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黑女巫的诅咒

很久很久以前,在童话大陆深处有一个平静的王国,这里很少有什么争吵纠纷,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友善和气,日子过得幸福美满。

 

有一天,国王在狩猎时不小心误入禁地,与居住在这里的黑女巫碰上了。

 

黑女巫看中了英俊的国王,变出美丽的样貌引诱他,希望对方能迎娶自己,让她当上国王的妻子,王国的王后。可是聪明的国王看穿了黑女巫邪恶的内心,拒绝了她的要求。

 

心胸狭隘的黑女巫被气得发抖,对着国王离去的背影,用尽自己所有的法力,施下了这世上最恶毒的诅咒。

 

她说:我要诅咒这个王国里的每一个人,你们都再也看不清事物真正的颜色。

 

诅咒很快便生效了,包括国王在内的每个人,他们的双眼都被黑女巫的魔法蒙上了一层自带颜色的滤镜。

 

每个人的滤镜颜色都不一样,而且谁也不知道自己与别人的滤镜究竟是什么颜色。

 

于是同一件事物,在一些人看来是鲜艳的红色,而在另一些人看来是凉爽的蓝色,总之相差很大。可是没人能知道对方眼中看到的究竟是个什么景象,每个人都只能按照自己眼中所看到的东西来讲。

 

分歧就此产生了。

 

菜店老板觉得自己店里的番茄明明都是刚刚从田里摘下的,个个鲜红饱满,却有老主顾怀疑说这些番茄怎么都发白发灰,像是放得太久生了霉。

 

裁缝为邻居家的姑娘做了一身粉色的连衣裙,拿到裙子的姑娘却嘟起嘴巴,抱怨这么深的赭石色根本不合自己心意。

 

诗人看见雨后缤纷的彩虹,为它写了一首赞美诗,但发表后收到的只是读者无尽的嘲笑,嘲笑他诗里对彩虹的描述全是胡说八道,一点儿都当不得准。

 

这样的事情多得数也数不清,在这个王国的每一寸土地上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很多时候,人们看到的明明是同一件事物,但因为各自双眼上蒙的滤镜不同,彼此的对话变成了鸡同鸭讲,误会便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再也解释不清了。

 

这便是那个诅咒的恶毒之处,没人能看到所有事物不带滤镜的真实颜色,每人的滤镜不同又让大家无法互相理解。

 

人们因为所见不同而有了分歧,分歧累积成怀疑,怀疑爆发成争执,争执演变成战事。

 

就连原本看不见颜色的盲人们也被卷入了纷争,毕竟他们的亲人朋友总有立场,连带着他们自己也没法独善其身。

 

只有极少数幸运的人,他们恰巧能遇到一个滤镜跟自己差不多的人,相处起来没有那么费劲,除了偶尔会因为颜色之外的事起点小摩擦,大部分时间都能保持一致。

 

这些幸运者被称为灵魂伴侣,然而他们的数量实在太过稀少,在这个混乱的王国当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有智者敏锐地察觉到了情况不对,站出来劝告人们保持冷静,可这股声音实在是太微弱了,很快便被淹没在喧嚣的吵闹声中,无人关心。

 

没过多久,原本气氛和睦的王国彻底变了样子,处处散发着争端的戾气。恋人之间、亲人之间、朋友之间,往往会因为日常的任何一件小事爆发争吵,人们愤怒、孤独、委屈,十分怀念过往的美好,却又再找不到回去的路。

 

看着原本美好幸福的王国变成如今这幅惨状,国王心中十分痛苦。他想了许多办法,比如由王国颁布法令,给每种事物规定固定的颜色名称;比如不允许人们公开谈论任何事物的颜色,杜绝争执发生的可能;再比如让科学官们去做测试,看看能不能找出每个人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可惜都没有用。

 

人们依然只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哪怕它并不真实。

 

最后连聪明的国王也想不出新办法来了,只好召集了一批自己麾下最英勇的骑士,带领着他们打败喷火恶龙,斩断蔓延的荆棘,终于在禁忌之地的深处抓住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个施下诅咒的黑女巫。

 

国王要求黑女巫解除诅咒,但她的回答只是幽幽地笑:“即便蒙住人们双眼的滤镜会失效,误会可消除,真相能揭晓,但我放进诅咒里的怨恨,是永远都无法消失的。”

 

愤怒的国王挥剑砍掉了她的脑袋。

 

只见黑女巫的脑袋掉在地上,咕咚咕咚翻滚几下,染血的脸上笑容仍在,睁开的双眼也仍然直勾勾地看着国王,那阴冷莫测的眼神令他不寒而栗。

 

黑女巫死后,蒙住人们双眼的魔法滤镜果然消失了,人们又可以像过去一样,看到事物原本的颜色。

 

但纷争并没有就此停息。

 

在真相面前,虽然过往的分歧与误会都消除了,可是留在人们心中的痛苦并不能随之抹除。

 

菜店老板不会忘记顾客们的无理责骂,裁缝也不会忘记邻居姑娘的抱怨嫌弃,诗人更不会忘记那些恶毒刺耳的读者反馈。

 

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个王国的子民再也做不到曾经的平和友善,他们将继续受到猜忌的驱使,为了各种小事争执不已,甚至大打出手,然后又从中滋生出新的仇恨,循环不休。

 

眼中的滤镜虽然消失了,但这些痛苦与怨恨会变成另一种滤镜,牢牢箍住每个人的心。

 

而这样的心将再也无法被解救。

 

面对如此境况,国王绝望地扔掉了自己剑,他解散了忠实的骑士团,成日将自己锁在阴暗的王宫里,被自己最初误闯禁地的愧疚压垮了心神,无论王宫之外是多么混乱,都再也没有心力去理会了。

 

他自己也陷入了最深切的梦魇。

 

无数次从噩梦中醒来之时,国王的眼前都会浮现出黑女巫那颗滚落在地的头颅,她的双眼还在直勾勾地盯着国王,脸上挂着幽深莫测的微笑。

 

“即使蒙住人们双眼的滤镜会失效,误会可消除,真相能揭晓,但我放进诅咒里的怨恨,是永远都无法消失的。”

 

END

 

碎碎念:本来这周我写了一个很长的故事,然而写完以后我很不满意,希望能多一点时间修改,就临时写了这个小故事来当本周更新吧。

每周六更新一个小故事,第六十六周打卡。

评论 ( 32 )
热度 ( 1745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