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沉睡的女巫(搞怪小甜饼)

骑士抬头仰望面前那座耸立在森林之中的高塔。

 

高塔周围弥漫着诡异的气息,据说曾有不少勇者冒着风险闯入这片地区,但当他们进入了黑暗中的高塔后,自此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过这些可怕传说吓不退眼前这位帝国最英勇的骑士。

 

因为传说在这座高塔里,幽禁着邻国一位因遭受诅咒而陷入沉睡的公主,那是位世间罕见的绝世美人,正等待着真正的勇士打败发出恶毒诅咒的黑女巫,然后将她吻醒。

 

源于同好兄弟王子殿下一句玩笑话似的打赌,勇敢的单身骑士雄心勃勃地踏上了征途。

 

无论恶龙、怪魔还是亡灵,都不足以阻挡他的前行。

 

但勇猛的骑士万万没想到,这一路上最难闯的关卡的居然是从塔底盘旋而上,多到数都数不清的楼梯。

 

“假如我能提前知道这座塔爬起来有多费劲,一定不上王子那老狐狸的当!”这就是骑士喘着粗气爬楼梯时的怨念之语。

 

身为一个已经要开始为发际线担忧的成年男人,他早没有当年上大学时那种和王子室友联机打游戏、通宵随便熬的好体力了。

 

等抵达终点的时候,骑士差点以为自己半辈子都要耗完了。

 

但没等他好好喘口气,眼前的景象先令他生疑。

 

只见塔顶是一间巨大的实验室,墙壁上挂着若干面大黑板,写满了演算公式。房间中央摆放着几张大桌子,桌上堆放着各式仪器,还有气味可疑的粘稠液体在正在加热的器皿里“咕咚咕咚”冒着气泡。

 

有人坐在桌边。

 

身着简约的灰色长袍,长长的黑发扎成低马尾,脸上戴着一副时髦的黑框眼镜。

 

骑士有些困惑地清了清嗓子,向前迈了一步,对方似乎注意到了他存在,起身转过来对着他。

 

简单的说,这是位巫师打扮的女士,不算特别年轻,也没有衰老的痕迹,正是介于青涩与衰老之间的成熟气韵。

 

她看骑士的表情好像在问:“你找谁?”

 

“呃……”向来健谈的骑士突然有点词穷,“……我来找被诅咒的姑娘。”

 

“我就是。”对方简短一句话直接在骑士身上产生了石化效果。

 

喂喂,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为什么不是公主而是女巫?为什么还是个能干聪明(并且美貌)的科研工作者模样?无数个问题从骑士心中呼啸而过,以至于他有点把接下来该关心的重点抓错:“你……你不是应该还睡着?”

 

“我都睡了十年了。”女巫漠然地耸耸肩,“睡不下去就自然醒了。”

 

骑士干巴巴地笑了两声,脑子里挤满了十万个为什么。

 

大概是看穿了他的困惑,女巫倒是主动做了些解释,不过不是用说的,而是召唤了些直接呈现往事的场景录像出来。

 

以下即为骑士在这些录像中看到的真实历史:

 

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世界上曾有一位法力无边的超强黑女巫,她自诩为整个巫师界最会搞研究的女巫,而她超强的法力与恐怖的研发能力,也保证了她在漫长的时间里牢牢占据着巫师学术界各大一流论文期刊的核心版面,每年发表论文的影响因子都甩其他巫师一大截。

 

不过某天,她的魔镜告诉了她一个可怕的预言,她即将出生的孩子,未来某一天将破解一个黑女巫长期以来都无法破解的大课题,发表一篇举世瞩目的重磅论文,这是自信到近乎狂妄的黑女巫所无法忍受的,于是……

 

“等等。”看的半懂不懂的骑士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我以为传说里黑女巫应该是你后妈?”

 

“传说总是以讹传讹。”年轻女巫不以为然地撇嘴,“她是我亲妈。”

 

虽然有时候她对我也跟后妈差不太多就是了——这是女巫掐掉没说的后半句。

 

黑女巫并不想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下毒手,但也不甘心就此放弃论文影响因子NO.1的地位。于是她冥思苦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那就是给这孩子下一个诅咒,一旦她的孩子研究能力超过她,诅咒便会生效,使孩子陷入昏睡,不会留在世间跟她正面竞争……

 

这个诅咒惊得骑士手里的宝剑都掉到了地上。

 

“太荒谬了。”他为女巫遭受的待遇感到了愤懑,“难道你的父亲就没有对此提出任何异议?”

 

女巫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指了指往事场景的一个角落。骑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个角落里藏了个男性角色,仔细看(一定要非常仔细地看,因为他所占的篇幅实在是太小了),会发现这个头戴王冠的男人面部轮廓跟女巫有那么几分相像。

 

那位陌生的男性仿佛也感应到了骑士的注视,对着他所在的方向无奈地摊开双手:“大家都知道,即便你贵为国王,但如果你娶了一个超级强势的女巫大佬当老婆,那在对孩子的前程规划这件事上,你也没有什么发言权。”

 

骑士抹了把额前冷汗,画面继续:

 

国王虽然无力更改这个决定,但出于父爱,他还是决定做点什么。于是国王命人修建了这座高塔,他的女儿一出生就被锁在这暗无天日的高塔里,只留少数仆役照顾生活。国王希望这样便能令女儿接触不到任何巫师界的科研成果,科研能力得不到提升,自然就能保护女儿躲过诅咒……

 

“很显然这没什么用,你父亲大概只是不靠谱的童话故事看多了。”骑士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诡异的叙述方式,淡定地做着评论,并满意地看见画面里出现的国王转头朝自己比了一个“你懂的”手势。

 

“是的,毕竟我继承了母亲的科研天赋,天生就对演算和实验很感兴趣。”女巫无所谓地摊手,“在这塔里又很清静,不用参加愚蠢的舞会也没有烦人的学术会议,完全没人打扰,搞科研简直太适合不过。”

 

结果就是这般禁锢不仅没有令这个姑娘远离科研,反而是一步步地自学成才。黑女巫通过水晶球知晓了此事,气得跳脚,三天两头想跑来捣乱。

 

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以指导女儿完成更高深的研究成果作为结束。

 

哎,看不得有前途的好研究半途而废的强迫症性格,让黑女巫这个反派好难做。

 

时光荏苒,当初连试验台的高度都够不到的小女孩也渐渐长大了,在一对不靠谱的父母双重迫(培)害(养)下,她的研究能力与日俱增,很快就在巫师界崭露头角,发表了不少高质量论文。

 

但就在她开始着手一个巫师业内最前沿的大课题时,诅咒被触发了。

 

女巫注视着往事录像里那个诅咒让自己陷入昏睡的场景,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不过这种诅咒对那孩子而言或许也是种解脱。”

 

即使一直以来都醉心科研,但不得不承认,高塔上的生活,真的太寂寞了。

 

国王因为女儿陷入昏睡而悲痛欲绝,但这时一位神秘的白女巫出现了,她告诉国王不必太过悲伤,只要等这孩子的科研进展随着岁月的流逝被他人超过,自然就会醒来。而国王也在这位白女巫的帮助下,在高塔周围设下了结界,保护孩子,直到她最终醒来的那一天……

 

“这个白女巫……”骑士嘴角有点抽搐,“看着很像你妈。”

 

“本来就是她。”女巫波澜不惊地回答。

 

骑士嘴巴张得能塞进一根鸡腿。

 

“你不知道,我妈除了热衷于搞科研,业余时间还在不少其他童话故事里兼职演正反派,她很喜欢搞一人分饰多角那套。”女巫无所谓地偏偏头,“这样显得比较……戏剧化。”

 

骑士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或许是感到了久违的良心痛,或许是一人分饰多角搞得黑女巫白女巫两边在内心打架,又或是出于对女儿这样一个天纵奇才却不能好好搞科研的惋惜,总之,孩子的母亲终于认识到了自己之前施展诅咒的错误,她决定弥补过失,改变自己。

 

然后她就开始……更加勇猛地搞起研究来。

 

“啊哈?”骑士脑子已经彻底宕机。

 

“因为这个诅咒实在太过强大,我妈自己也没法破解。”女巫解释道,“唯一的破解方式,就有人能先把我之前研究的课题搞出成果,发表论文成果。”

 

这个研发时间越短,沉睡的女巫也就能越早醒来。

 

不过小女巫的研究领域实在太过前沿,即便是她母亲黑女巫这样的学术大佬,也耗费了足足十年光阴,才终于把研究了结,论文发了。

 

第一作者署的是自家女儿的名字。

 

“听起来似乎还是个不错的结局……”骑士评论道,但很快他就因为察觉更要紧的问题而焦虑,“这么说,那些有关睡美人需要勇士来亲吻才能醒来的传言都是假的?”

 

女巫点点头:“其实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等我妈把论文搞定,我自然会醒。”

 

骑士如同遭受万箭穿心,被打击的几乎要站立不稳,但还是顽强地挣扎着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诅咒你的黑女巫也不需要打倒了?”

 

“我妈哪里会傻到坐在这里等你来打。”女巫毫不留情地予以最后一击。“而且她的战力远远超过你,谁打谁还说不定呢。”

 

与此同时,空气中迅速冒出一个身穿黑色外袍的女性幻象,对这个回答表示了补充:“我有自己的实验室要带,还有那么多童话故事需要我客串,我根本不可能守在这个破地方等下去!要知道我这种级别的学术大佬和演艺大咖赶场子也是很忙的!”

 

说罢,幻象又马上消失了。

 

天文台里只剩下面色如常的女巫和面如死灰的骑士。

 

说实话,骑士感觉不太好。——他已经可以预见到自己的好兄弟,王子殿下那笑到捶墙的样子。

 

他也猜到为什么过去那些勇者前来之后再无音讯的原因了:被这么荒诞丢脸的谣言骗到,辛苦折腾半天结果闹了个大乌龙,谁会高调地拿出来乱讲,肯定都假装没这回事啊!

 

同样受骗上当的骑士痛苦地捂住脸:“这可真是个大笑话。”

 

“唔……”女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般场景,“我很抱歉?”

 

“不不不,你也是无知谣言的受害者,完全不需要道歉,只是我们童话大陆这种喜欢乱传谣言的风气真是需要改一改。”骑士回过神来,放下捂脸的手,望了望这乱糟糟的实验室,突然大咧咧地笑了,“既然我都费力上来了,能请你出去喝一杯吗?我请客。”

 

“嗯?”女巫表情略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会跟之前那些人一样,发现自己受骗上当后,生气地咒骂着离开。”

 

“那可不合情理,也不是我的作风。”骑士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甚至还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而且我为什么要对一位像你这样有魅力的女士做出那样无礼的举动呢?”

 

这回换女巫发怔了。

 

“那个……其实,我以前也是在圣骑士学院拿了博士学位的。”骑士看女巫迟迟没有答复,脸上的笑容不复原有自信,莫名心虚起来了,“我想如果你研究累了,或许会想要跟我去小酒馆坐坐,我们一起交流一下最新的,呃,生活见闻,还有……学术成果?”

 

不要怀疑,这是骑士的真心话。

 

对于学术建树并不输给武力值的他而言,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比两个聪明的灵魂一起愉快交流更带感了。

 

“好吧,虽然睡美人,恶女巫什么的这些都只是谣传。”过了好一会儿,女巫才露出释然的微笑,向前几步靠近了骑士。“但为了不让你白跑一趟,我们还是可以让其中一小部分变成真的。”

 

骑士不解地望向对方,突然感觉右侧脸颊拂过一记温柔的触感。

 

“在我们一起去小酒馆之前,这算是先给你辛苦爬上楼来的一点补偿。”女巫退回几步,露出了羞赧的微笑。

 

当然她又习惯性地掐掉了后半句,这是感谢对方让她避免在醒来之后,就又要面临无端指责与寂寞生活的谢礼。

 

而骑士楞了好久之后,才回味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一个美妙的吻。

 

好吧,在所有不靠谱的传说当中,至少这是真的。

 

END


系列故事《反派有话讲》地址:

(1)配角光环(2)文坑的自救 (3)晕血丧尸

(4)女巫借贷(5)河神与龙王 (6)水妖之歌

(7)坏蛋修行(8)高考小怪兽 (9)糖果幽灵 


碎碎念:之前翻到一篇自己几年前写的旧文,当时写的不够完善,但创意我挺喜欢的,于是我把角色重新设定,故事内容也几乎重写了一遍,形成了现在这篇故事。虽然故事质量仍然没能改善多少,还是厚着脸皮发出来,大家凑合着看吧,哈哈。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五十四周打卡。

评论 ( 50 )
热度 ( 1601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