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脑洞】小写手的腌腊腿肉

一个生活在北极圈的小写手因为没有粮食吃,快要被饿死了。为了求生,小写手不得不割了一块自己的腿肉,试着尝了一口。


啊呸呸呸,又干又柴,一点儿都不好吃,也抵不了饿啊。


沮丧之余,小写手突然想起一个久远的传说,传说中有一个方法,可以把难吃的腿肉变成好吃的粮食。


这个方法叫制作腌腊腿肉


具体做法就是写手先割一块新鲜腿肉,但不要马上吃,而是把它挂起来慢慢晾干,做成腌腊腿肉。


在这个过程中,最好不要去偷看它的状态,要相信时间的催化力量,它能让原本又干又柴的腿肉脱胎换骨,注入一开始并没有的风味物质,令其口感逐渐丰腴爽滑,滋味日益丰富鲜美,最后变成营养丰富又美味非凡的优质粮食。


真有这么神奇吗?小写手看着自己那块腿肉,跃跃欲试。


于是小写手遵循传说中的方法,找了个隐秘的地方把那块腿肉挂起来,强迫自己不去想它,更不要去偷看。


之后就是静心等待,等到连小写手都差不多忘了自己还存有这么块腿肉时,这事儿才算成了。


不要看这说起来很简单,很多人都等不到这一天。


他们有的在漫长的等待中彻底饿扑街了,有些则是坚熬不住这样的煎熬,沉不住气,跳出了北极圈,去四季如春、物产丰富的新地方找吃的了。


幸好在小写手晾腿肉这段时间,圈子短暂地回了一会儿春,别人新产出的粮食勉强够吃,不然小写手也不确定自己究竟能不能坚持下来。


等终于捱过挺长一段时日,小写手想着那块腿肉应该晾晒得差不多了吧,兴冲冲地跑回去,将挂着的腿肉取下来,满怀期待地尝了一大口。


啊咧?这是什么奇怪的味道?


小写手苦着脸大吐特吐起来,同时想起那个传说里很容易被忽略的一段。


腌腊腿肉的味道,跟腿肉本身的品质也有关系,要选品质上佳的新鲜腿肉才可以。如果这腿肉一开始就很劣质,那再长的时间也不能改变什么,反而会连那一点点新鲜的热乎劲也失去,最后做出来的东西很可能都已经发霉发臭了,任谁来都咽不下去。


小写手放下那块失败的腌腊腿肉,心中惭愧:唉,果然还是我自己的腿肉品质太糟糕了。


没有好的原材料,光想靠外力也取不了巧的。


之后圈子的温度也越来越冷,能找到的粮食越来越少,小写手日子难过,腿肉也愈发下不去手割。虽说腿肉是割了还会再长,可是割起来也很费劲,连吃都吃不饱的人哪有心思再折腾自己呢。


干脆就这样放弃吧。小写手躺平在深深的冰窟坑底,叹气道。不想再挣扎了。


可是……到底心里放不下。


与小写手一同生活在北极圈的还有一群可爱的小伙伴,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即便大家被冻得瑟瑟发抖,至少还能依偎在一起,抱团取暖。


哪怕环境艰苦,但大家围坐在一起欢歌笑语的场景,依然让小写手留恋。


那些快乐,那些分享,都带着真诚的善意。有不少小伙伴都割过腿肉无私地分给大家,一点儿都不计较这其中的辛苦。现在外面已经找不到新的粮食了,如果谁都不肯自割腿肉给别人吃的话,那大家就只能抱在一起完蛋。


小写手一个咸鱼翻身站起来:曾经大家都把粮食分给我吃,我希望自己也能回报他们呀。


怀着这样的心情,小写手又继续打满鸡血割起腿肉来。哪怕自己的腿肉味道很一般,割起来又那么费劲,甚至都不能给自己充饥,但只要圈子里还有小伙伴,能给大家分享一口吃的,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


而在这个过程中,小写手发现,其实割腿肉这种事呢,也是越割越熟练,新长出来的腿肉,品质也总会比之前的腿肉好一丢丢。


这种进步给了小写手莫名的鼓舞,即便如今分享腿肉已经得不到多少反馈,小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整个圈子冷清到连说话都会有回音,小写手也耐住了寂寞,以一种超常的毅力撑了下去。


直到某一天,小写手发现自己割的新鲜腿肉,味道真的还蛮不错的。


只是……已经没有人要吃了。


就在前几天,小写手与最后一位同样蹲在冰窟坑底的小伙伴互道了珍重,目送对方远行了。


望着空荡荡的坑底,小写手轻轻叹了口气。


那就到此为止吧。


离开之前,小写手很仔细地将自己割下的腿肉整理好挂成一排,取下自己的名牌跟它们挂在一起,朝着它们郑重其事地挥了挥手:我也要离开了,谢谢你们,我不会忘的。


不知何故,小写手心中有些伤感。


先前明明对它们很嫌弃,总觉得这里还不够好,那里也不够好。


但如今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却早已把那些不足之处统统忘掉,只余下美好的念想。


后来这个小写手又去了很多地方,踏足过许多圈子,这些圈子有冷有热,粮食有多有寡,滋味也是不尽相同,不过小写手已经在北极圈锻炼得很佛系,没什么挑嘴的,随缘吃粮,日子过得倒也坦然舒心。


腿肉偶尔也会割,可是好像都找不到当初那种鸡血上头的热情了。


大概有些热情就像焰火,痛快绽放的机会只有一次吧。


又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小写手已经不再是小写手,彻彻底底变成一个圈外人,生活在别处了。


曾经蹲在北极圈的坑底饿得嗷嗷叫的日子,好像只会偶尔在梦里想起,然后又随着梦醒迅速消失,回想不起来了。


得等到某个奇妙的机缘巧合,让这位前小写手突然得了空闲,来了兴致,打算回自己最早呆过的那个北极圈看一看。


结果发现这里跟记忆中的样子很不一样。


曾经的萧瑟阴冷都随着冰雪一道融化了,这里有了温暖的阳光,和煦的风流,人和粮食都多得不得了,俨然一副超级热圈的模样。


嗯?前小写手有点懵。发生什么事了?


原来是一场奇迹般的气候变迁改变了这个北极圈的生态条件,让本已经冰封的此地重现生机,万物复苏,于是人们便朝着此地迁徙,慢慢聚集了不少的人气。


前小写手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地一路前行,虽然周围都是陌生的新面孔,但光是看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愉快地吃粮产粮,也会不知不觉间就被那种热闹的气氛所感染。


走久了,前小写手也有些饿了,向旁边一个路人打听哪里有好吃的粮食。路人指向前方一处山谷:那里有这里最好吃的粮食,是一位上古大神留下来的,你一定要去尝尝看。


前小写手谢过对方,朝那山谷走去,在离山谷还很远的地方,就闻到一股隐约的香味。


走得越近,香味越浓。


前小写手期待地动了动鼻翼,在拐角处转了个弯,赫然发现前方挂着一大堆香喷喷的肉干!


看得出它们已经挂在那儿很久了,被岁月时光精心雕琢过,呈现出一种质朴又诱人的某样,光是看着,眼睛就馋了。


前小写手走向那堆肉干,取一块下来咬了一口。


哇,真香!这肉干完全就是顺着自己的心意喜好做出来的,每一条肌理每一块油脂都蕴含着自己最爱的口味,没有丝毫不习惯的味道,太特么好吃了!!!


前小写手一番狼吞虎咽,最后都吃撑了,抚着饱饱的肚皮,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大饱嗝。


对于前小写手而言,此时此刻,这顿美餐吃的不仅是粮食本身,还有藏在岁月中那些美好过往与珍贵点滴,味道怎么可能不好呢。


是谁这么好心这么伟大,放了这么多好吃的肉干在这里。前小写手诚心满满地感激着那位不知名的好心人,四下张望,想找找看有没有肉干的制作者资料。


然后先看到了许多其他食用者的留言,他们也对这位上古大神非常感激,各种赞美之语简直要把这位大神夸到天上去,看得前小写手心头有些羡慕,但并不嫉妒。


毕竟这是人家认真努力过的成果,该得的。


走到末尾,前小写手看到一块悬挂的名牌,应该就是那位上古大神的身份信息。


前小写手拿起名牌,看着上面的ID名称,愣住了。


原来那位留下高品质新鲜腿肉,让其在岁月中逐渐发酵变化成极品腌腊腿肉的上古大神,竟然就是曾经的自己!


这里留下的一切,都是自己曾怀着满腔热血像个傻瓜一样努力、单纯却又快活的证明。


实在过去太久了,连我都忘了自己还有过那么美好的一段岁月呢。前小写手若有所思地感慨道,轻轻摩挲着那块名牌,感觉到名牌的背面也有纹理的触感,便将其翻过来看。


待看清了上面的字,前小写手鼻子一酸,突然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

 

写给未来的自己:

如果有一天你回来了,那这些腌腊腿肉就全部送给你。

谢谢你,还记得这里,也记得那个曾经单纯享受着那般快乐的我。

我也希望把这份快乐留给未来的你。

这里的一切,就是你我重逢的意义。

 

END


同系列小故事:

(1)小画手和小写手 (2)如何捕获一只画手

(3)小透明和大太太 (4)小画手与菜鸟画神 

(5)鬼魂粉丝           (6)种脑洞的小写手

评论 ( 117 )
热度 ( 2197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