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断弦

琴师第一次随前辈入宫时,还只是个少年。

 

时值初冬第一场雪,宫中园子里雪色满铺,甚为美丽。不过乐师们奏乐的回廊太过开敞,寒气随飘雪同来,冻得人手僵。初次入宫的少年又难免紧张,一不留意,指间力度失了分寸,绷紧的琴弦吃不住力,“哐”地一声断成两截。

 

廊间的谈笑声立即静了下来,少年只能听见自己惶恐的心跳。

 

这时却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前方亭子里挂的帘子被撩了起来,露出帘后公主的面容——同少年差不多年纪,是位眉眼间都染着笑意的美貌少女。

 

乌发如瀑,柔若游云,同亭外的皑皑白雪相衬无比。

 

少年一时间竟忘了惶恐,看得发痴。

 

***

 

那位最受王上宠爱的公主,或许是听腻了其他乐师奏乐时的规规矩矩,倒是对少年琴声中的新鲜灵动格外留意,不仅免了他的断弦之罪,让他得以继续担任宫廷乐师,有时还会单独召少年入殿,为自己弹琴。

 

不知何故,哪怕是中间隔着珠帘,但只要知道帘子后坐着公主,少年的心境便能平静,将所学所练都施展完全,拨动琴弦所淌出的乐曲,如行云流水,宛若天音。

 

一曲终了,帘子后方往往会有些动静。

 

有时是愉悦笑意,有时是掩面叹息,这取决于少年弹的是什么曲子。

 

少年身为琴师,耳力自是超凡,稍作留意便能明白,公主也通音律,自己弹在曲子里的意思,她都懂的。

 

对于一位琴师而言,这胜过任何贵重的赏赐。

 

***

 

几年之后,青涩少年长成了俊朗青年,琴弹得越来越好,名声也渐渐起来了,被传为天下第一琴师,时常被各路王公贵族请去,日程安排十分忙碌。

 

但只要得了空,琴师还是会去公主殿中,为其弹琴。

 

如今的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位最得宠的公主,先前几年因母族叛乱,公主受了牵连,被从原本居住的大殿撵出来,困在这宫中最偏僻的角落,不得自由,尊崇不再,人情凉薄尝了个遍。

 

只有琴师的琴声始终伴着她。

 

若是从前,公主会在他弹琴之后赏赐些财物,如今是给不出了,每次琴师离开,只会从公主的贴身侍女手中取得几页纸。

 

纸上写的,是公主自己所作曲谱。

 

琴师回到住所,展开曲谱,一遍一遍弹给自己听,直到指尖发僵发木,再拨不动弦。之后他又会谱出新的曲子,将宫外的草长莺飞、花开花落都统统写进曲子里,下次入宫时再弹给公主听。

 

琴声或哀婉动人,或温和抚慰,穿透隔在两人间的珠帘,余音缭绕,久久不散。

 

若干年来,两人并没有真正说上过一句话,但其实也不能说,不必说,那无尽的情愫,早就藏在琴声之中,倾诉给彼此知晓了。

 

***

 

又到了一年大雪纷飞的时节,宫中传来消息,公主要出嫁了。

 

准确地说,是被派去和亲。

 

和亲的对象是敌国的王子,这出嫁的路啊,既长又险,今生今世恐怕再难回来。

 

临行前,公主向王上请求,希望能再赏一次王宫园中的雪景。虽然公主早已失宠多年,但这小小的请求,还是得到了王上的应允。

 

夜幕降临之时,琴师抱着自己最喜欢的琴,被公主的侍女悄悄领进宫中铺满白雪的园子。

 

公主就坐在亭中,面前没有帘子。

 

琴师上前几步,站在亭边与公主四目相对,在彼此的双眸中都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无须开口,两人间的默契已让琴师在公主面前坐下,拨起了琴弦。

 

夜空中飘起大雪,漫天飞舞,坠如玉屑。就着这雪与夜交织的美景,琴师弹了许多曲子,喜庆的、欢愉的、悲切的、淡然的,各式曲子统统弹了个遍,仿佛要把这一生的话语都赶在这一夜里说尽。

 

直到天光微亮,大雪初歇,被拨动整夜的琴弦终于绷不住,清脆一声响,断成两截。

 

琴声戛然而止,公主却笑了。

 

她站起身来走到亭外,踏入积雪之中。

 

琴师抬头望去,只见雪中女子乌发如瀑,柔若游云,同周遭的皑皑白雪相衬无比。

 

一如两人初见时的场景。

 

“谢谢你为我弹琴。”这是公主第一次开口与琴师说话,“我该拿什么谢你?”

 

琴师轻声回了句话,公主先是愕然,随即笑意染满眉眼,点头应允。

 

得到准许的琴师放下琴,走到公主身边,手指颤抖着朝公主耳边伸去。但等指尖刚触到那乌亮发丝的边缘,就不再往前,而是朝旁划过,将停在发间的一朵雪花拂落。

 

动作温柔得如同在琴弦上拨出最轻盈的音符。

 

他最想要的,不过是为公主拂开一朵落在发间的雪花。

 

仅此,足矣。

 

***

 

天亮之后,护送公主远嫁的队伍起了程。

 

围观的百姓聚了一路,热闹得把一路的积雪都踩化了。人人都在兴高采烈地张望指点着,那送亲的马车有多气派,陪嫁的嫁妆有多殷实。

 

只是没人看到,公主孤单地坐在马车里,怀着抱着一把断了弦的琴。

 

而离她越来越远的宫门外,站着一位琴师,手中捧着一方木盒。

 

木盒里放着的,是一小束头发,乌黑光亮,连最美的夜空也比不上。

 

***

 

说来也奇怪,自那之后,年轻的琴师就再也弹不出什么像样的曲子来了,不仅琴音里原本的灵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呆板乏味得落了下乘,就连最简单的曲子也是屡屡出错,教人根本听不下去。

 

宫中从来不缺人眼红他的位置,没过多久,琴师就因失职之罪被逐了出去,昔日荣光不再,黯然返乡。

 

世人纷纷感慨这琴师年少得志,却是过早地江郎才尽,令人惋惜。不过琴师并不在意这些议论,只是闭门谢客,独自学起造琴的技艺来。

 

这又引来不少闲人的嚼舌根,毕竟再好的琴师也不是造琴的工匠,想要从头学起,真是荒谬的不自量力。

 

可琴师却当真学了下来,这其中该有多少苦头,或许只有他手上的老茧才知道。

 

没过几年,落魄琴师竟成了名动天下的造琴匠人,冷清的居所重新热闹起来,每日前来求购的人、拜师的人络绎不绝。由他造出的每把琴都是无上珍品,千金难求,有一把琴甚至被收进了王宫的宝库,再被作为庆贺两国战火偃息、边境安宁的贺礼,连同其他财宝一同送去了邻国都城。

 

第二年入冬之时,从邻国来了一位密使,问琴师讨要一把新做的琴。

 

琴师没有犹豫,直接拿出最好的琴交给了密使。

 

只因密使告诉他,邻国王后日日为两国交好劳神忧心,唯有用这来自故土的琴弹出曲子,才能稍稍缓解她的思乡之情。

 

***

 

之后每隔几年,密使都会如期而至,从琴师手中取走一把好琴,并回赠给琴师一方小木盒作为谢礼。

 

木盒打开,里面装的物件总是不变,是一小束发丝。

 

唯一改变的,是发丝的颜色。

 

从乌黑发亮,到夹杂银丝,到花白斑驳,再到纯白如雪。

 

琴师也老了,再不是当年那位翩翩公子,几乎不再有人记得,他年轻时曾是天下闻名的第一琴师。毕竟这数十年来,人们只知他造琴的技艺越来越精妙,却再也无人听他弹过一首完整的曲子。

 

据琴师身边的徒弟说,偶尔在下雪的夜里,会听到琴师房中传来琴声,可惜总是一曲未终,弦倒是先断了。

 

不应当啊。众人疑惑不已。老琴师造的琴向来完美无瑕,制弦的手艺更是一绝,各种稀奇材料入他手中都能做成最上等的琴弦,哪有随随便便就被弹断的道理?

 

这或许就是天意。有人提起了当年琴师被逐出宫的事。早在那时,他与琴音的缘分就断了。

 

***

 

这年冬天的天气有些奇怪,明明比往年更为寒冷,该来的雪却迟迟未来。

 

就像本该来取琴的密使也一直没有出现。

 

老琴师等啊等,等到最后,来的只是一个消息。

 

邻国太后过世了。

 

当夜,这年的第一场雪终于来了,漫天飞舞,坠如玉屑。年迈的琴师独自坐在积满落雪的园子里,怀里抱着一把琴。

 

这是他此生做的最好,也是最后一把琴了。

 

琴身古朴,琴弦则带着奇特的质地,乌黑发亮,柔韧无比,在雪夜中微微泛着光泽。没人能猜到这究竟是什么材质,但也无须猜到,这世上再无别人有将那种材料做成琴弦的本事,这是只属于琴师一人的秘密。

 

耗尽了他的一生去追寻。

 

恰逢有片雪落在琴弦上,琴师伸出手,指尖拨在弦上,动作温柔至极,好像是在为少女的发丝轻轻拂开一朵雪花。

 

刹那间,轻盈的音符从琴弦间淌出,行云流水,灵动丝毫不减当年。浊泪从琴师眼中淌下,朦胧中浮在眼前的,仍是那个站在雪中的黑发少女,眉眼间都染着笑意。

 

雪一直没有停,仿佛此生再也不会停。

 

而琴师坐在雪中继续弹着琴,琴声同雪花一道飘散,声声哀婉。

 

弦音未改,一曲终断。

 

END


碎碎念:构思这个故事时,窗外正好下着雪,然后有关这个故事的所有场景就慢慢在我脑海里展现,我所做的,不过是把每个场景都转成文字,记录下来。这不是一个甜蜜的故事,但它记录了一段真诚的感情,我想这就够了。

谢谢来同我分享这个故事的你们。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四十八周打卡。

评论 ( 44 )
热度 ( 1620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