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松饼与拿铁(治愈系小暖文)

方悠上高中时,每天早上都会路过一间小小的咖啡馆。

 

时间太早,咖啡馆还没有正式营业,但里面的店员已经忙碌起来了,整间店铺也就跟着注入生机,不再单是一处水泥砖石的堆砌,而是有了声响、光亮、动作和气味,汇聚起来,将这里填成一只活物。

 

尤其是冬天,连小城顶上那片阴天都才刚蒙蒙亮,街上其他铺子也没开张,还在混沌中昏昏睡着,就中间醒了这一间咖啡馆,橘色灯光从玻璃橱窗里透出来,一团温暖的明亮。

 

方悠不敢靠橱窗太近,但会在隔几步远的位置停下,盯着里面看上好一会儿。

 

她看的是橱窗里放的松饼,刚烤好的新鲜圆饼,连从炉子里带出的热气都还没散,蓬蓬松松胀起来,像团浅黄色的云。几层饼面叠在一起,被淌开的半透明蜂蜜凝住,最上面再顶着半颗切开的草莓,或者一朵饱满的奶油花,模样像方悠好多年前吃过的生日蛋糕。

 

方悠很多次试图去想象它的味道,但不太想得出来,只能默认味道一定很好,很甜。

 

很快她就会敏锐地察觉到店员向自己投来的第一道视线,随即从橱窗前弹开,步子迈得又急又快,直到在街角一拐弯,才会再慢下来。

 

她没有钱吃松饼。

 

事实上,她没有钱吃任何东西当早餐,让叔父和婶婶肯给她付学校食堂的午餐费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笃定了自己什么也不会买,于是连多看几眼所带来的愉快也藏着心虚,仿佛这份不切实际的念想都是她躲着店员偷来的。

 

女孩捏紧了书包背带,就着那块松饼还残留在记忆中的美好印象,慢慢走到学校。

 

时间就这样从冬天走到了夏天,咖啡馆一直都在,松饼也一直在,方悠还是会时不时站在橱窗前用眼睛把新鲜的松饼尝一遍,隔着玻璃橱窗去想象它的味道。

 

哪怕是放了暑假无需去学校,她有时也会趁早晨街上还没什么人时装作路过那间咖啡馆。

 

没什么别的原因,她只是需要这份不知味道的甜而已。

 

但有一次她是傍晚去的,当时正逢下雨,而她逃出来时跑得急,没敢从暴怒又喝醉的叔父身后抽走一把雨伞,等跑到咖啡馆外面时,身上已经淋湿了大半。

 

这是她第一次站得离玻璃橱窗那么近,手臂都贴在了上面,硬得硌人,还冷,浸得她手臂上的淤青疼得更深。

 

但她仍然紧贴着它站,让自己瘦弱的影子融到窗中透出的光里。

 

我只是为了借这里的屋檐躲雨。方悠恹恹地想着,望着接连不断的雨滴,又努力朝里面缩了缩,目光投向路边那颗在风雨中摇晃的小杂草,心里闪过另一个念头。

 

要是人也能光靠喝水活着就好了。

 

可惜人不能只靠喝水活着,还需要很多别的东西,所以当人很辛苦,是她不想再承受的累。

 

这时从店门走出来一个人,方悠一偏头,和对方互相看见。

 

气氛有些尴尬,因为这个人方悠认识,是跟她同班的男生陶远,还穿着店员的制服。

 

方悠在学校里跟他不算熟,仅仅是互相认识的程度,平时连话都没说过两句,即便场景从教室换到咖啡馆外,两人之间也很难马上找到交谈的起点。

 

一阵微妙的安静后,陶远招呼方悠进店躲雨。

 

方悠没怎么犹豫就进去了,毕竟外面雨越下越大,咖啡馆外窄窄的屋檐挡不太住。

 

或许是因为下雨天的缘故,店里没有别的客人,其他店员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他们两个。和缓悦耳的背景音乐听得方悠有几分恍惚,但等在椅子上坐下,看着水滴顺着头发坠到桌面,她还是忍不住开始想,要不要告诉陶远,自己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冒冒失失闯进这个自己不该来的地方,仿佛真的是小偷了。

 

可她也不想辩解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躲雨,就得把藏在生活里的破烂都抖出来给人看,那这里便是处刑场,不是庇护所了。

 

所幸男孩什么都没有问,他保持了克制的沉默,先递给她一条干毛巾,过了一会儿又加上一盘松饼。

 

盘子里的松饼跟方悠以前在橱窗见过的略有差别,每一块饼都不怎么圆满,有的还带着可疑的烤焦痕迹。几块饼子被半透明的蜂蜜软塌塌地凝在一起,像被雨淋过的女孩一样没什么生气。

 

但无论如何,这仍然是一盘松饼。

 

方悠局促地拿起叉子,憋了半天,只挤出一句:“对不起。”

 

她已经决定先吃掉这盘松饼,然后再告诉对方自己没有钱付账。她知道这样做不体面,可她从昨天晚上就只挨过婶婶的骂,没吃过饭,而人饿到发慌的时候,就顾不上,或者说无力再维持体面这回事了。

 

陶远却笑了,年轻的男孩笑起来总是很好看的,和长相无关,那笑容本身就带着清爽明朗,有着特别的感染力。

 

他告诉方悠,不要她说对不起,想要她说谢谢和好吃。

 

“我都试着做了好几回了,这是最接近成功的一回。”男孩咧嘴笑着,笑里有几分不好意思,“但你还没吃就开始说对不起,搞得我有点儿心慌啊。”

 

方悠埋下头,叉了一块松饼塞进嘴里。饼放了一段时间,已经不热了,但质地还算松软,又浸了蜂蜜,是润泽的甜。

 

比她过去想象的每一种味道都更好。

 

松饼在嘴中化开,有形之物便化作了无形的快乐。这种快乐来得很有分量,足以让方悠把本来已经涌到眼眶的湿润抹掉,抬头露出微笑,小声说了句谢谢。

 

年轻女孩笑起来也很美的,同样与长相无关,美的是真诚,还有那种年少者恢复生机时的鲜活。

 

这种笑很能打动人,不然,陶远便不会有一瞬间屏着呼吸,兀自镇定地把视线错开。

 

那场雨下了很久,店里始终没有别人进来,就他们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方悠安静地吃着松饼,陶远则努力找了些有的没的话题来讲。

 

像是自己这个暑假突发奇想来家里开的咖啡馆帮忙,像是天气好的时候店门口会趴着几只来晒太阳的流浪猫,像是今天其他店员都凑巧有事不在,因为下雨的关系客人又少,只留他一个人守在店里很无聊……

 

“还好你来了。”陶远挠了挠鼻梁。“不然我可要无聊死了。”

 

这么说,就好像方悠不是被迫来躲雨的倒霉鬼,而是特意来拜访的朋友一样。

 

方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上一次收到这种妥帖的友善已经是很久之前,应对的技能生疏了。她只会重复说一遍谢谢,还有,松饼很好吃。

 

陶远脸上的笑容立即更灿烂了:“是吧?我其实还挺有天赋的是不是?对了,你等一下,我再做杯热的给你喝。”

 

方悠点点头,男孩的笑太爽朗,以至于让她忘记了自己又要多欠一杯热饮钱的苦恼。或许此刻她也是在纵容自己小小地任性着,不为各种本该烦忧的事困扰,只是单纯地抱着好奇心尝了那杯叫做拿铁的咖啡。

 

微白的泡沫粘在她嘴角,流进嘴里的是一股醇厚的奶香,还有苦里掺甜的奇妙味道。

 

“怕你喝不习惯,帮你加了一点糖。”陶远是这么说的。

 

真好。方悠心中默想,抿着嘴仔细体会那种新奇的味道。咖啡本身确实带着她不习惯的苦,但被糖与奶陪伴着,那股苦涩就变得不是太难熬,甚至会渐渐分出层次,透出某种特别的风味来。

 

原来连苦味都不全是糟糕的。

 

方悠又尝了一口松饼,配了一口拿铁咖啡,说了今天的第三次谢谢。

 

三句谢谢叠加起来,就像是施了一道奇妙的魔咒,让她可以继续把话顺畅地说下去,跟陶远聊学校的事,聊咖啡馆的事,聊考大学的事,聊以后想过的日子,甚至是已经遗忘的梦想。

 

一聊就聊了很久,直到外面完全天黑,路灯亮起,减弱的雨点稀稀落落坠入路面水洼,把一小片反射的光亮砸出更多晶莹的光点。

 

方悠聊得起劲,也开心,但更多的是惊讶。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跟人说这么多话,她一直以为,在父母去世之后的这些年,自己苦闷的生活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想跟这个世界讲。

 

原来还是有话想讲,只不过是没有遇到适合的交流对象。

 

等到外面雨完全停住,也到了咖啡馆该打烊的时间。方悠从座位上站起来,意识到美好的魔法消失了,那些困扰她的事又回来了。

 

比如,没有钱为今晚享受到的一切付账。

 

但在方悠鼓足勇气坦白之前,陶远抢先开了口,他说自己也只是临时来店里帮忙,做点心和泡咖啡都是菜鸟,难得有人肯来试吃,真是帮了他大忙。

 

而试吃,是不必付账的。

 

“等以后有机会,你再来啊,我的手艺肯定会有进步。”男孩说道,坦诚的笑容里没有任何伪装,“到时候我请你吃刚烤好的松饼,你还可以试试不加糖的拿铁。”

 

方悠盯着他的笑,最后只轻轻点头,说了一声好。

 

之后两人在咖啡馆门口告了别,各自走向相反的方向。走到半途,方悠抬头看着被雨洗过的天空,通透晴朗,一轮满月散着淡黄色的光芒。

 

像一块圆圆的松饼。

 

方悠停下来,静静回想着今晚的一切。

 

对于陶远而言,今天自己的冒失出现,大概是很莫名其妙吧。可至始至终,他什么都没有多问,也没有过分的同情。他所做的,只是一个生活中总有光的人,在友善地靠近时,自然而然地将她也拉到了那片光里。

 

他可能并不明白这对她有什么意义,方悠也永远不会告诉他,自己在咖啡馆外躲雨的时候,心中都想了什么可怕的事。

 

而此刻,她已经不再为那些事烦恼,只是单纯在想,或许真的有刚烤好的松饼和不加糖的拿铁咖啡在以后等着自己。

 

以后,以后。

 

方悠突然喜欢上了这个词,它听起来既淡然悠长,又饱含希望。

 

那么……女孩微微咬紧嘴唇,悄悄立了誓言:我会努力去到“以后”再看看的。

 

不过这个“以后”并没有在很短的时间里到来,在暑假余下的时间,方悠没有再路过那间咖啡馆。开学后,即便仍会在上学时路过,也不会特意停下来去看橱窗里的松饼。

 

她已经尝过它真正的味道,不需要再靠想象了。

 

陶远也没有再去咖啡馆帮忙,快要高考的学生没有时间弄这些,所有时间都交给了习题和试卷。

 

两人只是规矩上学的普通学生,坐在同一间教室,却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起过那个下雨天,仿佛有关那天的一切都被封在了那间小小的咖啡馆里,而他们依然像从前一样,仅仅只是认识的关系,少有交集,连说话都没几句。

 

只有偶尔的目光交错在提醒两人,有些事,对方并未忘记。

 

再后来,他们考去了不同城市的大学,相隔千里,几乎断了联系。因为方悠总是很忙,忙着打工赚钱,忙着学习上进,没有时间回去那座没有家人在等她的小城,也就没了与陶远见面的机会。

 

这段日子对于方悠而言,依然不够轻松,到处都是需要担忧的纰漏。可每当太过沮丧时,方悠就会回想那盘不算完美的松饼,还有那杯加了糖的拿铁。

 

即便生活已经千疮百孔,苦涩难耐,但只要还有这一点甜陪伴,好像又可以继续撑下去了。

 

等到方悠大学毕业之后几年,纯粹的苦味渐渐消失了,生活多了几分甘醇。当然方悠的努力也配得上这样的日子,她在一座陌生的大城市里稳住脚跟,有了不错的工作,丰厚的收入,咖啡成了陪她奋斗的好友,拿下大单时也点一份松饼来庆祝。

 

原来“以后”是真的会变好,好到她可以淡然喝完一杯完全无糖的黑咖啡,在仔细体会它的醇厚之余,对其中的苦味毫不在意。

 

大概当人在生活中拥有更多甜时,就不会再畏惧那一点点苦。

 

只是这个“以后”啊,似乎哪里还缺了点什么东西。自觉知足的方悠偶尔会有这种感觉,却又说不上来这缺失的一块究竟该是什么。

 

还好,生活会慷慨地告诉她答案。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午后,方悠发现公寓楼下新开了一间咖啡馆,门口趴着两只胖橘猫,正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不知何故,她突然就很想进去买杯咖啡。

 

而她也这样做了。

 

店里尚未完全收拾好,略有些凌乱。店长正在吧台后埋头忙碌,见有人进来,便用抱歉的语气说不好意思,今天还没有正式营业。

 

可方悠不听他的,自顾自地坐在吧台边,盯着店长那张熟悉的脸,慢慢笑起来。

 

“请我吃刚烤好的松饼,还有不加糖的拿铁吧。”

 

END

 

碎碎念:老实说写这篇文的时候我自己都很晕,因为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讲怎样一个故事,只是脑子里有些模糊的画面,就强行描述出来了,稀里糊涂的,哈哈哈,这大概就是瞎JB乱写的状态吧,不过还是谢谢大家一直都来看我写的故事,周末愉快~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五十八周打卡。

评论 ( 26 )
热度 ( 712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