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搞笑】小透明(毁语文课本系列之二)

我又厚着脸皮来毁语文课本了……这次我的魔爪伸向的是鲁迅先生的《孔乙己》。感觉这次的梗不如上次《多写了三五篇》好,哎,大家凑合着看吧。

PS:如果有人看了这篇觉得好,相信我,百分之99.9%是鲁迅先生的功劳,我只有那0.1%都不到的搬运作用。以前年轻不懂事,读不懂先生的文,现在才渐渐开始懂了。谢谢先生。

---------------------------------------------------------------------------

 

同人圈的格局,是和原创圈不同的:都是面向公众的一个分版块的大论坛,论坛主页上分了各种作品主题区,可以随时发文看文。上学的,做工的,傍午傍晚放了学,散了工,每每写上一两千字,发一章文——这是好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章文要涨到三四千字——靠屏幕外盯着,仔细地翻看着上一章的回复;倘肯多连载几章,便能招来追文的迷妹,或者亲友,陪聊剧情了。如果出到十几章,那就能算一则长篇,但这些写手,多是挖坑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被唤作大触的,才能静心打开自己的WORD大纲,修饰润色,慢慢地写出。

 

我从十八岁起,便在论坛里当迷妹。版主说,我迷的主题太冷,怕是进不了热门主题区,就在普通版面看点文罢。冷圈子的写手,虽然容易勾搭,但三心二意乱爬墙头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兴致来了丢个开头,随着鸡血糊弄两三章,又被别人安利了新剧,然后便弃坑。在这文坑满地的情况下,想不摔的满头大包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版主又劝我别再混冷圈了。幸亏我是杂食属性,什么都吃,于是改为四处刨食的一种淡然态度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蹲在热门文区里,专等写手们的投喂。虽然不怎么缺粮吃,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对家是一副凶面孔,亲家也没有好声气,三言两语不和便要开掐,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小透明登陆时,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小透明是一直还在坚持给冷CP写文的唯一的人。她产出量很大,文风老旧,措辞间时常夹杂些半文不白的;个人页面上虽然挂了些长文,可是又清水又冷,似乎从来没人留言,也没什么点击量。她对人说话,总是满口可拆可逆,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她的圈子里没什么存在感,别人便替她取下一个绰号,叫做小透明。

 

小透明一进版,所有看文的人便都看着她笑。有的叫道,“小透明,你的文又被点漏了!”她不点评,只是说,“发两篇原创,加一篇翻译。”便PO出九千字来。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剽窃人家的故事了!”小透明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抄了何太太的文,被挂微薄了。”小透明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撞梗不能算剽窃……撞梗!……写文人的事,能算抄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纯属巧合”,什么“脑洞重叠”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论坛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QQ群里谈论,小透明原来也混过热圈,但终于没有站对CP,又不会与大手抱团;于是愈过愈衰,弄到混成一人圈了。幸而写得一手好文,便听迷妹们说说脑洞,然后自己割割腿肉,安利一个算一个。可惜她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攻受随便拆随便逆,写不到几章,便连攻带受以及路人甲乙丙丁,一齐互攻。如是几次,连肯贡献脑洞的人也没有了。小透明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盗梗的事。但她在我们论坛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挖坑不填;虽然间或没有存货,在标题栏里备注此文暂停,但不出一月,定然填完原先的坑。

 

小透明翻过两三个正经回复,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小透明,你当真混过热圈么?”小透明看着问她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太太的名号也捞不到呢?”小透明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可拆可逆党濒临灭绝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灌水哄笑起来:论坛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灌水取笑,版主是决不删帖的。而且版主见了小透明,也每每这样问她,引人灌水发笑。小透明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野生粉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写过同人文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写过同人,……我便考你一考。OOC的原话,是怎样说的?”我想,透明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小透明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专用术语应该记着。将来做版主的时候,删帖要用。”我暗想我和版主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版主也从不将OOC作为删帖理由;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Out of Character?”小透明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键盘,“对呀对呀!……还原人物性格有一百种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小透明刚把手指按在键盘上,想在屏幕上打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敲了个叹气的表情,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坑乎哉?不坑也。”

 

有几回,隔壁版面的迷妹听得笑声,也赶热闹,给小透明留言点梗。她便给他们一人写了一个段子。迷妹们看完段子,仍然不散,天天来唰小透明的页面。小透明着了慌,关掉留言版,发了微薄说道,“不挖坑了,我已经不开新坑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自己还没填完的坑,自己摇头说,“不坑不坑!坑乎哉?不坑也。”于是这一群迷妹都在笑声里散了。

 

小透明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她,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某热门电影上映后的两三天,版主正在慢慢的翻看版面,忽然说,“小透明好久没有登录了。还有十九个坑没填呢!”我才也觉得她的确长久没有登录了。一个看文的迷妹说道,“她怎么会来?……她快被掐出圈了。”版主说,“哦!”“她总仍旧是偷梗。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丁大触家里去了。她家的梗,偷得的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被挂小粉红,后来是丁大触的亲友们组团去掐,掐了大半月,再逼她删文。”“后来呢?”“后来她自己删了文。”“删文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退圈了。”版主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管理她的版面。

 

那部热门电影过后,我原来呆的圈子是一天凉比一天,眼看将近冰窟;我整天的刷新页面,也饿的没有粮吃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篇新文,我正无聊地坐着。忽然发现有篇新文被PO上来了。这文虽然极短,但文风却很耳熟。看ID却又不认识。于是发了私信过去问,那小透明便披了马甲回复了。

 

她原来的账号页面上布满了被掐的痕迹,已经不成样子;只能拿新注册的马甲偷偷摸摸上来,都不敢随便留言;见被我认出来,又说道,“我只是来PO一篇文。”版主也露出面来,一面说,“小透明么?你还欠十九个坑没填呢!”小透明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再填罢。这一回是一发完,小甜饼。”版主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她说,“小透明,你又抄了梗了!”但她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抄,怎么会被掐出圈?”小透明低声说道,“撞梗,撞,撞……”她发的表情,很像恳求版主,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ID,便和版主都笑了。我看了她的文,想了想,留了个长评。很快她又专门编完四个段子,私信给了我。不一会儿,她把之前发文的留言都回复完,便又在迷妹的说笑声中,慢慢退出了论坛。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小透明。到了年关,版主查看页面记录说,“小透明还欠十九个坑没填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小透明还欠十九个坑没填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她。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小透明的确退圈了。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评论 ( 97 )
热度 ( 1350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