树下停住,踌躇很久,没有往里走。

 

直到他想找到人先走出来,看到了他。

 

两人四目相对,马上认出了对方,但只是互相看着,都没有说话。

 

当然,那位姑娘如今也不年轻了,容貌不如从前。但无心人仔细看的,却是她的那颗心。

 

那颗曾经娇嫩光滑的完美之心,中央仍然有一道贯通的裂痕,不过相比当年分别之时,已经淡薄了许多,不再那么严重深刻。然而在心的其他地方,又出现许多新的疤痕与破损,重重叠叠,反反复复,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磨出了厚厚的茧子。

 

看得出,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它不断受伤,不断愈合,竭尽所能地承担生活中所有的苦难与释然,带着伤痕与骄傲,始终顽强地跃动着。

 

这不再是当年那颗光洁无瑕的心了。

 

可是在无心人见识过无数破碎又愈合的心之后,他知道,这样一颗饱经风霜却始终坚韧的心,才配得上最坦诚、最纯净的人生。

 

这才是一颗真正完美的心。

 

***

 

我的猫呢?不再年轻的姑娘问道。我让它要好好陪着你的。

 

无心人摇摇头,姑娘明白了,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悲伤。但看到无心人将手里的玫瑰花送给自己,又笑的像两人最初见面时那样高兴。

 

谢谢。她说。花很美。

 

无心人看着她嗅着花瓣的模样,也笑了。

 

这笑不是假的。

 

因为他跨越千山万水,只是为了回来跟她说一句话。

 

虽然我没有心,但只要能看到你带着一颗完美的心好好生活,也会觉得很高兴。

 

说完,无心人转身想要离开,不再打扰对方平静的生活,但才刚走了几步,突然觉得胸膛一阵疼痛。

 

他勉强忍痛又走了几步,但那股疼痛却愈发厉害,以至于他支撑不住,难受地跌坐在地上。

 

这令无心人不禁想起自觉当初与姑娘合用一颗心的时候,但同时也让他困惑,因为这一回,自己并没有跟对方分享同一颗心,为什么这种因分别而生的疼痛却还存在?

 

姑娘追了上来,扶起他的同时,又惊喜地喊道:你也有了一颗心。

 

无心人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胸膛中,正跃动着一颗小小的心。

 

真的很小,很稚嫩,就像那颗之前刚从小猫坟墓上长出的花芽,生机蓬勃,美好无暇。

 

短短一瞬,他想起了许多年前,某位老者让自己去寻找一颗完美之心的建议,还有儿时被其他孩童扔石子时所听到的歌谣。

 

空旷的胸膛长不出心呐,就像荒芜的墓园开不出花。

 

除非,有个无私的人愿意将自己那颗完美的心分给他,把心因被撕裂而滴下一颗心头血作为种子,埋在那片空旷的胸膛里,经由厚重的岁月滋养,思念的眼泪灌溉,直到最后,从灵魂深处,长出一颗真正的心来。

 

无心人,不,是这个一直在流浪和寻找的男人,终于有了一颗属于自己的心。

 

这颗心是一颗独立的、完整的心,同时也是一颗有着牵挂的心。它会因分别太远而思念和悲伤,但也充满着对重逢的坚持和希望。

 

只不过,它现在还十分孱弱娇小,还需要许多许多爱的浇灌与守护。

 

别担心,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已经攒够了跟你一起去流浪的勇气。姑娘牵住他的手。这些年我一直在后悔当时没有跟紧你,这一次,无论你去到哪里,都请你带着我,让我来照看这颗小小的心。

 

下一秒,是这个男人紧紧拥抱住心爱的姑娘,在两人第一次相遇的大树下,哭的像个新生的孩子。

 

很抱歉,这依然不是故事的结局。

 

但没有关系,我们只需要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有两颗完美的心,以及它们各自所镶嵌的灵魂,从此紧密相依,一起走过漫漫长路,一起经历人生悲喜。

 

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END


每周六更新一篇新故事,第六周打卡~

欢迎关注我专门放故事的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

《她的幻梦集》系列故事其他文地址如下:

01 独自等待  02 灵魂的颜色

03 点菜终结者 04 鬼魂猫咪 

05 情书厨师 06 消失的声音

07 与工作离婚的人 08 无心人

评论 ( 44 )
热度 ( 2381 )
  1. 一口份的醪糟兔林朵 转载了此文字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