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故事小姐

故事小姐是个会在网上写睡前故事的年轻姑娘。

 

这不是她的工作,只是她不为人知的小爱好,每当本职工作过于糟心之时,可以靠写些温暖治愈的小故事来排遣烦恼。

 

写得久了,她的故事就写得有点好,但不算很好,所以读者也是有一些,但不算很多。

 

而且大部分读者都是在短暂的时间里来来去去,经常是这段时间频繁活跃在留言区的读者,下段时间就再也不会出现,就此消失在茫茫人海。

 

故事小姐心里明白,无论是写故事的人还是看故事的人,在这个过于精彩与忙碌的网络时代,彼此都只是擦肩而过的过客罢了,所谓缘分,很浅很浅。

 

但她仍对此感到遗憾。

 

毕竟那些小故事都是她很用心写的,还是希望遇到能长久记得它们的读者。

 

当然这种事也不能强求,想通了的故事小姐放平心态,依然忙里抽闲写着温暖的小故事,有没有读者反馈都不怎么在意。

 

“没关系。”她对自己说。“我的初心,只是因为自己想写而已。”

 

这个理由听上去不够出彩,或许说其实是有点无奈,但也足以支持她继续写下去。

 

***

 

某天来了一位读者先生,他给故事小姐发私信,说自己和女友都很喜欢那些温暖治愈的小故事,眼下他正在与女友谈一场相隔万里的异地恋,问故事小姐他能不能把那些小故事录成音频放在某个听书平台上,这样他女友每晚睡前都可以听一听,不会感到太过孤单。

 

故事小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反正她写故事也不赚半毛钱,没有什么顾虑,如果自己写的故事能帮到一对正在承受相思之苦的情侣,那还算是做了件好事。

 

读者先生很感谢故事小姐的应允,从此之后时常活跃在故事小姐的文章评论区。

 

虽然他的留言大多很简短,像是“这个故事我和女友都很喜欢”、“心情沮丧时正好看到这篇文,很有帮助”、“谢谢作者分享这么温暖的故事”等等,但也足够令故事小姐感到既有些不好意思,又有点小骄傲了。

 

她想,我本来只是为了自娱自乐才写的,居然还能帮到人,真是太好了。

 

***

 

之后一段时间,受到鼓舞的故事小姐写得更有干劲了,有时还会特意写一些异地恋主题的故事,像是北极熊先生去南极寻找企鹅小姐的故事,又像是在天上的神仙与人间的妖怪久别重逢的故事。总之在这些虚构的故事里,相隔万里的恋人最终都能团聚,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

 

每次那位读者先生都会很感激地留言,说这个故事很棒,他要讲给远方的女友听。

 

而故事小姐也会真诚地祝愿他们:“祝你们幸福。”

 

说实话,故事小姐有点羡慕这对情侣,她虽写过不少甜蜜的爱情小故事,但自从大学毕业,孤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城市,她都没有机会谈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或许是因为平时工作太忙,光是独自生活就已经筋疲力尽;也或许是缺了机缘,在这冷漠的城市里想遇到那个合适的人并不容易。

 

所以看到读者先生如此尽心地读睡前故事给远方的女友听,故事小姐心中又是佩服又是感动。

 

美好的恋爱,即便自己得不到,能看到有人真的拥有,那也挺好的。

 

***

 

不过故事归故事,真实的生活很难像虚构的故事一般圆满。

 

故事小姐有点想不起上一次在留言区看见读者先生是什么时候了,她这段时间也特别忙,这次登陆之前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

 

“唉,谁让我更新得这么慢,再有耐心的读者也等不下去的。”故事小姐看着自己主页上本就不多的粉丝数量又下滑不少,颇有些心虚,赶紧将新写的小故事发了上去。

 

没想到很快便收到那位读者先生的回复:“写得很好。”

 

受到肯定的故事小姐十分惊喜,马上回复了对方:“谢谢夸奖,你也可以拿它给女友讲。”

 

这次读者先生的回复慢了很多,而且是用私信单独发给故事小姐的。他说,很感谢故事小姐之前写的故事,可惜自己前不久已经和女友分手,所以也不会再录故事的音频了。

 

故事小姐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过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啊?”

 

明明先前看起来那么好,她不相信一个愿意每天费心给女友讲睡前故事的男友会轻易放弃这段恋情。

 

又过了一会儿,对方回复了简单三个字:“太远了。”

 

故事小姐叹了口气,不再多问什么,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虽然她不知道有关这段恋情中止的任何细节,但她清楚生活有多少沉重的分量,许多时候会压得人们不得不把心中一些珍贵的东西放下。

 

这种痛苦只有当事者自己才懂,而她身为一个遥远的旁观者,无论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显得太苍白了。

 

第二天晚上,故事小姐在加完班后,熬夜写了一个失恋者在独自生活的日子里,逐渐走出伤痛重获幸福的故事,并很希望那位读者先生能看到。

 

还好,他真的有看到。

 

故事小姐不知道他看到那个故事时究竟是怎样的心情,但她想这个故事应该没白写,因为对方留言说,看了这个故事,自己释怀了很多东西。

 

“再见,故事小姐。”读者先生最后一条留言是这样写的。“我会继续往前走,以后可能就不来了,但你写的那些故事我都不会忘的。”

 

再见,祝你自己一个人也能好好生活。故事小姐对着屏幕默念道。我们每个人都是。

 

***

 

再然后,故事小姐又是很久没有更新,这不怪她,生活实在是太累太忙,跳槽、加班、进修、生病、找房子搬家,每一件事都不轻松,时常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能在网络上写出圆满故事的她,在现实中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事难以周全的普通人,会被生活中的各种琐碎为难和打倒。有时她被憋得实在受不了了,又不想让远方的父母和身边的朋友担心,就只能躲在公寓天台或者办公室的厕所隔间里偷偷哭一场。

 

有一次正难过着,手机提示音突然响了,那是故事小姐荒废许久的故事专栏里有一条读者留言,问她最近怎么都不更新了,很想继续看她写的甜蜜小故事。

 

“抱歉,现在的我写不出来什么甜故事。”故事小姐握着手机,无奈地抹了抹泛红的眼眶,“那个会写甜故事的人,现在自己也甜不起来了。”

 

事实上在那段灰暗的日子里,写不出甜故事的故事小姐,为了给自己减压,也会去找些甜甜的小故事来看,看着看着,突然开始明白以前那些读者留言感谢自己时的心情。

 

或许正是因为生活有太多无可奈何,才需要一些美好的故事来抚平伤痕。

 

“光是读故事就会觉得开心,要是还有人愿意费心把这些故事念给我听……”在不用加班的夜晚,故事小姐躺在自己租住的小房间里,漫无边际地幻想着,“那种有人在意和关心的感觉肯定很棒吧。”

 

可惜现实中并没有那样一个人。

 

而故事小姐也分得清现实与梦境,每次笑过之后,便会自觉放下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折返回磕磕绊绊的生活,习以为常地扛起所有孤独和烦恼,单薄的身影融在这繁华都市拥挤的街巷里,认真做一个有喜有悲的普通人。

 

***

 

随着夏天的到来,天气逐渐变得炎热,台风也如期而至,凶猛来袭。在等待台风登陆的夏夜,故事小姐所在的片区停了电,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独处黑暗,听着外面的狂风将窗户吹得砰砰响,故事小姐害怕得睡不着,躺在床上靠着微薄的信号刷着手机,茫然又慌乱地想要找点安慰。

 

伴随着窗外一道闪电点亮,故事小姐突然回想起来,当初有位把自己写的故事录成音频的读者先生,曾经把放音频文件的网址发给过她,请她试听。可惜当时的她正被一摊繁重的工作压得无暇顾及,久而久之就把这事给忘了。

 

这令故事小姐有些惭愧,怀着试试看的心情,她翻出老早之前的邮件记录,打开了链接。

 

幸运的是,那位读者先生的个人主页还在,上面整整齐齐排着一列故事音频,每一个都是她写的。

 

可是根据页面上的登录信息显示,朗读这些故事的人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登录过主页,再看看播放记录,好多故事音频的播放量居然是零。

 

那一瞬间,故事小姐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涩,来源很复杂,她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了那位辛苦付出却仍然无法维系恋情的读者先生,还是为了曾经用心写出安慰人的故事,到头来却没人安慰的自己。

 

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把笔下的每个故事都当成了自己最宝贝的孩子,看到它们虽然被精心制作成了音频,最后却饱受冷落,无人收听,变成了没人搭理的废弃物被堆在这里,便忍不住为孩子们感到委屈。

 

“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当第一个听众吧。”故事小姐点开了排在最上面的音频。

 

然后她听到了自己的故事,还有,他的声音。

 

故事小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个声音,大概就是……嗯,既明朗又沉稳,听着让人很安心。

 

说来也奇怪,这道声音居然让故事小姐渐渐忘了此刻屋外的风雨大作,电闪雷鸣,原本慌乱的心境也沉静下来,不再畏惧自己身处的黑暗,全心全意地只想听那个声音把故事继续讲下去。

 

明明是自己写的故事,内容都很熟悉,按理说她不该如此着迷。

 

可是一旦配上那个声音,那个她几乎算不上认识的陌生青年的声音,居然就混成了一股奇妙的魔力,攫住了她的心神,无法撤离。

 

“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听人讲睡前故事。”夜深了,故事小姐放松地躺在床上,脑袋靠着声音的来源,渐渐有了睡意,“这种被陪伴的感觉确实很棒。”

 

那天晚上,故事小姐睡得很踏实,还做了一个快乐的梦。第二天早上她神清气爽地醒来,发现窗外的风雨已经停了,清晨的阳光洒在她身上,不灼热,很温柔。

 

故事小姐突然觉得心头一阵轻松,还有些没来由的高兴。

 

新的一天,也要加油啊。

 

***

 

之后的日子里,故事小姐并没有什么奇遇,也没能拥有什么超能力,仍然是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姑娘,在这个人人都走得很快的大城市里辛苦穿梭着。

 

各种烦恼还是时不时缠上她,但她有了新的减压方法,就是每天晚上睡前打开那位读者先生留下的音频,听他讲一个温暖的小故事。

 

然后这一天的愁苦辛劳便被抹去,故事小姐又有了力气去面对第二天的新问题。

 

当然最开始这样做的时候,故事小姐心里很没底,她知道这些故事其实都是读者先生读给女友听的,自己这样把故事挨个听过去,就好像偷拿了不该自己碰的宝贝,总会有点做贼心虚。

 

不过女友早已成了前女友,而且她也根本没来听过这些故事。

 

反正没人听,这个专栏也早就荒废了,那我作为故事的原作者来试听一下朗读效果,不算过分吧?故事小姐一边自欺欺人地想着,一边忍不住打开下一个音频。

 

听得多了,甚至会有点上瘾。

 

明明读故事的人不是专业的播音员,朗读技巧说不上有多完美,可是,故事小姐却能从那温和的声线中听出朗读者对这些故事的认真与期许。

 

他应该是真心喜欢这些故事的,是难得的好读者。在有了这样的念头之后,故事小姐便忍不住开始想象这个声音的主人该是怎样一个人。

 

或许是个清清爽爽的年轻人,有很透亮的眼神,会对周围的人露出爽朗的笑容,无论对待工作还是生活都是很负责任很认真,如果能与他认识的话,说不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擅长开脑洞的故事小姐就这样随心所欲地想象着,想到后面甚至偷偷笑出了声。

 

但随即又感到了失落。

 

那位读者先生上一次登录这个音频专栏的日期已是一年多以前,账号应该是弃用了,以前他用来关注故事小姐的平台账号也早就注销了。换言之,他已经彻底消失在这个无边无尽的世界里,再也找不出来了。

 

那我在这儿空想这些有什么用呢。故事小姐叹了口气。

 

我根本就没机会真正与他认识啊。

 

***

 

即使故事小姐和读者先生对彼此而言,都只是还来不及结识就已告别的陌生人,但那些故事带来的交集是真实存在过的。

 

读者先生,是真的喜欢过那些小故事。

 

故事小姐,也在自己生活一团糟的日子里,从读者先生的朗读中获得了真切的鼓励。

 

虽然这两件事发生的实际日期错开了很久,以至于两人连成为朋友的机会都没有,可故事小姐仍对此充满感激。

 

既感激读者先生愿意朗读那些小故事,让她能靠着偷听那些音频熬过一个个难捱的夜晚,也感激过去那个在繁忙工作之余,还努力挤时间写故事的自己。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故事小姐一直觉得写故事不过是在自娱自乐而已,但在为了能写出更好的故事而头痛头秃之时,她也会忍不住悄悄问自己,花费那么多心力做的这件事,还能不能有更多的意义?

 

如今,在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之后,她终于得到了答案。

 

虽然我这么普通,写的故事也说不上特别好,可如果我写的故事能够帮到这个世界中一些正需要温暖的陌生人,那这一切努力就不算白费。

 

平凡如我,也能以自己的方式,让这个世界变得稍微更好一点的。

 

“谢谢你,陌生的读者先生。”故事小姐趴在出租屋的小阳台栏杆上,看着夜空之中虽然每颗星星的光都很微弱,但无数颗努力发光的星星聚在一起,却组成了璀璨的夜空,不禁露出了微笑。“无论你现在身处何方,我都祝你能拥有幸福的人生。”

 

此时恰巧一颗流星从远方的天幕划下。

 

闪烁的星光融进夜色,仿佛是在为这样的祝福做了见证。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夏天变成了冬天,很快又折回夏天,悠悠走过了一整年。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故事小姐还是很忙,忙着工作,忙着生活,忙着变成更好的自己。可无论有多忙,她还是会尽力挤出一点时间来写小故事。

 

其实她不太可能从这种业余爱好中赚到什么名利,周围的亲友根本不知道她有这个小爱好,连固定的读者都很少,大多数来读故事的人只是短暂地停留,来了又走,但故事小姐毫不在意。

 

她知道自己写的故事自有其意义,即便它们只能短暂地安抚人们一时的伤痛,可正是因为偶尔拥有这样小小的安慰,疲惫不堪的人们才得以喘息,能在磕磕绊绊的路上走得更久,不至于被生活的琐碎彻底压垮,再没有力气继续。

 

这样的体验,故事小姐自己已经有过,所以很想一直把温暖的小故事写下去,为生活同样难熬的人们尽一份心力。

 

即便被这些小故事帮过的人与她永远都不会有机会认识,也没关系。

 

***

 

等到那年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故事小姐的工作升了职,承担的项目也暂时告一段落,可算是松了口气。

 

结果远方的父母见缝插针地给她安排了一次相亲,说这位相亲对象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家的靠谱青年,千叮咛万嘱咐她一定要抓住机会去见见。

 

故事小姐不好推脱,只好把自己收拾体面,在某天下午去了约定的见面地点,心中已打好了礼貌拒绝的腹稿。

 

但在进去咖啡馆,见到那位相亲对象的第一眼,她就把腹稿全忘了。

 

毕竟对方长得那么……合她眼缘。

 

要具体形容地话,那是个清清爽爽的年轻人,在见到她来时,会主动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她示意,露出爽朗的笑容。

 

在与他透亮眼神对视的瞬间,故事小姐居然看得有片刻失神。

 

而唤回她神志的,是对方开口说话时的声音,那么明朗沉稳,那么亲切熟悉。

 

是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一直感激的声音。

 

于是故事小姐也笑了起来,原先的紧张与抵触通通消失,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完全是坦然真诚的态度,没有什么遮掩与排斥,与他聊得很随性,也很投机。

 

或许是因为聊得太过投机,以至于聊到中途,青年露出了困惑的神情,他告诉故事小姐,虽然两人这是第一次见面,但他却觉得自己像是已经认识她很久。

 

“哈哈,我这么说可不是为了故意诳你。”青年爽朗笑道,“只是我确实有这种感觉。”

 

“是吗?我不怀疑。”故事小姐抿着嘴笑了笑,但很快又收住笑,认真地看向他,“抱歉,我这么问可能有些失礼,可是我真的很好奇,像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还需要来相亲?”

 

青年没有立即回答,面色似乎有些犹豫,不过他还是坦诚地告诉故事小姐,自己在结束上一段恋情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意再投入新的感情,加上最近两年时间里,他因为工作的关系东奔西走,没有固定的落脚处,所以也没有考虑去展开一段新恋情。

 

不过如今他已经跳槽到这个城市安定下来,各方面时机都算成熟,他也做好了在这个城市开始新生活的打算,结果正巧家里长辈就给他张罗了这样一场相亲。

 

“我想这算是上天给我的一次暗示?暗示我是时候去见那个命中注定的人了,哈哈。”青年此刻的笑声仍然率真,不过那笑声中藏有一点点不易察觉的紧张,“但愿我没有对上天的想法会错意。”

 

“我想你猜得应该不算离谱。”故事小姐端起咖啡,故作镇定地喝了一口。“这世上很多偶然其实都是注定的。”

 

在那天剩下来的时间里,他们继续毫无隔阂地聊着天,真的就像已经认识许久的老友一样默契,然后还一起吃了晚餐,并在被夜幕笼罩的城市街道里一起散步,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直到夜已深沉,到了不得不告别的时刻。

 

在送她回去的路上,青年几番欲言又止,直到停在她的住所楼下,终于开了口:“我们应该还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吧?”

 

故事小姐回头望着他,笑着点了点头。

 

***

 

于是他们就有了第二次见面,第三次见面,以及往后的许多次见面。

 

在其中一次见面时,青年主动给故事小姐讲了一个故事,主题是一个经历过恋情失败的人,在独自生活很久之后又幸运地遇到一个很投缘的对象,重新拥有了幸福。

 

“这个故事是我很久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直都记得。”此刻的青年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先前那样自在,相反的,他很忐忑,透亮目光中同时饱含担忧与期许,“告诉你一个秘密,在当初见到你第一眼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这个故事……”

 

青年顿了顿,深吸了口气,说出了告白的话语:“所以,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把那个故事变成现实?”

 

故事小姐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安静地盯着青年看。

 

青年克制地等了一会儿,始终不见回应,眼神中期许的光芒黯淡下来,但还是勉强笑了笑:“没关系,我……”

 

“我也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故事小姐突然开口道。

 

青年迷茫地看向她。

 

“在以前最难捱的那段日子,我其实是靠听你读我写的那些故事熬过去的。”故事小姐走到对方身边,拉住他的手,笑得一脸幸福,“以后如果我写了新故事,能不能请你继续读给我听?”

 

END


碎碎念:虽然我因为偷懒往故事里加了一些自己以前写的故事内容作为素材,但是我还是要大声喊,这个故事纯属虚构,没有原型,跟我自己更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大家千万不要乱联想,谢谢。

每周六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七十三周打卡。

评论 ( 74 )
热度 ( 1657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