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吃WIFI的小年兽

这是我为惊人院写的新年贺文,也同步发到乐乎来,祝大家新春快乐!

---------------------------------

在除夕的前一天晚上,我抓到了一只小年兽。

 

当时我刚结束了高三之前的冲刺补习,跟父母一起回到老家,在奶奶家呆了两天了。虽然伯父一家、姑妈一家也都在,看起来人挺多的,但我还是觉得不热闹,很没劲。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年味儿。

 

从几年前爷爷过世那会儿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我感觉如今过年已经变成了例行公事,几家人从不同地方匆匆回到这座小城市,凑一块吃吃饭看看电视,然后再匆匆告别,各奔东西。

 

小时候还能跟小伙伴一起放个鞭炮烟花,现在城里也不让放了。

 

在奶奶家这两天,我就只是坐在客厅沙发上玩了整整两天的手机。

 

偶尔玩累了抬头看一眼,除了在厨房里忙活的奶奶,其他长辈和堂兄表妹,也都是这个状态,几乎没人说话,人手一台手机,专心盯着。

 

连有人提议出去逛逛的时候,大家也只是一边嘟囔着答应,一边继续毫不动弹地窝在沙发上继续看手机,以至于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各种提议都不了了之。

 

唉,没劲,真是没劲透了。

 

更倒霉的是,老家天气太冷,把我给冻感冒了。

 

这导致我连赖在客厅玩手机都有点头晕,吃过晚饭索性早早回了房间上床躺着。结果在床上翻了半天也没真正睡着,迷糊间突然听见房间角落传来一阵奇怪的窸窸窣窣。

 

难道是闹鬼?我裹紧自己的小被子缩成一团,心里有些害怕。

 

但那阵声音一直没有停,而且还带变化的。

 

最开始是罐子滚动的声音,接着是拉环拉开的声响,随后是喝东西的声音,再后面就变成了……打嗝的声音?

 

是谁在偷喝我的肥宅快乐水?!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顾不上害怕了,一把拍开床头灯,对着声音的来源怒目而视。

 

只见墙角蹲着只小怪兽,跟猫差不多大,胖墩墩毛茸茸的,不过尾巴很短,眼睛很大,额头上还长着一只尖尖角,有点儿像个胖版小麒麟,奶凶奶凶的。

 

就是看着不怎么机灵,都被我抓个现行了,两个小爪子还死死抱着我的肥宅快乐水不肯放下。

 

我看看它,它看看我。

 

然后它居然又埋下头,就着吸管最后猛吸了一口,滋滋滋的。

 

太嚣张了!我从床上蹿起,步步逼近,它终于反应过来了,将空罐子往旁一扔,倒地滚来滚去,发出可怜巴巴的哀鸣:“坏人!大坏人!别吃我!我不好吃的!”

 

喂喂,我这个捉贼的被你一个小毛贼叫坏人,还有没有天理?

 

我抱着肩膀冷冷看这小戏精倒地演戏,直到它闹腾累了,一边仰面躺着大喘气,一边拿小眼神偷偷瞟我。

 

“闹够了没有?”我在它旁边蹲下,一根手指就点住了这个小弱鸡,“闹够了就赶快回答我的问题。”

 

接下来的时间,它向我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身世来历。

 

好吧,我承认,当它说出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年兽时,我还是有点吃惊。

 

“你是传说中每到过年时就会冒出来到处搞破坏、还要吃人的年兽?”我怀疑地打量着这个光是被我按着肚皮便翻不了身的小家伙,如此弱小可怜无助能吃还爱瞎咕咕,真的会是凶残的年兽?

 

“我是,我真的是!”小家伙哀嚎道,四个小爪子扣我手上拼命乱刨,软趴趴的没有力气,“我还未成年呢,快把你的魔爪放开!”

 

原来是年兽中的咸鱼幼崽。

 

根据它的辩解,关于年兽的传说很多都有谬误,像是吃人拆家什么的,并不是它们年兽一族的爱好,大多是过年时熊孩子们闯了祸,又害怕被家长责罚,强行扣过来的锅。

 

“那害怕鞭炮声响和人声喧嚣这些,也不是真的了?”我问道。

 

“恰巧相反,我们可喜欢鞭炮的响声和凡人的闹腾了。”小年兽吞了下口水,“那种热闹的声音对我们而言就像大餐一样,特别好吃,所以你们凡人误会了也就误会了吧,我们并不想纠正。”

 

“好吃?”我皱起眉头,“你们还吃声音?”

 

“我们可是神兽,什么都能吃。”小年兽晃了一下圆滚滚的肚皮以示自己的吃货身份,“越热闹的声音越好吃。”

 

作为回报,它们会在吃掉这些好吃的声响后,回报给凡人满满的年味儿作为礼物。

 

这份礼物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实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

 

“可惜现在你们凡人过年都不怎么放鞭炮烟花了,以前那种热闹的场面越来越少。”小年兽抱怨道。“以前我们好多同伴都会在过年时下凡来吃大餐,但现在没得吃,愿意来的越来越少了,我也只能吃点垃圾食品填填肚子。”

 

偷吃还这么理直气壮挑三拣四的。我鄙夷地松开手,思索着。

 

如果它说的都是真的,难道这就是如今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儿的原因?

 

看小年兽在逃脱我的魔爪后飞速逃到墙角,缩成一团假装毛球的可怜样儿,我也不忍心再为难它,正在想该拿它怎么办,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彤彤,还没睡吧?”是奶奶的声音。“刚刚吃晚饭时听见你有点咳嗽,奶奶给你炖了冰糖雪梨汤。”

 

我赶紧让小年兽躲柜子里藏好,打开门,看见奶奶正端着一碗汤站在门口。

 

“哎呀,奶奶,我在减肥,不想喝这么甜的东西。”我抱怨道,接过奶奶手里的汤,随手放到旁边桌子上。

 

奶奶看了眼受冷落的汤,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转而拿出一台手机:“彤彤啊,你教一下奶奶,该怎么用那个什么圈。”

 

“什么圈?”我迷茫地接过手机,发现这款手机特别老。

 

“就是你们用来聊天的那个……什么圈来着。”奶奶看起来也没搞清楚,双手努力比划着,脸色跟着着急。

 

“哦,朋友圈。”我打开手机的软件安装页面,开始下载。

 

不过下载之后该怎么用,也费了我很大力气。奶奶许多基本的概念都没有,连最简单的怎么取名怎么加好友也要问,我很快失去了耐心,将手机塞回给奶奶,半推半哄地撒娇道:“奶奶,我累了,下次再教吧。”

 

将奶奶送出去后,我关上门,招呼躲在柜子里的小年兽赶紧出来,露出了让它汗毛倒立的微笑。

 

在无聊了这么些天后,我迫切地需要找点新乐子。

 

而这乐子就是出去帮小年兽找些好吃的,顺便自己也沾点儿年味。

 

小年兽一开始不是很乐意大晚上还要出去折腾,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才不情不愿地钻出窗子,悬在半空中化回原型——那是一头巨大又神气的帅气神兽,浑身兽毛又柔又亮,在风中微微飘摇,仿佛还镀着一层银光。

 

我爬出窗子,攀在它背上,摸了摸那些兽毛。哇,不仅手感特别好,还暖烘烘的,简直就像靠着一个超级大暖炉,暖得我感冒都好了,即使在冬夜的风中也一点儿不觉得冷。

 

“喂!你干嘛要骑在我背上!”小年兽不满地抗议道。“我可是尊贵的神兽!”

 

“不要计较这些细节。”我把脸伏在软软的绒毛间,愉快得不得了,“我知道哪儿有好吃的。”

 

一听有好吃的,小年兽立马不再叽叽歪歪,顺着我指的方向就冲了出去。

 

黑夜是我们最好的掩护,我们在小城的上空飞速掠过。朝下看去,这座小城十年来似乎都没有太大的改变,还跟我童年记忆时的格局差不多,让我能凭借着小时候在这里居住和过年时的记忆,指出哪里应该有热热闹闹的场景。

 

只可惜,整体格局没有变,并不意味着其中的细节也没有变。

 

比如曾经举办庙会,有许多好吃好玩的、人气特别足的那条老街,如今已经萧瑟破败,连个路人都没有,哪儿来的欢笑和人气?

 

再比如记忆中会舞狮舞龙的队伍,今年也不见了踪迹,没有了锣鼓喧天、爆竹齐鸣,也没有了一帮小孩子跟在后面奔跑打闹。

 

就连明明每年过年人们都会去祭神祭祖的祠堂,今年好像都被围起来翻修,不让人进。

 

带着小年兽转了半天,居然到处都是冷冷清清,没什么过年的味道。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小年兽无奈地叹道。“凡人现在都变了,变得不知道该怎么过年了。”

 

是啊,以前明明都不是这样的。

 

可以前又是怎样的呢?我好像也不太记得了。

 

带着这样的困惑,还有内心莫名的烦躁感,我让小年兽带我回了奶奶家,依然是从窗户里爬进去,小年兽也缩回小小的一只,不停抱怨晚上出去晃了这么大一圈,不仅没找到好吃的,反而更饿了。

 

没办法,我只好溜出房间,想去厨房给它随便偷点吃的。

 

这时候已经挺晚了,大家各回房间休息,客厅里黑漆漆空荡荡的,我本来以为没有人,但没想到一拐到厨房,里面灯还亮着,奶奶站在灶台旁。

 

昏黄的灯光下,锅里咕咚咕咚冒着泡,有浓郁的香气飘出来,是奶奶在炖一锅老鸡汤。

 

“彤彤?”奶奶转身看见我,露出关切的微笑,“是饿了吗?要不要喝碗汤?”

 

“不不不,不用了。”我莫名一阵心虚,转身想走,却被奶奶叫住。

 

“彤彤,这个朋友圈啊,我今天弄了好久,还是没搞懂。”奶奶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从衣兜里掏出来那台老式手机,又慢悠悠地戴上之前因为害怕沾上雾气就取下来的老花镜,脸上是有些为难的笑容,“刚才我问了你堂哥和表妹,他们都说不会,你能不能再教教奶奶?”

 

切,什么不会,明明就是推托之词。

 

本来晚上带着小年兽出去这一趟的无功而返就已经很让我不爽了,再要从头开始教连拼音都不懂的奶奶怎么用朋友圈,简直快烦死我了。

 

加上还记挂着躲在房间里的小年兽,怕它饿太久闹起来,我越说越烦躁,最后终于忍不住,抱怨道:“奶奶,你怎么连这个都学不会!”

 

话一出口我就意识到不妙,奶奶的表情也有些僵,过了好几秒,她才勉强笑了笑,摘下老花镜,轻轻擦着上面的雾气:“对不起,彤彤,奶奶年纪大了,学得慢……”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觉得脸皮发红发燥,支支吾吾道:“奶奶,我……我先回房间了……”

 

然后我就飞快地逃回了房间。

 

小年兽看我一副蔫了吧唧的丧气样儿,很明智地闭了嘴,没再继续缠着我要吃的。

 

而我则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大半夜,最后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也就是除夕当天,情况其实和前两天差不多。我们一大家子人聚在客厅里,最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很快又变成各自盯着手机屏幕了。

 

当然我也是其中一员。

 

说实话,连着刷了这么几天手机,手机上已经没有太多可看的东西,我开始厌倦了。

 

可是不玩手机,还能干什么?

 

想起昨晚和小年兽出去的那一趟,我很纳闷,从什么时候起过年变得如此无聊了?既然原本那些热闹的活动都没有了,那大家在过年的时候又是在干什么?

 

一个新的想法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

 

然后这个想法就驱使着我,从客厅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卧室。

 

没人注意我的悄悄离开,就像也没人注意奶奶始终一个人守在厨房的灶台前。

 

果然,小年兽还赖在我卧室里没走,因为它说自己饿得没力气飞了。

 

我找了盒饼干给它吃,等看它“咔嚓咔嚓”吃完,恢复了些体力,就请它再带着我出去飞一趟。

 

这时候已经临近傍晚,天气阴沉沉的,城里的居民楼陆陆续续亮起了灯。这一次,我让小年兽飞低了些,靠近许多亮着灯的窗户,看看在除夕的前一夜,各家团聚的人们究竟在干什么。

 

结果令我意外,也不意外。

 

无数亮起灯的窗户里,有无数和奶奶家类似的场景。

 

一大家子人难得共处一室,但那氛围却是沉默的、安静的,每个人都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仿佛自己的世界只存在于那里。

 

哪怕同一个APP开了又关,能玩的游戏玩到发晕,追更的网文点了刷新也没有任何动静,明明手机里已经几乎没有什么能吸引自己的东西了。

 

可还是不愿意放下,仿佛是已经迷失在网络中,执着地寻找着什么东西。

 

至于那些并没有被手机吸附住的老人们,他们连能寻找的对象都没有,只能默默站在一边,想跟后辈们说说话都没人理,脸上满是落寞的表情。

 

我突然不忍继续看下去了,偏头望着这座一年才回来一次的小城市。

 

这座小城,就像留守在这里的老人们一样,一起随着时光老了,折腾不动了。

 

只期待着每到过年的时候,曾经从这里走出去的年轻人,能够再把折腾和热闹一起短暂地带回来。

 

可惜,年轻人只是躯壳是回来了,灵魂没有跟着一起回来。

 

就像奶奶每天辛苦做了一大桌子菜后,却只能看着围坐在桌边的一圈子女和孙辈心不在焉地吃着饭,互相之间都不怎么搭理,满心只扑在手机上,没有人真正当面聊天交心。

 

当时奶奶怎么说来着?

 

对了,她对并没有认真听她说话的我们说:“以前你们总说我这儿不开WIFI就不回来,现在我开了WIFI,你们人是回来了,但心都跟着WIFI飞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鼻子有点酸。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传来收到消息的提示音,打开一看,竟然是奶奶在网上申请加了我好友。

 

还附了一句话:彤彤,外面天冷,早点回来,奶奶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桂花糕。

 

记忆瞬间穿回十多年前,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小不点,过年的时候,牵着奶奶的手去逛庙会。不料中途人太多,把我和奶奶冲散了。

 

我一个人站在路边,吓得哇哇大哭。

 

但奶奶很快就穿越重重人海找到了我,心疼地抱着我,还买了甜甜的桂花糕哄我:“彤彤,别害怕,不管你去哪里,奶奶都能找到你的。”

 

那时如此,如今,仍然如此。

 

当我迷失在漫无边际的网络中时,奶奶她努力学习怎么使用朋友圈,也只是想能跟上我,找到我,看到我,跟我说说话而已。

 

而我,甚至都不肯停下来等一等,回头看一看。

 

想到这些,我心下一动,问小年兽:“你真的什么都能吃?”

 

“当然。”小年兽骄傲地回答道。“我说过了,我是尊贵的神兽……”

 

而我打断了它:“那你能不能吃掉WIFI?”

 

“哈?”小年兽困惑地眨眨眼睛,露出为难的表情,“吃是可以吃,但是……”

 

“你不是喜欢吃热闹的声音吗?”我循循善诱道,“人们可以通过WIFI交流聊天,这个难道不算?”

 

“那我要吃的也只是交流聊天啊。”这家伙倒是没想象中好糊弄,居然还有抵触情绪。“吃WIFI就跟让你嚼食物的包装纸一样,根本不好吃的。”

 

“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别的吃,先吃掉包装纸,说不定就有好吃的美食掉出来了。”我继续忽悠。“拜托,身为年兽,你也该负起炒热过年气氛的责任来啊!”

 

幸好这个呆呆的小年兽脑子没那么灵光,在我的一通忽悠下,很快就被说服了,开始吞食起各家各户的WIFI来。

 

没错,它可以同时吞食全城的WIFI,就像过去的年兽可以一口气吃掉所有的鞭炮响声那样。

 

不过我还是有些心虚:“如果有重要讯息需要靠WIFI传送,比如远方的家人互相拜年,或者有什么紧急事件之类的,你可别一起吃掉了啊!”

 

“放心,我再重申一遍,我是尊贵的神兽!”小年兽得意地摇头晃脑,“能干出那么不靠谱的事儿吗?”

 

我捂着嘴偷笑,随着小年兽飞过先前掠过的一道道窗户,看看里面又是什么情况。

 

和我预想的一样,最开始的时候,人们还紧紧握着手机不放,为手机连不上WIFI而郁闷烦躁。其中有一些人试图用手机自带的流量连上网,但也被小年兽顺口把流量吞掉了。

 

人们更加烦闷了。

 

大家都期待着WIFI能赶紧恢复,可通讯部门却怎么都查不出原因。

 

渐渐的,无聊的人们开始放下手机,试着跟周围的家人们聊聊天。从最初的寒暄客套,到逐渐破除了生疏提防,每个人都敞开心扉交流着这一年的经历感想,无论是糗事还是乐事,都能够聊得更开怀,更欢快。

 

大家越聊越多,越聊越嗨,在无穷无尽的欢笑声中,热闹的过年氛围一点点被推起来。

 

哪怕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甚至空中飘起了零星点点的雪花,但每一扇透着灯光的窗中,都聚集着家人之间最坦诚、最美好的温暖。

 

“真是太好吃了!”小年兽开心地甩着尾巴,无尽的年味儿从它身上散了出来,朝着全城每一个人心中扩散。“哪怕没有鞭炮,没有庙会,光是凡人之间开心地聊聊天,就已经是全天下最好吃的热闹啦!”

 

而我拍拍它的脑袋,笑道:“那就赶快带我回家,我也该回去吃年夜饭了。”

 

我猜,家里也有小年兽最喜欢的热闹吧。

 

我猜得没错。

 

等我回到家中——这回不走窗户了,是让小年兽先缩成小小一只,再跟着我走楼梯上去——敲开门,呈现在我眼前的景象,是大家都放下了手机,围坐在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前,亲切愉快地聊着天,而奶奶坐在正中,朝我微笑:“彤彤,这桌年夜饭,就等你啦!”

 

***

 

等除夕夜过完,小年兽告诉我,这顿新年大餐它吃得很饱很满意,不过现在它得离开了。

 

我看着这个呆萌的小家伙,突然有些舍不得:“你还会回来吗?”

 

“只要人间一直有好吃的热闹,我当然会回来的。”小年兽钻出窗户,又恢复了原本庞大美丽的身形,“不过下次我不能再来吃WIFI了,那种东西吃多了,我会拉肚子的。”

 

而且,人间有人间的规矩,偶尔破例可以,老被干扰也是不行。

 

“没关系,我相信,我们以后会找到更好的办法来解决的。”我伸出手,最后撸了一把它漂亮的兽毛,笑着挥挥手,“谢谢你,新春快乐!”

 

而小年兽在空中潇洒地转了个身,在消失前也朝我快活地喊道:“那就明年见啦,新春快乐!”

 

END


碎碎念:今天是除夕,林朵给大家拜年啦!希望大家都能够与家人一起过一个和和美美、热热闹闹的幸福年。感谢你们过去一年来看我写的故事,我们新年接着见~

评论 ( 83 )
热度 ( 1418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