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无名之城

从前有座非常不起眼的小城,不起眼到什么程度呢?连地图上都没有它的名字,出了城几里地,就没有人能想起它的存在。

 

没办法,它实在是太普通了,没有任何特点值得人铭记。

 

小城里的居民最初也不想这样,可没办法,他们没什么特长,日子过得既穷苦又无趣,以至于但凡有点意思和技能的人都跑出去闯荡了,再也不会回来。

 

至于留下来的人,也和这座城市一样,因为太过平凡毫无亮点,被外面的世界渐渐遗忘了。

 

久而久之,城里的居民本身也麻木了,就这样普普通通凑合着过吧,努力啊好奇啊都不用再想了,反正我们和这座城市一样,连名字都不配有。

 

这是一座无名之城。

 

直到有位年轻旅人无意间路过这个小城。

 

不知道他究竟是看错了地图指示走岔了路,还是漫无目的闲逛至此,总之他看到了这座无名之城,然后他决定结束流浪,留在此地。

 

城里的居民都觉得他疯了。

 

这座城市没有名字。居民们争先恐后地提醒旅人。在这里待久了,就连你自己也会被世界遗忘的。

 

旅人微笑着谢过来提醒自己的人们,放下行囊,在小城某条巷子深处找了一处废弃已久的破败房屋,认认真真打扫起来。

 

没过太久,巷子深处便多了一处整齐清爽的小院。院子的新主人,那位驻留的旅人,在这里开了城里第一家甜点店。

 

本来已经失去好奇心的小城居民莫名心动起来,纷纷跑去店外偷看。

 

他们看见橱窗里摆着一排排造型精致的甜点,店外园子里摆着新鲜茂盛的花草植栽,在那些花草围绕中央,还放置着造型别致的桌椅,空空的座位仿佛在等待光顾的客人赶紧来。

 

都进来坐坐啊。店长站在院子门口,热情地向大家打着招呼。我请大家吃甜点。

 

小城居民们将信将疑地互相对视,到底抵不住那些诱人甜点的召唤,走进小花园坐了下来。

 

然后为店长端上的甜点味道发出惊叹。

 

太好吃了。大家露出久违的幸福表情。我们从来没吃过这么棒的甜点。

 

或许在小城之外,这个世界别的地方,特别是那些繁华热闹的大城市里,还有许多手艺精湛的甜点师傅,能做出更加美味漂亮的甜点,店长的手艺与他们相比也不算得什么。

 

但在这座没有名字的小城里,对于习惯了一切都默默无名的居民而言,这样的甜点已经是莫大的惊喜。

 

消息很快就在整座小城传开,这间甜点店成了城里最热闹的地方,大家都愿意守在店外,满怀期待等着店长端出刚做好的甜点来。

 

至于店长自己,应该也很高兴大家来吃他做的甜点吧。

 

不然他便不会情愿每天从早忙到晚,累得腰疼背也酸,也不会把甜点的价格都定得很低,还将甜点免费送给城里家境最不好的孩子们,几乎是在做亏本的买卖。

 

还有,即使当前的甜点味道已经获得全城居民的认可,店长依然没有满足于此,每天在店铺打烊后,还会从行囊中拿出厚厚的烘焙典籍,一页一页翻到深夜。

 

他的手艺确实越来越好了。

 

好到甚至有原本已经离开这座城市,决意出去闯荡一番的年轻人,每当在外受了罪、伤了心,便会忍不住回到这座无名之城,吃一吃店长做的甜点,得到安抚的心就好像又能继续撑下去了。

 

重新启程的年轻人们去到外面的世界,越走越远,也将这家店的甜点名声带了出去。

 

在我的家乡,有全世界最好吃的甜点。他们向外面的人这样说道。

 

听到这个说法的人多了,便总有人忍不住好奇心,决定去那座无名之城,尝尝这传说中的甜点。

 

这对于从来都只出不进的无名之城而言,简直是从未有的大新闻。城里的居民一脸惊讶地看着越来越多的陌生人走进城里,向他们打探那间神奇的甜点店在哪里。

 

其实也不必特意打探,只要顺着长长的排队队伍一路向前,总能找到的。

 

看着这么多外面的人特意来这里吃甜点,无名之城里的居民原本已经沉寂的心思慢慢开始活络起来了,既然那间甜点店的生意这么好,做出来的甜点总是供不应求,那为什么我们不也跟着开甜品店呢?

 

他们当中还真的有人这么干了,可惜做出来的甜点味道很不怎样,远远比不上店长做的甜点味道。

 

于是大家恭恭敬敬向店长请教做甜点的秘诀。店长也不藏私,把自己这些年积累的烘焙秘诀全分享给大家看,有时还在忙碌之中抽出时间,手把手地教新学者该怎么做更好。

 

我一个人做的甜点不可能供给所有人吃。店长笑眯眯地对学徒们说。希望你们也能越做越好,做出好味道的甜点给更多人尝到。

 

过了一段时日,果真有学徒能做出像模像样的甜点来了,挨着店长的老店开了新的甜点铺子。而店长也时不时向在自家店门口排队的人们推荐:大家可以去试试隔壁那几家店啊,他们家的味道也挺不错的。

 

没过几年,整条巷子开满了各式各样的甜品铺子,香甜的味道在巷间弥漫,热闹非凡,名声也越传越远。

 

连无名之城也因此有了名字,是各种与甜点相关的绰号,尽管它们都不是正式的名字,还仅仅流传在人们嘴上,但比起以前连口头名字都没有的情况,仍是进步太多。

 

没有名字的城市,似乎是要彻底改变了。

 

地图的制作者已经决定,要在地图上给这座小城标注一个正式的名字,而所有备选名称中呼声最高的,就是用那家最有名的甜点店的铺名,或者干脆用店长本人的名字来为小城命名。

 

这应该是故事最理所当然的发展方向。

 

可是并不是人人都认可这样的发展方向,其中有一些人还反对得很厉害。

 

比如同在那条巷子开甜点店的几位店主,就对此很生气。

 

那个可疑的外来者,不仅抢走了我们的生意,现在还要把城市的名字也一起抢走吗?凭什么?!

 

抱着这样的愤怒,店主们联合起来,让诸多未经证实的言论同自家甜点的香气一同散开,这些言论又互相交汇嫁接,越传越多,越传越玄,密密麻麻挤满了小城的各个角落,连一只流浪狗都能从垃圾堆里刨出若干条来:

 

他来我们城里之前,就是个业余的甜点师!根本不是专业的,也就骗骗我们没见过世面。

他的甜点哪有吹得那么好?在其他城里比他做得好的甜点师傅多了去了!

要不是我们城里的人好心捧着他,他才成不了气候呢!

嘿,他还想教别人怎么做甜点呢,自己水平都不怎么样,还好意思教别人!那些秘诀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儿哦!

因为他的甜点配方本来就是抄别人的,那么多品种花样,他自己根本不可能想得出来!

还有,怎么可能有人一直心情那么好,天天都微笑,肯定是装出来骗人的!

没错没错,他就是个骗子!自以为是、恶心虚伪的大骗子!

 

这些声音本来只是人们私下的悄声讨论,但汇聚起来就变得十分大声,甚至抵过了甜点巷子里本来的热闹,吵得不得了。

 

最先是小城居民受不了这样的吵闹,不再去那家甜点店里光顾,再后来,那些特意赶来品尝甜点的外地人也感到不舒服了,店外排队的人渐渐少了。

 

最后,一场有关后厨里出现了死老鼠的丑闻给了这家店致命一击。

 

先前许多年的门庭若市一夜之间成了泡影,哪怕过了一段时间后负责调查者才敷衍地表示,这桩丑闻只是一个误会,并没有真的发生,但被破坏的东西,无论是被少年混混们扔石头砸烂的橱窗,还是属于这家店的美名,都不可能还原了。

 

甜点师站在园子里,默默打扫着满地的碎片,看着园子里的植物已经同自己一般衰老枯萎,不禁想起许多年前,在自己刚开这家甜点店时,园子里曾有茂盛的花草围绕着造型别致的崭新桌椅,空空的座位仿佛在等待光顾的客人赶紧来。

 

而如今,他们再也不会来。

 

满头白发的甜点师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在小城的另一处,却是有一帮甜点店的老板在庆祝,他们高高举起酒杯,为了这伟大的胜利干杯:总算把那个讨厌的外乡人扳倒了,我们再也不会被这个虚伪的混蛋欺骗了!

 

他们喝得眉开眼笑,酩酊大醉,但直到最后一个人醉倒,也没有谁蠢到把那句真心话说出口:接下来,就是该我们享受荣誉和利益的时候了!

 

之后某个天色微亮的清晨,整座小城还未完全醒来,有一位旅人重新背上了他的行囊,从静悄悄的小巷口独自走掉。

 

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

 

这件事在小城中没激起什么波澜,反正城里的甜点店很多,也不缺这一家已经声名狼藉的了。

 

可是,真的没有影响吗?

 

最先察觉到变化的是那些慕名而来的外地人,他们尝过巷子里每一间甜品店,皱着眉头摇摇头:这里的甜点味道也没有比我们城里的好多少,不值得特意跑这么远来吃吧。

 

而后是城里新长大的孩子,他们没有关于那份甜蜜的独特记忆,一旦长大离开家乡,在其他地方尝到更精致可口的甜点,便再也想不起家乡那种平庸乏味的记忆,也没有了想回来的意思。

 

最后是一直住在城里的老居民,他们会在放下吃到一半便不想再吃的甜点时感慨:还是原来那家店的甜点……最好吃啊。

 

久而久之,去到甜点巷的人是越来越少,整条巷子日益冷清,开在那里的甜点店倒了一家又一家,谁都没能赚到钱,反而是亏得干干净净。

 

这里又变成了一座没有甜点店的城市,至于原本依附于甜点之上的虚名,也如空中的云彩一般,风稍微吹一吹就散尽。

 

地图的制作者放弃了在地图上标注它的名字,毕竟这座小城实在太普通了,没有任何特点值得铭记,出了城几里地,就没有人能想起它的存在。

 

但凡有点意思和技能的人都跑出去闯荡了,再也不会回来,只留那些太过平凡毫无亮点的老居民,麻木地守在这座城市里,日子过得既穷苦又无趣。

 

一切终于恢复了最初的样子。

 

旅人还是旅人,尽管不知道他如今已漂泊在何处。

 

而这座小城,也还是那座正逐渐被外面的世界遗忘的,没有名字的城市。

 

END


碎碎念:春节已经过完了,林大朵先前发糖也发得有点累了,是时候让一直偷懒的林小朵出来蹦跶一会儿了,嘿嘿。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五十五周打卡。

评论 ( 30 )
热度 ( 988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