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幸福之路(诡谲小故事)

李小姐的鞋柜里有许多双漂亮的鞋子。

 

她喜欢这些鞋子,远胜过喜欢把这些鞋子当做礼物送给自己的男人们。

 

我很喜欢这些男人送我的礼物,跟我不怎么喜欢他们,二者之间有什么冲突吗?李小姐一点儿也不觉得良心有愧,每次打开鞋柜,目光扫过一双双价格昂贵的新鞋,都开心的很。

 

这些好看的鞋子配得上我的美。李小姐的脚也生得光洁无瑕,随便套上鞋柜里的哪双鞋,都很匹配。

 

至于那些送鞋的男人嘛,呵呵。

 

李小姐微笑着关上鞋柜,踩着一双恨天高出了门。

 

她今天是要去赴一场约会,约会对象是她打算马上甩掉的男人。

 

男人倒是个好男人,品格敦厚,个性温吞,在追求李小姐的全过程,做派都是冬日暖阳,巴心巴肺。

 

当时正好是个寒风过于刺骨的凛冬,李小姐的生活又恰逢某些不愉快的纷争,无论裹多少层外套都扛不住冷,正好贴上来这样一个暖炉般的男人,那就将就着放在身旁,至少可以暖暖手吧。

 

但等到开了春,立了夏,昔日的惨淡一扫而空,李小姐的心思就又化了冻,活络起来了。

 

再好看的鞋子穿旧了也得扔,更不要说本来就只是凑合着交往的男人,本不多的新鲜感过了期,便无趣到令她一天都不想多忍。

 

到了约定的咖啡馆,对方很早就等在哪儿了,脸上挂着的笑容向来谦卑,再加点儿过分的讨好,看得李小姐只觉得腻味。

 

可怜的男人。李小姐同情中满是鄙夷的成分。他还以为这只是场普通的约会。

 

但坐下以后,她并没有马上把冷酷的分手判决甩给对方。

 

因为眼角余光扫到了男人身边那个鞋盒——盒子上的商标是道封口咒,令她一时开不了口。

 

果然,男人忙不迭地将鞋盒奉上,说这是自己去国外出差时恰巧遇上的限量款,特意买了合适的尺码,作为礼物备着,想她一定喜欢。

 

她当然喜欢。

 

打开鞋盒的瞬间,它的美丽震得她心尖都在发颤。

 

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像这双鞋一样……男人真心实意地笑着,笑里有她不会在意的期待。陪你走过很多幸福的路。

 

李小姐抬头,也分了一点甜美的笑容给对方。

 

笑是真的,只不过是对鞋而言。

 

之后他们度过了愉快的一天,李小姐暂时按下了分手的决定不谈,这是她自认为考虑周全的礼尚往来。

 

可这事终究是个负担,压在李小姐心间不得排解,想到那个对感情颇有些执拗的男人恐怕没那么容易摆脱,很是烦闷了几天。

 

连上天都是偏心她的,不愿看她为此事烦忧,直接帮忙把麻烦抹得没了痕迹。

 

接到男人车祸身故的消息时,李小姐正在试那双新鞋。

 

鞋是平底的样式,做工讲究,风格雅致,材料也用得极好,连唯一有点发硬的后跟处都被男人拿湿毛巾捂过,温柔亲吻着李小姐的脚后跟,既体贴又舒适,即使穿着走上许久的路,也不会痛苦疲累。

 

呵,跟那个刚刚死去的男人多么像啊。

 

但李小姐惋惜之余,反而松了口气,收起了再想怎么谈分手的心思,转而打开鞋柜,认真思考起哪双鞋的风格跟出席葬礼的丧服最一致。

 

挑来挑去,她居然穿着男人送自己的最后一双鞋去了葬礼。

 

虽然场合并不妥当,可是这么好看的新鞋,怎么可能忍住不穿呢?

 

与男人的最后一面,李小姐没有细看,先前已听说车祸状况惨烈,男人半边身子都被压烂,倘若用心看了,怕是要骇得人做噩梦。所以李小姐只是在吊唁处匆匆走一圈便退了出来,站在大厅外头的院子里,埋头盯着自己脚上那双鞋,突然想起男人送鞋时说过的一句话。

 

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像这双鞋一样,陪你走过很多幸福的路。

 

不知何故,明明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李小姐却莫名打了个寒颤。

 

葬礼结束,李小姐的生活并无太多波折起伏,男人去世留下的空白很快被新的追求者替代,就像鞋柜里空出来的位置自然又有作为礼物的新鞋来补。

 

可男人最后送的那双鞋还是要穿的,而且穿的次数还不少。

 

毕竟它的款式出奇地百搭,与李小姐许多衣服包包都投缘的很,穿着既漂亮又舒服,李小姐可以说对它是真心宠爱,穿着它去过许多美好的地方,在不少精彩回忆里都给它留了位置。

 

有闺蜜知道这鞋的来处,便问李小姐难道一点儿也不忌讳?

 

李小姐对此敷衍应付过去,心里却在冷漠地嗤笑,鞋是鞋,人是人,怎么可以混为一谈。

 

她喜欢这双鞋,和早就忘了那个送鞋的人,二者之间难道有什么冲突吗?

 

不过再好的鞋,穿多了也会折旧,不仅失去了最初的光泽,折痕和污渍也悄无声息地在鞋面上蔓延开来,让它的美丽不复从前。

 

李小姐渐渐不再穿它了。

 

她总是有更好的新鞋可以穿,至于厌倦了的旧鞋,就得毫不留情地扔掉,免得多占了地方。

 

于是在某个周末的下午,李小姐出门前对前来打扫公寓的保洁阿姨交代,清扫垃圾时把那双鞋也一并丢出去。

 

半夜玩够了回家,李小姐看到那双鞋依然留在鞋架上。

 

她没有在意,只当保洁阿姨忘了自己的话,鞋柜门一关,卸妆睡觉去了。

 

第二天上午,宿醉的李小姐被闹铃吵起来时还有点头晕,伸脚去够床边的拖鞋,忽然感觉不太对劲——那双本来该留在鞋架上的鞋,此时替代了拖鞋的位置,半套在李小姐脚上。

 

李小姐盯着它看了半天,得出结论是自己养的狗搞了个恶作剧,把这双鞋叼到了床边。

 

蹲在卧室门口的狗狗挨了责骂,着急出门赴约的李小姐将半套在脚上的鞋胡乱踢飞,匆匆将自己收拾妥当,从鞋架上随便选了双新鞋便开门离去。

 

透过即将合上的门缝,李小姐看见那双旧鞋正面对着自己。

 

仿佛也在注视着她。

 

难不成鞋子也能成精,知道自己即将被抛弃?李小姐被这个离谱的想法逗乐了,一整天都在外过的逍遥快活。

 

但等她晚上再回家时,有点笑不出来了。

 

那双鞋还摆在玄关,跟早上的朝向正好相反,鞋头对里鞋跟对外,作出迎接她的姿态。

 

狗狗趴在客厅,无辜地低吠着。李小姐先看向狗,再看向这双旧鞋,心里一阵没来由的厌恶。

 

她小心脱下自己正穿着的新鞋,踮着脚尖绕过了那双旧鞋,不去搭理。

 

甚至连回头去看,也没底气。

 

当天晚上,李小姐做了个噩梦,梦里那双旧鞋套在自己脚上,虽然还是妥帖舒适,却无论如何都脱不下来,执拗地要跟她一生一世。

 

李小姐从梦中惊醒,下意识地偏头去看床边地板。

 

还好,床边摆的只是双拖鞋而已。

 

但李小姐却是一阵毫无征兆的光火,光着脚冲向玄关打开门,一手提起那双旧鞋扔进了楼道的垃圾桶里。眼看桶里的厨余垃圾向下崩塌,埋住那双旧鞋看不见,李小姐的怒意才算泄了干净,回到屋里继续睡觉。

 

一夜无梦。

 

第二天李小姐自然醒来,睡饱了觉,当是神清气爽。可一开门,那双鞋又出现在门口,鞋上粘着蛋壳与菜叶,气味难闻,模样狼狈。

 

她被惊得跌坐在地板上,后脊冷汗直冒的同时,又免不了一番嫌弃。

 

在之后的日子里,李小姐又将那双鞋扔了许多次,有时是自己动手,有时是请殷勤的男士们代劳。但无论谁来扔,结局都是一样,每当李小姐以为事情得以解决,安下心来享受生活之时,这双旧鞋便会回到李小姐身边。

 

仿佛它是自己认得路,总能走回来。

 

即使是扔的老远,它也不会迷路,只是折返之时,身上又添许多伤痕泥土,就像骑士历经艰苦,只为守护他的公主。

 

这份荒谬的忠诚对李小姐而言却是种累赘,为了得以摆脱,她将搬家事项提上日程,匆匆寻到城里另一处不太中意的房子,又立即雇了帮忙搬运东西的人。

 

别再跟来。临走前,李小姐对着空房间里那双唯一被剩下的旧鞋低语,话里盛着难得的真心。你配不上我。

 

随后她便给门落了锁。

 

新居里没有再出现那双旧鞋,而乔迁新居的庆贺也让李小姐的新住所很是热闹了几日,等到把最后一波朋友送走,才有闲心去将无数封起来的鞋盒一一解封。

 

结果又在其中看到了那双鞋。

 

其实它什么也没做,就那么安安静静地摆着,看着,仿佛是全然沉默的,无害的,和曾经某个死去的男人一样苦苦追逐着她,温温吞吞,锲而不舍。

 

可李小姐却恶心的快要吐了。

 

她见不得满是新鞋的鞋架上总是摆着一双破旧不堪的旧鞋,那么难看,那么碍眼。哪怕它什么都不耽误,光是这不美好的存在本身,就是莫大的罪过。

 

看它那日渐腐烂的破落样子,凭什么来分享她的完美生活?

 

李小姐绝不能允许。

 

为了查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甚至还报了警,去物管调了监控,一帧一帧看得仔细。但除了落得个精神恍惚的猜测,她一无所获。

 

那双鞋的死缠烂打,忠贞不二,大概只对她一人。对于其他人,就透明如空气。

 

日子久了,李小姐倒是真被折腾得有些精神恍惚。

 

某日她坐了许久的车,走了许久的路,终于找到了市郊垃圾处理厂的大型焚化炉,面对炉子打开处的熊熊烈火,李小姐笑了,笑里是能彻底摆脱麻烦的心满意足。

 

但打开装鞋的盒子,里面是空的。

 

鞋在哪里?

 

恍惚之间,李小姐耳边回响起某个熟悉的声音。

 

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像这双鞋一样,陪你走过很多幸福的路。

 

李小姐惊恐地捂住脸,哆哆嗦嗦望向脚下——此时此刻,那双鞋正套在她脚上,忠诚地陪伴着她因即将实施毁灭而感到幸福的每一步。

 

鞋帮突然裂口,露出一排润白的脚趾。

 

脚趾的血肉再绽开脱落,显出森森白骨。

 

李小姐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从病床上醒来的李小姐听从医生建议,推掉其他事务,安排了一场消除臆想、放松身心的旅行。收拾行李时,她还主动打开鞋柜,将那双旧鞋放进了行李箱里。

 

旅行目的地离家万里,那里风景怡人,民俗新奇,是处散心的好去处。城外的山顶上还留有一处古城遗迹,世界闻名。李小姐向来不喜欢登山这种耗费体力的出游,那日却是一反常态,穿着那双旧鞋,咬牙爬了上去。

 

不得不说,哪怕已经破旧的不成样子,这双鞋,依然那么合脚,舒服。

 

站在古城墙上,李小姐迎风眺望远方,山顶风大,吹的她浑身发颤,但脑子却愈发清醒。她想起来了,在答应与之交往的当夜,那个男人曾说过,这里有世上最美的风景,希望有一日自己能陪着她来见识。

 

李小姐失态地大笑起来,笑里兼有恐惧和厌恶,但这二者都生不出半分感动。

 

笑完之后,她就地脱下了鞋。

 

这就是你非要给我的幸福?李小姐用手指勾起一双鞋帮,在风中冷笑。可我的幸福,你哪里配呢。

 

鞋被用力扔了出去,跌进山谷,粉身碎骨。

 

下场凄惨又孤独,就像那段李小姐从来没瞧上过的爱情一般无辜。

 

回去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那双旧鞋都没有再出现过。李小姐的生活重新恢复了平静,平静之中镶嵌着新的际遇,新的礼物。

 

她的鞋柜总是宽敞,总是漂亮,里面的鞋子换了一批又一批,每一双都美的令人炫目。

 

某个空闲的夜晚,心血来潮的李小姐站在鞋架前,将每双新鞋都摘下来试了试,看着地板上无数双正值美好的鞋一圈圈排开,将自己重重围住,感到由衷的幸福。

 

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由远及近,听得她全身发冷,心里发恨。

 

那脚步的节奏分明是她在梦中听过的。

 

一轻一沉, 

 

一轻一沉, 

 

一轻一沉……

 

END


诡谲小故事系列《影子的私语》地址:

(1)赵太太与苏小姐(2)幸福之路

(3)对等的爱(4)贪心人(5)假心人

碎碎念:咳咳,最近不知为何就很想试试新风格的故事,这篇文算是写来试验用的。不过大家放心,会写这种故事的只有很低调很沉默的林影朵,也就偶尔出来晃一晃,不会阻碍发糖的林大朵和插刀的林小朵日常蹦跶的~嘻嘻,明天就把大朵放出来,一大筐糖已经安排上了!

评论 ( 55 )
热度 ( 1233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