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缝口袋的人

在一个奇妙的世界里,每个旅人都可以往自己衣服上缝口袋,把最宝贝的东西放进去。

 

无论去到哪里,都带着它们走。

 

有一个人,起初他的衣服上是没有口袋的,比起那些有很多口袋的人,他要走得轻松许多。

 

笨蛋才要缝那么多口袋呢。这个人从慢吞吞的行人旁飞快跑过。看我这样多快活。

 

其他人只是看他跑过,什么也没有说。

 

跑着跑着,这个人渐渐慢了下来。

 

什么都不带的旅途,虽然轻松,但是有时也会寒冷,乏味,寂寞。

 

看着有口袋的人们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收藏的宝贝,有些叫温暖,有些叫快乐,这个没有口袋人突然感到一点羡慕。

 

就在这时,有个态度友善的陌生人从他身边经过。

 

哎呀,你看起来需要这个。对方笑眯眯地说,然后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东西,送给了没有口袋的人。

 

没有口袋的人伸手接了,只觉得手心暖烘烘的,很舒服的感觉。

 

对方很快在下一个岔路口走开了,但这个没有口袋的人却第一次没有把拿在手上的东西丢掉。

 

哪怕它已经失去温度不暖了,没有口袋的人还是将它紧紧握在手心。

 

那种感觉,叫做舍不得。

 

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有时是偶遇的友善之人送他的礼物,有时是他自己在沿路捡到的有趣物件,总之这个人手上的东西越来越多。

 

多到快要拿不下了。

 

只能缝个口袋了。这个没有口袋的人往自己衣服上缝了第一个口袋,把手上的东西放进了口袋。

 

有一点沉甸甸的感觉。

 

但并不觉得是负担,反而很安心呢。

 

难怪大家都要缝口袋了。有了第一个口袋的人伸手拍了拍那个口袋,不好意思地笑了。以前的我可真傻。

 

旅途还在继续,类似的事也会不断重复,这个人渐渐给衣服上缝了第二个口袋,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口袋多了,东西也沉了,他走得不如之前快了。

 

但却更快活。

 

某天他遇到了一个跟自己旅行方向相同的人,两个人都发现彼此很聊得来,是很棒的旅伴,于是他们结伴而行,一起走了很久。

 

说真的,他从来没那么喜欢过一个人,连同对方给予的任何礼物也都很喜欢,大到一个有关未来的梦想,小到一记默契十足的微笑,他都想要牢牢抓住,不想扔掉。

 

那段时间,他缝了好多个口袋,很快这些口袋就占满了衣服的表面。

 

但奇妙的是,那些宝贝放在口袋里,不仅没有变的更沉,反而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温暖的光泽,让人更轻盈,更有精神。

 

旅途中所走的每一步,都带着快乐。

 

不过当他们来到一个很大的岔路口时,对方却表示自己不能再和他并肩走下去了,两人得选不同的方向,各自独行。

 

他很慌,愤怒斥责,苦苦哀求,可是都没有用,每个旅人的路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对方终究还是拐进了另一个岔路口,连影子一起带走,只留给他满身的口袋,而口袋里的宝贝,也全都失去了光泽。

 

他在岔路口上等了好久,好久。

 

没有人回来。

 

没有办法,他只能独自上路,带着那些不再有温度和光彩的宝贝,步伐变得沉重又缓慢。

 

偶尔有人从旁边轻快地超过他时,会好心地提醒,你的口袋太多太重了。

 

他假装没有听到。

 

只在累到不得不停下来休息时,他会把宝贝们一件件从口袋里掏出来,仔细地看。

 

它们已经开始生锈褪色,远没有过去美好动人,可是他就是舍不得扔,拿起它们贴在脸边,除了冰冷的触感,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明明……明明以前那么好的。这个可怜人既伤心又难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他好不甘心啊。

 

为了找回过去的宝贝,他回头去走过去的路,把沿路一切觉得可能是宝贝的东西都统统捡起来,放进新缝的口袋里。

 

有时他甚至会钻进以往的回忆中寻找,无论多么琐碎的东西,都会捞起来小心收藏。

 

原来的衣服已经缝满了口袋,没关系,他还可以在口袋上继续缝新的口袋,一层又一层,重重叠叠,无穷无尽的口袋淹没了他,让人根本看不出他原本的模样,倒像是个有无数嘴巴的怪物。

 

他的旅途变得很辛苦。

 

口袋里的东西,吸收了时间的重量,越来越沉。

 

太多的口袋也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搞不清楚前行的方向,只能一路胡乱地跌跌撞撞。

 

他又累又茫然,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朝哪里走,还能走多久,旅途的快乐全没了,只剩机械式地朝前挪动。

 

直到一个好奇的声音从旁响起: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口袋?

 

他没有回答。

 

啊,我知道了,每个口袋里都装着一个故事。那个声音继续说。你肯定有过一段精彩的旅途。

 

或许是因为对这么一个稀奇的“口袋怪物”很感兴趣,那个有好听声音的人便一直跟着他,表示想听他讲每个口袋里的故事。

 

他一开始并不想搭理对方,但耐不住对方的死皮赖脸。

 

还有无边的孤独。

 

于是这个被口袋覆盖的人开始讲起口袋里的东西都收藏着怎样的故事,而对方认真听着,不多做评判,只是认真听着。

 

中途那个陌生人还翻开重重叠叠的口袋,伸过来一只手,示意他握住:你要是看不清路,就由我带着你来走吧。

 

他犹豫了一下,握住了对方的手。

 

对方的手是温暖的,和曾经的宝物活着时一般温暖。

 

其实他并不太在意自己会走向哪里,反正旅途周围的风景自己也看不清,一路上他只是将每个口袋里的故事讲给对方听,尽管那些故事不全是快乐,也有失望、遗憾、悲伤,但它们仍然是他的宝物。

 

说来也奇怪,那些过于沉重的宝物,在变成故事讲出去后,居然莫名轻松了一些,不再沉重得难以负担。

 

哪怕还是看不清周围的场景,至少他能跟上对方的脚步,没那么辛苦。

 

有时他没有想讲的故事,就换成那个牵着他的人来讲,将自己过去的旅途,讲沿途的风光,还会把一枝花、一片叶拿给他:你看你看,前面还有这么好的东西呐。

 

它们是很好的,如果换成从前,他会小心地收进口袋里。

 

但现在只能看看罢了,口袋都满了,无论再遇到多好的东西,都装不下。

 

那个声音的主人有点惋惜:你就不能丢掉一点原来口袋里的东西,放新的宝物进去吗?

 

他拒绝了:原来的宝物如果丢掉,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那个声音笑了:真正的宝物是丢不掉的。

 

这样轻松的语气让他有点生气,或许还想起了那个曾经一个口袋也没有的自己,于是他没好气地问道:你走的那么轻松,肯定一个口袋都没有吧?

 

我有口袋啊。声音的主人回答道。不过只有一个。

 

他难得产生了好奇:那口袋里装的是什么?

 

是所有的故事。对方又笑。我全都记在放在口袋里的笔记本上了。

 

把全部宝物都化成一个个轻巧的故事,只要薄薄一页纸就能装得下,既能带着所有的宝物前行,又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口袋就可以,这是对方保持旅途轻便愉快的唯一方法。

 

这样的答案令他感觉迷茫,只是默默抱紧了浑身的口袋,不愿放开。

 

好在对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继续牵着他的手,悠悠往前走,遇到美景就多停一会儿,遇到险阻也不犯愁,反正多绕一会儿总能通过的。

 

不得不说,即使他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但一同走过的路已经比任何人都要多。而且对方耐心听完他所有的故事,这世上再也没有谁能比这个人还要更了解自己了。

 

不知名的情愫在心中发芽,变成一个小小的声音:或许是时候丢掉口袋里原来那些东西了。

 

但同时另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来:不行,那样你就什么也没有了。

 

两个完全相反的声音在激烈地争吵,令听着争吵的他越来越纠结,越来越彷徨,握住对方的手也不如先前牢固,几番颤抖,他松开了对方的手。

 

对方的声音很惊讶:小心……

 

原来当时两人正在经过水边一道狭窄的通道,对方手一松,他脚下一滑,就跌进了深深的水中。

 

那些水迅速灌进了他的全部口袋,见缝便钻,把宝物与口袋间的空隙全部填满,连带着缝满口袋的衣服也变得无比沉重。

 

而他则被这些沉重的口袋带着向更深处坠落。

 

快脱掉你的衣服。有人在岸上焦急地大喊。不然你会被淹死的!

 

可他没有那样做。

 

口袋里装的都是宝物,是上一段旅途留下的全部痕迹,怎么可以说扔就扔。

 

如果没有了它们,那自己的人生……还剩下什么呢?

 

满身口袋的人很快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己向深渊沉去,巨大的水压按的他喘不过气,周围越来越暗,越来越冷,没有声音,那么安静。

 

只有永恒的孤独。

 

但无尽的黑暗中,他还是看到了一点微光。

 

是从最靠近左胸口的口袋里漂出来的,那是一片新生的叶子,吸收了春日的阳光,即使在幽暗的深水中,依然微微发亮。

 

他不记得自己收藏过这样的东西。

 

哦,他想起来了,是那个一直领着自己往前走的人,很不容易地从自己身上无数口袋中找到一个小小的缝隙,然后把这片叶子偷偷放了进去。

 

这是对方送他的宝物,他浑身口袋里,唯一还活着的宝物。

 

他想伸手去抓那片叶子,可是叶子只是轻盈地上浮,离正在下坠的他越来越远。

 

连唯一的光点也要消失了。

 

巨大的悲伤包裹了他,好不甘心,自己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还没看到,还有对方好听的声音,真想再听一听。

 

如果自己有新的口袋,哪怕一个也好,就该把那个声音放进去,变成新的宝物。

 

我是会缝口袋的。眼泪从满身口袋的人眼中渗出,融进冰冷的水中。无论如何,我都可以再给自己缝一个新口袋的。

 

下一秒,他挣脱了那件满是口袋的旧衣服。

 

缝在上面所有的口袋,还有那些死去的宝物,都加速沉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只有他,被那片稚嫩的叶片引领着,朝上浮去。

 

气泡纷纷涌开,画面由暗转明,终于接近了水与天的交界面,水光之上,是对方由焦急转向惊喜的脸。

 

没有口袋的人握住那只向自己伸来的手,奋力跃出了水面。

 

END


短故事系列《木偶与火柴人》地址:

(1)贩卖痛苦的人 (2)坑里的孤独者

(3)与忧伤约会的人 (4)不存在的人


碎碎念:最近心情有点丧,大概是口袋里的东西需要扔一扔了……能不能请大家关注一下我在微信上弄的公众号,叫做【林朵讲故事】,那边真是太冷清了……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篇小故事,第三十九周打卡。

评论 ( 18 )
热度 ( 1188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