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鬼魂粉丝

有个小透明写手最近遇到一件怪事。

 

每到半夜,自己的作品阅读量就会蹭蹭上涨,数据高得令人生疑。

 

与此同时,却没有任何新增的留言或关注,连是谁来访问过小写手的主页也看不到,仿佛这些来看文的读者也都是透明的。

 

在那之前,小写手在网上发文的时间不算短了,虽然故事本身写得温暖治愈,但既不会追热点也不会弄推广,读者来来去去,最后留下的没几个,每篇文的阅读量都很可怜。

 

不过有个粉丝特别铁,每次小透明写手一发文,这个粉马上来留言点赞,有时候看出小写手情绪低落,还会很贴心地安慰说,太太,你的故事写得很好,我非常喜欢,以后这些故事也一定会被更多人看到和喜欢的。

 

小写手很感动,原本已经动摇的内心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有时想着该回复点什么,可又有些不好意思,想着干脆等这个连载完结时再在结语里好好感谢一下这位热心读者。

 

结果在故事快要完结时,那个粉丝突然消失了,再没上线过。

 

小写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草草完结掉那篇本来也没多少人看的故事,还特意在结语里感谢并艾特了对方。

 

没有任何回应。

 

***

 

之后小写手懈怠了一段时间,没有再开新文,只是时不时去刷新一下自己的文章列表。

 

一个新回复都没有,连旧文的阅读量都没有涨一个。

 

说不难受当然是假的,小写手从来没感觉这么倦怠过,好像已经想不起来当初那个一腔热血想要写出好故事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

 

算了吧,我根本不是那块料。小写手深夜独自窝在电脑前,无助又沮丧。不写了,再也不写了。

 

但关机前还是习惯性地刷新了一下页面。

 

嗯?小写手困惑地眯起眼睛。怎么阅读量突然涨了一波?

 

再刷新一下。

 

阅读量又涨了一波。

 

那天晚上小写手几乎没睡觉,守在电脑前不停刷新页面。

 

每刷新一次,阅读量就蹭蹭上涨,短短几个小时,涨上去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与小写手过去写那么久的阅读量总和。

 

不过只有阅读量涨了,点赞留言转发这些数据都没有任何变化,而且天一亮,阅读量的上升也马上停滞,任由小写手再怎么刷新都不变了。

 

这可真是奇怪。小写手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平台系统出故障了?

 

通宵无眠的小写手倒在床上睡了过去,一睁眼已经是傍晚。小写手先忙了些其他事务,等到夜渐渐深了,才一边吃着外卖一边又忍不住去刷新页面。

 

这回阅读量没有任何变化。

 

不死心的小写手继续点了很多次刷新,眼看时间一步步走到半夜十二点,小写手的执念也跟着一点点消失了,叹气之余按下最后一次刷新。

 

奇迹发生了,阅读量又涨了!

 

这样的怪事反复来上几次,小写手琢磨出了规律,每天凌晨之后、日出之前的夜里,就是阅读量疯狂上涨的时刻。

 

可这样就产生了新的问题:究竟是谁在刷这些阅读量呢?

 

***

 

正当小写手挠脑袋挠得发际线都要后退时,系统提示收到一封私信,发信人居然是那个失踪已久的铁杆粉丝。

 

小写手赶紧打开私信,私信的内容却让原本惊喜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了。

 

写信人说,自己从一开始便是小写手最忠实的读者,本想就这样一直给喜欢的太太打CALL,却不幸被一场意外夺走了生命。

 

没错,这位粉丝如今已经身在地府,是个货真价实的鬼魂粉丝。

 

本来地府和人间的网络是不能互通的,但近来有许多地府居民抗议,如今人间发展变化得越来越快,而自己的亲人朋友可能要等许多年以后才能到地府来,如果身处地府的鬼魂不能浏览人间网络的信息,势必会与后来的亲友产生严重隔阂,根本没法好好交流。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最近地府开展了网络互通试点工作,正巧这位鬼魂粉丝运气好,被选中成为地府网络小编,有权限向地府居民推送人间网络的信息。

 

“我试着向地府的网民推送了太太你写的故事。”这名鬼魂粉丝在信中写道。“结果大家都很喜欢呢。”

 

原来那些阅读量是这样来的。

 

不过也仅限于此了,毕竟人鬼殊途,除了极少量公职在身的鬼魂有跟凡人交流的权限,普通鬼魂即使读过那些故事,也没法转发留言点赞或者关注,连访问痕迹都不会留下。

 

总而言之,鬼魂只能浏览人间信息,但不能向人间传送任何信息。

 

这位鬼魂粉丝是靠着地府网络小编的身份,才能给小写手发送读完后马上就消失的私信,至于阅读量上涨能显示这件事,也是因为系统目前尚在内测阶段,有些漏洞还没来得及处理的缘故。

 

“我希望太太能知道,你的故事有很多读者喜欢,所以利用了这个小漏洞,让地府读者们的阅读量显示出来。”鬼魂粉丝在私信快结尾处写道。“我一直觉得太太写得非常好,只是暂时没有好的机会得到推广,等有合适的机会,是金子总会发光。”

 

而眼下在这名鬼魂粉丝的帮助下,小写手得到了这个珍贵的推广机会。

 

哪怕面对的受众只是地府鬼魂。

 

“太太你写的故事很温暖又有趣,曾经在我生前日子很难过时帮到过我,看到你常常因为写出好作品却没有读者而难过,我也很想帮帮你。期待你写出更多好故事,哪怕我现在只是个鬼魂,也会永远支持你。”

 

小写手一读完,这封私信就从系统里消失了,可信的内容还是在小写手脑子里来来回回过了好多遍。

 

直到感动的眼泪糊住眼睛,怎么都抹不开。

 

之后小写手给那位鬼魂粉丝回了一封长长的信,信里没有任何害怕或者怀疑的意思,只有对自己过去没有及时回复对方留言的抱歉,还有满满的感激以及对未来的立誓:“谢谢你,有你这样棒的读者,我会一直坚持写下去。”

 

***

 

没过多久,小写手新开了一篇连载,每天认认真真写,午夜准点更新。

 

由于作品质量确实不错,又有鬼魂粉丝的推荐,小写手的故事在地府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读者基数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多。虽然小写手第二天早上起来看,还是没有多少凡人读者的留言转发,但光看蹭蹭上涨的阅读量,就能感受到那股冥冥之中的无言支持。

 

那位最忠实的鬼魂粉丝也会时不时发来私信,除了表达自己对新故事的喜欢,还会转述一些其他地府读者的读后感。

 

真正好的作品,不仅能打动人心,对于鬼魂也能产生深切触动。

 

“太太,这么说可能不太吉利,可我还是想说,你现在在地府可红了。”鬼魂粉丝写道。“做鬼的生活很乏味,谢谢你给我们带来的好故事。”

 

“该是我对你们说谢谢。”小写手回复道。“创作这种事,不仅是读者需要我,我也同样需要你们。”

 

点了私信发送键,小写手盯着那个还在继续上涨的阅读量数字,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每个上涨的数字,都代表着又有一个读者看过了自己写的故事。哪怕这场创作与观看隔着阴阳的界限,有再多读者也不能带来任何物质上的收益,但只要知道还有读者在看,会认可自己的努力,那即使是写作这么孤单的事,也再也不觉得孤单了。

 

***

 

夜已经深了,小写手还在码字,浑身充满干劲,一点儿都不觉得辛苦。

 

真好。

 

好像又找回当初那个一腔热血想要写出好故事的自己。

 

而且如今还有一个超棒的粉丝作陪,对方总能读懂小写手在故事中安排的大伏笔和小情绪,也能客观冷静地提出合理建议,发来的读后感让小写手感觉这简直就是另一个自己。

 

这世上最幸福的事之一,莫过于有个真正懂你的人,能在你高兴时明白你的快意,也能在你失落时理解你的痛苦。

 

哪怕对方是自己看不到也摸不着的鬼魂,全部联系都只能通过阅后即焚的网络私信,可这正是创作与欣赏的奇妙之处,它不需要什么实体交往,仅仅是靠着虚幻的作品,就能让两个真诚的灵魂看清彼此,心有灵犀。

 

“真后悔没能早点认识你。”小写手给鬼魂粉丝发去私信。“如果在你活着时就能认识你,我们一定能成为最好的朋友。”

 

“没关系的,太太。”鬼魂粉丝回复道。“现在的我们也是。”

 

“嗯。”小写手望着屏幕,朝着空气伸出勾起的手指。“那我们约好了,要永远做好朋友。”

 

一阵清风从指间拂过,轻柔的,温和的。

 

仿佛是对方带着笑意的回应。

 

***

 

因为每天的更新都有大量鬼魂读者来看,短短两个月,小写手新作品的阅读量就已与一些知名写手不相上下了。这在对小写手产生激励的同时,也在现世引起了关注。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写手,凭什么每天更新能有那么大阅读量呢?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而且这个写手的作品每天都是半夜三更阅读量数据狂涨,涨的还只有阅读量,关注、转发和留言都少得可怜,完全不符合正常的传播规律。

 

“难道这个写手的读者都住在地球另一边,趁我们睡觉时出来刷数据?”有匿名者在公共论坛上发帖质疑。“既然粉丝这么忠心,怎么不顺带刷一刷转发和留言,也不关注写手本人的账号呢?”

 

站在不知鬼神的普通人立场思考,几乎立马就可以认定,这个小透明写手是在买数据造假。

 

有了这样的开头,没什么人会去关注那些作品本身,倒是有不少嘲讽之声出现了。

 

“这个写手也真是傻,既然造假就该做全套,光刷阅读量有什么用啊,当我们都是瞎的吗……”

“就是就是,脑袋这么不灵光,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才怪了……”

“大概是为了满足无聊的虚荣心吧,哈哈……”

“不可能就为了那点虚名,肯定还是为了先作假搞一波恶意营销,等把自己炒红了再借机圈一波钱……”

“呸,这个烂货真不要脸……”

 

在某些大手不怀好意的推波助澜下,质疑声发酵得越来越大,其中不乏恶毒的言论。这些言论像溃堤的洪水一般,气势汹汹地淹没了小写手的作品评论区,把原本就不多的善意留言冲得七零八落,踪迹难寻。

 

小写手看着那些糟心的留言,想要辩解,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总不能说那些阅读量都是鬼魂刷出来的吧?自己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一定会被群嘲满口鬼话。

 

包括地府小编在内的鬼魂读者们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可无论多着急,也什么都不能做。地府规矩严密,身为鬼魂根本不可能站出来反驳那些质疑进行。

 

在铺天盖地的恶毒咒骂面前,那些无声上涨的数字,显得好委屈,好无力。

 

***

 

小写手的沉默被世人理解为心虚,恶意还在疯狂繁殖,远远超出了一个普通人能够承受的程度。无论小写手本身故事能写得有多好,但在无限恶意面前,终究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从小写手的故事每天准点更新、到两日一更、到多日一更、再到逐渐断更的趋势就能看出来,过分的恶意已经快把这个可怜人压垮了。

 

虽然地府的读者们还在用不断上涨的阅读量来表示支持,可讽刺的是,这些原本代表着善意和肯定的数据,却在现世的网络上被认定是贪图私利的罪名,数据越高,罪名越重。

 

这些不知真相的陌生人,明明从不认识小写手,也没读过任何一部作品,却能以正义之名,对小写手本人及其作品骂得那么狠毒,那么难听。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冤枉我……”小写手双眼涨得通红,写私信时敲键盘的手指都在颤抖,“我只是想写好故事,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

 

哪怕不能从虚无的点击量中获得任何实际的利益、哪怕写作辛苦熬出一身毛病、哪怕从隔了阴阳的读者那里永远不能获得一句看得见的鼓励和肯定,也还是一直坚持在写,只因为想写而已。

 

也正因如此,那些辱骂造成的伤害很致命。要创作出真正打动人心的作品,意味着创作者本身也敞开了心扉。作品里的每句话,都是一个真诚的灵魂用最单纯的热情写成的。

 

这样不设防的灵魂,对于恶意本身也毫无抵御力。

 

“太太,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鬼魂粉丝无比愧疚,“要不是我私自打开地府的阅读量显示,也不会给你惹来这些麻烦。”

 

可惜事到如今,即使关闭地府阅读量的显示,那些涌动的恶意也不会马上退潮,总有残余如恶鬼一般缠住小写手的手脚,拖得小写手想逃也逃不了。

 

好苦啊,太累了。

 

看着网上那些可怕的言论,对自己、对作品的辱骂,还有连载平台为了撇清干系发来的解约通知,小写手只感到眼前一片发黑。

 

全完了,没人想看我写的故事,谁也不会再记得我。

 

再怎么写都没用了。

 

在一场痛哭和一次醉酒的场景交叠下,消沉到极点的小写手爬上了公寓楼的天台,望着天边的星星,觉得它们遥远的如同自己破碎的梦想一般,只看得见,但永远够不着。

 

不甘心的小写手奋力向上扑去。

 

脚下一滑,重重摔下。

 

***

 

等小写手浑浑噩噩地从无边黑暗中走出来,来到一处有光亮的通道口,看见前方站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陌生人。

 

普普通通的模样,却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你是……”小写手脑子还有些懵,却本能地想到了一个人,“……那个鬼魂粉丝?”

 

“没错。”对方笑了起来。“太太,我是你最忠实的读者。”

 

“这里是地府吗?”小写手惊讶道。“我已经死了?”

 

“你的身体还没有死,不过摔成了植物人,不太可能再恢复意识,所以灵魂先飘来地府报道。”鬼魂粉丝领着小粉丝朝前走去,“我在地府内部办公系统查到你要来的信息,特意来入口接你。”

 

小写手懵懵懂懂跟着对方走出通道,迎面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鼓掌声。

 

只见通道外的广场上围了一大圈鬼魂,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激动的笑容,举着欢迎用的各种道具,整齐划一地喊着:“太太!欢迎你来地府!”

 

“大家都是你的粉丝。”鬼魂粉丝笑眯眯地解释道。“我说过的,你在地府可红了。”

 

***

 

之后的经历对于小写手来说既新鲜又神奇,在鬼魂粉丝的协助下,小写手在地府办好了暂时停留的手续,也见到了许多真心喜欢自己作品的地府读者,收到赞美无数。

 

老实说,这种当红写手的待遇让小写手很受用。

 

有种美梦成真的激动。

 

每个读者都不再单单是显示器上的一个数字,而是能真实出现在自己眼前,会说自己读过你的哪些作品,喜欢其中哪些语句。

 

小写手觉得好幸福。

 

***

 

当然,跟小写手交流得最多的,还是那位最忠实的鬼魂粉丝。两人明明以前从来没见过面,可一旦相遇,彼此的每句话,每个眼神,都透着十足的默契。

 

“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山流水遇知音吧。”小写手兴奋道。“我能遇见你,真是太幸运了。”

 

“是啊。”鬼魂粉丝点头道。“太太,我也很庆幸能遇到你和你的故事。”

 

“对了,我来这里好几天了,光顾着玩,都没写新的故事。”小写手想起了自己的本职,“大家这么热情,我要创作更多更好的故事才行,啊哈!干脆就写我和你相遇的故事吧,这个题材我特别有灵感……”

 

鬼魂粉丝却蹙起了眉头,欲言又止:“其实,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怎么了?”小写手突然察觉气氛有些严肃。

 

“我之前说过,鬼魂在地府的生活很无聊。”鬼魂粉丝说道,“只有像我这样被选来承担的公务的鬼魂还有点正事干,其他鬼魂不能工作,不能恋爱,不能结婚生子,不能再做任何会改变自己或别人的事。”

 

这就是属于死亡的世界,只有过去,没有未来。

 

而创作新东西,终究也是只属于生者的特权,离世的鬼魂无权问津。

 

“连写新故事也不行?”小写手瞪大了眼睛。“那大家呆在地府是要干什么?”

 

“一边找点娱乐一边等着排期转世投胎。”鬼魂粉丝回答道。“同时等着还有所挂念的生者亲友有一日也到地府来,在投胎遗忘前能再见上一面。”

 

所谓地府,就是给无数在时空间奔波的灵魂提供的中转车站,大家从上一班列车上下来,来这里停一停,等待着牵挂的亲友哪天也到站下车,聚在一起叙叙旧,然后又各自搭上不同的列车,继续下一程的人生旅途。

 

所以这里也如人世一般,循环往复上演着相遇和分离,鉴于这里环境的匮乏封闭,旅客停留于此能做的事,自然也很有限。

 

因为小写手的身体还活着,属于生魂状态,所以在办地府暂住手续时,并没有被告知以上信息,但所受约束是一样的。

 

小写手惶恐起来:“如果我偷偷地写,读者偷偷地看,也会被发现吗?”

 

“这里靠灵力管控,像搞创作这么严重的违规行为马上就会被发现。”鬼魂粉丝解释道。“一旦鬼魂被发现有严重违规行为,就会被罚去立即投胎,连想等的生者亲友也没机会再见。”

 

小写手只觉得后脊一阵发寒:“是不是我以后也会被赶去投胎,忘了自己曾经写过那些故事?”

 

“是的。”鬼魂粉丝答道。“没人能躲开孟婆汤的遗忘效力。”

 

寒意从小写手的脊背窜到了四肢:“那这些地府里的读者,他们投胎后也会把读过我作品这件事都忘了?”

 

鬼魂粉丝面色凝重地点点头:“鬼魂在地府等到最想见的人后,很快就会被安排投胎,按照活人的寿命来看,排期最长也就几十年。”

 

虽说现在地府里还有不少鬼魂是小写手的读者,但现世的断更会导致地府里的新读者不再增加,旧读者又不断投胎离开,迟早有一天,最后一个读者也会消失的。

 

此时寒意已经贯通了小写手的指尖,让这道生魂原本就显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也就是说,最多几十年后,整个地府都不会有谁再记得我和我的作品。”

 

真相向来残忍。

 

地府毕竟只是个中转站,连灵魂本身都长存不了的地方,当然无法保证嵌在故事里的灵魂碎片也永久流传。至于活人的世间,信息本来就更新换代得快,小透明写手的作品,恐怕会被遗忘得更快。

 

巨大的苍凉感涌上小写手心头,原本的高兴统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留在世间的一切痕迹,都随着死亡一起腐烂消失的无力感。

 

***

 

小写手也不知道自己呆坐了多久,直到身旁传来担忧的声音:“太太……”

 

“抱歉,我只是……”小写手勉强笑了下,埋下头。“……太遗憾了。”

 

无论多么努力想要释然,到底仍是心有不甘,意气难平。

 

“太太,你在地府的读者不会马上去投胎,他们当中很多人还会在地府停留很多年。”鬼魂粉丝劝慰道,“我相信直到你去投胎前,你的作品热度都还在,还可以受到大家的赞美和喜欢,这样不也很好吗?”

 

小写手沉默着,没有回答。

 

是啊,还在人世时,自己想要的不就是写出的故事被人读到,被人认可吗?

 

又过了很久,小写手才开口叹道:“可是在体验过这些之后,我才发现,比起靠过去的作品获得暂时的热闹,自己还是更想继续写新的故事,并希望它们能代代流传下去。”

 

“这个需要返回人世才可能做到。”鬼魂粉丝说道,“而且,比起已经在地府走红的情况,想再在人世成名,风险要大很多。”

 

很多故事,即使本身写得很好,如果遇不上好契机,也依然会被埋没。

 

这一点小写手还在人世时就已经充分体验过了,更别提自己身上还被扣着买粉造假的恶名,想要翻身又要困难许多。

 

“但只有在人世成名的故事,才有可能真正永世流传下去。”小写手看向对方,目光里有种奇异的光泽,“我知道这很难,我也知道留在地府的日子会舒服许多,但我真的很想回到人世,把你写到我的故事里,我会好好活着,再也不计较一时的冷热,我要努力把这个故事写得很棒,让它流传下去,这样哪怕很多年以后,也还有人记得我们……”

 

小写手说到一半就哽咽到说不下去,而鬼魂粉丝则愣愣地看着小写手,许久。

 

“太太,你真的希望这样吗?”鬼魂粉丝轻声问道,然后又自嘲般地笑了起来,“你肯定是这样想的,不然,你也写不出那样好的故事来了。”

 

说完,原本坐在小写手身边的鬼魂粉丝突然站了起来,还想把小写手一并拉起来:“走,太太,我送你回人世去。”

 

小写手错愕地望过来,有些迷茫。

 

“别担心,我好歹在地府干过公务。”鬼魂粉丝笑道。“总有些普通鬼魂不知道的门道。”

 

***

 

在鬼魂粉丝的帮助下,两人一番波折,来到了地府边缘一处废弃的通道。

 

“太太,你进顺着通道朝前走,千万不要停下。”鬼魂粉丝说道。“等走到有光的地方,你的灵魂就会返回身体,恢复意识。”

 

“可是……你这样帮我不算严重违规吗?”小写手反而犹豫起来,“会不会被处罚?”

 

“就算被抓到,处罚无非就是提前去投胎,不碍事的。”鬼魂粉丝故作轻松地笑了两声,“说不定我提早投胎以后还能赶上太太你未来的故事大卖呢。”

 

小写手先回头看看那个通道,又回头看看眼前这个已为挚友的鬼魂粉丝,突然扑了过来,紧紧抱住对方不撒手:“可是如果你被罚去投胎了,就当不了地府小编,我们就再也不能相见,也没法再在网上说话了!还有你想见的家人朋友,也等不到了!”

 

“没关系的,太太。”鬼魂粉丝也抱紧了小写手,笑着的眼角似乎有泪光闪动,“我生前没有亲近的家人朋友,日子一直很难过,是你的故事在我最难捱的时候拯救了我。”

 

即使我会因违规被罚去投胎,也没关系,我的心愿早已经实现了。

 

因为我留在地府想等的人,至始至终,都只有太太你一个人啊。

 

“我也想赶快回到现世,开始新的人生。我知道等太太你回到人世后,还会进步很多,如果我一直停在原地,说不定就读不懂你的新故事了。”眼泪终于从鬼魂粉丝的眼角落下,化成光芒点点。“我唯一的私心,就是希望你不要走太快,请你……在现世等我。”

 

***

 

在鬼魂粉丝再三催促下,小写手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手,一步三回头地往通道方向走。但就在迈进去的前一秒,小写手又折返回来,朝鬼魂粉丝伸出小手指,弯成拉钩的形状:“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忘记你,我会用一生去写好我们的故事,你也一定不要忘了我。”

 

“嗯,我们约定好了。”鬼魂粉丝伸出小手指,跟小写手的小手指勾在一起,“无论轮回多少次,我都会喜欢上你的故事,记住你的名字,当你最忠实的粉丝。”

 

两人最后相视一笑,小写手转身朝通道走去,不再回头。

 

而鬼魂粉丝则目送着小写手走进那个深邃的通道,越走越远,终于再也看不见了,然后看了看身后赶来抓捕自己的鬼差,露出释然的微笑。

 

太太,我相信你一定能写出超棒的作品,永世流传下去。

 

这样无论我投胎转世多少次,哪怕等几百年几千年后我已经不认识太太,也没有机会再和你见面,可只要还有机会读到你的作品,读到你在故事里写的我们,我就会再次喜欢上你。

 

太太,谢谢你写的故事。

 

它们让我与你的灵魂能在无数个时空里重逢,一次又一次。

 

永不错过,生生世世。

 

END


《她的幻梦集》系列故事地址:

01 无心人  02 独自等待  03 失心招领处

04 退潮之时   05 茧中人   06 鬼魂猫咪  

07 点菜终结者 08 人生剧本 09 三观匹配器 

 

碎碎念:想写出即使很久很久之后,也还能被人回想起来的故事,这就是我写作的初心,永远都不会忘的。也很感谢大家一直陪着我,能在茫茫人海中和你们这么好的读者相遇,我很幸运。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篇小故事,第四十五周打卡。

评论 ( 173 )
热度 ( 4410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