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月光之城(中秋节贺文)

我曾在某个满月的夜里,遇到过一位有趣的异乡人。

 

还记得那夜天气晴朗,圆圆的月亮悬在空中,月光溢开,被周围蓬松的浮云吸住,在边缘处浸出淡淡的银边,多余的光线就从天上洒下来,染的整个小镇都朦朦胧胧,像是沉在梦中一般。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天晚上恰巧失眠,总之在床上躺不住,索性披了外套,偷偷溜出屋子,在无人经过的街道间随意溜达。

 

不知不觉就到了小镇边缘的一处池塘,水边坐着一个人,影子倒在水面上,是我不认识的模样。

 

此刻四周静悄悄的,连虫鸟鸣叫声也没有,我稍微有点害怕,正想转身溜走,那人却发现我了,朝我喊了一声:你知不知道月光是什么味道?

 

诶?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我楞在原地,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来,又听见那人补了一句:我是吃过的,想不想听我讲?

 

好吧,我不承认自己之后愿意坐在水边听他讲是因为自己当时肚子饿了。

 

我只是,有那么一丢丢好奇罢了。

 

听这个异乡人说,他来自某个遥远的城市,在那个城市里,月光是当地居民最重要的食物。每逢晴朗的月夜,大家都会走出屋子,去到月光最充足的地方,将各种器皿举过头顶,去迎接这来自天空的馈赠。

 

我怀疑地仰头看向天空,月光确实充盈在视野之中,但伸手捞了捞,却什么都没碰到。

 

哈哈,你们这里的月光当然是不能吃的。异乡人大笑两声。只有在我的家乡,才能用碗和杯子接满一捧月光。

 

新月时的月光落得少,需要等很久才能覆出薄薄的一层,满月时的月光落得多,稍不注意,就会从碗里杯里满溢出来,洒的到处都是点点银光。

 

而且不同时间的月光,形状、味道和味道,都不一样。

 

初春的月光还带着一丝空气中的寒意,像是半凝不凝的酪,放进玻璃杯里悠悠摇晃,会透出润白色的光芒。这时的月光最适合用勺子挖一勺,含在嘴里慢慢化开,舌尖便触到一份绵软稠密的淡甜味道。

 

如果是和恋人一同享用……异乡人打趣地说道。是比初恋更温柔的味道。

 

听到这里,我不禁咽了下口水,然后又紧张地装出正经的样子,害怕被对方看到。

 

还好异乡人没有停下来嘲笑我这没出息的模样,而是接着讲夏天的月光。

 

到了盛夏时节,热腾的空气给月光加了温,月光就从半凝固的状态化成了液体,放到灶上烧成一锅热汤,气味浓郁,质地清亮,喝到嘴里满是醇和,最适合全家人在晚餐时光一边聊天,一边分享。

 

但偶尔天气过于炎热时,又可能将月光催生出几分火辣的热烈,只需浅浅尝一口,便能将人辣的又痛又爽。

 

醇味的月光汤,我们通常会用来煮蔬菜和面条,或者蘸着面包吃。异乡人嘿嘿一笑,表情像是正对着那锅好汤头。至于辣味的月光汤,烫些切的薄薄的肉片,几秒就熟了,又鲜又嫩,我每次都得跟家人抢才能尝到。

 

为了掩盖住肚子里发出的叫唤声,我赶紧发声表示附和,然后急切地催促他继续讲。

 

我这个听众的认真态度很让他满意,马上又兴致勃勃地讲起了下一季的月光。

 

深秋的月光依然是液体,但经由时光发了酵,颜色变得更加深沉,透出酒香。会有不少人用瓶子灌满月光,静置数日,等到朋友齐聚时,就打开瓶子,给餐桌旁每个人的杯中满上。

 

这月光酒初饮时有一点点生涩,还有融在月光中的气泡在愉悦地跳动,微微刺激着喉咙。但过后又会翻起来一种甘美的回甜,叫人忍不住一杯接一杯地畅饮,不知不觉间就生出几分沉醉来。

 

我记得自己离开家乡前一夜,和朋友们一起喝了好多瓶这样的月光酒。异乡人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醉得我第二天差点走不成了。

 

但这一段描述并没有引起我太多兴趣,毕竟我还只是个半大孩子,从来没体验过饮酒的妙处,只是着急地追问冬天的月光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异乡人说,凛冬的月光被寒冷彻底冻住了,成为洁白的粉末状,当它从空中飘下时,就像是下了一场比雪花还要细腻一百倍的月光雪,每粒都闪烁着莹莹冷光。

 

然后那座城市的居民就把这样一盘盘冻住的月光带回炉火正旺的家中,在温暖的室内脱掉之前在雪地里所穿的厚实外套,往晶莹透亮的月光上浇上果酱,拿勺子搅拌匀了,再吃它一大口。这口感是硬的脆的,给人满口冰碴子的冰甜清爽,是酣快淋漓的透心凉。

 

每次我都能自己一个人吃掉一大盆。异乡人说这话时表情十分享受,眯起眼睛,头往后仰,像是在回味那些独享美味的时光。可惜,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我完全理解他的心情,如果是换做我有过那样的美食经历,肯定也是怀念得不行。

 

此时我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心动,壮着胆子扯了扯那个异乡人的袖子,问能不能告诉我,他所说的家乡究竟在哪里。

 

等我长大成年,攒够了旅费,说不定也能去到那座月光之城,尝尝那些美味呢。

 

说来也奇怪,我只是问了个再普通不过的问题,但异乡人突然就停住了笑,直直地看向我,眼神落寞的让人心头发慌。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回头去,顺手捡起一块小石子朝着池塘中央扔去,正好砸到满月落在水面上的倒影,倒影立即就碎了,原本的满月散落成夹在涟漪间的光斑,晃个不停。

 

异乡人看向我:等你能把碎在水里的月光捞起来,拼回满月,我就告诉你那座城市在哪里。

 

我当时虽然年纪不大,可也不蠢,这种一听就是糊弄人的话才不会相信,顿时觉得他之前所说的话也全是瞎编,真是拿我逗着玩了。

 

见我气鼓鼓的模样,异乡人又笑了出来,还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来一颗糖送我。

 

这是用天亮前的最后一丝月光做的。他说。有梦醒的味道。

 

我生气归生气,但有免费的糖吃还是不会拒绝的,伸手便把糖接了过去,低头剥开糖纸,果然看到一颗润白色的糖果,浑圆饱满,和满月一模一样。

 

我将糖果放进嘴里,下一秒便被那奇异的味道惊得抬起头,想找那异乡人问个究竟。

 

可他却不见了。

 

而我站在池塘边,呆呆地站了好久,直到天色微亮,最后一丝月光都被驱亮,嘴里的糖果也化光了,才突然意识到,他没有骗我。

 

这颗糖,确实是用月光融着梦一起做成的。

 

只可惜,梦醒之后,梦里究竟有什么滋味,没人会记得。

 

END


碎碎念:马上要到中秋节啦,所以我写了这篇以月亮为主题的小故事,祝大家中秋快乐!无论是和家人朋友一起过,还是自己独自过,都要好好享用上天馈赠的月光哦~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篇小故事,第三十二周打卡。

评论 ( 21 )
热度 ( 589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