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绽放的恋人

我发现自己的女友变成了一盆花。

当时是清晨,我被闹钟叫醒,发现枕边空着,女友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一刻,心中闪过莫名的失落,虽然我知道她早就想离开了,离开这套公寓,离开我。

挣扎着起床,想去厨房给自己冲杯咖啡,却发现餐桌上摆着一盆植物,深绿色的心形叶片簇成一团,其上支着若干浅红色的花蕾,既像兔子的耳朵,又像高举的手掌。

虽然我不像女友那么精通园艺,但也认得,那是盆仙客来。

不过它出现的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因为我知道最近女友一直在忙着处理自己放在露台上的那些植物,连最钟爱的几盆小番茄盆栽都送了隔壁邻居,没理由自己离开,却扔下这么盆花在公寓里不管。

况且我也从来没见女友买过这样一盆花。

彼时天色还有点暗,于是我打开灯,朝那盆凭空出现的花走近了些,下一秒,我愣住了。

这盆花,就是我的女友。

理智提醒我这根本不可能,但直觉却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它就是我女友变的。

它的气味,还有姿态,都让我感觉那么熟悉。

而花茎之中,还套着一枚浅色的指环。

那是我上周为了求婚买的,本来以为已经被女友扔掉。

嘿。我伸出手去,轻轻碰了碰那墨绿的叶片,叶脉微颤,仿佛在回应我的碰触。原来你留下来了。

***

我开始跟一盆花共同生活。

这听上去一定非常奇怪,可事实如此。

每天早上,我会把它从床头柜上移到能被阳光照耀的露台上,自己吃早餐时也不忘了给它浇点水。然后我会跟它好好告别之后再去上班。傍晚下班回来,再把它搬回餐桌上,一边吃晚餐一边告诉它自己白天遇到的各种事,比如因为迟到又被老板扣了奖金,比如不小心得罪了公司的重要客户,再比如这次的升职候选人名单中我又被有后台的晚辈挤掉了位置。

换做以前,女友恐怕早就打断我的喋喋不休,痛斥我的无趣和不争气。可它现在只是一盆花而已,既不会打断我,更不会训斥我。它只是温顺而安静地倾听着我,散发着那股令我心安的气息。

像极了当年我刚认识她时的样子。

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样的。

***

没多久后的某一天,我发现这盆花的叶片有些耷拉下来了,没精打采的。

我有点慌,赶紧给它浇更多的水,施更多的肥。

一点用都没有,情况反而更糟了。

我愁眉苦脸地把花盆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地询问它究竟需要什么。可那毕竟只是盆不会说话的花而已,我猜不到它的心思。

就像过去我也猜不透女友的心思一样。

得不到回答的我生气地盯着它,却感觉它好像也在盯着我,花蕾略微下垂,露出委屈的模样,像是在责备我对它的不上心。

我投降了,乖乖去查养育仙客来的注意事项,还向公寓一层的花店主人虚心求教。

原来是我一厢情愿地给它浇了太多的水,施了太多的肥。

将过去错误的养育方式略微改进之后,它很快恢复了健康,叶片舒展,花蕾重新挺立,恢复了生机。

我在庆幸之余也发现,原来它完全仰仗着我给予的养料和水分活着,全身心地依赖着我,绝不能离开我,失去我。

被需要的感觉很棒。

***

偶尔我也会带它出门。

拎着一盆花出去逛可能会有点奇怪,为了不引人注目,我会把它装进一个特制的盒子里,看着就像拎着一盒生日蛋糕。

而拎着一整盒生日蛋糕的人,即使只是一个人走在路上,也会被周围的人看做是对生活有期待的人,被别人所爱着的人。

这正是我想要的。

通常我们不会去商场或者精品街,更多去的是公园、山丘或者河边。这很正常,鉴于我的女友已经变成了一盆植物,我猜自然的风和日丽才是它最喜欢的。

等旁边没人的时候我会取掉盒子,已微微绽开的花瓣在风中轻柔抖动,看得出,它很开心。

而我也会伸出手去,小心地将一朵花蕾握在手心。

柔软,温暖。

仿佛女友也在紧紧回握着我。

默默给我鼓励,鼓励我在这个操蛋的世界中继续坚持下去。

***

但我也不是总能坚持下去。

亲友的追问,物业的怀疑,如涨潮时的海水一般,悄悄从公寓门缝渗了进来,甚至淹没了我的梦境,让我无数次从噩梦中呼号着惊醒。

而它只是淡然地守在床头柜上,无动于衷地注视着,什么也不说,什么都不做,冷淡的就像她决定离开我的前一天。

你还爱我么?我绝望地发问,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没有。

什么回应也没有。

我感到由衷地愤怒,还有由深切的爱所投下的,名为恨的阴影。

可面对一盆无知无觉的植物,还能怎么要求更多?

我对这样的日子突然有些厌倦。

***

在我真正过生日那天夜里,花开了。

刚绽开的花朵是鲜艳的红,如血色一样耀眼夺目,灼热饱满,是怒放的生命,还有爱情。

我似乎看到女友微笑着坐在我对面,在蜡烛摇曳的火光中轻声呢喃:生日快乐啊,亲爱的。

我抱起花盆,哽咽地许下愿望。

原来,我真正想要的,只是女友能回来,变回原来的那个样子,虽然会跟我拌嘴打闹,但也能给我一个真实的拥抱。

可一直等到花瓣原本鲜艳的色泽暗淡成凝固的血迹,片片凋零,我的生日愿望也还没有实现。

***

日子依旧一天天地过,仿佛跟过去没什么不同。冬去春来,接着又是夏天。这盆仙客来的叶子都掉光了,只剩下埋在土里的球茎,开始了漫长的休眠。

我把它小心翼翼地从土中挖出来,连同一起被挖出来的那枚指环一起消毒处理,放进准备好的沙土之中。

我不知道等到天气再变凉时,它还会不会再度发芽开花,重新回到我身边。

就像我对女友那没有答案的等待。

或许明天就回来,或许永远回不来。


END

  

咳咳,那个,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了,以下内容跟该故事毫无关系,完全是作者自己脑洞变黑洞,请勿多做联想。


------------------------我是要丧心病狂放大招的分割线-------------------------

我是公寓新来的物管,听物管处其他老员工说,这座公寓有点儿邪门,发生过不少骇人听闻的事件。

比如前段时间在媒体上闹的还挺厉害那期男子杀女友碎尸案,就是在这栋公寓里发生的。

听说那个变态还把女友的手埋在盆里当花养了好久。

真是造孽哦。

评论 ( 26 )
热度 ( 614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