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赵太太与苏小姐(修改版)

赵太太娘家姓苏,因为丈夫赵先生近几年事业颇有起色,周围的人便渐渐忘了她的本姓,冠了夫家姓氏称呼起来。


大家都说:赵太太真是好福气。


赵太太和气地笑笑,笑里有点薄凉。


当年赵太太还是苏小姐的时候,在学校里的日子,可要比如今自在。


那时候的苏小姐,既有青涩的甜美,也藏着刁蛮的歹念。她的世界里只有年轻闪耀的光,仿佛只要招招手,便可肆意挑选身边的好儿郎。


毕业以后,富贵出生的苏小姐出人意料的嫁给了家世平常的赵先生,于是苏小姐正正经经收拾起少女的小性子,变成了温良恭俭的赵太太。


赵太太轻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为何又想起了多年前的事。


或许是因为赵先生已经很久不回家了。


这个家,是赵先生很早以前给她置办的老宅子,屋里摆满了赵太太精挑细选的物件。


时间一长,每个物件都成了记忆的容器,这里藏着赵先生的笑,那里盛着赵先生的影。


重重叠叠的影像交织晃动,空寂的大屋也变得喧嚣起来。


至于梳妆镜中的赵太太,苏小姐的美好容颜,则早被时光做了旧,稀释成一层淡漠的轮廓。


她起身,走上客厅拐角处的楼梯,楼梯尽头摆着一副老式唱片机。 


这老家伙的年纪比赵太太还大,但依然能把曲子唱进人心里去。


此刻唱着的这首,正好是赵太太昨日撞见赵先生搂着女秘书在办公室里跳舞的那只曲子。


熟悉的旋律,饱含爱意的相视而笑。


曾经的婚礼上,赵先生也是这样搂着她,风度翩翩,爱意满满,凝固了苏小姐流转的目光。


赵太太安静听着,与昨日不动声色的离开一般,眼角依稀可见泪的痕迹。


稍稍留心,原来那位新来的女秘书也姓苏。


苏小姐。赵太太咬住嘴唇。好久不见。


没多久,赵先生就委托律师提交了离婚申请,但赵太太置之不理。赵先生也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失去体面,见赵太太不哭不闹,只专心打理着老宅子的整修事务,也就随她住在那儿,自己则越发不肯露面。


其实赵太太算是很有耐心,只不过苏小姐就更急躁些。


赵先生把女秘书往老宅子里领的时候,赵太太正跪在客厅新铺好的木质地板上,尽心上着蜡。


地板光滑可鉴,足够看清苏小姐映在地板上的倒影。


美丽,狰狞。


赵太太连头也没有抬起来,就听到高跟鞋的“蹬蹬”声一连串的从身边响过,与赵先生一道上了楼。


鞋痕印在新地板上,划出的痕迹深深浅浅。


赵太太好脾气,不言不语,只俯下身,把脏污一点点擦干净。


等赵先生与女秘书从楼上卧房中出来时,赵太太已经坐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小口抿着茶。


唱片机嗓音沙哑地哼唱着赵先生当年最爱的舞曲。


听的赵先生突然有些恍惚了,女秘书看了却气,有些生硬地挽起赵先生的手,就着这曲子踏起舞步来。


这舞跳的什么意思,在场的三人都知道。赵太太默不作声地看着女秘书眼神里的挑衅,埋下头,又抿了口茶。


舞曲最后一段,是该赵先生将女伴推送出去。


可是,刚上过蜡的地板光滑的过分,楼梯的扶手又那么不牢靠,以至于女秘书高跟鞋轻易就折倒,撞破栏杆,被万有引力牵引着,飞身跌下楼梯,吻向大地。


赵太太听见苏小姐在尖叫。


红色花朵绽放在洁白的墙面上,花蜜里满是血的腥香。


赵先生还在茫然,赵太太却抬起头来,带着点娇嗔责问:你干什么推她下去?


那眉眼间,竟是若干年前的苏小姐。 


赵先生大骇。


结果,赵先生并未被判处极刑,因为有赵太太做主,把女秘书的遗骸砌在了老宅子里新隔断的墙壁里。墙砌的密密实实,事做的漂漂亮亮,无人可知,变成了赵先生与赵太太之间的专属秘密。


但赵先生内心的自在也跟着被砌进了那堵墙里,这辈子怕是再难刑满释放。


多好。赵太太心里欢喜。


即使明面上的婚姻散了,她与赵先生暗地里的关系,也是再都撇不清。


这可比虚妄的爱来的更实在。


因为赵太太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周围的人便不好再用夫家姓称呼她,都改口叫了苏小姐。


大家都说:苏小姐真是受了大苦。


苏小姐轻巧应了一声,却不知道是替谁。


END


我写的风格类似的故事: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这篇文是我两年前写的,最近翻出来,进行了修改,改了些原先的BUG,混个更,还请大家不要嫌弃。

每周六更新一篇原创故事,第七周打卡,嘿嘿。

评论 ( 59 )
热度 ( 2190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