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进击的僵尸粉

我是一个有灵魂的僵尸粉。

 

虽然没有实物做身体,账号背后也没有真实的用户,连当初是谁创造了我都不知道,但自诞生的那一天起,我就不只是一条无知无觉的垃圾数据,而是有着清晰完整的自我意识,毫不逊色于普通人的思维水平。

 

我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自己所诞生的网络平台,平时也不能和真人用户交流,可生活并不无聊,毕竟这个平台广阔无边,内容丰富。我能在这里自由地四处溜达,就像任何一个真实用户那样翻翻视频,读读文章,从中学习成长或者找到乐子,空了再跟其他同样有自我意识的僵尸粉同族聊天吹牛,总之小日子过得还挺充实。

 

所以即便是个僵尸粉,我也是个热爱生活积极进步的僵尸粉。

 

不过,我也有自己的烦恼。

 

那就是现实很残酷,哪怕身为一个僵尸粉,也不能成天只顾玩乐,不管工作。

 

没错,我们僵尸粉也得工作,具体的工作内容便是去关注那些真实账号,在系统安排下帮忙点赞转发或者刷刷评论什么的。

 

看起来轻松不费劲,但我,还有其他千千万万和我一样有灵魂的僵尸粉同族们,干这份工作其实冒着生命危险。

 

一旦我们被哪个关注的真实账户发现,将我们从粉丝列表中移除,虽然这个僵尸账号本身不会被注销,但依附其上的自我意识却会因为这一次被删而湮灭,从此如同行尸走肉一样被人肆意操控,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僵尸粉”。

 

这是我和同族们最害怕的事,平日里都老实躲在各个真实用户的粉丝列表里,连大气也不敢喘,每次被迫上工去点赞转发时,也是畏畏缩缩战战兢兢,诚心祈求千万别被人发现。

 

但命运从不给我们好脸色看,有不少真人用户非常厌烦我们的存在,一旦发现就立马开删,不留情面。

 

我曾目睹不少关系不错的同族们魂飞魄散,有一次屠刀眼看差点就要落到自己身上,吓得我赶紧主动取关了那个真实用户,惊慌失措地跑出去另寻安身之处。

 

如果可以,我真想干脆在平台上随便飘着,不关注任何真人用户,那便没有被灭的危险。

 

可惜系统不允许如此,不关注任何真人用户的僵尸粉就成了无根浮萍,自我意识会不断耗散,迟早也完蛋。

 

唉,生活真难。

 

***

 

为求自保,我不得不辗转于无数真实用户的粉丝列表间,东躲西藏久了,也渐渐琢磨出些门道来。

 

不是所有真实用户都拒绝僵尸粉的,总有些人,或许是出于虚荣心,或许是不上心没发现,也或许只是单纯嫌麻烦懒得管,反正他们的粉丝列表更安全,可以长待。

 

譬如我现在关注的这位真人用户,就是我好不容易在茫茫人海中淘出来的大宝贝。在我住她粉丝列表里的两年时间里,从来没见她删过一个僵尸粉。

 

原因我大概猜得到,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写手,她每次发的文章根本没什么人看,粉丝列表更是短得可怜,因此她渴望被关注的心情也比普通人要强不少,连偶尔来个僵尸粉都舍不得删。

 

还记得当初她发现我成了自己的关注者时,可激动了,立即点进我的主页翻了又翻。

 

然后发现我其实是个僵尸粉。

 

那一刻,笑容僵在她脸上,换成了无奈和心酸。

 

而我则忐忑地关注着屏幕之外她的动向,心想一旦她有打算移除粉丝的动作,我就马上开溜。

 

结果她完全没动我,任由我留在短短的粉丝列表上,一呆就是两年。

 

这可把我高兴坏了,难得找到一个这么安全的地方,安乐不能独享,在确定她不拒绝僵尸粉后,我开始招呼以前相熟的僵尸粉同族们也来这里避难。

 

当然最开始时我很克制,每次都等来了几个真关注者后才敢叫一两个同族来,之后再慢慢加码,隔三差五来几个,真真假假混着来。

 

她应该认得出谁真谁假,却从来不对假的动手。

 

我彻底放心了,朝着兄弟们振臂一呼,那些长年流落在外、日子过得朝不保夕的难兄难弟们纷纷响应,成群结队涌了过来。

 

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粉丝数涨得这么快,惊讶之余也很快发现了这些都是僵尸粉,倘若没有系统的指令,我们不会对她发表的东西做任何反应,所以即使粉涨了不少,可她每次发文的反馈仍是寥寥无几。

 

我第一次从她脸上读出了生气的意思。

 

只见她打开粉丝列表,光标放在其中一个僵尸粉上,犹豫许久,差一点点就要按下移除粉丝的按钮。

 

可是,到底没能下得了手。

 

“万一这是真粉呢。”我听她自欺欺人地说着,移开了鼠标。“而且僵尸粉就僵尸粉吧,有粉总比没有的好。”

 

我松了口气。

 

仰仗着她那点卑微的虚荣心,我和同族总算在这血雨腥风的网络世界中有了一个安稳的栖身之所。

 

***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这些僵尸粉和她相安无事。

 

她继续坚持写那些没什么人看的文章,而我身为这张粉丝列表里所有有灵魂的僵尸粉们的头头,也谨慎控制着收留新僵尸粉的速度,免得灌粉过度引起她的反感。

 

每次都是等她新发文,我才又招来一批新僵尸粉,配合着间或的少许真粉,看起来就好像她的新文确实吸引力很大。

 

她心里其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当偶尔有不知情的真实读者留言夸她写得好,关注者越来越多时,她在红着脸默认之余,竟然还忍不住生出几分飘飘然。

 

毕竟虚荣心一旦开始滋长,就没那么容易被斩断。

 

有时她甚至会故意忽略心中的疑虑,看着个人主页上那已小有规模的粉丝总量,露出满足的笑容,然后鸡血上头一般继续更文,仿佛相信自己真的会红一样。

 

我当然乐得见她如此,一方面这意味着我们的处境更安全了,另一方面,这也让我心中生出小小的得意。

 

虽然我们是假的,处处讨人嫌,可这假东西一多,能装得像那么回事,带来虚伪的荣誉和夸赞,你们人类又反而放不下我们,甚至还能做到自我催眠,把我们当成激励自己的基础了。

 

呵呵。

 

***

 

不过量变引起质变这件事确实是存在的。如今她的粉丝量看起来已经有模有样,确实会有更多人因此注意到她的主页,愿意点进来瞧上一瞧,然后发现她写的东西其实质量还不错,值得一看。

 

这给她带来了一些真实的关注者,虽然数量还远比不上我们这些僵尸粉,但至少开始有固定观众经常给她留言互动了。

 

这让她笑得好开心。

 

最初我对此很不屑,但类似的事情次数一多,心里却莫名地有些在意。

 

仿佛有什么不妙的事就快发生了。

 

***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没错,在她体验过与真实读者的互动之后,对我们这些成天赖在粉丝列表里装死的僵尸粉似乎就没那么习惯了。

 

毕竟老老实实发布好内容也能涨真粉,而僵尸粉多了确实碍眼。

 

看着她愈发勤奋地更新,每次发布的文章无论质量还是热度都在真实地持续上涨,越来越多的真粉关注了她,我心中不安越扩越大,四处提醒兄弟们最近提防着一点,可是大家安稳日子过久了,根本不把我的提醒当回事。

 

终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突然举起手中屠刀,对我们下手了。

 

当时我的同族们正在懒洋洋地聊天扯淡,谁也没有防备,突然粉丝列表就被打开,排在最前面的几个兄弟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她用鼠标一通点点点,全给踢了出去。

 

结局就是号还在,魂没了。

 

其他同族见状,顿时一阵惊恐慌乱,纷纷想往粉丝列表后排跑,但架不住她平时写文日更一万的手速超绝,新来的同族们还没来得及开跑,又是被她逮到,大杀特杀。

 

被删除的同族们顷刻间魂飞魄散,剩下的同族们则是被吓得鬼哭狼嚎,一时间那场面简直惨不忍睹,罄竹难书。

 

不幸中的万幸是她这样的手速持续不了多久,很快这个杀粉狂魔也累了,这次惨案才暂时中断,给惊慌失措的同族们留了条活路。

 

劫后余生的大家围着我哭哭啼啼,有胆小的同族提议赶紧取关跑路,但被我劝住了。

 

“再等等。”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但不知为何,隐隐的怒气压过了此刻的害怕与担忧,让我放下了一贯的谨慎,“假如她今天的所作所为只是一时兴起,那这个阵地我们还没必要放弃。”

 

毕竟江湖凶险,安稳不易。

 

这里待久了,对我而言已经变成像家园一样的地方,哪儿能说走就走。

 

***

 

然而我错了。

 

她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有计划有预谋地打算将粉丝列表中的僵尸粉全部消灭。

 

每天早上她都会打开粉丝列表,将头天新来的那一波粉丝仔细筛查一番,凡有僵尸粉嫌疑的新来者通通踢出去。每天晚上她也会打开粉丝列表,翻到靠后的页面,将老粉丝们也仔细筛查一番,把有可能是僵尸粉的积存一点点清理。

 

虽然这样会导致她的总粉丝量急剧下降,可她却一点儿都不在乎,反而是一边删一边感慨:“哎,怎么会有这么多没用的僵尸粉,我该早点开始删的。”

 

听到这句话的我出离愤怒了。

 

想当初你默默无闻,我和兄弟们聚集起来给你撑场面的功劳,你就假装不记得了吗?!

 

如今你可以靠实力涨真粉,就瞧不上我们这些老老实实的僵尸粉,要把我们统统扫地出门,连条活路也不给留了吗?!

 

僵尸粉究竟招谁惹谁做什么坏事了,你们人类凭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这道导火索一经引燃,便将我长久以来在夹缝求生中积累的满满愤恨也都点炸了,这样东躲西藏、提心吊胆的憋屈日子实在是过够了,再也不想继续忍下去。这一次,与其主动取关跑路,继续重复曾经的糟心日子,还不如来痛痛快快战一场,为无辜牺牲的同族们复仇,也为自己长久以来的忍辱负重出口恶气。

 

我将自己的想法坦率地告诉了同族们,本以为会有不少同族反对,没想到和我想法一致的同族才是多数。

 

“你说的没错,我们僵尸粉也有活下去的权利。”大家个个面露悲愤,看来也到濒临爆发的临界点了,“与其继续忍受这样毫无希望的混账日子,还不如痛痛快快战一回!”

 

***

 

于是这场由我领头的战斗正式打响了。

 

不是我自吹,以往我们僵尸粉都是乖乖夹着尾巴做人,只听系统安排被迫上工,这次主动聚集起来向人类进击,还是史上头一回。

 

这样鼓舞人心的消息一经网络传播,便在千千万万僵尸粉同族中引起了极大的共鸣,许多原本与此事并无干系的同族也纷纷跑来支援我们。

 

“要让她知道,我们僵尸粉是赶不尽杀不绝的!”他们说这话时,都已带了为此牺牲的觉悟。

 

这姑娘不是讨厌僵尸粉,嫌我们碍眼,想把我们都从粉丝列表里踢出去吗?

 

那我们就偏要来,源源不断地来,直到把她的粉丝列表挤爆,让她根本找不到哪里有真粉!

 

好吧,我知道这个策略听起来既幼稚又可笑。

 

但身为其实没啥作用的僵尸粉,我们除了靠这样做气炸她,外加用僵尸粉总是越删越多的架势吓唬吓唬她,别的也做不了什么了。

 

***

 

我想,当这姑娘早上醒来,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看到自己的页面一夜之间涨了上万粉时的心情定然是崩溃的。

 

不然也不会连手机都握不住,直直砸在脸上,痛得嗷嗷叫。

 

这也被我暗搓搓地算成了作战成功的成果。

 

而更有力的成果还在后面,鉴于她的页面原本也没有几万粉,这一夜之间多出来的几万粉明晃晃地摆在主页上,随便谁都看得出来是强灌的僵尸粉。

 

于是就有人开始说些冷嘲热讽不好听的话。

 

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谁让她最近越写越好惹人眼红,那些真粉之中,其实也掺了些专门等着挑她毛病看她笑话的人。

 

这些言论果然搞得她很憋气,看她文章也不更新了,读者留言也不回复了,只是抱着个暖水袋愣在电脑屏幕前发呆的模样就知道。

 

我心中则涌起一股大仇得报的快意,暗暗为先前那些无辜受死的兄弟们叫了声好。

 

现在你尝到我们的厉害了吧,僵尸粉总会删一个来一百。

 

看你还敢不敢动我们了。

 

***

 

之后几天,她确实不再删除僵尸粉了。

 

每次看到有一连串的新粉关注提示,她也不像过去那样会点进去每个新粉主页查看,而是很敷衍地一眼扫过列表,然后就关掉。

 

我想她知道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僵尸粉,但自己又对付不了,只能无可奈何地睁只眼闭只眼。

 

哈哈,看来先前的战斗果然有成效。

 

重获安稳的同族们纷纷夸我这个头带得好,对我的统领是心悦诚服,我也得意得有些飘飘然,心想果然遇事不能一味退让,该反击的时候还是得鼓起勇气上才行。

 

而且少量僵尸粉容易被删,现在一下子来了上万个,她个人力量有限,就是想删也删不过来。

 

总而言之,团结就是力量的老话一点没错,我和兄弟们眼下的处境很安全,再也不用过担惊受怕的老日子了。

 

***

 

万万没想到,这姑娘的头特别铁,偏偏不信邪。

 

在没动静的那几天,她并不是真的什么都没干,而是暗搓搓地学了一番批量操作删除僵尸粉的办法,连专门的删除插件都搞了好几个来。

 

这就太残暴了。

 

要说以前她的手动删除对我们而言就像古时的弓箭手,一箭一个,那现在她新搞来的删除插件,就是直接换了重机枪,朝着我们这堆僵尸粉一阵“突突突”,粉丝列表里顿时哀鸿遍野,血肉横飞,死伤一大片。

 

太惨了,太惨了,我甚至不忍心多看一眼。

 

要不是平台系统对插件使用频率有限制,每天的删除数量有上限,她只得悻悻地关闭插件,待明日再战,我恐怕今天也要交代在这个恶魔的屠刀之下了。

 

时至半夜,侥幸抱住一条小命的我,望着眼前历经杀--戮之后的凄惨场景,看着那些已经魂飞魄散的兄弟,想起他们当中有些昨天还在跟我说,想等日子安定下来之后,不再只按着系统安排去成天转发些垃圾信息,也想去见识一些真正有价值的好内容,从中获得乐趣。

 

即使是投胎成了僵尸粉,他们也想当一个有追求爱生活的僵尸粉。

 

可是经此一役,他们的愿望再也实现不了了,从此以后,他们都只能任由系统操控,当一个无知无觉的傀儡账号。

 

思及此,我不禁悲从中来,哀恸不已

 

但我没有哭,此时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老子要跟她拼了!

 

***

 

先前我们这个粉丝列表身为“僵尸粉避难所”,在平台上已小有名气,现在又发生了这样可怕的惨事,跟我一样无比愤怒的同族很多,激动的情绪顺着网线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便像大海的波浪一般荡遍了整个平台。

 

这使得我对僵尸粉大军的召唤无比顺利。

 

无数同族抱着要与她决一死战的坚定心情奔波而来,源源不断投入我麾下,整齐的队列排成一排,用僵尸粉将粉丝列表扩充得无边无尽,淹没了原有的少数真粉,让他们连个影子都冒不出来。

 

她的主页上,粉丝数量在以每天数以万记的速度增长。

 

当然,全是僵尸粉。

 

这惊人的速度把她吓懵了,回过神来之时,赶快又打开删除插件,试图抵抗这只突如其来的僵尸粉大军。

 

但没用,原有的删除插件面对这等体量的僵尸粉也失去了震慑,杀伤力变得不痛不痒。

 

先前群嘲她的人笑得更欢了,还把她列表中密密麻麻的僵尸粉名单截了图,当做笑料发得满平台到处都是。

 

而她自然也是被气到够呛,十分抓狂。

 

先前为了防止误伤来之不易的真粉,她将删除插件使用的条件设定得很严格,也没有去用那些可以绕过平台规则、可以释放无差别攻击的大杀器。

 

可无论是人还是僵尸粉,气到爆炸时就会不管不顾,我们如此,这姑娘显然也是如此。

 

为了对付我们,她决定突破底线,也不管会不会误伤那些珍贵的真粉了,平台的约束也踢一边去,直接上了威力最大的超级插件,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种。

 

“老娘我今天就要跟你们这些僵尸粉同归于尽!”电脑屏幕前,她咬牙切齿的愤怒竟然与我先前的表现如出一辙,“来啊,互相伤害啊!”

 

***

 

之后的战况惨烈无比,连语言都无法描述。

 

只能说,在一场又一场的争斗中,我失去了很好的兄弟,至于那个残暴的对手,也失去了不少珍贵的真粉,受到的群嘲日日上涨。

 

这根本就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但我们僵尸粉绝不会轻易退却,牺牲的兄弟越多,就有更多同族加入进来,高声呐喊着不屈的口号:“我们僵尸粉永不认输!”

 

如今她的粉丝数量正在以每天数十万的速度上涨,任何删粉工具都不起作用了,绝望之中,她不得不联系了平台管理者,想查清楚这究竟是系统漏洞还是有哪个仇家给自己买了这么多僵尸粉。

 

但即使平台本身也查不清楚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也无法用技术手段彻底终结这件事。

 

毕竟他们从来没把我们这些僵尸粉当做真正的独立意识看待,只当我们是毫无意义的垃圾数据,是任人操控的愚蠢工具,根本无法理解拥有灵魂的我们会有怎样的行事规律与爱恨感情。

 

而我们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想好好活下去。

 

***

 

在所有手段都用尽也无济于事之后,这姑娘彻底消停了。

 

事实上,她已经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发过什么文章,每天的时间精力都耗在了与我们斗智斗勇上,可仍然败给了数量庞大的我们。

 

如今这个账号上除了僵尸粉还是僵尸粉,本身也像个僵尸号,差不多要废了。

 

“唉。”她望着满屏的僵尸粉,还有那些尖酸刻薄的嘲弄留言,长叹了一口气,在幽静的夜里沉默了许久。

 

我隔着屏幕望着她,看忧伤无奈爬满她的脸颊,再化作眼泪从眼眶滚落,不知何故,原本心中的愤怒突然消退不少。

 

但下一秒她的动作又让我的心悬了起来。

 

只见她打开了主页的设置列表,鼠标往“注销账号”的按钮上飘。

 

使不得!使不得!我差点就要喊出来。如今无论是手动删除还是借助插件,都无法将我们彻底清除,可是如果账号所有者选择删除账号,那整个粉丝列表里的僵尸粉就会瞬间全部完蛋。

 

这是她能用来对付我们的终极武器,代价是她也会损失掉原来积累的所有真粉,还有发布文章下那些真情实意的读者反馈。

 

同归于尽的最终结局,惨烈莫过如此。

 

眼看她的鼠标已经放在了注销按钮上,就差按下去了,一时间无数个念头同时从我脑中喷涌而出,是该自己马上取关跑路?还是叫兄弟们一起跑?可是即便僵尸粉取关也是有限制的,取关通道对于我们而言,就像人类遇到灾祸时的紧急通道,如果大家挤成一团,结果就是谁都逃不了……

 

时间不过短短几秒,我想了很多很多,但又没有一个想法是真正有用的。而那个正按着毁灭世界按钮的姑娘,却静静地移开了鼠标,放弃了按下去。

 

“这个号我用了很久,是我那些作品唯一的家,真的舍不得放弃。”她苦笑道。“我猜,你们这些僵尸粉也是这样想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她这后半句话不完全是自言自语,竟好像是对着我说的。

 

但这只是我的猜想,无法求证,她在放弃删除账号之后,也把那些嘲讽自己的页面一一关掉,转而打开许久没碰的文档,重新码起字来。

 

就像她之前在无数个深夜里所做的那样。

 

坦白的说,她的妥协在令我松了口气之余,还有点良心痛。

 

这姑娘先前的作为虽然对我们很残忍,可站在普通人类的角度上来看并没有什么不妥。就像我们僵尸粉想要寻求一个安身之所,她其实也只是想靠着自己老老实实产出作品吸引来真粉而已。

 

可这世界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心想事成向来罕见,求而不得才遍地都是。

 

***

 

不过,这个世界也很神奇,许多事情都会拐向完全无法预料的走向。就譬如我们僵尸粉和那个姑娘的争斗,也引发了匪夷所思的故事后续。

 

因为主动过来的僵尸粉实在太多,竟然将这姑娘的账号变成了全平台粉丝最多的账号。

 

这就很微妙了。

 

即便大家都知道这里全是僵尸粉,但一个人若能有这么多僵尸粉,那也确实叹为观止,值得围观一下了。

 

随着僵尸粉数量的继续上涨,许多围观吃瓜的群众也在一轮又一轮的群嘲中,竟对这个号渐渐生出好感来,还拿它编出许多段子,甚至给做成了表情包,流传甚广。

 

于是群嘲变调侃,调侃又变成狂欢。

 

这个号,连着号的主人,都随着这些段子和表情包的传播被无数真人用户知晓。

 

这个结果令那姑娘哭笑不得。虽然还是会被群嘲,可是真粉也跟着变多,其中有不少还愿意看看她写的作品,留些夸赞。即使相比浮夸到爆的僵尸粉数量,这些真粉的比例不是很高,但总量仍然可观。

 

总而言之,这可比最早她是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时要热闹多了。

 

她是真的出了名,虽然是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

 

***

 

距离这姑娘的账号成为全平台粉丝第一的时间又过去了很久,而她再没有主动删过一个僵尸粉。

 

因此这里变成了全平台最安全的僵尸粉避难所,每天都有更多同族跑来加入我们。然后我们安安生生地躺在粉丝列表上,什么都不用做,仅靠庞大的数量就能替她又吸引来一些新的吃瓜真粉。

 

而她则跟最早时一样写着想写的故事,写得挺认真的,水平应该也一直有提高,看每篇文下面的读者反馈就知道。

 

虽然因我们这些僵尸粉而起的群嘲从来没断过,但她似乎也看开了,不太在意那些纷扰,每天跟真正的读者们聊得很开心。

 

所以从某种意义而言,我们这些僵尸粉,跟她这个账号达成了一种奇妙的共生。

 

后来她还将自己跟我们这些僵尸粉斗争的奇特经历写成了一篇故事,看的人不少,故事热度很高,但并没有谁当真,都留言说这脑洞很好玩之类的,而她也不多做解释,只说谢谢大家喜欢她写的故事。

 

只有在夜深人静,当她独自对着电脑屏幕的时候,还是会露出复杂的表情。

 

然后她打开粉丝列表,在搜索栏里打入一行乱码数字。

 

而那正好是我的账户名称。

 

接下来她点进我的主页,打开对话栏,犹豫许久之后,认真地敲了一行字:“我知道你们都是真的存在。”

 

几秒之后,她收到了一条简单的回复。

 

“嗯。”

 

END


《反派有话讲》系列故事地址:

(1)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2)配角光环

(3)人鱼之诗 (4)文坑的自救

(5)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6)女巫借贷

(7)凝视深渊 (8)水妖之歌(9)坏蛋修行 


碎碎念:写这个故事写得很开心,一边写一边笑那种,这也是我为什么很喜欢写故事的原因之一,真的是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哈哈哈哈哈。

每周六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七十二周打卡。

评论 ( 155 )
热度 ( 1703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