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最后一块拼图

它的眼前一片黑暗。

 

因为它是一块小小的拼图碎片,正身处一盒未拆封的拼图之中,同其他拼图碎片一起,住在这狭小的盒子里。

 

它和同伴们本该是一副完整又漂亮的画面,但却被切成了形状不一、画面割裂的小碎片,乱糟糟地挤在盒子里,单块与单块之间都毫无联系,互不认识。

 

因为位置乱了。

 

不过小碎片们一开始对此并不在意,也不着急去找正确的位置。

 

从它们出生之时接受的观点便是,每块碎片都是独一无二的,想要恢复那副最完美的图案,就得借它们每一个的力,缺一块都不行。

 

这个观点再进一步,推演到单个碎片身上,就变成了自己生来带着主角光环,其他碎片们都是不起眼的小配角,即使各归各位,也不过是组成了毫无存在感的背景板。

 

就等着自己闪亮登场,去补上那创造奇迹的最后一块。

 

所以每块小碎片都是一块骄傲的小碎片,在黑暗的盒子中做着成为奇迹的美梦,笃定自己拥有光芒万丈的未来。

 

它也不例外。

 

所以,我们不妨给它起个名字,叫它特别的小碎片。

 

***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颠簸之后,有真正的光线从外面漏了进来。

 

是购买这盒拼图的人将盒子打开,随手一抓就是一堆小碎片,举到高高的半空中,任由它们在手掌中翻滚跌落,又掉回纸盒中。

 

这块特别的小碎片也身在其中,掉落翻滚了好一阵子才落地,摔的头晕。

 

但没谁理会它的抱怨,每个小碎片此时都有点焦躁不安,没空管别人。它只得悻悻地闭了嘴,四下张望,发现就这么会儿时间,已经有其他小碎片被捞出盒子,摆放在工作台上,按照一定的顺序拼合起来。

 

这场拼图游戏,正式开场了。

 

最先被那只大手选中的,一定是至少有一面平整,既没有锯齿也没有凹陷的那种小碎片。它们数量很少,又长得不一样,生来就只能去当拼图的边缘线,围成最外薄薄的一圈,对着自己当不了主角的命运长吁短叹。

 

说实话,特别的小碎片一点儿也不同情它们。

 

因为它知道自己不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但接下来的情况起了变化,玩拼图的人,开始拼起了中央的图案。这下无论是哪种形状的小碎片,都随时有被选中拼合的风险。

 

一旦被拼了上去,可就沦为了普普通通的背景板,跟当最后一块拼图的机会彻底无缘。

 

周围的小碎片们都在窃窃私语,围观着不时被大手抓走的同伴悲惨嘶喊。但那块特别的小碎片倒是表现的很镇定,淡然地躺在盒子里,只在大手伸过来时不动声色地躲远点,而不是像其他小碎片那样,被吓得没出息地浑身发颤。

 

因为它坚信,自己一定是笑到最后的那一块。

 

***

 

被拼进图里的小碎片们最初还会拼命挣扎,试图逃脱被卡住的命运。但很快它们就闹不动了,因为但凡错一点儿位,就会有一只大手用力拍下,将它们一个个重新按回去。

 

这个过程又辛苦,又不讲道理。

 

如此反复几轮,它们便渐渐失去了早先的自信,透出几分疲惫的晦气。

 

它们开始认命。

 

于是早先很容易散掉的拼图突然就变得稳固,工作台上有了越来越多稀稀落落的零碎拼图,一小团一小团地集聚,构成某些部分的轮廓,但完整的图案,还是看不清。

 

那块特别的小碎片还没被选中,经常站在纸盒边缘,居高临下,充满优越感地看着这些倒霉蛋。

 

啧啧,真是可怜。

 

可它们当中有一些并不高兴被这么看,而是朝还留在盒子里的小碎片们喊话,说你们别得意,大家迟早也会变成背景板上的一块,没有谁是特别的,我们都不过是普通的小碎片而已。

 

特别的小碎片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

 

盒子里和它看法一致的小碎片很多,它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失败者的鬼话。

 

不过它们没猜到,这般与生俱来的骄傲,只能持续到它们自己也成为背景板的那一刻。

 

***

 

时间一点点过去,拼图有了更多进展,氛围也在慢慢变化着。意识到自己终将成为背景板的小碎片越来越多,而那些已经成为背景板的小碎片们,则改掉早先灰心丧气的模样,又开始张扬起来。

 

它们说,当背景板有什么不好呢?我们每块拼图的使命,不就是要找准自己的位置,构成背景板的一部分么?

 

它们又说,能找准自己位置的小碎片才是最幸福的,你们看,这样我们就能跟形状配合、图案连续的亲友们待在一起,每天都过的稳稳当当,热热闹闹,虽然没有了自由,可是也不会再孤独了呀。

 

它们还说,大家从一开始就被骗了,别做什么当最后一块拼图的美梦了,命运哪儿能由我们自己做主,还是接纳自己原本就是个普通小碎片的事实,赶快来找准自己的位置,早来早享福啊。

 

这样的话被说了一千遍,相信的小碎片突然变多了起来。原本它们还会对来抓它们的大手左躲右闪,现在却再也不抵触,由着自己被抓去工作台,跌跌撞撞拼进已有的图案。

 

然后悲伤地发现,真相其实并没有前辈们说的那么好。

 

有的小碎片不幸被拼错,跟周围环境的所谓契合全是错觉,只是被强行卡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位置,自己憋屈不说,还要被周围的陌生碎片埋怨,难受的不得了,却又不知道这个错误什么时候才能被纠正,好让自己得救。

 

至于拼对的小碎片,日子也不是全过的舒心。

 

跟亲友们待在一起的感觉是很好,但即使都是从一整块图上切下来的,彼此之间还是有了分界线,总会存在错位和缝隙。想要贴近在一起,不是你挤了我,就是我踩了你,只要有接触,难熬的冲突便永远不会停止。

 

还有不少小碎片,在磨合的过程中,被损坏的皱皱巴巴,再不复最初的光鲜,压抑已成了它们生活的一部分,看不到解脱的希望。但即使明知自己受了前辈们的骗,为了维持脸面,对于后辈,它们也只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快来吧,快来吧,这里可好了。

 

这样说的小碎片越多,赶来填补空位的小碎片也就越多。

 

没有谁再提自己从前的骄傲,而是形成了一种新的共识:每一个小碎片都很普通,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样的共识之下,埋着它们深深的害怕。

 

害怕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位置,自己就什么都不是。

 

***

 

但令人惊叹的是,即便是在这样的大形势下,那块特别的小碎片却从未改变过自己的初心。在其他小碎片争先恐后跃进大手,等待被拼合的同时,它依然执拗地往盒子角落里躲。

 

有一股坚定的信念,始终立在它的心头,从未动摇过。

 

我跟它们都不一样,我是特别的,我会是整副拼图的最后一块。

 

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的梦想,即使被周围自甘平庸的小碎片们嘲笑,在大手来抓时一次又一次费劲地逃脱,还有忍受身边始终没有亲友相伴的孤独,都是值得的。

 

在每个一切安歇的夜晚,这块特别的小碎片都骄傲地攀上盒子边缘,认真巡视着工作台上那块轮廓越发完整、面积越发广阔的图案。

 

仿佛那就是它的疆土,它的王国。

 

***

 

等盒子里的小碎片只剩下不到一百块的时候,气氛又变了。盒子里是紧张和尖刻,盒子外的工作台上,是艳羡和嫉恨。

 

还没被拼合的小碎片再也没有谁说自己很普通了。

 

因为这盒子里的每一块,都已经是最接近希望的幸运儿;但同时,此刻出局的每一块,也都是最接近绝望的可怜虫。

 

希望和绝望,往往就是一对亲密的好兄弟。

 

很快,这场拼图游戏进展到了最后一刻,盒子里的小碎片只剩下寥寥几个。

 

其中,也包括那块特别的小碎片。

 

那只大手又伸了过来,此时的闪躲已经全无意义,它轻呼了一口气,数了数周围的小碎片还剩几块,然后便沉默地闭上眼睛,第一次将对自己命运的掌控权交了出去。

 

光听声响,它就能判断,又有哪块碎片被抓了起来,悬在半空,因为巨大的期望落空而哀嚎不已。

 

它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浑身第一次因过分的激动而微微发颤。

 

还有五块。

 

还有四块。

 

还有三块。

 

还有两块。

 

是的,连它在内,盒子里一共只剩下了两块小碎片。

 

谁最幸运?谁最不幸?

 

二者之间,原来离的如此之近。

 

命运之手终于落下。

 

这块特别的小碎片,甚至忘记了呼吸。

 

没有任何动静。

 

它茫然地睁开双眼,看见被拿走的不是自己,而是身边另一块小碎片。

 

此时此刻,两个碎片一上一下,互相凝望,一边悲恸,一边狂喜。

 

最后的胜者果然是那块特别的小碎片!

 

它只来得及为落败的对手怜悯了一秒钟,下一秒,喜悦如声势浩大的波浪一般席卷了它,令它甚至都发不出笑的声音,只有无尽的快乐在心中发酵,增长,挥洒的到处都是。

 

它赢了!

 

它就是那最后一块拼图!

 

无上的荣誉都只属于这块特别的小碎片,它便是这副拼图的王者,是这个故事唯一的传奇。

 

这块特别的小碎片终于解脱,放声大笑,但笑声却被随即响起的一阵盛大的欢呼所湮没。

 

因为迟迟不见那只大手来迎接自己登上王座,特别的小碎片疑惑地攀上纸盒,看到了命运开出的残酷玩笑。

 

整副拼图已然完成。

 

最后一块拼图,就是刚刚还在被它从心底怜悯的“失败者”。

 

所有小碎片们都发出了欢呼声,庆祝这最后一块拼图归位,为这副拼图带来无与伦比的完整与美丽。

 

而那只大手则拿起胶水板,往拼图表面涂了一层特制的透明胶水,将这番美好的场景彻底凝固在了这一刻。

 

怎么会这样。特别的小碎片不敢置信,失魂落魄地跌坐回盒子里。怎么会这样。

 

一直以来它所秉持的信念崩塌了。

 

虽然它仍然是特别的,但这特别,却不再是成为最后一块拼图。

 

而是哪里都没有它的位置。

 

它是多余的。

 

***

 

将那副拼图用胶水粘好以后,手的主人连看也不看,就直接把打开的盒子盖上了,只留一个孤独无助的小碎片,重回黑暗,茫然无措地一遍又一遍质问自己: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每个小碎片都不可能是多余的,它一定是该有属于自己的位置。

 

这块可怜的小碎片拼命地回想着,试图找出问题的根源。但所在的盒子却一阵剧烈颠簸,被大手从工作台移动到了旁边一个书架上。

 

这番变故既是打断,也是提示。它想起来了,当初自己所在的盒子被打开时,曾经有过一次漫长的跌落。

 

再仔细回想一番,那时的情形是,恰巧有两盒拼图被同时打开,并排放在一起,于是这块刚见天日、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状况的小碎片,不幸在那只大手的推波助澜之下,迷迷糊糊地掉进了隔壁的盒子里。

 

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个可怕的错误,包括它自己。

 

孤独的小碎片突然很想哭。

 

这就是它始终觉得自己特别、也找不到任何亲友的原因。

 

因为它原本就不属于这里。

 

这一切,从一开始就只是个笑话而已。

 

真是讽刺。

 

***

 

孤独的小碎片躺在无边的黑暗里,幽幽的叹了口气,盒子里空空荡荡,仿佛听得到那叹气的回音。

 

这回音将它从浑浑噩噩中惊醒。它发现自己内心并不想坐以待毙,可又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里,只能勉强从盒子的缝隙间爬了出来,茫然四顾。

 

对面的墙壁上,正挂着那副已经拼好的拼图,被拼图者加了木质边框,显得更加结实和气派。

 

那么神圣,那么完满。

 

所有的拼图碎片再也不分彼此,它们各归各位,坚守自己的位置,一同分享这般完整。

 

落单的小碎片突然感到了自己以前的孤傲是多么可笑。

 

无论是位于边缘还是中心,无论是被拼好的第一块还是最后一块,每一个小碎片都是被需要的,不可替代的。

 

在开悟的那一瞬间,它听到心头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总有一副拼图会有我的位置,它失去了我,它需要我。

 

莫名的使命感突然包裹了它,让它不再灰心丧气,找回了原本的骄傲,因为它又有了新的信念和目标。

 

它要回到属于自己的拼图上,那里有它的亲友,那里是它的家乡。

 

前进的理由,不再是因为想要独享成为最后一块拼图的荣耀。

 

而是因为被需要。

 

***

 

通过在记忆中一通努力的搜寻,这块小碎片发现,先前那盒拼图只是被打开来看了看,但在正式拼之前,有位拼图者的朋友来家中拜访,并对此表示出了强烈的兴趣,拼图者便将那盒拼图送给了对方。

 

所以那盒拼图已经不在这儿了。

 

这个状况让小碎片稍微有些沮丧,但它很快又偷听到,这位拼图者马上要寄出一封信,而收信人恰巧就是那位拿走拼图的朋友。

 

眼下,摆在书桌上的信件还没有封口,而小碎片所在的书架,正好立在书桌的旁边。

 

聪明的小碎片认为这是命运给它的又一个机会,一个启示。无需犹豫,它只需要摆动自己单薄的身躯,慢慢挪到书架边缘,然后闭上双眼,终身一跃。

 

刚好跌进了信封里。

 

仿佛上天注定要用这一个跌落,去修复上一个跌落所犯下的过错。

 

拼图者没有发现信件里多了这么一块小东西,直接将信封好,投递了出去。

 

之后又是一阵漫长的颠簸,比小碎片之前所体验过的全部颠簸加起来还要多,这趟旅途令它苦不堪言,但心里却有一份快乐在慢悠悠地滋长着。

 

我要回家了。它这么想着。其他所有的拼图碎片,都在等着我一个。

 

***

 

不知道是经过多少次倒手,小碎片又一次听见接过信封的人正在说话,那熟悉的嗓音还残留在它模糊的记忆里。

 

没错,这就是那个拿走另一盒拼图的人。对方的手正放在信封边缘,慢慢撕开。

 

信封里的小碎片屏住呼吸,不敢喘气,等待这次放手一搏的最终结果。

 

但很不凑巧,迎接它的又是一场倒霉的跌落,它从被打开的信封口里掉了出来,坠下很高很高的距离,直直摔在地板上,摔得眼前发黑,浑身瘫软。

 

小碎片几乎晕死过去。

 

但有一只大手将它捡了起来,捧在掌心,由手的主人仔细打量。

 

一块拼图?最先这声音里有点困惑,但很快就增加了几分兴奋的意思。

 

就差你了!你就是我所需要的,最后一块拼图!

 

小碎片感觉自己被那只大手紧紧地握住,一番起伏之后,来到了一个工作台边。

 

展现在它面前的,是一副熟悉又陌生的图案,由上千块细小的碎片手拉着手组合在一起,精致而又壮观。

 

画面的中央,有一块小小的空缺。

 

而那块空缺的形状,与它的身体一模一样。

 

在被嵌进整个图案的那一刻,这块历经波折的小碎片听到了一股热烈的呼喊。那是所有碎片都在善意地问候,如浪潮一般向它涌来。

 

它们都在说:欢迎回来。

 

热泪从这块小碎片的眼中滚滚而落,里面包含着同等的心酸与快乐。

 

在被刷上特制的透明胶水,从此与所有拼图融为一体之前,它忍不住偷偷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是特别的吗?

 

小碎片先是看了看四周,看见那些与自己共同构成这副图案的拼图碎片,便心虚地想着,答案应该为否。

 

但在随即回想起过去的种种经历,还有那些坚持到底,那些从未放弃,它又忍不住笑了。

 

是的。

 

我是特别的。

 

只有这一点,至始至终,从未改变。

 

END

 

 

附:另一种结局

 

小碎片从昏沉中醒来,发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美梦。

 

事实上,它它只是从信封中跌落,摔晕过去,一直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没关系。它暗自鼓励着自己,立起单薄的小身板。至少我已经来到了等我的那副拼图身边。

 

这回还算是运气不错,它一抬头便看见了前方摆放那副拼图的工作台。

 

那瑰丽的图案令它激动不已,甚至猛然回想起自己在被切割成小碎片之前,在图案上应该呆的位置。

 

它一定要回去。

 

回到自己应有的位置。

 

为此它不惜拼命地摆动自己身体上的两个锯齿,哪怕每往前走一步,引发的磨损都是痛苦不堪,撕心裂肺。

 

等小碎片终于走到工作台旁,那两个锯齿已经几乎磨掉了一半。

 

看起来很丑陋的样子。

 

但充满信念的它对此丝毫不在意,又利用身体边缘的两处凹陷做攀援工具,一点点往工作台上方爬去。

 

大家都在等我。它一边爬一边想,毫不为自己已经残破起皱的外形而懊恼。我不能放弃。

 

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这块顽强的小碎片终于攀登到顶,看着在眼前展开的壮阔画面,激动的几乎要落下泪来。

 

可是,当它的目光移动到自己本该填补的那一块空缺时,却怔住了。

 

那里根本没有空缺。

 

有一块跟自己形状图案都一模一样的拼图,已经被拼在那儿了。

 

这就是一副完整的拼图。

 

为什么?搞不清楚状况的小碎片悲愤大喊,试图从空气中得到答案。

 

但上天不会告诉它其中的细节,例如拼图者在发现少了一块碎片时,及时联系了出售拼图的商家,告诉其所缺的碎片,商家很快补发了一块一模一样的过来。

 

上天只会冷漠地向这块无知的小碎片展示结论:没有谁不能被替代。

 

都是流水线生产的玩意儿,同样的小碎片,要多少有多少。

 

你从来都不是特别的。

 

也没有谁在等着你。

 

得知真相的小碎片瞬间失去了信念,连保持立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无助地扑倒在地,痛哭失声。但这悲伤的哭泣,却被那副完整的拼图里的小碎片们所嫌弃。

 

你是谁?它们的发问中透着鄙夷与凉薄。又脏又丑,好难看啊。

 

这块孤独的小碎片愣住了,想反驳,一时间却又没有想好该如何反驳。

 

但它不会再有反驳的机会。

 

这家人养的猫窜上了工作台,一爪子将它掀翻开来,让这块特别的小碎片遭遇了生命中的最后一次跌落。

 

这次跌落的结果,是它翻滚进旁边沙发底下的缝隙,无力地躺着,四周满是灰尘蛛网,没有一丝光亮。

 

它的眼前,一片黑暗。

 

END


每周六更新一篇新故事,第九周打卡~

---------------------------------

《她的幻梦集》系列故事其他文地址如下:

01 点菜终结者  02 无心人

03 独自等待  04 鬼魂猫咪  

05 灵魂的颜色 06 情书厨师 

07 消失的声音 08 与工作离婚的人 

评论 ( 27 )
热度 ( 1227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