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咸鱼回收站

深夜时分,一位小写手躺在床上用手机翻阅自己以前的文章,脸色很难看。

 

虽然自己在刚写出来发布的时候不觉得糟糕,心情甚至还有点小得意,但隔了一段时间回头再看,突然发现作品里面这也是问题,那也是问题,完全没法看。

 

天啦。小写手看得冷汗直冒。我怎么写得这么垃圾。

 

这时候手机传来一记提示音,原来是她关注的一位知名写手正好更新了,小写手赶紧点进去看,然后被对方作品质量之高给震撼了。

 

唉,这才是真正的神仙写文啊。小写手被对方的文笔触动得手机都脱了手,掉下来把脸砸得和心一样痛。跟这位大神一比,我果然就是个垃圾。

 

小写手越想越泄气,最后绝望地失去梦想变成咸鱼,她想,生产文字垃圾的自己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留着也只能污染环境。

 

于是她怀着“爱护环境、人人有责”的心情,将自己扔进了回收站。

 

没错,在创作的世界里,存在一个神秘的回收站。

 

专门回收认为自己是垃圾的创作者。

 

虽说是自己把自己扔进来的,小写手走进回收站时还是有点忐忑,不知道前方究竟等着什么。

 

而前方的场景让小写手很懵逼。

 

回收站大厅里坐着满满当当的创作者,写文的、画画的、拍照片的、剪视频的、做手工的,无论什么领域的都有。

 

原来有这么多创作者都当自己是垃圾啊。小写手暗自想着,怯生生地找了个边边角角的座位坐下,手里拿着刚刚在门口取的号。

 

等排到号了,就可以去回收站的业务办理窗口,先把之前创作的所有作品予以销毁,再把藏在自己灵魂里的创作者资格证扯出来粉碎掉,从此再也不跟创作扯上任何关系。

 

但前面排队的人实在太多,大家等得很无聊,座位靠近的创作者们开始搭话聊天。

 

刚开始大家都在说自己有多垃圾,创作出来的作品有多么污染环境。

 

虽然领域不同,但在这一点上大家似乎都很有共鸣,一个人说了,周围人便纷纷点头,还能马上把话头接过去,展开再多说几句。

 

“我都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有脸把作品发出去……”

“现在打开一看全是黑历史,看得我脸酸……”

“我终于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写文/画画/摄影的天赋……”

“以前是无知者无畏,现在懂了一点儿反而能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垃圾……”

“而且是懂得越多就越嫌弃自己垃圾……”

 

小写手默默听着,既有认同的共鸣,又有无奈的心酸。

 

原来有这么多人跟自己怀着一样悲痛的心情坐在这里,说好听点是悬崖勒马,说难听点是自暴自弃。

 

在经过最初的自我嫌弃之后,大家讨论的话题转进到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开始搞创作。

 

结果这回的意见又是惊人的一致。

 

只是因为喜欢。

 

喜欢自己创作时的天马行空自由自在,也喜欢同行前辈作品里的惊艳新奇,还喜欢观众看到自己作品时的开心与肯定。

 

“我第一次看到那位大师的作品时就被惊呆了,心想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创作出那么棒的作品该有多好……”

“刚开始时好难,练习时费了好多劲,可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虽然被夸奖时也会有点心虚,但真的很高兴有人愿意给我鼓励……”

“好怀念最早时的初心,哪怕什么都不懂,却很单纯快乐……”

“可能是因为那时心里还有希望,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创作出真正的好东西来……”

 

话说到这里,本来喧嚣的大厅突然安静下来,悲伤布满了每个人的脸。

 

当初人人心怀梦想意气风华,而如今,在经过一番努力拼搏之后,在座的各位终于都成了垃圾。

 

这究竟是什么糟心的烂结局!

 

一阵压抑的沉默后,有人强打起精神提议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家不妨把各自的作品拿出来,展示一下究竟有多糟糕,给其他人当笑话看一看,或许能帮人消磨时光逗个乐呵。

 

这样至少那些垃圾作品在被彻底销毁前,还可挽回一点可悲的残值。

 

这个提议得到了众人响应,在场的创作者们纷纷拿出自己的作品展示给其他人看。

 

整个大厅又是一篇肃静。

 

但这次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震惊。

 

“这未免也太棒了吧!”小写手把那些作品一一看过去,忍不住发出惊叹。

 

如果连这么优秀的作品也算垃圾,那小写手已经快要不认识“垃圾”两个字该怎么写了。

 

其他人的反应也和小写手类似,惊呼声在大厅里此起彼伏,很快大家就开始疯狂地互相赞美起来。

 

“这个故事太好看了,还有后续吗!我好想继续看下去!”

“这是什么神仙画画啊,请你务必收下我的膝盖!”

“这是拍照拍出来的?天啦,你刚才怎么能说自己没有天赋,这技能点都已经点满了好不好!”

“这个视频剪得简直……嗷嗷嗷,苍白的语言根本没法表达我对作者的喜欢……”

 

一波接一波的彩虹屁此起彼伏,飘满了整个大厅,人人都在为其他人的优秀作品而赞叹,彩虹屁吹得甚至比日常上网时还更起劲。

 

直到小写手回过神来,讪讪地问了一句:“这里……不是垃圾回收站吗?”

 

大厅陷入了第三次沉默。

 

是啊,这里确实是回收站,但它可从来没有明确定义过怎样的作者和作品算是垃圾,在场每个人都是自己把自己扔过来的。

 

因为看到了自己作品上的瑕疵与不足,便觉得那些作品一无是处,心灰意冷地判定自己没有再进步的可能,以至于动了放弃的心思。

 

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其他人眼中,这些作品虽然并非完美,可是瑕不掩瑜,依然有着各自闪闪发光的精彩部分,足以在观者心底最深处激起波浪。即便创作者自己把它们定义成垃圾,但在这个回收站里,它们的价值也会被重新发掘展示,得到应有的衡量评判。

 

它们并不是垃圾,至少不是彻底的不可回收垃圾。

 

“大家请听我说。”此时小写手勇敢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理解大家的心情,我也一度觉得自己差劲得毫无希望了,但是刚才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完美无缺的作品,一时的瓶颈谁都会遇上,我们之所以觉得自己的作品很差劲,正是因为我们还有追求,还想变得更好,一直仰着头朝上看,才会忘了自己其实已经从最初的地方努力往上爬了很高了。”

 

说到这里,小写手低头去看自己领的那张排号单:“我相信真正的努力是不会辜负人的,每一份作品我都为它们用心付出过,是靠它们托着我一步步向上走的,所以即便它们是垃圾,也还是有价值的可回收垃圾!”

 

至于那张宝贵的创作者资格证,更是她此生能够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早就深深扎根在了她的灵魂里,说什么也不该在这里被当成没用的垃圾丢弃。

 

她舍不得,她不愿意!

 

随后小写手一把撕了排号单,一边朝大厅外走一边释然地笑:“现在我要主动回收自己了,虽说留在这里当咸鱼是比继续挣扎要轻松,但是前面的路还很长,停在这里耽搁太久可不行。”

 

或许是被小写手的坦诚所打动,原本鸦雀无声的大厅渐渐有了声响,一位创作者站了起来,跟着是第二个,第三个,无数个……

 

等到小写手快走出回收站大厅门口时,她身后已经跟了一条打算主动回收自己的创作者长龙,每个人和来时的脸色都很不一样了,目光里透着先前没有的东西。

 

那是替代了绝望的希望和决心。

 

就在小写手迈出大门的瞬间,突然和一位新进来的创作者迎面撞上了。

 

这一下撞得有些厉害,慌乱之中小写手勉强稳住了身形,然后赶紧将面前这位摔倒的创作者扶了起来。

 

啊,这个人还是她认识的。

 

就是那位写出了超棒的作品,以至于将小写手刺激得把自己扔进了回收站的知名写手。

 

看她此刻神色中的沮丧与悲伤,小写手立即意识到,原来连这样优秀的创作者偶尔也会失去信心变成咸鱼。

 

但没关系,既然她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就会发现这个回收站存在的真正意义——给大家一个抱团取暖的机会,在关键时刻给失去信心的创作者一句真诚的鼓励,让他们能够熬过最难熬的时刻,继续坚定地走下去。

 

于是小写手朝她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你好,我喜欢你的作品很久了,在你排号等待的时候,请允许我吹一段彩虹屁给你听。”

 

然后她就会知道,来这里的创作者未必真是垃圾。

 

也可能是这个世界最珍贵的宝藏呢。

 

END


《纸笔中的迷宫》系列小故事:

(1)小画手和小写手 (2)如何捕获一只画手

(3)小透明和大太太 (4)小画手与菜鸟画神 

(5)鬼魂粉丝           (6)种脑洞的小写手

碎碎念:我知道说出来肯定有很多人不信,但我确实经常因为觉得自己根本不会写文而陷入深切的苦恼,每到这个时候就很感谢为我吹彩虹屁的大家,要是没有你们的支持,我可能早就躺倒做咸鱼了(说得好像我现在就不是咸鱼一样,哈哈哈)。今天正好也是儿童节,祝各位小朋友和大朋友都节日快乐吧!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六十九周打卡。

评论 ( 117 )
热度 ( 2607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