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流星的心愿

年轻人有位神奇的朋友,是一颗挂在天上的星星。

 

他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跟它认识的了,或许是因为深夜独自走在路上的人原本就很少,其中还会抬头仔细看星星的人就更少了吧。

 

而年轻人恰好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即使已经疲惫不堪,也还是能对着星空露出微笑的人。

 

如果天上的星星想选个地上的人搭话,那肯定是要选他这样的。

 

每当年轻人加完班,半夜走在回公寓的的路上时,那位星星朋友便有可能出现,以闪烁的星光打着招呼,用只有年轻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表达惊喜:“嘿,我们又见面了。”

 

年轻人会仰着头与它聊天,听它讲天上各种有趣或稀奇的事,也把自己在地上的见闻讲给星星听。

 

然后他们就一起笑,一起感慨,偶尔也会提起各自的烦心事。

 

是的,就像地上的凡人会厌烦自己那份不合心意的工作,天上的星星也不是每一颗都乐意当星星的。

 

比如年轻人的这位星星朋友,就不太喜欢自己跟其他无数颗星星同事一样,每晚按照固定的痕迹在夜空中变换位置、发光发亮,年年如此,世世如此,亿万年过去了,看不到丝毫改变的希望。

 

实在是太乏味,太单调了。

 

可太多事不是说讨厌就能躲开的,在这一点上,天上地下都没什么差别。年轻人懂这份无奈,他的星星朋友同样明白,大概也正是因为他们都知晓对方的心情,所以无论是郁闷还是开心,总能聊到一块儿去。

 

“虽然我不太喜欢当星星这份工作……”星星坦诚道,“不过来上班就能再见你,和你聊天,这算是这份工作当中我唯一不讨厌的事。”

 

年轻人点点头:“我也是。”

 

然后他们相视一笑,就像这世间任何一对好友那样有默契。

 

哪怕彼此之间隔得那么远,连碰都碰不到,够也够不着,可是朋友间的投缘,本来就不必在意这些的。

 

年轻人从公司走回住所的这段路其实有些长,但自从有了这位星星朋友作伴,再长的路也会在不知不觉间变短。

 

等他走到公寓门口,便向那位星星朋友挥挥手:“明晚再见。”

 

星星在夜空中微微闪烁,像是在愉快地应允这个约定。

 

***

 

当然他们并不是每夜都见面的,有时是年轻人难得不用加班,天还未黑就下班回到了住处闷头大睡;有时则是天气不好,年轻人看着办公室的窗外风雨大作、黑云密布,便知道这是星星们的休假日。

 

即使这意味着自己在回家路上可能得淋场雨,年轻人也依然为好友能得到假期而高兴。

 

等天放了晴,他就又能见到他的星星朋友,还可以问它这段假期过得是否舒心。

 

“哎,还没玩够。”星星小声抱怨着,抱怨之余仍不忘把微弱的星光撒到年轻人前面那段漆黑的路中央。“小心啊,这里有个水坑。”

 

这段路的路灯已经坏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来修,黑漆漆的很难看清,时常有人因为不注意路面的坑洼而在这儿摔个大跟头。所以即使在休假之时,星星也会惦念这位需要行夜路的好友,怕他的前路没有星光指引,身处黑暗会不太好走。

 

年轻人懂得星星的好意,感激之余又有些歉意,他告诉星星不用这么在意这件事,他自己会多加小心。

 

“没关系,是我自己想要这么做的。”星星在天上顽皮地眨着眼睛。“我本来很厌烦当星星的工作,只有想到自己的光能帮到你,才觉得这一切都有了意义。”

 

听到这话,年轻人在原地立了许久,他仰望着那片星空,看着那颗谁也不会在意的小星星,笑意慢慢浮上面容:“谢谢你,我的星星。”

 

之后的一段路,寂静街道上依然只有他一个人,但这个年轻人轻快的步伐中却没有半点孤单。

 

因为他拥有一个全世界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在这片沉默的夜色中,有一盏微弱的星光,只为他一个人照亮。

 

***

 

年轻人与星星间的友情就这样继续延续着,融在无数个宁静的夜晚里,飘在一阵阵凉爽的微风里,每晚年轻人归家的那段路,成了他和星星都期待的时刻。

 

可惜在这短暂的相聚之外,生活并没有跟着变好起来。

 

愈发繁重的工作压得年轻人很难喘过气来,最初的梦想渐渐离他越来越远,仿佛抓不住的风一般。

 

至于星星,则是在循环往复的枯燥夜晚中,窥见一个又一个美梦变成碎片——那些梦在整座城市陷入沉睡时抽芽开花,却在真正结出果实之前便已枯萎死去。

 

而梦的主人,正是无数个像它好友一样的年轻人。

 

星星开始意识到天上和地上真的很像,天上的自己同其他每日按照既定轨迹运行的星星们,地上的好友同那些无数被黑暗吞噬了美梦的年轻人们,无论把眼下的日夜重复多少遍,始终都是一样的。

 

缀满星辰的夜空是一张无边大网,无形的引力把每颗星星都钉死在它该在的位置上,没有自由的希望。

 

年轻人察觉到了星星近日光芒的黯淡,可是他没有开口询问缘由。他心里明白,自己与星星好友正承受着同样的苦楚,互相倾诉并不能让这份煎熬减少半点。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年轻人每夜的归家路都走得很沉默,没有了过去的说笑。

 

他和星星,甚至都找不到什么快乐可以分享给对方。

 

***

 

某个深夜,不,是到了已经接近天亮的时刻,年轻人才从办公楼里出来,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微亮天光之中,他甚至很难找到自己的星星朋友身在何方。

 

“我在这儿呢。”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有些委屈,也有些沮丧。“等了你好久。”

 

“昨晚要做的工作实在太多了。”年轻人神色中透出浓浓的疲倦。“对不起。”

 

“不想听对不起。”星星声音闷闷的,像是凡人感冒时被堵住了鼻子那样,“我已经过了一个够糟糕的晚上了,现在不想要听道歉,只想要听开心的事。”

 

“嗯。”年轻人想了想,给出了妥帖的回答。“能见到你真好。”

 

星星晃了晃神,很快便笑了:“我也一样。”

 

之后一段路走得很融洽,是那种无须谁说什么却并不觉得冷场的融洽。等到路快走完,年轻人看着星星快要被清晨的曙光彻底淹没,突然开口问道:“如果一颗星星不想当星星了,会怎么样?”

 

“会变成流星。”星星回答。“从天上跑掉。”

 

“然后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星星的回答里藏着几分怯意。“变成流星的星星都不会再回来,而在真正变成流星之前,也没有谁能知道答案。”

 

而迷茫的未知,往往是比确定的痛苦还要更可怕的东西。

 

所以无论凡人还是星星,都总会选择忍耐,选择逃避,情愿一遍又一遍重复已知的痛苦,也不愿意朝看不清方向的前路踏上一步。

 

“不该是这样的。”年轻人皱起眉头,“如果不去试试,就永远不知道答案了。”

 

星星呆呆地看着他。

 

“你曾经很辛苦地帮我照亮前路。”年轻人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露出笃定的微笑,“这一回,换我来试试吧。”

 

***

 

后来星星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当一颗星星。

 

它要结束一成不变的生活,彻底离开天空,去寻找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其他星星都觉得它疯了,能规规矩矩地当颗天上的星星,在大家看来都是很好的事。可是对于这颗渴望自由的星星而言,不喜欢的东西,再好也还是不喜欢啊。

 

没人能欺骗自己的心,星星也不例外。

 

当然做这种改变,确实是需要很多勇气。就像那个年轻人辞掉工作时,对未来的迷茫、对失序的惧怕都一同涌了上来,产生的压力未必会比之前更轻。

 

但他还是这样做了,为了自己真正的梦想,也为了向天上的朋友证明。

 

“你看,我做得到,你肯定也行。”

 

***

 

最后一次走在那段熟悉的路上,年轻人一直仰着头,都没有好好看脚下的路,以至于踉跄了好几回。

 

可他仍然只顾着看那颗星星。

 

这也是对方当星星的最后一夜,过了今夜,天上就再也没有这颗星星了。

 

虽然这意味着以后他们将很难见面,可是能够带着对彼此的祝福,踏上各自追梦的道路,也还是很好的。

 

成为流星之后要去向何方,星星不愿多讲,它只是告诉年轻人,每颗星星在离职之前都可以取走一份愿力,这算是它们这么多年辛苦发光的福利。

 

“你可以用这份愿力许一个愿望。”星星慷慨地说,“千万不要拒绝,这是我送给你的饯别礼物。”

 

“谢谢你。”年轻人没有犹豫地收下了这份心意,“以后你好好保重,再见。”

 

“嗯,再见了。”星星用力闪烁了一下,挣脱了原来的位置,变成了一颗划破天空的流星。

 

只见它拖着长长的光尾在天幕之间欢快而自由地飞舞着,直到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外,再也看不见身影。

 

年轻人笑了。

 

傻星星,那我就许个愿,祝你藏在心里的梦能够早日实现。

 

***

 

年轻人正在公寓里收拾远行的行李,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门外站着个年轻女孩。年轻人从来没见过她的样子,却在第一眼时就认出了她是谁。

 

毕竟,他先是在她双眼中看到了璀璨夜空与满目星光,然后又在她的笑容里找到了许多有关夜晚与陪伴的回忆。

 

对于曾经用心交往的知己而言,无论去向何方,变成什么样子,这些痕迹都不会消失。

 

“嘿,你介意多一个旅伴同行吗?”她打趣地问道,笑得亲切又没有怯意。“我正好也想去看看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年轻人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和气地问道:“这就是你的愿望?”

 

“不,那是我想靠自己努力实现的目标,得一步一步慢慢来。至于我之前藏在心里的愿望嘛,现在已经实现了。”女孩活泼地答道,随后上前一步握住男孩温暖的手,再也不愿放开。

 

“因为我的心愿,就是能来到这里,与你再见。”

 

END


流星小故事系列:

(1)捡流星的少年(2)牧星少年

(3)流星快递       (4)星星情书


碎碎念:最近三次元过得有点艰难,想求个顺毛……

每周六更新一个小故事,第六十四周打卡。

评论 ( 36 )
热度 ( 823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