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水妖之歌

很久很久以前,童话大陆深处有座幽森的城堡,城堡里住着一位小公主。

 

她的母亲是位英明的女王,掌管着这片大陆之上最富饶的王国。小公主作为女王的独生女,有着柔顺的长发,清澈的眼神,精致的五官,是个美好可爱的小姑娘。

 

只可惜,由于女王没有邀请那位最厉害的黑女巫参加自己女儿的满月庆典,黑女巫气愤地闯入王宫,诅咒了还在襁褓中的小公主。

 

“既然女王陛下懒得向我开口……”黑女巫恨恨地诅咒道。“那就让你的女儿从此也不必再开口说话!”

 

至于解除咒语的办法,黑女巫离场时也说了:“只有最无私的友情才能破除这个诅咒。”

 

刚开始几年,女王还心怀希望,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在友情的帮助下开口说话,并为此邀请了各国与女儿年龄相近的小公主们前来暂住,指望女儿会和她们交上朋友。

 

但那些娇惯的小公主哪儿看上一个无法开口说话的玩伴,沉默的小公主不仅没有交上好友,反而渐渐沦为了在各国间流传的笑话:在那个最富饶的王国,他们的公主是个可悲的小哑巴,哈哈哈。

 

为了避免更多丑闻影响王室声誉,女王不得不下令,在王国的森林深处建立一座城堡,把不会说话的小公主藏在那儿,不让任何陌生人靠近。

 

虽然仍然有士兵守卫,仆役照顾,但却没了亲近的母亲,同龄的伙伴,天性活泼的小公主觉得很苦闷,很孤独。

 

常常是一个人独自坐在卧房窗边,茫然地眺望远方,一坐就是一整天。

 

直到某天深夜,她听见了歌声。

 

是个小女孩的声音,声线略显稚嫩,但却美妙动听,即使是王国最有名的女歌唱家,都未必拥有如此完美的嗓音。

 

小公主忍不住心头好奇,偷偷溜出城堡,光着脚丫跑进城堡周围的密林深处,循着歌声一路前行,最终来到一处宽阔宁静的湖泊,发现了那位住在湖中的歌唱者。

 

原来是个和小公主年纪差不多大的小水妖。

 

此刻她正浮出水面,将上半身趴在岸边,仰望着天空专注地唱歌。因为实在是太专注了,直到小公主走得很近,小水妖才察觉到有人过来。她似乎有些害怕,想要转身钻进水中逃走,却被小公主抢先一步跑过去抓住胳膊,没能逃开。

 

就在这时,原本受到乌云遮蔽的月亮突然钻了出来,皎洁月光倾注在两个小女孩身上,让她们看清了彼此的模样。

 

小公主的美好样貌不必多说,倒是小水妖的模样有点出人意料。

 

传说中水妖都拥有诱人心魄的妖艳容貌,但这个小水妖脸上却覆盖着巨大的暗红色疤痕,从额头延伸到嘴角,密密麻麻坑坑洼洼的,如同被疾病毁容的病人,丑陋极了。

 

看到小公主正打量着自己,小水妖很慌张,习惯性地伸手捂住了脸,等着对方像其他见到自己的人一样,发出害怕的尖叫或者嘲讽的讥笑。

 

但等了好久,都没听见任何声音。

 

反倒是小公主主动拉开她捂住脸的手,活泼地笑着,还用手指在小水妖摊开的手心上写道:“你的歌唱得真好听。”

 

这样美好的声音,足以让生来就不能开口说话的小公主心生喜爱。至于小水妖那丑陋的样貌,小公主根本不在意,也不可能想要嘲笑。

 

不是因为她没法开口讥讽,而是一个曾经饱受讥讽的小女孩,懂得那种处境有多难受。

 

这是小水妖第一次遇到有人不是嘲弄而是称赞自己,又吃惊又激动,简直开心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想了很久该如何表达感激,最后才腼腆地说道:“谢谢,我来为你唱首歌吧。”

 

接着她就开口唱了一首从未有人听过的歌,嗓音纯净,曲调悠扬。

 

漆黑的夜里,是两个不谐世事的小姑娘,一个坐在岸上,一个浮在水面,被这美好的歌声拥抱着,伴着湖水幽幽,朗月清风,还有周围一闪一闪的萤火虫,场景美好的宛若梦中。

 

这就是两人友谊的开始。

 

虽然一个是公主,一个是水妖,身份相差甚远,但那种因天然的缺陷被排挤、被嘲笑的孤独感是相通的。哪怕小公主不会说话,也没关系,很多善意的表达、快乐的分享,靠的不单是嘴上说说而已。

 

在之后的几年里,每逢天气晴朗的月夜,小公主就会早早躺在床上装睡,等到窗外飘来隐约的歌声,便熟练地溜出城堡,去到湖边与小水妖一起玩耍打闹,听小水妖跟自己讲这座森林和这片湖泊的故事,或者做小水妖唯一的听众,听她唱新谱曲的歌谣。

 

她们就这样快活地长大,从小姑娘变成了少女,再变作成年的大姑娘。

 

尽管公主依然不能说话,水妖也没有变美,但作为彼此最好的朋友,她们眼中看到的,都是对方更好的地方。

 

此时的公主已拥有了非凡的美貌,在童话的国度,公主成年之后便会收到邻国王子的舞会邀约,为将来的王国联姻做准备。听说这次举办舞会的王子相貌英俊,气度非凡,有许多国家的公主为他着迷,她们都以能获得王子的舞会邀约为莫大的荣耀。

 

女王也让信使将舞会邀请函转交给了自己的女儿。

 

但公主对此却很抵触。

 

她用在水妖手上写字的方式告诉这位好友,这次参加舞会的别国公主,许多都在小时候嘲笑过自己不会说话,如果这次她不得不去参加舞会,恐怕又要受到一番冷言嘲弄。

 

看着闷闷不乐的公主,水妖握住她的双手,安慰道:“别担心,我有个办法。”

 

她刚刚学会一个秘术,可以将自己的声音暂时借给公主。

 

这样公主就能正常说话了。

 

这个提议让公主很惊讶,但很快她便拒绝了好友的提议,在水妖掌心写道:“不行,我不能假借你的声音去为自己获得荣誉。”

 

水妖笑着摇摇头:“你这样做,其实也是帮我实现了心愿。”

 

是的,即使身为一个最丑陋的水妖,也有自己的梦想,想要和其他水妖一样,在无数狂热的听众面前一展歌喉,让他们为了自己完美的演唱倾倒。

 

可惜她长得太可怕,只会把观众吓跑。

 

而且水妖本身也不愿意暴露在大庭广众面前,直面人们包含恶意的目光。

 

“请你帮我这个忙,把我的声音拿去,给大家唱一首歌。”水妖温柔地将额头抵在公主额前,默念起施法的咒语,“将你的美貌借给我的声音,让它得到应有的承认。”

 

随后公主坐着女王派来的马车,前往了邻国的王城。她在舞会上一亮相,便因为惊人的美貌聚焦了所有人的注意。这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在场其他公主的嫉妒,正当她们开始酸溜溜地嘲笑这是个哑巴公主时,公主却主动开口,为在场的王公贵族演唱了一首歌。

 

是一首在场从未有人听过的歌,嗓音纯净,曲调悠扬。

 

在这动人的歌声中,仿佛藏着一副描绘夜色的画卷,其上绘着湖水幽幽,朗月清风,还有周围一闪一闪的萤火虫,用天籁之音来形容也不为过。

 

所有人都听得如痴如醉,甚至感动到落泪。

 

这其中也包括冒险离开水面、乔装打扮混在人群中的水妖,她安静地抹掉眼泪,心情既快乐又酸涩。

 

如果我拥有这样的美貌,那么我的歌声也会受到世人的热爱。水妖偷偷地想。

 

但她知道,有些东西是自己一生都无法拥有的。所以只要能看到有人喜欢自己的歌声,哪怕没人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也很满足了。

 

因为在舞会上大出风头,公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宠爱。女王立马宣布施加在公主身上的诅咒已被破除,将公主召回王城的城堡同住。同时公主还受到了本国及邻国民众们的热烈追捧,他们纷纷表示这位公主实在是太过完美,简直让他们喜欢到发疯。

 

就好像之前嘲笑公主是个可悲哑巴的人不是他们自己似的。

 

举办舞会的王子也因为公主的美貌和歌喉而倾心,发出了求婚的信函。只要公主点头,她就能嫁给最英俊的王子,当上最幸福的新娘。

 

可公主内心很纠结。

 

自己的声音是向水妖借来的,这一切荣誉都不该属于自己。

 

按照她和水妖的约定,参加完舞会,她就该回到湖边将声音还给水妖,但舞会之后发生的一切太过迅速纷繁,以至于她根本找不到机会去归还声音。

 

眼看所有人都认定这美妙的声音属于自己,公主开始急躁起来,忐忑地向女王坦白一切,恳请女王让自己回到湖畔城堡,纠正这个误会。

 

可女王却劝她不要这么做,因为失去声音也意味着失去一切赞美,又要跌回不受民众喜爱的深渊,连王子的求婚都会泡汤。

 

“就当是那个水妖对你的无私友情破除了黑女巫的诅咒吧。”女王冷冷道。“你该去好好准备和王子的婚礼了。”

 

公主茫然地回到卧房,并没有坚持启程返回湖畔城堡。

 

此时此刻,在她心中有两股声音在激烈地搏斗着,一个让她按照约定把声音还回去,莫要辜负自己最好的朋友;另一个则卖力地鼓动着,就这样吧,一旦体验过拥有美妙声音的生活,对那糟糕的过去怎么还能再忍得下去。

 

这声音甚至渐渐幻化成了真实的景象,让公主感觉自己仿佛身处一条来回都没有尽头的道路,回头,是黑暗夜色中的湖泊,只有温柔而忧伤的水妖一个人在等待自己,沉默又孤独;向前,是光明蓝天下的王城城堡,城堡露台上站着母亲,城堡门口守着王子,城堡周围围着民众,充满了欢歌笑语。

 

倘若归还了声音,你会因此而失去一切,母亲的宠爱,子民的支持,还有王子的倾心。那个阴郁的声音在公主耳边幽幽说道。不要愧疚,人都是自私的,用声音换来的一切,远比你和她的友情更重要。

 

这就是破除诅咒的唯一途径。

 

公主痛苦地将脸埋进手里:“抱歉,请让我再多借一会儿你的声音,或许等婚礼结束之后,我就可以……”

 

她还不知道,正当自己踌躇之际,另一边女王已经下了密令,要求王宫卫队抓捕那只丑陋的水妖,这样即使公主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

 

为了能让女儿摆脱诅咒,女王并不介意牺牲一个小小的水妖。

 

鉴于这只是个孤苦伶仃的落单水妖,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事,混迹于人群之中本来也显得很可疑,卫队寻找和抓捕她都没费什么力气。很快水妖就被押回了王城,有残酷的审判等待着她。

 

对于扣在自己身上的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水妖都无法辩驳,也无法获得审判者的同情。

 

因为她长得那么丑陋,而且,发不出半点声音。

 

在童话的世界里,光是这两项,就已经是最重的罪名。

 

被判了火刑的水妖被关押在王城半地下室的水牢,水牢里的水冷漠刺骨,远没有家乡湖泊里的水流温婉安宁。水妖难过地蜷起身体,想要向过往一样,用唱歌安抚自己悲伤的内心,但张嘴之后才意识到,她现在已经没有声音。

 

时值深夜,月光从水牢顶部狭小的铁窗前流了进来,晃动在一小片水面上。水妖将脸脸凑在狭小的铁窗前,忧伤地望着窗外,却不知道就在同一时刻,同一座城里,公主也枯坐在城堡顶层的露台上,与她望着同一轮满月,内心发出同样的感慨:

 

“我亲爱的朋友,你现在怎么样了?” 

 

公主大婚的日子很快到来,整座王城都挤满了前来观礼的群众,他们注视着新娘的花车缓缓驶向城外,那里等候着王子迎亲的队伍。道路两边,在大部分人欢呼雀跃的同时,也有少数人讨论起正在王城某个角落举行的烧死水妖的火刑。

 

“从来没见过那么丑的水妖,那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做了不少烂事,烧死活该。”有民众挤在花车经过的路边,粗鲁地大声嚷嚷,“而且听说她还是个哑巴,天生最擅长唱歌的水妖居然是个哑巴,笑死人啦!”

 

从婚礼花车游行开始就一言不发的公主突然叫停了马车。

 

下一秒,周围的民众目瞪口呆地见证了他们的公主从花车上跳下来,将手里的捧花一扔,脚上的花鞋一甩,光着脚丫就朝正在举行火刑的小广场跑。

 

在场的卫队士兵没能拦住她,一股神秘力量将他们统统定住了。

 

这段路不算短,但公主却跑的又急又快,毕竟她是在森林间长大的孩子,从来没有被娇惯。哪怕跑的发髻也抖散了,长裙也划破了,模样异常狼狈,都没有停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跑着跑着,眼泪就淌了下来。

 

但公主连擦眼泪都顾不上管,就只是那样不管不顾地奔跑着,跑了好久好久,直到抵达终点。

 

万幸的是,当她赶到举行火刑的小广场时,水妖还只是被关在火刑柱旁的笼子里,正式的火刑尚未开始,一切都来得及。

 

公主扑到笼子前,哽咽声中满是愧疚:“对不起,对不起,我背弃了约定。”

 

可水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生气,她只是从笼子里伸出手来,轻轻地替公主挽起耳边一缕凌乱的头发,然后握住公主的手,在其摊开的手心上写着:“你的歌唱的真好听。”

 

公主怔住了。

 

那一瞬间,从见水妖第一面起,到水妖借给自己声音之间的许多年,所有两人交往的画面纷纷从公主眼前闪过,每一帧图像都是那么开心,那么温暖。

 

这些珍贵的记忆只属于她们彼此,在这世上,再也没有另一个人能代替。

 

很快,接到消息的女王便带着卫队包围了这里,作为王国的统治者,同时也作为母亲,她从人群中走出,沉声警告公主:“我的女儿啊,不要做会让你失去一切的蠢事。”

 

“不,母亲,你错了。单靠好看的脸和好听的声音得来的求婚,随便换个好看会唱歌的姑娘来也是一样的,我对王子而言并不特别。”公主拿手背将眼泪抹掉,起身转向女王,神色坚定,“如果你,或者其他什么人,会仅仅因为我失去声音就不再喜欢我,那这种喜欢实在是没什么了不起,就算没有,我也不觉得可惜。”

 

所以,她要将声音还给它原本的主人,换回真正重要的、独一无二的宝物——她和水妖之间最真诚的友情。

 

如果这份友情需要她无私地放弃所有,那么为了留住那一段只有她和水妖才能共同分享的美好经历,她不介意任性一回。

 

公主转回身对着水妖,紧紧握住她的双手,还将自己的额头抵住对方的前额,轻声道:“谢谢你,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光芒从两人额间绽开,将两人紧紧包裹其中,然后往外迸发延展,闪耀无比,让在场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等到光芒散去,大家发现公主和水妖都消失了,还留在现场的是一位穿着黑袍子的女巫。

 

对,就是当初诅咒公主的那位。

 

“又是你……”女王表情有些古怪,看着不像完全的愤怒,期间似乎还掺杂了些无可奈何,“只是因为当初我没有邀请你,你就记恨了这么久?”

 

“被好友背叛的滋味可不容易忘掉,不过迁怒于你的女儿确实是我的错,所以这一回我本来是想来解除诅咒,弥补过失的。”女巫淡然一笑,朝女王走去,“但你女儿好像已经靠着自己的力量挣脱了诅咒,不用我再出手。那不如趁着这个空档,我们来聊聊该怎么和解吧?“”

 

***

 

公主从床上醒来,发现这时自己从小居住的湖畔城堡。

 

时值深夜,窗外月光皎洁,清风徐徐,风中捎带着悠扬的歌声。

 

公主急忙跳下床,光着脚丫跑进森林,循着歌声前行,最后来到一片宁静的湖面,看见在萤火虫飞舞的夜空下,唱歌的人正守在水边。

 

尽管月光足以让她们看清彼此,但公主还是颇花了点时间才敢确认,这是自己的好友。

 

此时水妖脸上已经没有了过去的斑纹,露出了原本的模样,但和其他女妖大多妖异诱人的长相不同,是个秀气温和的姑娘。

 

“啊,你真好看。”公主一时激动,忍不住开口道,结果把自己也给吓一跳。

 

如今她身上的诅咒是真正消失了,从此以后都可以自由自在说话。

 

哪怕这声音其实很普通,远不及水妖的嗓音动听,但到底是她自己的声音,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棒的了。

 

“谢谢。”第一次被夸好看的水妖有些害羞地别过脸去,但很快又转了回来,朝着公主露出微笑。“那我为你唱首歌吧。”

 

END

 

碎碎念:这是我第一次用两个女孩子做主角写故事,写的很开心呢,希望大家都能珍惜自己身边的好朋友~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三十一周打卡。

PS:因为我在乐乎上总是发些和故事无关的话唠内容,如果只想单纯地看我写的故事,可以到微信上关注我的公号,叫做“林朵讲故事”,那里只放故事,没有其他消息的干扰,很期待大家来哦~

评论 ( 64 )
热度 ( 1974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