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食神的秘密(连续反转小故事)

阅前提示:本故事反转都在后半段,希望大家能保持耐心将其读完。

----------------------------------

在众人质疑的目光中,年轻的大厨将锅中之物稳稳盛入汤碗,脸上微笑藏着自傲。

 

他坚信自己能靠此菜一战功成,拿下“厨王”名号。哪怕在场所有人都觉得他赢不了对面那位实力雄厚的对手,他也未曾有过半点心虚。

 

毕竟,只有他才知道能决定这场比试最终结果的主裁判,那位食神大人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就是助他获胜的利器。

 

***

 

就在方才,万众瞩目的厨王大赛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轮,参赛者也淘汰至只剩最拔尖的两位。

 

而最后一战的题目,单单一个“鱼”字。

 

种类菜系样式口味统统不限,参赛者只需完成一道以鱼点题的菜品,交由本届大赛素有“食神”之称的主裁判品尝甄别,便能决出最后的获胜者。

 

而胜者为王,从此便能承接厨艺界的无上荣耀。

 

观者屏息之间,那名年长的参赛者已选出数尾最昂贵最稀罕的新鲜海鱼,手起刀落,剖下每尾鱼腮边最肥嫩那一小块,凑足薄薄一盘,精心料理起来。

 

至于另一名年轻的参赛者,却在装鱼的水箱前不紧不慢地踱着步,观望甚久,才抄起网兜捞起一尾胖头鱼。

 

观者席间顿时议论纷纷,这胖头鱼在河塘之间随处可见,毫不稀罕,论肉质鲜肥也只算一般,比起另一位参赛者所选之鱼,品质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如今这阵仗当是顶尖高手过招,半分差池都容不得,这年轻人如此选择,初始食材便已落了下乘,岂不是将厨王之名拱手相让?

 

连对手见状也不禁皱起眉头,可这个年轻人却是从从容容将那尾活鱼甩上案板,竖起刀背“哐哐”敲晕,随即刀锋毕现,褪鳞开肚,一套流程走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娴熟精炼得很。

 

不过对手那边亦是如此,两边皆是使刀的行家,在这档口分不出高下。

 

众人虽看得起劲,心下也不免生疑:这个年轻人究竟是想凭什么取胜?

 

接下来他的举动更是惊掉了众人下巴,但见刀起刀落,年轻人把鱼肉鱼头都扔在一边,只留一条齐齐剁下的鱼尾,小心伺候起来。

 

观者心中嘀咕更甚,胖头鱼之精华集中于头部,而鱼尾向来是鱼身上最不禁吃的部分,肉少刺多,令人厌烦,在寻常筵席中也常常是被弃食的部分,哪里上的了台面。

 

“莫不是已经破罐子破摔?”观者中有人捂嘴偷笑。“到底是年轻,沉不住气。”

 

然而年轻的大厨看着并没有半点敷衍的意思,利落的刀刃游走于鱼尾之上,切作齐整几块,再是宽油烧烫,姜片、葱段、蒜蓉等一干配料早已备好,便听“滋啦”几声,浓香乍起。

 

待若干块鱼尾并排滑入锅中,观者所见,便是一位年轻厨子悠悠然颠着锅,锅中鱼尾顺着颠锅方向漂亮翻面,在滚油中“呲呲”作响,染出一片金黄焦香。

 

再来便是注入足量清水,盖上锅盖大火烧滚,待到时机恰当揭开盖子,已是一锅纯白鱼汤,色醇质柔,散着撩人水汽。

 

年轻大厨满意一笑,指间捻了胡椒盐分洒进锅子,一道名为“炖鱼尾汤”的传统菜式便得以完满。

 

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做菜时确有一番潇洒气度,举手投足间都透着率然自得,令观者享得一段赏心悦目。

 

但无论做菜的过程再好看,这道炖鱼尾汤也只不过是道家常菜式,即便厨子技艺精巧非凡,其滋味又能有多少惊艳呢?

 

况且那位年长的参赛者一路杀入决赛,靠的也是真本事,从头到尾的技艺与创意从未逊色。本次比试他选用了品质最佳的鱼脸肉,做出一道清淡雅致的菜式,品相寓意均是一流,连浮在盘底的汤汁也泛着玉色光泽,一看便是无上美味,绝对当得起这场顶尖对决。

 

在观众心中,胜负早已分晓,现下将两道菜品呈给食神品鉴,不过是顺应赛制走个过场。

 

年轻厨师却全然没有落败者该有的颓丧之气,倒是隐约有几分稳操胜券的自傲。

 

特别是当他察觉到主裁判位上那位举止向来恬然的中年男子,在面对那道炖鱼尾汤时眼中竟有一闪而过的惊异之色,心中更觉安稳。

 

胜者一定是我。年轻人勾起嘴角,露出微笑。

 

***

 

早在这场比试之前,这位头脑灵活的年轻人便已设法打通关节,从知情人士得知了食神过往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别看这位食神相貌儒雅,气质非凡,早年却是出生自贫寒渔家,父亲壮年病逝,家中境况落魄,单由母亲一人领着三个孩子在水上讨生活。一家人时常连饭都吃不饱,普通人家瞧不上的鱼尾自然也是不敢浪费,炖鱼尾汤成了家中餐桌上的常见物,伴着食神熬过那些困苦岁月,直至其长大成人,又历尽艰辛成为受人敬仰的食神。

 

听那知情人士谈及,食神多年以来一直很爱吃炖鱼尾汤,但在若干年前母亲去世后,他却再未主动碰一筷子鱼尾,若有人问及缘由,食神本人也是敷衍作答,不肯正面回应。

 

想来食神心中必是极其看重这道菜,亦是看重自己与母亲兄妹一起相依为命的感人过往,所以才不愿再尝此菜,以免触及母亲离世的伤痛。

 

那我便用这道来自母亲的美味触及食神的心底。年轻的大厨在比试伊始便已拿定放手一搏的主意,同时为对手此番的耗尽心血感到唏嘘。

 

再华丽高超的技巧,又哪里抵得过一个人内心最珍贵的回忆。

 

***

 

当下食神已将两道菜都尝过,品尝时的一举一动,也都悉数落在大家眼里。

 

品尝年长厨师的那道菜时,他的表情是赞许,是品味,是对一位厨师技艺高超的认同肯定。而品尝这道炖鱼尾汤时,他的表情却是怅然,是惊异,是陷入某种回忆时的复杂心绪。

 

毕竟是有感情加成的菜式,这一把是我赌赢了。年轻厨师已经快要按奈不住内心雀跃。本届厨王之名,非我莫属了。

 

但是他错了。

 

结果公布,获胜者是他的对手,那位更为年长的厨师。

 

年轻的大厨被这个结果惊得踉跄后退,一把撞翻了灶台上的锅子厨具,油盐酱醋洒了满身,模样狼狈,全然没有先前的骄傲得意。

 

不幸之中唯一的幸运,大概就是所有人都在为新一任的厨王鼓掌欢呼,无人注意他此刻的仓皇模样。

 

落败者是怎样,向来没什么人关心。

 

***

 

待比赛颁奖典礼结束已是深夜,食神坐在回程的车上闭目养神,思绪奔逸间突然想起多年前那段无人知晓的往事。

 

在看到那个年轻人做了炖鱼尾汤时,他就猜到,应该是自己身边又有谁贪了钱财或者落了把柄,将自己年少时与炖鱼尾汤的故事泄了出去。

 

这故事倒是真的,只是他从来都只向旁人透露了一半而已。

 

年少时的他确实家境贫寒,不过身为渔家儿女,倒不至于连一条完整的鱼也吃不起,除了偶尔有渔获不好全家挨饿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家里饭桌上还是能摆出一两尾整鱼。

 

可是母亲偏心,总是把最肥美的鱼身鱼腩都夹给了他的兄长与小妹,至于他这个独独不受宠的二儿子,就只能捡肉最少刺最多的鱼尾来食。

 

明明是炖一整条鱼,对他而言,却只是炖鱼尾汤而已。

 

吃得多了,便觉得恶心,觉得反胃。

 

他想自己的母亲对孩子是有慈爱的,只不过那些慈爱都给了兄长与小妹,能留给他的,或者说让他能学会的,便只有嫉恨。

 

后来他长大了,靠着自己吃了常人受不了的苦,忍了常人撑不住的累,终成一代食神,他便再也不想去碰任何与鱼尾有关的菜式。

 

因为一见鱼尾,便会不由得记起那段怨恨。

 

对穷苦生活的怨,对偏心母亲的恨。

 

然而母亲在世时,为了维持身为大众食神的亲民形象,在旁人面前装出副母慈子孝的温情模样,他还不得不继续强迫自己装出对炖鱼尾汤的热爱,直至熬到母亲离世,他终于可以痛痛快快逃离那段满是鱼尾的噩梦,再也不碰。

 

所以说如果有人妄图在赛场上用一道炖鱼尾汤来获得他的认可,那只能说,这是个可悲的笑话,天大的误会。

 

当然,这剩下的半段真实,食神永远也不会告诉别人。

 

就像那半段鱼尾一样,早被他弃置在内心最深处,任其腐烂发臭,彻底消失,不会再拿出来示人。

 

他只会告诉身边人有关整个故事最温情脉脉的部分,让公众误以为这道炖鱼尾汤代表着他与母亲兄妹之间的美好亲情,保证自己能受到更多人传颂喜爱,食神之位坐得更稳,这就够了。

 

车很快抵达了府邸,食神下车时想起了那个年轻人方才在比赛结束时的失意模样,不禁摇了摇头,显出一抹冷冷微笑。

 

哎,毕竟还是个年轻人。

 

哪儿能事事都想得那么透,那么深。

 

END


碎碎念:话说各种美食类故事里,母亲的味道、家的味道总是帮助大厨们获胜的秘密武器,但是如果这个武器它哑火了甚至自爆了,那就很尴尬了是不是,哈哈哈。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六十周打卡。

评论 ( 33 )
热度 ( 1389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