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风神之歌

风神是位自由自在的神,永远有着追求新鲜与变化的少年心性,在一个地方待不住,总是随着性子四处游荡。

 

他去过很多地方,什么都见识过,也遇到过不少喜欢的东西,不过都是一晃而过。几百几千年过去了,从来没有哪样东西,值得他停下来,等一等。

 

但在某个夏夜,当他赶着云朵从一座城堡上空掠过时,却听见了能让自己放慢脚步的歌声。

 

那歌声婉转悦耳,即便掺着几分落寞的音色,依然很美。

 

风神从未听过如此动听的歌声,好奇心又翻上来了,便落在城堡顶上,向下张望。

 

在城堡最高处的露台上,有位美丽的少女正伏着栏杆,对着面前夜色,轻声唱着歌。

 

她的歌声美得如同着了魔,每个音符都能融进从她身旁掠过的风里,被送到城堡周围的森林里,被画在城堡上空的星幕中,被沉入每个睡熟者的梦境里,传播得很开、很远。

 

风神一动不动坐在屋顶,听得入迷。

 

连四起的风都停息。

 

直到少女停下唱歌,拿出丝绢擦了擦眼角,风神才回过神来,有些慌乱地猛然起身,带起一阵急风。

 

少女手中的丝绢没拿住,一下子被风刮了出去,在露台上空轻盈翻滚几次,再缓缓沉下。

 

它没有落地。

 

一阵风将它托起,随着风神一起,悬在少女所站的露台外。

 

虽然风神没有实体,但想要让凡人看见自己的模样还是有办法的。此时此刻出现在少女面前的,就是风神这千百年来一直保持的模样,是个身形修长的俊朗少年,浑身环绕着细碎的风流,连额前短发也跟着微微晃动。

 

他驱动风力,将手绢送到少女面前,声调中有自己都未察觉的腼腆:“这是你的手绢。”

 

少女打量着这个悬在半空的少年,倒没有害怕或惊慌,而是接过手绢,略有迟疑地问道:“你是……”

 

少年挠挠脑袋:“我是风。”

 

少女微微动容,似乎有些欣喜:“原来,你就是风。”

 

美好的事物之间往往很容易共通,无论这是一段优美的歌谣,还是一阵和煦的晚风。两个素未谋面的少年少女,在初次见面时也能守着这露台,毫无隔阂地聊上一整晚。

 

在听少年兴致勃勃地讲述自己这些年在不同地方见过的奇闻异事后,少女告诉风神,她本来是这个国家的公主,但父母早逝,叔父夺走了王位。虽然新国王没有将当时还是婴儿的她处死,但也提防着她觊觎王位。从她记事起,就一直被困在这座城堡里,身边只有监视自己的仆役,没有亲友作伴,也从来不被允许去到城堡之外的地方。

 

每天深夜独自在这露台上唱歌,是她唯一的消遣与自由。

 

“真好,你去过那么多地方,不像我从来没离开过城堡。”少女垂下眼睑,有羡慕,也有失落,“听起来好自由。”

 

这令少年的心猛然被揪紧。

 

他无法想象,长年被困在一处,没有亲友也不得自由的生活该有多难捱。

 

等到天光微亮,城堡里外都有了人声响动,少年怕自己被其他人看到惹来麻烦,只好告诉少女,他得先离开了。

 

“那你……”少女追问道,清澈的双眸中满是期待,“你今晚还会再来吗?”

 

少年迟疑了。

 

他是无拘无束的风,从来不会为谁停下脚步。

 

但为什么,当自己看见少女眼中的不舍时,竟然会觉得胸中微疼?

 

“抱歉。”少年轻声道。“我是风,不该也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少女眼中的期待黯然了,但很快又换上坦然的微笑:“是啊,你是风,本来就该自由自在的。”

 

这是她此生最渴望的东西,哪怕自己从来都得不到,能看到有人真正拥有,证明这种自由确实存在,也很好。

 

风神也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离开的,只知道当自己闷着头一口气跑到停下来时,已经到了一座从未到过的城池,离那座城堡很远了。

 

周围全是陌生的场景、新鲜的事物,他本来应该很感兴趣,就像从前那般,兴奋地掠过各种好看好玩的东西,这里瞅瞅,那里看看。

 

但不知何故,心始终被一股莫名的沉重牵着,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风神烦躁地穿过城中的大街小巷,甚至没留心看路,以至于自带的气流吹翻了巷子口晾晒的干草药,弄掉了挂在阳台上的湿衣服,甚至还掀开了街上若干位女士的裙角,惹得一片惊呼。

 

好吧,他不是故意的。

 

他只是……心里太烦了。

 

最后这位闯了不少祸的风神终于消停下来,站在城里最高的钟楼顶上,向着远山张望。

 

即使只能看见连绵起伏的山峦,可他知道,在那山的后面藏着一座城堡,露着城楼上的尖尖角,还有一位孤单的少女,每个深夜都会在城堡最高处的露台上唱歌,哪怕谁也听不到。

 

原来自己的心,也一直在为幕场景而疼痛着。

 

少年不再迟疑,利落地转了个方向,冲向城堡所在的地方。

 

当他回到城堡时,夜已经深了,周围一片安静,只从城堡周围的森林中隐约传来些流水与虫鸣的声响。

 

没有悦耳的歌声,取而代之的,是低声哭泣的声音融在风里。

 

少年皱起眉头,悄然朝城堡最高处的露台飞去。

 

然后他看到了少女哭泣的样子,并没有多么优雅得体,精致的五官扭在一起,眼眶周围泛着红肿,泪珠不停往下淌着。

 

人真正孤单难过时,是顾不上好不好看这回事的。

 

少年慌了神,急忙现身于露台外,想要说些道歉安抚的话,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没有实体的他,无法像凡人一样直接取物,但还是想驱动风力拾起少女丢在一边的丝绢,替她擦干眼泪。

 

想了想,风神放弃了这个举动。

 

他直接扬起一股和煦的风,气流轻轻拂过少女脸颊,让滑落的眼泪在风中干涸。

 

少女止住哭泣,愣愣看着眼前的少年:“你回来了。”

 

“嗯。”少年笑了起来。“我会为你停留。”

 

还有一句话他没好意思说出口。

 

如果你再流泪,我也会用风为你擦干它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风神信守了自己对少女的承诺,每晚都出现在露台外。以至于在那座城堡里待过的侍女和卫兵多年以后回想起来,都还记得那个每夜刮着习习凉风的夏天。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这座城堡的最高处,有两个年轻人,每晚都享用着最惬意最舒畅的晚风,尽情聊着天。

 

少年除了告诉少女自己在外的所见所闻,还会经常给她带来一些礼物,比如一枚纹理分明的红叶,或者一片沾着露珠的花瓣。

 

只因为少女说,想见见远方的树木花朵。

 

有时他甚至会跑去很远的地方,像是矗立在遥远天边的冰川,又或者是包围在地平线外的大海,只为了从那里取得一些少女从未有机会闻到的味道,然后便能凭借这些珍贵的味道,想象出整个世界的广阔。

 

说实话,要每天跑很远的路带回这些味道,还要一路小心用气流封住,以免它们中途逸散,即便是对于身为风神的少年而言,也颇为辛苦。

 

但只要能看见对方脸上真切的笑容,那这些辛苦就都可以不在乎。

 

少女希望能回赠给少年礼物,不过少年是风,公主能给出的贵重珍宝,对他而言都太沉太重,带不走的。

 

“那就为我唱首歌吧。”少年说道。“那是风能一直带着走的东西。”

 

少女红着脸埋头笑笑,再抬头时,已经张口唱起了歌。

 

歌声清澈悠扬,比起曾经的哀婉幽怨,如今里面又多了几分喜悦和安心。

 

少年总是不知不觉就听得痴了。

 

在过去的千百年里,他一直以为能永不停息地自由奔跑是世上最快乐的事,从来没想过,原来有能让自己甘愿驻足停留的人,也是同样幸福。

 

可惜,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匆匆,就像那个凉风习习的夏天一样,很快也要过去。

 

在夏末的夜晚,少年如约而至,露台上的少女脸色却不复往日欣喜,而是布满了忧愁。

 

“过了今晚,请你……”少女低声道,“……不用再来找我了。”

 

她的叔父国王为了与连年交战的邻国交好,强行给她安排了一桩与邻国王子的婚事。婚期很急,意味着她马上就要远嫁,去到陌生的城堡,成为陌生人的妻子。

 

邻国局势更为复杂凶险,到时候恐怕连每夜能在一片小露台上独处的自由也没有了。

 

她不甘心。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少年因为这突然的变故有些发懵,脑子里乱乱的,冲动之下脱口而出:“那我陪你一起去!”

 

他愿意追着她一世,在另一座城堡周围停驻,再不离去。

 

哪怕要为此违背风的本性,付出神力衰弱甚至最终死去的代价,他也愿意。

 

可少女拒绝了。

 

许多天前,她就察觉到对方环绕全身的气流日益衰退的迹象,能停留在此陪伴自己一个夏天,大概已是极限。

 

“你是风啊,是自由的风,不能也不该停下来的。”少女轻声说道,语气复杂,分不清究竟是在笑还是在叹息。“如果我没法得到自由,那就拜托你……去替我看看这个世界吧。”

 

请你不要担心,无论被困在哪里,我还拥有和你一整个夏天的回忆。

 

这样的美好和温暖,足够点亮余生了。

 

少年沉默地看着少女,看她独自站在风中,长发与裙边一同扬起,那么孤单,那么落寞,令他很想走过去,给她一个拥抱。

 

可他什么都不能做。

 

风神没有实体,连一个真正的拥抱都不能给予。

 

他只能定在原地,安静地聆听对方为自己唱了一首歌,是两人初见时他听到的那一首。

 

明明是一样的歌,听着却不太一样了。

 

原因或许是,如今的歌者与听者,心中都有了爱的痕迹。

 

少女唱着唱着,终于有控不住的眼泪从眼眶滚滚滑落,哽咽着唱不下去。

 

一股和煦的风自她身边吹起,仿佛温柔的恋人伸出了手,气流轻轻拂过少女脸颊,让滑落的眼泪在风中干涸。

 

“以后每当你想哭的时候,就站到露台上,或者打开窗户。”少年直视着少女,说出自己先前没能说出口的承诺。“如果你再流泪,就让风为你擦干它吧。”

 

少女与他四目相对许久,最终绽出释怀的笑容,郑重地点点头,应允了这个约定。

 

从今以后,无论她去到哪里,只要有微风扬起,就好似少年还陪在自己身边。

 

至于少年,会永远带着她融在风里的歌声,替少女实现心愿,走遍这个世界的每一寸土地。

 

双结局之一(喜剧版)

 

公主出嫁那天,阵仗很是隆重,邻国的王子意气风发地骑在白马上朝着城堡前行,迎亲的队伍在城堡前的大道上排了好长。

 

一身洁白婚纱的少女站在高高的露台,目光没有落在下方王子所走的大道上,而是抬头望向城堡之外的森林河流,还有更远处的山峦与朝阳。

 

那些自己永远去不到的自由之处,应该会一直有风吹拂。

 

少女将手中的丝绢丢了出去。

 

丝绢在半空展开,被风托着,翻滚着,迟迟没有下落。

 

忽然之间,强风腾起,将丝绢送回少女手上,同时将她的婚纱与长发都吹得高高扬起。

 

下一秒,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少年,不,此刻称他为风神更为合适,从未有过的猛烈气流环绕在他全身,肆意乱窜,摩擦得周遭空气都在猎猎作响。露台上所有物件都被吹得摇摇欲坠,连少女自己也不得不用力屈身,才能勉强站稳。

 

城堡前的大道上,迎亲的队伍早就被更加狂暴的风吹得东歪西斜,溃不成军。

 

风神朝少女伸出了手:“你愿意跟我走吗?”

 

与我一同去见识这个广阔的世界,永不停下脚步,享有全然的自由,直到时间尽头。

 

哪怕此生连一个真正的亲吻、一个真正的拥抱也没法拥有。

 

但至少我拥有你的歌,你拥有我的风。

 

少女先是错愕,很快脸上绽出灿烂的笑容,只见她扯着裙摆,毅然踩上露台栏杆,朝风神所在的半空跃去。

 

城堡下面的人们发出了惊呼。

 

随即视野全被巨风扬起的无数物件遮蔽,这风实在太剧太猛,吹得方圆数十里都是天昏地暗,什么也看不清。

 

许久之后,风才渐渐停息,惊魂未定的人们挨个从庇护所里钻了出来,惊慌地面面相觑。

 

无人伤亡,唯独公主失了踪影。

 

从此再也没有谁见过她。

 

但直到很久以后,这片土地依然流传着这样的传说,每当你走到一处美景之中,就请静下心来,仔细聆听清风掠过的声音,一定会很悦耳,很动听。

 

因为这里面藏着风神的新娘饱含幸福的歌唱。

 

风不停息,爱亦永续。

 

END

 

双结局之二(悲剧版)

 

公主出嫁那天,阵仗很是隆重,邻国的王子意气风发地骑在白马上朝着城堡前行,迎亲的队伍在城堡前的大道上排了好长。

 

一身洁白婚纱的少女站在高高的露台上,目光没有落在下方王子所走的大道上,而是抬头望向城堡之外的森林河流,还有更远处的山峦与朝阳。

 

那些自己去不到的遥远之处,应该会一直有风吹拂吧。

 

“再见了。”少女释然一笑,“只要在有风的地方,我就不会让人看到我的眼泪。”

 

然后她转身离开露台,绕着一圈又一圈的楼梯盘旋而下。

 

不再回头。

 

据当时在场的人说,公主坐上婚车时,周围突然刮起了好大的风。风中全是花瓣,不同颜色,不同种类,连开花的地域和季节也都不同。

 

就好像是有谁送了公主一份大礼,让她在出嫁之时,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花都看尽。

 

而公主只是默默靠窗看着,之后打开车窗,将手中的丝绢扔了出去。

 

丝绢在半空中展开,被风托着,翻滚着,迟迟没有下落。

 

直到公主的婚车消失在远处的山峦外,也一直没有落。

 

许多年后,当昔日的风神已经游遍这个世界的每一寸土地,感到疲倦之时,便短暂地停留在一处林间休息。

 

树林围绕着一片平坦的草坪,是处静谧的墓地。

 

此时这里恰巧在举行一场葬礼。

 

他们所悼念的,是位很受尊敬的王室老妇人,按照在场的人低声交谈所说,这位老妇人度过了恪守礼制、庄重克己的一生。虽然中途遭遇过无数变故波折,体验过许多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但她始终保持着惊人的淡然,从未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过悲色。

 

连眼泪都不曾流过一颗。

 

这些讨论的声音都顺着风的流向,传向风神耳中。

 

如今的他,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翩翩少年,从当初离开城堡起,原本停滞在他身上的时间又开始流动,几十年间就已流逝得比过去千百年还要更多。流逝的时间,伴着这些年走过的无数远路,看过的无数风景,一起在他身上烙下了沧桑的印记。

 

“即使能再相见……”衰老的风神望着葬礼方向,苦笑道,“……你也不认得我了吧。”

 

毕竟,不只是风不能停下来等人。

 

人也会一直向前走,不能停在原处,等风再起。

 

葬礼快结束时,突然刮起一阵猛烈的风,吹得在场的人踉踉跄跄,险些站不住。

 

不知是从哪儿掉出来一条丝绢,一直被风托在半空,翻滚着,迟迟未落。

 

而风声呜鸣,好似在唱着一首哀婉的歌。

 

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END


《她的幻梦集》系列故事:

01 无心人  02 独自等待  03 退潮之时

04 钱吐症  05 鬼魂猫咪  06 人生剧本

07 默语人  08 心意面包  09 点菜终结者


碎碎念:写这个故事时,想撒糖的林大朵和想捅刀的林小朵在我脑子里打的死去活来,我也没办法调停她们两个,最后决定干脆两个结局都写啦,哈哈,大家喜欢哪个就请随自己心意吧。

另外弱弱地宣传一下我的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希望大家来找我玩。

每周六下午两点半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五十周打卡。

评论 ( 30 )
热度 ( 899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