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假期信用卡

许小姐新办了一张信用卡。

 

但这信用卡不是用来预支钱财,而是用来预支假期。

 

听起来很离谱,正常的银行也不会办理这样的业务。这张卡,是许小姐在一家传说可以“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神奇店铺里办的。

 

给她办卡的店长是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帅哥,对卡的使用规则讲解得很仔细,像是卡的透支额度是根据申请人平时加班和放假的情况来决定,信用良好可以提升额度;借用的假期一年之内偿还即可,但逾期偿还需要多付利息和滞纳金;刷卡无须经过任何程序,只要手持这张卡,口头做好决定就会生效,工作单位也会自动批准请假申请;等等。

 

“自动批准的假期不会影响任何人对你的评价,就好像根本没这事发生。”店长将卡递给她时说道,“这张卡能在任何假期余额不足时给你的假期充值,只要调配得当,你一定能感受到它的便利。”

 

青年说这话时笑得有些意味深长,至于窝在他怀里的猫,更是看得人莫名心头发毛。

 

但许小姐还是签了契约,接过了卡。

 

我只是工作太忙了,有时候连睡觉都睡不够。顶着黑眼圈的许小姐暗暗想到。很需要挪一点未来的假期到现在来救救急,让自己好过点。

 

至于欠账,她并不担心还不上。自己才开始工作没几年,正是忙的时候,以后工作久了,假期肯定会越来越多,还是先借一些到现在用更划算。

 

***

 

拿到卡后没几天,许小姐工作上遇到紧急事务,在公司忙活到半夜,等到回家洗漱完毕,已经快到凌晨一点。

 

想到几个小时候之后还要早起挤地铁上班,许小姐就头疼。

 

“干脆试试这假期信用卡究竟有没有用吧。”许小姐从钱包中拿出那张纯黑色的信用卡,将信将疑地盯着看,“我要借两小时来补觉。”

 

语音刚落,与信用卡绑定的手机便弹出一条申请已成功的信息。

 

而许小姐盯着那条信息看了好一会儿,才关掉手机的闹钟设置,躺上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许小姐在走进办公室前很心虚,自己没打招呼就晚到了两小时,该不会被算作无故旷工吧?

 

但说来奇妙,等她进到办公室,没有任何人对她的迟到表示惊异。连向来对员工上下班时间盯得死紧的主管,看到她姗姗来迟,也只是淡漠地点点头,完全不像之前那样看到谁迟到几分钟就大为光火。

 

“还真的有效啊。”许小姐很惊喜,坐在工位上偷偷把卡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回,然后才将它放回钱包,开始了工作。

 

或许是因为睡饱了觉,许小姐一整天都神清气爽,完全没有平日被迫早起后的头晕脑胀,连工作效率都提高了,哪怕当天工作时间压缩了两小时,该完成的工作量也一点儿都没减少。

 

这借来的两小时果然划算。

 

***

 

之后许小姐又试了几次,像是为了错开交通高峰期下班提前半小时走,或者午休时间多借一个小时去公司附近办点私事,每回用这卡都能灵验,没有任何人对她暂停工作的行为表示异议,还真像那位店长说的,仿佛这事根本没发生过。

 

假期的偿还也很简单,只需要许小姐拿着卡,口头说出要用来偿还的日期,就会有相应的加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只要偿还时间不逾期,总的工作时间就不会增加,同时还会因为许小姐的良好信用记录,时不时调高一点透支额度上限。

 

许小姐对这卡彻底放了心,开始像用普通信用卡一样用了起来。

 

就像每个月的工资不够花时就靠刷卡向未来的自己借一点,工作太多太辛苦时,也可以靠刷卡给自己放个小假。

 

以前晚上追剧追到正精彩处,想到第二天还要早起上班,就不得不强行中断,如今有了这卡预支假期来补觉,可以痛痛快快把结局追完;周末闺蜜们的聚会有时间去了,再不用害怕因为总是不应邀而被人遗忘;偶尔想在节前请几天假凑出一个长假,也不必冒着请假不成反倒挨骂的风险去问主管意见,直接刷卡充值,想去哪儿旅游都可以,生活乐无边。

 

虽然许小姐很快便会用加班把借来的假期还掉,心里却很舒坦。在人人都被工作节奏困住的时候,她却可以在工作和假期之间自由切换,用之后不是那么急迫的假期来偿还眼下非要不可的休闲,确实令生活更加方便,也更有趣起来。

 

有时因为能够灵活安排事务,省去许多无谓的排队和等待,反而能节约不少时间。

 

许小姐真心赞美搞出这种假期信用卡的天才。

 

***

 

过了一段日子,许小姐的公司进入了当年的项目旺季,普通员工的工作压力骤然增加了不少。常常有项目组需要通宵达旦地赶工,甚至有人连续好几天都睡在办公室,澡也不洗衣服也不换,身上都有味儿了。

 

与此同时,许小姐却时常窝在自己的出租屋里,情愿大半天都瘫在小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上的灯管无聊发呆,也不愿意将假期预支减少一点。

 

她明知道最近公司安排的加班又在加码,自己根本拿不出多余的假期来还债。

 

但这段时间的工作实在太累太烦,许小姐完全提不起干劲来。

 

只有假期能帮她缓冲对工作的抵触和焦虑,营造出一个逃避现实的时空间隙。假期预支的越多,离工作也就越远,既不用面对明日的糟心事,也不用理会昨日的烂摊子,一切问题都被挡在了假期之外,安全又自在。

 

这样的好事,哪能不上瘾?

 

“我就再多刷一次。”许小姐从沙发上支起身子,几番犹豫,还是拿起卡又给自己追加了一天假期,“实在不想去看主管那张臭脸。” 

 

反正这卡的免息期有一年之久。许小姐安慰自己。不用着急。

 

以后总能还上的。

 

***

 

鉴于许小姐没有记账习惯,时间一久,刷卡次数越来越多,就记不清自己究竟欠了多少账。等到半年过去,许小姐拖拖拉拉地将手头几个项目都推进到暂时告一段落,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该抽点假期还账去。

 

账单记录令她大吃一惊。

 

不知不觉间,各种零零碎碎的借债加起来,她已经欠下了足足一个多月的假期。

 

“按照之前的加班记录来推算,我明年能休的假顶多八十天,然后扣掉今年欠下的三十多天,还有四十多天,再刨开过节要回老家的时间,也就是说……”拿着计算器的许小姐欲哭无泪,“……我明年要工作十天才能休息一天!”

 

万万没想到,去年因为在购物节上刷爆信用卡想剁手的惨烈心情,如今再度重现!

 

许小姐突然意识到,这假期就和钱一样,总也不够花的。

 

而且根本想不起来都花在哪儿了。

 

“不对啊,这多休的三十多天我都干什么了?”许小姐抓狂地回想着,“难道我失忆了吗?!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啊!”

 

有这样的怀疑不奇怪,这种悔恨又迷茫的感觉,简直跟她学生时代莫名其妙就过完整个暑假时一模一样呢。

 

可无论许小姐怎么哀嚎装死都没用了,信用卡账单不会自动消失,如果不想逾期被罚,她必须面对明年一整年假期大缩水的悲惨事实。

 

“时间都去哪儿了……(注)”许小姐唱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光脚踩上沙发,把一张写着“再乱刷卡我就是大猪蹄子!”的标语贴在墙上最醒目的位置。

 

她决定从现在开始要收敛。

 

嗯,但愿。

 

注:该句歌词引用自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

 

***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许小姐还算克制,每次想要刷卡偷懒,都强迫自己把之前的誓言默念一百多遍,卡也被她锁进了衣柜最深处,坚决不要拿出来。

 

好歹账单是没有再增加了。

 

可日子是真难熬,比没有办卡之前还衰,许小姐真切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再忍忍。许小姐撑着一口气疯狂加班。把今年翻过去就好了。

 

好巧不巧,老天偏偏安排她撞了一次不合时宜的大运。

 

这大运就是许小姐在网上无意间参加了某次抽锦鲤活动,居然中了大奖,奖品是一场历时一个半月的豪华游轮畅游世界之旅。

 

听起来是相当美好。

 

但领奖条件很苛刻,必须中奖人本人领取,不可折现不可改期,若中奖者不能空出时间来参加旅行,领奖资格就会作废,重新抽选新的中奖人。

 

别说一个半月的假期了,许小姐现在连一天半的假期都拿不出来。但这么诱人的免费旅行,无论如何也不忍心放弃,她想着要不然干脆辞职,又想到快到年底了,要是现在走人,那笔金额不小的年终奖说不定就会白白飞走,损失惨重。

 

许小姐内心天人交战了无数回合,终于牙一咬心一横,趴在衣柜底把那张卡扒拉了出来。

 

“这样的好机会一辈子就只有一次,绝对不可以错过。”许小姐举起卡时目光坚定。“请给我一个半月的假期。”

 

刷完卡,许小姐的手机收到一条提示,表示她的透支额度刚刚已达顶点。

 

不过这不是许小姐眼下要在意的事,此时此刻,她正哼着小曲儿,美滋滋地收拾着出游的行李,满脑子想的都是这次旅行会有多棒。

 

至于今年已经透支了明年所有假期这种事,哎,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

 

旅行结束后,许小姐开始了新一年的工作,正面迎击假期巨少的糟糕处境。

 

假期信用卡的透支额度已达上限,再也刷不出一分一秒来,至于工作中本来的假期,绝大部分也得拿去还债,没有多少喘息空间。

 

在这种情况下,许小姐还是顽强地扛了两个月,遭的罪只有她自己才清楚,每天从早到晚地奔波于公司和住所之间,没空追剧,没空聚会,连偶尔感冒咳嗽想去看医生也抽不出空来。

 

大概运气都是守恒的。许小姐一边抽纸巾擤鼻涕一边悲伤地想着。去年中的大奖也透支了我今年的好运气。

 

许小姐这个思路大方向是对的,只是落实到具体情况就仍有偏差。

 

仿佛是上天嫌弃她的工作辛劳程度无法平衡中大奖的好运,又收了另一笔厄运滞纳金。

 

在某天半夜接到老家的父母意外受伤的通知电话时,许小姐正顶着一张油光光的脸,坐在办公桌前改那些怎么也改不完的会议汇报文件。

 

这次倒是从永远摆臭脸的主管那里请到了事假,许小姐心急火燎赶回老家,所幸父母都没有生命危险,但接下来的康复护理,却让她犯了难。

 

听医生说,在接下来至少两个月的时间里,最好能有人在伤者身边照顾。在这种父母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身为独生女的许小姐实在不忍心走开不管。可公司对员工请假这事向来严苛,不可能给她批这么长的事假,如果硬要请假,说不定会被找各种理由开掉。

 

许小姐此时后悔到不行,怪自己之前太顾着眼前享乐,没有存下一点假期来应付生活里的意外波折,毫无风险承受力。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许小姐想来想去没有更好的主意,只好打电话给办假期信用卡的那家店,问店长这卡能不能像普通信用卡一样,也能临时提高透支额度。

 

“当然可以。”店长清亮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但我得提醒你,对于临时提升额度的透支,如果不能及时偿还,滞纳金是很高的。”

 

这条件很不划算,但许小姐管不了那么多,人在困顿危急之时,哪有闲心多做顾虑,有什么苛刻条件也只能先答应。

 

事到如今,许小姐为什么不干脆辞职或者回老家换一份更清闲的工作,反而想要保住这份忙碌的工作呢?

 

因为她此时所背负的债务,已经不仅仅是假期。

 

先前旅行时的买买买,还有为父母支付的医药费,让许小姐的普通信用卡也欠了一大笔。

 

许小姐的工作虽然忙,但收入水平在行业里算是相当不错的,最近大形势又不景气,想尽快换一份既清闲且不降低收入的工作很不容易。要是运气不够好,说不定会跟其他贸然辞职的同事一样,在家闲着好几个月都找不到下家。

 

许小姐没什么家底,在之前父母没事的时候,尚且忍着对工作的抱怨不舍得辞职,现在父母又情况不妙,就更不敢冒这个险了。

 

***

 

两个月后,在时间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下,许小姐不得不告别还未完全康复的父母,赶回公司上班。

 

为了不让各种信用卡的欠债崩掉,她不得不抢着接更多项目,把加班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别说还想抽空去谈恋爱或者复习准备行业资格证考试,平时连吃饭喝水都得读秒,就怕一个不小心多用了空闲时间,到期该还的欠债又还不上了。

 

但人不是铁打的,生活又不可能永远四平八稳,老会出一些小意外耗掉比预料更多的时间,将许小姐的计划统统打乱。

 

哪怕许小姐已经把能想的招都想了,各种拆东墙补西墙,最终还是难免有遗漏。

 

有一笔为期两天的欠账没能及时还上,逾期了。

 

这时手机上跳出来一条提示信息,表示她需要为此多支付至少五天的利息以及额外的滞纳金。

 

许小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笔欠债怎么刚刚逾期就要付这么多利息?她赶紧翻出办信用卡时签的合同来看,结果发现一条自己先前没有在意的规定:逾期时利息的计算期限,不是按照逾期日期起,而是按照实际刷卡使用日期来的。

 

这两天假期是许小姐一年前刷卡预支的,所以从它逾期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欠了整整一年的利息,而且利率还是按照复利来计。

 

看到这合同里悄悄挖的坑,许小姐差点被气晕过去。

 

但可悲的是,她不能晕。

 

不然就会耗掉更多时间,欠更多债还不起。

 

***

 

许小姐没有料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随着逾期的欠债越来越多,她发现了更多办卡时被忽略了的还债规则,像是当她按照最低偿还额度偿还账时,只要没有完全付清,利息就始终是按欠账全额来计算的;又像是许小姐以为可以免息的分期偿付,其实还是要收一笔不少的手续费用;再比如许小姐靠临时提高额度借来照顾父母的两个月欠账,必须一次性还清,否则就要收取昂贵的滞纳金……

 

这后果的糟糕程度远远超过了许小姐的预料,她气愤地打电话质问店长,但店长只是客气地提醒:“许小姐,你说的这些问题在契约里都有写清楚,有几条我还当面向你强调过,现在你把责任都推过来,恐怕不太合适。”

 

许小姐无力辩驳,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假期账目就像个装满水又被扎了口的破气球,堵得了这头堵不了那头,到处都在漏。

 

每天都有无数条信息钻进许小姐的手机里,催促她赶紧把债还清,否则系统将会自动扣除她的休息时间,无论如何都逃不掉。而时钟的指针又在片刻不停地大步向前,毫不留情,每一秒钟的过去,都意味着将滋生更多的利息,有更沉重的债务在累积。

 

许小姐急的快发疯。

 

这可怕的债务逼的她不敢休息,不敢娱乐,每天从睁眼到闭眼都只有工作。有时她甚至会觉得,欠钱还好说,从亲戚朋友那里怎么也能借到一些钱救急,可是欠下的假期,没人能借给她时间,还债只能完全靠自己。

 

当她第一次刷卡达到透支上限时,本以为这笔债自己扛得动,但生活里接二连三的变故,还有因为疏忽大意没有较真的契约条款,却让债务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而原本就已经紧绷到极致的偿还计划一旦被绷断,多出来的债务就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压着她鼻青脸肿、痛不欲生地跌下深渊。

 

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谷底。

 

***

 

许小姐面容憔悴地坐在一张办公桌前,愣愣注视着桌上那张宣传单:如果未来的假期也可以提前享用,那为什么不给你的假期办张信用卡呢?

 

当初她就是中了这句话的毒,提前享用过了头,才让自己陷入如此难堪的境地。如今她不得不再来这家古怪的店,想跟店长当面讨论一下有没有什么缓和的法子。

 

可账是真的欠下了,想赖掉,又该如何说起?

 

从许小姐进来店里已经有一会儿了,坐她对面的店长倒是没有催,不紧不慢撸着怀里的猫,由着她坐在那儿一声不吭,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后颈在这闷热天气里微微渗着汗,像是自己在跟自己较着劲。

 

“这些欠债,真的不能缓缓吗?”过了许久,许小姐终于开了口,声音嘶哑,“我现在……还不了。”

 

“许小姐,之前你打那几次电话来,我就已经在职权范围内帮你尽量争取优惠了。”店长耸耸肩,“可惜这卡我们店只是做个代理,真正的债主并不是我,使用规则不由我定,放债收债也都不归我管,我对你的处境很同情,但很抱歉,我也无能为力。”

 

“可是……”年轻的女孩握紧了拳头,难看的脸色濒临崩溃,“……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要那么多加班,那个什么破系统还总是自动扣我的休息时间,我迟早会被累死的!”

 

“那倒不必。”青年语气似乎是在劝慰。“你还有别的方式可以……”

 

“你是说让我辞职,歇几个月来还假期?”许小姐声线陡然拉高,“我想过啊,都想很久了,但是我真的很想保住这份工作,不然的话,我的房租,我的前程,我父母的康复费用该怎么办?!”

 

店长正欲开口,又被许小姐有些混乱的自言自语打断:“算了算了,钱还可以再赚,这么多时间被算成利息收走就太不划算……我,我还是辞职吧,等等,让我先打个电话……”

 

“不好意思,许小姐。”青年制止了她,“麻烦你看一下契约第五章第二条,失业不能等价于假期。假期之所以能成为假期,就是得有工作的约束才显出其价值。”

 

所以说,让许小姐心怀侥幸的最后一条退路,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那……如果……如果我一直失业呢……”许小姐的声音在颤抖。“如果我从此以后都……都不工作,只靠领失业救济生活……”

 

“哦,那样确实会让债主很困扰。”店长话是这么说,淡然的神色却丝毫看不出困扰的样子,嘴角甚至还带了点儿调侃,“但这样落魄的人生,是许小姐你想要的吗?”

 

许小姐半握着的手机从手里滑落在地板上,砸出很重的一声。

 

她却没有去捡,只是呆着。

 

青年弯腰替她把手机捡起来放在桌面,面色日常:“总是有客人不愿意事前仔细看清契约,事后又觉得不满意,我们也很为难啊。”

 

许小姐发出了一记微弱的哽咽。

 

这哽咽如同闷热夏日落下的第一滴雨,随后便迅速连绵扩开,变成了无法收场的嚎啕大哭,场景似异常猛烈的风吹雨打,电闪雷鸣,哭得许小姐趴在桌面上剧烈抖动着肩膀,怎么也不肯起来。

 

店长稍微朝后退了退,眉头皱了起来。原本趴在他怀里的猫咪也跃上桌面蹲着,有些无聊地舔了舔爪子。

 

一人一猫就这样盯着她哭,没有多说一句。

 

直到许小姐已经快要哭的背过气去,店长才出声道:“许小姐,我们店只想正经做生意,从来都不想太为难客人,你这笔账还是有解决的办法。”

 

许小姐猛然停住哭泣,抬起头来,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店长先递过去一张面巾纸,然后打开抽屉,拿出留底的契约翻到最后:“补充协议里写了,如果客户实在无法偿还债务,可以用抵押物来抵。”

 

“你是说用钱来抵押?还是什么东西?”许小姐眼睛依旧被泪水蒙着,看不清契约上的字,拿面巾纸捂着鼻子问道。“我可以去借多一点钱的……”

 

“不是钱,本店所有东西都不是拿钱买的。”店长轻声道,“能偿还假期的,也只有假期。”

 

如果一个人无法拿当下的休假时间来还债,那可以拿更加遥远的退休时间来还债。毕竟把时间尺度拉长到人的一生来看,退休时间也算是给辛劳一生的假期,用来抵债,没有什么不可以。

 

只不过这种抵押总得吃些亏,置换的时候不可能一比一,只能按很低的折价来计。另外,还要因为这几十年的滞后偿还,支付一笔极其高昂的滞纳金。

 

“也就是让我退休以后还得继续工作?”许小姐闷声闷气地问道。

 

“不不,强迫老人家工作很不妥。”店长摆摆手,“按照偿还规则,欠债人只会被收走相应的时间,不必实际经历工作。”

 

“这……”许小姐反应过来了,火气又冲上头顶,狠狠敲了下桌子。“这和直接扣掉我的寿命有什么不同?!”

 

“但至少可以保证你眼下过上正常的生活,再也不必为债务发愁了。”店长将挡在自己和女孩之间的猫咪推开,倾身向前,语气里带着一点点劝导,或许还藏着一点点诱惑,“让你直接躲开问题几十年,这还不划算?”

 

许小姐沉默了。

 

办公室窗外,一直沉闷的天空终于被黑云压垮了,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这吸引了猫咪的注意力,它离开桌面,一跃而起跳到窗台上,饶有兴趣地望着窗外被雨沾湿的麻雀在空中仓皇地飞来飞去,不知道该不该靠近有猫驻守的窗台下躲雨。

 

等到窗外雨势越来越大,终于有湿透的麻雀忍不住往窗台这边凑,许小姐才开口:“能不能帮我算一下,采取两种偿还方式,各自要付多少时间呢?”

 

“好的,请稍等。”店长拿过计算器熟练地按起键盘,修长手指敏捷翻飞,几乎快出重影。

 

结果很快就算出来了。

 

第一种选择,是按照原有的偿还方式继续进行蚂蚁搬家式的偿还,但考虑到许小姐跳槽换轻松工作的实际概率、巨额欠款产生利息和滞纳金的速度,以及许小姐以后恋爱结婚生小孩养小孩需要的业余时间,账单得一直到她临近退休时才能彻底付清。

 

在那之前,除非她的生活出现什么剧烈变动,否则就只能面对注定辛劳一生的前途,等到退休之后才能真正喘口气。

 

第二种选择,是用退休后的闲暇时间拿来将账单一次性付清,这样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让她平平稳稳度过退休之前的人生,该有的假期一点儿都不会少,但要付出的时间成本也是远多于第一种选择,等到退休之时,许小姐剩下的人生也差不多到头了。

 

“两边的情况就是这样。”窗外一道闪电划过,店长望了望窗台上被猫爪按住正在扑腾的麻雀,复而望向许小姐,脸上带着完美的微笑。“所以,许小姐,你是想选哪一种呢?”

 

***

 

许小姐离开店时,雨还没停。

 

“正好这把伞拿去用吧。”店长将她送到店门口,奉上一把没拆封的新伞,“不好意思,之前是我疏忽了,对于办卡的客人都该送一把伞做礼品的。”

 

许小姐木然地接过伞,似乎想扯动嘴角挤出一个笑来。

 

但太勉强了,她笑不出来。

 

店长抱着猫倚在店门口,望着她撑伞走进雨中,背影逐渐被雨滴模糊,看不真切了。

 

“说不定她直到现在都还觉得自己只是在做一场噩梦。”猫居然说起了人话,“这一切都像是不可能真实发生的事。”

 

“是啊。”店长抱着猫,退回了店铺内部的阴影里。“但化不可能为可能,不正是我们这家店存在的意义?”

 

END


《不可能杂货铺》同系列故事:《人生剧本》

碎碎念:虽然每次假期结束时,都想给余额不足的假期充个值,可是这么危险的信用卡,我真的能控制住自己吗……

PS:如果只想单纯地看我写的故事,可以到微信上关注我的公号,叫做“林朵讲故事”,那里只放故事,没有我日常叨叨,期待大家来哦~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三十六周打卡。

评论 ( 35 )
热度 ( 954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