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搞笑】译者之歌(向同人圈里的翻译们致敬)

今天我们来讲一个关于翻译君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同人世界里,有一个平凡又可爱的群体,名为翻译君。

翻译君在同人世界里是很奇妙的存在,他们本身不生产故事,只是二次元的搬运工。不过这份搬运工作并不太易做,英文要足够好,中文也不能差,同时还要热情执着有耐心,无私奉献有闲心。

而所有门槛条件中最最重要的一条,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翻译君,首先要找到一个合意的原创君。

在同人翻译界一直流传着一条亘古不变的谚语:每一个翻译君的诞生,都是为了寻找命中注定的那个原创君。

而我要讲的这个故事里,要说的也是这么一位努力寻找命定之人的翻译君。

她长什么模样,叫什么名字,这些都不重要。我们只需要知道,身为翻译君的基本条件,她通通都已达到,看起来似乎只差从茫茫人海中找出匹配的原创君,就能收获满满的幸福。

但这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算起来,她邂逅过的原创君也不算少了,AO3上,Fanfiction上,这些都是正儿八经的相亲网站,写手多,分类细,随便搜搜TAG就能将备选的原创君列个长清单,原创君的作品也在网站上挂的清清白白,任人评阅。想要选中合意的对象,仿佛简单地只是点点键盘的事。

可真打起交道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有的原创君高冷过分,PO了文就再也不管不问,踪迹难寻。翻译君将原文掰碎了读了又读,自觉已经领会贯通以后,才敢凭着蹩脚的英语写作技能点外加谷歌翻译加持,好不容易凑出一篇热情洋溢的赞美诗与自荐信,咬碎了牙齿,鼓足了勇气,但投出去后便石沉大海,再无回音,空负了满腔热情。

有的原创君故事编的精彩绝伦,也不难搭话,惹的翻译君心动不已,傻乎乎地一头栽了进去,深入交往一阵才发现两人之间种种不合适,或许是原创君写作措辞过于晦涩拗口,或许是故事后续走向清奇人物全崩,又或许是彼此对CP的理解总也凑不拢。总而言之都不是粗浅相交就能察觉的问题,可是等到发现之时往往又陷得太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可翻译君没办法对原创君提任何要求,能做的只是要么忍,要么滚,潦草地结束这场令人心伤的关系。

有的原创君文章写的漂亮,人又和气,PO出来的作品长度正好,遣词用句也恰巧都是翻译君喜欢的类型,搞得翻译君翻译时总是心头一阵小鹿乱跳,误以为以为教堂的钟声马上就要在耳边敲响。可没想到,原创君只留下寥寥几个勾人心痒的中短篇,便潇洒地转身,头也不回。原来这位原创君一开始便“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空余昔日短暂的快乐回忆在翻译君心头发酵酿造,甜蜜都变成了酸苦。

还有的时候,翻译君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匹配的原创君,正欲私信勾搭,把评论栏往下一拉,哎,原来早有别的翻译君捷足先登,抢先预定了与原创君比肩而立的位置。看得翻译君好生羡慕,可是她除了暗搓搓地祈祷两句那位翻译君中途撂挑子走人,好让自己接手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

明明已经很努力地在找了呢。翻译君有时也会觉得很伤心。可与原创君们的相遇,就像他们笔下正在连载的故事,猜的到开头,却总也猜不到结局。

或许是同人之神(什么鬼)也被她的虔诚感动,便安排翻译君某年某月某一日,于千万篇文中遇见了她所要遇见的那位原创君。一拍即合,勾搭成奸,从此开始了欢欢喜喜的好日子。

那大概是翻译君翻译生涯中最快活的一段日子。

原创君的文章写的又好又快,翻译起来也是顺畅无比,每章PO出去,都能收获潮水一般的好评。每天看到读者们欢呼催更的留言,翻译君心里也是无比开心。尽管她心里明白,读者真正喜欢的其实是原创君的好故事,自己更多的只是沾了原创君的光。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在翻译君看来,这些故事都是自己与原创君的爱情结晶,是属于两人共同孕育的可爱孩子。只要看客们肯多称赞几句,翻译君心里的高兴也丝毫不亚于原创君。

说实话,翻译真的是件很辛苦的事。毕竟那些故事只是原创君亲生的孩子,和当后妈的翻译君没有半分血缘关系,磕磕碰碰总是难免的。为了把孩子哄听话,有时翻译一章文的时间甚至耗的比原创还要多,反复琢磨,来回推敲,每句话,每个词,都重视的如同初恋情书,捂熟了嚼碎了藏在心尖尖上,即使累的自己腰酸背痛,头晕目眩也不在意。

我才是原创君最大的粉丝。翻译君偶尔会这样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我更懂对方笔下的每个字。

即使赞美都属于原创君,而翻译君,只拥有那堆糟心的漏。

可每当刷出新的一章文,翻译君还是会斗志满满地打开WORD文档和电子词典。无论被挂被掐被吐槽,翻译君都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转给原创君的,永远都是读者们的赞美之词。

命中注定的原创君,我已经找到了。她是那么相信。

如果这个故事到此为止,那么它也勉强称得上一个还不错的HE。可惜,这并不是翻译君与原创君故事的全部情节。

其实征兆早就存在了,比如原创君PO文的速度越来越慢,比如原创君的个人页面上开始出现别的热门内容,再比如原创君对翻译君的嘘寒问暖也开始爱答不理。

可翻译君太害怕了,她只能假装对这一切视而不见。

或许对方只是三次元太忙,或许只是暂时没有灵感,或许,这都是我想多了。翻译君拼命招来各种各样的借口安慰自己。

她不能去质问原创君,她没有那个资格,她能做的,只是漫长的等待,还有无望的刷新。

翻译君不愿意承认,尽管她早就知晓。

原创君与翻译君,在这段关系之中,一开始就处在不平等的位置。

终于有一天,她看见原创君爬了墙头,开了新坑,并且迅速勾搭上了另一位翻译君,打得火热。

一开始,她甚至还抱有幻想,以为原创君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很快便会回来,至少,把她苦守着的那个坑填完。可所有的希望都被拉长的时日冲淡稀释,最后彻底失去了踪迹。

原创君,不会再回来了。翻译到一半的文,也注定要坑。

而之前自己付出的所有时间,精力,还有爱,也随之化为泡影。

翻译君蹲在坑底,默默流下泪来。

那个坑,曾经是她幸福的见证,如今却变成了绝妙的讽刺。就像待嫁的新娘订了酒席,发了请柬,邀了所有亲友来分享喜悦,却在婚礼当天被新郎逃了婚。

还一直有不知情的亲友在坑下留言,询问什么时候能再更新,每一记催更,都像白花花的刀子,扎进翻译君的心里,带出红灿灿的血来。

翻译君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对原创君的爱曾卑微至泥土里,却终于没能开出花。

所谓翻译君与原创君,从来都是逢场作戏,只求片刻欢愉,哪有什么不离不弃,矢志不渝。

翻译君觉得自己再也不会爱了。

到此为止了。翻译君这样对自己说。就这样退出同人圈吧。

我的故事注定是个Bad  Ending。

不,这不是故事的结局。

有个怯生生的声音在翻译君身后响起。很轻微,又熟悉。

翻译君猛然回头,说话的人,是她的Beta君,一直很安静,却清楚地知晓她与原创君的所有前情。

请别让故事就这样结束。Beta君抬起头来,目光温柔又坚定。这也是我们的故事。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许多回忆突然在翻译君脑海中涌现。那些为了一个生僻的单词共同翻遍网络的瞬间,那些为了一条超级长句齐齐冥思苦想的瞬间,还有那些为了一种表述互相争吵不休的瞬间……很细微,很琐碎,但却浩繁地数也数不清。

它们或许并没有直接出现在这个故事里,但不意味着它们不存在。

哪怕收不到评论,也无法令任何人记住姓名,Beta君也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过翻译君。Beta君之于翻译君,就像硬币的正反面,黑白的光与影。 

翻译君走过的每一步,都有Beta君相伴。翻译君对原创君的所有爱与失落,Beta君都懂得。

翻译君突然笑了起来。她过去曾遇见过许多原创君,未来大概还会继续遇见许多原创君。曾经以为的独一无二,累加起来,其实也没什么稀奇。

唯有Beta君,才是于千万之中遇见她所要遇见的人,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这个故事不会就这样终结,依旧继续。

这便是最好的结局。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评论 ( 55 )
热度 ( 762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