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搞笑】阿獾和包子

月底了,图书馆管理员阿獾又没钱了。

 

但今夜他要担心的问题不止这个,还有自己的室友兼同事,专门做二次元领域管理员,绰号包子的家伙,真的变成了一个大包子。

 

当时两个已经身无分文,连晚饭都没得吃的倒霉蛋,正躺在因为欠了电费而断电的出租屋的上下铺上,安静躺着保持体力,盼望着明天发薪日的到来。

 

可肚子真的好饿。

 

“下个月绝对不能再乱买东西了,那些店再怎么打折优惠都不能买。”睡上铺的阿獾立誓道。“再买我就是个大猪蹄子。”

 

“大猪蹄子……”睡下铺的包子呜了一声,好像还咽了咽口水。“听起来怎么那么好吃。”

 

 “忍一忍啦,包子。”阿獾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包子还是安慰自己。“明天就发薪水了。”

 

“哦。”包子应了一声,有气无力。

 

听这生无可恋的语气,灵魂都快从嘴巴里溜出来了。

 

但阿獾没有多余心力安慰包子,毕竟自己也被抓心挠肝的饥饿感揪住了命运的后颈皮。

 

人在饿到心头发慌时根本睡不着,可睡不着就意味着还得挨饿,为了尽早投入睡神的怀抱,阿獾开始数羊:一只烤全羊两根焖羊腿三锅炖羊肉四盘炒羊肝五碟烧羊尾六份拌羊杂七盆熬羊汤八碗烩羊血九块炸羊蝎……

 

老天,越数越饿了。

 

在这绝望之际,阿獾突然闻到一股美妙的味道,热腾腾的,带着刚出炉的新鲜水气,就像……刚蒸好的大包子!

 

难道我饿出幻觉来了?阿獾一边纳闷地想着,一边又忍不住多吸了几口气。真香!

 

“喂,包子你有没有闻到……”阿獾探出半个身子想问睡下铺的包子,突然愣住了。

 

借着窗外的月光能看得很清楚,对方真的变成了一个大包子!

 

白白胖胖地躺在床上,袅袅热气直往外冒,表皮特别蓬松饱满,褶子非常整齐规律,整个一副超级好吃的样子。

 

“喂喂!包子你怎么了!”阿獾被吓得跳下床,着急地推了推大包子。

 

哇,这微微烫手又软和的手感也太好了!和面的时候一定发酵的超完美,咬上去口感也会超棒的!

 

不不,现在根本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阿獾一阵猛摇头,把这些不合时宜的想法从脑子里赶了出去,转而继续关心自己的好朋友:“包子包子,你听得到我说话吗?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听得到。”包子的声音像是被加了个闷声闷气的特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可能是刚刚心里想着各种好吃的包子,太入迷了,以至于幻想成了真。

 

受了惊吓的阿獾围着包子连转了几圈,中间还忍不住戳了几下包子的温暖表皮。尽管这只阿獾已经非常努力想要搞明白,自己的室友包子为什么会真的从人变成一个大包子,但过于饥饿的身体完全无法提供足够能量让大脑思考如此违反常理的复杂问题。

 

才想了一小会儿,阿獾就累得坐床沿边哼哼唧唧,不行了,脑子完全死机成了一坨浆糊。

 

还是先想点简单的问题吧。

 

比如:“包子,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有!”包子小声叫唤道,“我肚子好饿。”

 

“啊哈?”阿獾惊了。“你现在只是一个包子而已。”

 

“是包子又怎么啦?”包子抗议道。“有谁规定包子就不能觉得饿吗?”

 

“说的也是。”阿獾自己的肚子也适时响了两声。

 

之前因为惊讶产生的临时能量耗尽,阿獾浑身一阵瘫软,只能软趴趴地靠着大包子休息。鉴于肚子空了,生产不出抵抗夜晚寒冷的热量,身上发冷的阿獾便向大包子靠紧了些。

 

啊,热乎乎软绵绵的,真舒服。

 

一人一包就在黑暗中互相挨着,静静坐了一会儿。

 

或许是因为被包子的热力熏得晕乎乎的,阿獾脑子里又产生了奇怪的问题:“包子,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馅儿的?”

 

“不知道。”包子茫然道。

 

“我猜是酱肉馅儿的。”阿獾说道。“酱香汁会渗进包子皮,肉粒味道很浓那种。”

 

“听起来很不错。”包子接话道,“但我更喜欢叉烧馅儿的,一撕开就有叉烧的香味往外冒。”

 

“叉烧包是很好吃,可是你形状不对。”阿獾望了望包子。“头顶上没开缝啊。”

 

“那我可能是个生煎包吧,底面被煎的金黄发脆的那种。”包子嘟囔道,“你帮我看看我底面是不是被烘的酥酥的。”

 

阿獾伸手往包子底部摸了摸:“不是,你也不是生煎包。”

 

“那或许是灌汤包?”包子雀跃道,“我最喜欢灌汤包了,里面包着的汤汁可鲜啦。”

 

“怎么可能。”阿獾摇了一下包子,对方稳稳地弹了弹,没有任何水声,“你肚子里没包着汤。”

 

包子似乎有点失落,叹了口气:“做人时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没想到我就算真的变成了包子,也只是个普通的包子而已。”

 

“包子怎么会普通呢?包子那么好吃!”阿獾赶紧安慰道,“不管你是豆沙馅儿、青菜馅儿、鲜肉馅儿、海鲜馅儿、三鲜馅儿、羊肉馅儿、茴香馅儿、豆腐馅儿、鱼肉馅儿、香菇馅儿、奶黄馅儿还是咸蛋流沙馅儿,你都是我心里最棒的包子!”

 

“是吗?”包子语气里有点怀疑。“我刚刚好像听见你在流口水。”

 

“诶?!”阿獾猛然后退,拿手捂着嘴巴,“没有没有!你肯定是听错了!”

 

但包子并不放心:“阿獾,你该不会是想要吃了我吧?”

 

“当然不会啊!”阿獾连忙摆手,满脸写着心虚,“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舍不得伤害你。”

 

“哦,这样。”包子砸了砸嘴,嘿嘿笑了两声,“你真的无论怎样都舍不得伤害我?”

 

“我对世上一切好吃的发誓!”阿獾赶紧举手表明态度。“包子你要信我。”

 

“那我就放心了。”包子圆滚滚的身体耸动两下,像是突然松了一大口气,“阿獾,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向你坦白,但是又怕被你打……”

 

“什么事?”阿獾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是上次你买的那盒限量版的小熊饼干,之所以会凭空消失,其实是我有天晚上饿了没忍住,明明想着只吃一块来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吃就中了魔,等到我恢复神智的时候盒子里只剩下一点点渣子了……”

 

“什么!原来那盒饼干是被你偷吃的!”坐在床沿边上的阿獾一跃而起,脑袋重重嗑在了上铺的横栏上。

 

但眼冒金星并没有阻挡阿獾的愤怒,反而让怒火越烧越旺:“你知道我为了买那盒饼干排了多久的队吗?买回来我都不敢一口一块,只舍得每次拿来一点点磨牙,结果被你一晚上就吃光了?而且第二天我抱着空盒子嚎啕大哭的时候,你还骗我说看见我梦游把点心吃掉了,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我……”包子讪讪地看着阿獾。“我是个包子,只有馅儿,没有良心啦。”

 

“嗷嗷嗷,包子你这个混蛋!”阿獾此刻已经完全被愤怒之力支配,这会儿腿也不软了,肩也不塌了,整个人彻底呈暴走状态,露出獠牙气势汹汹往包子身上扑,“老子今天就要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你刚刚才说了无论我怎样都不会打我的!”包子慌张喊道,偌大一个包子在床铺上非常笨拙地滚来滚去,东躲西藏。

 

“我不打你!”阿獾咆哮道,紧紧按住包子不让逃,“老子要让你血债血偿!”

 

紧接着包子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声音倒是唤回了阿獾的一点理智,暴走的恶魔变回人形,并发现自己两颗门牙还正咬在包子皮上。

 

天啦,自己都做了什么。

 

阿獾光速后退,尴尬地看着自己的大牙印还留在包子光滑的表皮上,特别扎眼。

 

气氛一度非常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是包子先开口:“阿獾,对不起……”

 

声音又委屈,又惶恐,好像还忍着一点点因痛而生出的哭音。

 

阿獾没吱声。

 

“都是我的错,我不仅偷吃光了你的小饼干,还欺骗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上天才惩罚我变包子吧。”包子的声音越来越低,“所以阿獾你要是太饿了,可以吃掉我,我没有怨言的,就当是给那盒小饼干的补偿……”

 

包子的声音戛然而止。

 

阿獾见好一会儿没有动静,突然有点担心起来,又伸手戳了戳包子:“包子,你怎么了?”

 

眼下的包子好像皮不如先前松软,也不再冒着微烫的热气,而是变得温吞吞的。

 

面对如此情况,阿獾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个包子凉了就不好吃了。

 

啊不对!

 

之前无数个孤单的夜晚、抓狂的加班、崩溃的瞬间,都是这个傻包子陪自己一起走过来的,两人一起追过数不清的剧,看过烂到爆的文,舔过美到炸的屏,那个总是萌萌的、憨憨的包子如今变成这样,自己怎么还在想那些有的没的!

 

与包子朝夕相处、互帮互助的美好回忆涌上心头,阿獾瞬间恢复了理智,张开双臂抱着包子一阵猛摇:“包子你醒醒,别睡着了!”

 

“哎呀,头好晕。”包子悠悠转醒,语调中带着一点懵,“阿獾,你不生我气了?”

 

“你都这样了,我还跟你生什么气啊。”阿獾叹了口气,继续抱着包子,“我们之间的情谊,怎么也得比一盒饼干多。”

 

不,就算十盒,一百盒,一千盒饼干,加起来也没有两人之间曾有过的欢乐多。两个穷光蛋平时都是互相扶持着好好过,穷苦一起捱,喜乐一起分,好事坏事总是一起扛,有这么深厚的情分,即使笨蛋包子偷吃了穷阿獾的饼干,阿獾也只会生气一小会儿,不会一直不理包子的。

 

漆黑的房间里,一人一包依偎在一起,气氛很融洽,很亲密。

 

只有彼此肚子里的咕咕叫此起彼伏。

 

啊,不行了,这种越来越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虽然回想美好往昔令人心生感动,可惜再多的温情也抵不了饿,阿獾快被这种可怕的饥饿感逼得抓狂,而包子就更惨一点,散热面积大,能量消耗多,以至于表皮越来越凉,越来越硬,甚至开始神志不清,胡言乱语。

 

“阿獾……我好饿……”包子弱弱地叫唤着,“我也好想吃掉自己……”

 

眼看饱满的包子突然开始瘪下去,阿獾吓坏了,揪着包子疯狂摇晃:“喂喂,包子你清醒一点!你是个人啊!不是真的包子!你不可以自己吃自己!”

 

可包子已经不可避免地衰弱下去,声音轻的必须要贴很近才能听得清:“阿獾,或许我变不回去了,只能以一个包子的样子被活活饿死。”

 

“不会的,不会的。”阿獾是真慌了,只能紧紧抱着包子不松手,“你是个包子怎么会被饿死呢,你再忍一忍,等明天领了薪水我们就买好多好吃的,吃到撑死也不能饿死啊!”

 

包子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连喘了好几口气,才虚弱地说道:“那我要去楼下的包子店买每天限量的灌汤小笼包,一整笼都归我,你不能跟我抢。”

 

“不抢不抢,都归你,我还去帮你排队买奶茶,以后再买小熊饼干也都分给你吃。”看着怀里越来越凉的包子,阿獾感觉气氛愈发悲伤,有眼泪开始往眼眶外冒,“包子,你忘了我们见面第一天,就定下了气吞小吃街、横扫美食城的伟大梦想了吗?这世上还有好多好吃的等着我们去征服呢……”

 

“阿獾,我没忘,这世上最懂我的人,果然只有你。”包子居然微弱地笑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其实有楼下包子店买一送一的优惠券,本来想等发了薪水就带你一起去吃的,但我可能等不到了……阿獾,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藏在枕头底下的优惠券都留给你……”

 

“不,包子你振作一点!你看天就要亮了!我们马上就要发薪水了,我去买好多好多好吃的给你吃!”阿獾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求求你不要凉啊!呜呜呜,包子!”

 

但包子没有再说话,只是慢慢散发出最后一点热气,陷入了永恒的沉默。

 

这下彻底凉了。

 

“不要!!!”阿獾绝望地大吼道,痛苦的连鼻涕泡都吹出来了,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不要离开我,包子!!!”

 

“喂喂,大早上的要不要这么吵啊。”一个略带抱怨的声音从下方传来。“阿獾,你又做什么奇怪的梦了?”

 

是正常状态下的包子声音。

 

阿獾楞了片刻,然而惊讶地发现窗外天已经亮了,而本该在下铺的自己此时也在上铺,保持着从躺平坐起来的姿势。

 

诶?发生了什么事?

 

“包子你还活着?!”阿獾一低头,看见正站在下面穿衣服的包子,惊喜地喊道,“你没有被饿死!”

 

“啊呸,这是什么不吉利的话,你饿死了我都不会被饿死!”包子瞪了阿獾一眼,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从枕头下摸出一叠优惠券,笑眯眯地甩了甩,“不过再不吃饭真的要饿死了,刚刚薪水打到了卡上,阿獾你快起来,我们去楼下包子店吃早餐,今天的灌汤小笼包我要吃个够!”

 

阿獾依然坐在那儿没动,有些懵地盯着包子锁骨上的大牙印发呆。

 

昨晚发生的一切,难道真的只是自己的一场梦而已?

 

END


为 @LOFTER图书管理员 和 @包包包子铺! 两位管理员写的拟人日常小故事,希望两位当事人看了不要想揍我,本咸鱼已经光速溜走……

碎碎念:虽然乐乎的管理员们总是穷唧唧地卖萌,但也真的是一直在很认真努力地工作了,哈哈,请继续加油~

评论 ( 54 )
热度 ( 704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