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配角之城

我曾在小城剧院里遇到过一个陌生人。

 

那年夏天,正好有一出很受欢迎的剧目上演,大家都赶着去看,好座位很难得。

 

我也去看了,但只有离舞台最远最偏的加座,几把有些年头的椅子被硬塞在过道尽头的角落里,跟专门的座位之间还隔了点距离。当时我个子不高,前面的人又时不时站起来走动,遮挡很多,搞得我只能也跟着站起,时不时还得踮起脚尖仰头望,实在恼火的很。

 

就这样辛苦看了半场戏,等到演出中场休息,我才能坐下来歇口气。不经意偏头一看,猛然发现自己旁边原本空着的位置居然多坐了一个年轻人。

 

大概是之前看戏看的太入迷,而且对方又是那么普通的模样,连话都没有一句,所以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坐过来的,我并没有注意到。

 

不过借着剧院里昏暗的灯光,我还是能分得清,这个人以前从来没在城里见过。

 

难道是专门从别的城市赶来看戏的?我偷瞄着对方,默默猜测。那这戏票未免也订的太差劲了。

 

恰巧对方转头朝向了我,目光一下子跟我对个正着。我暗自惊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转开视线,却发现他比我先不好意思起来,微微埋低了头,表情里都是腼腆的味道。

 

彼时小小的剧院里熟识的人都忙着寒暄,还有售卖零食的小贩买通门卫混进狭窄的过道,四下推销,讨价还价声、招呼交谈声以及孩童哭闹声混做一团,嘲杂纷繁,倒衬的这片除了我和那个陌生人之外没人看得上的座位像个孤岛。

 

或许是对方的反应让我攒足了底气,也或许是想融进眼前那团热闹,我主动跟这个陌生人攀谈起来。

 

嘿。我朝他说。你好。

 

对方似乎没料到我居然会跟他说话,明显有点慌,先是朝四周望了望,确认没被别人注意到,然后张开嘴,磕磕巴巴了好几下才发出声来:嗯,你……你可以,呃,跟我说话?

 

我先是被他那战战兢兢的模样逗乐,然后才注意到他说的话。

 

好吧,我还以为不会有什么地方能比我所在的小城更反感与陌生人接触呢。

 

于是我对究竟是什么地方拥有这种更严格的风俗感到了好奇:你是从哪儿来的?

 

对方还是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但也不好意思拒绝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含混地说了个地名,声音很轻,我只是勉强听清。

 

不过反正是从没听说过的地名,所以那座城市具体叫什么对我而言其实没什么意义,我更想知道的是那究竟是怎样一座城市。对方大概也是受到我这种关注的鼓励,紧张的态度渐渐放松下来,说话也利索多了。

 

在我的家乡,所有人都是配角。年轻人这样描述。

 

我微微发怔,一时不能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要等对方慢慢解释才开始了解。

 

他的家乡是座很美丽的城市,但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却都只有很模糊的影子,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都不会被太注意。

 

因为那座城市本身就是个大剧场,无论是街道、广场还是楼宇,都不过是舞台背景的一部分。所有的居民也只是那幕戏里的小角色。每个人被安排好了该出场的位置,该背诵的台词,安安分分地演着属于自己的一点点戏份,不会太多,却总是包含了从生到死,悲欢离合。

 

然后再被从中截取更少的片段,剪辑展示。

 

虽然都是配角,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演的同样卖力,有些人会认真些,有些人就敷衍些。

 

但这些离远了是看不出来的。年轻人淡淡地说。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指着剧场前方问道:就像在我们现在的座位上,也看不清舞台上那些演员的样子?

 

他点点头:除非是分到的位置正好离的非常近,才可能彼此在意。

 

就像我们两个现在这样?我开着玩笑。

 

他羞涩的个性又流露了出来,克制地点点头,目光都不敢往我脸上放。我也不好再调侃他,想起了另一个问题:那有没有人不喜欢自己扮演的角色呢?

 

当然会有。他承认道,语气先是难得地上扬,很快又压了下去,有点无奈的意思。可本来也没有什么剧目能给所有配角都安排一个好结局。

 

或许是爱慕的姑娘并不中意自己,或许是想做大人物的儿时梦想缩水成了普通人,又或许是辛苦养大的小孩总跟父母对着干。虽然是配角,分到的戏份也会在观众看不到的地方起起伏伏,生出许多喜悦或苦涩。

 

虽然他说话时语气一直很平淡,就好像是在叙述别人的事情,可我听得心中也稍微有点同情起来了,忍不住打断了他:就没有谁能当上主角吗?

 

他停顿了一下,吸了口气,第一次主动直视我,眼神中有了光泽:在我的家乡,一直有个传说,每个人的一生,都会一次做主角的机会。

 

虽然没人知道这个机会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什么时候会来,也还是有人坚持着相信——相信只要这样努力下去,总有一天,聚光灯就会打到自己身上,被所有的人看到。

 

哪怕只有一瞬间。

 

说完,年轻人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红着脸轻声补充着:就算永远当不上主角,其实也没关系,故事总是轮着来的。

 

我轻轻点点头。

 

随后剧场里的灯光慢慢暗了下去,下半场的戏又要接着上演,我和他便没有再多聊。

 

可直到舞台上的剧目落幕,实际上演的是什么我也没有看进去。

 

散场时观众集中地往出口涌,很快就把我和那个年轻人挤散了。我努力地在人群中穿来穿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在剧场外的街道旁找到他。

 

夜幕中,他站在街道对面,守在流动的人群旁,还是那么不起眼,稍不留意就会再找不到。

 

我努力朝他挥舞着手,等他注意到我时再鼓足气大声喊:谢谢你的故事。

 

所有其他事物都是背景,只有你一个人站在最前面的故事。

 

我猜他应该是听到了。

 

因为他露出了那次见面时唯一一个笑容,那么惊喜,那么开心。

 

很快人潮又挤了过来,挡住了我和他之间的视线。等我从中费力地钻出来,已经找不到那个陌生年轻人的身影。

 

后来也没有再见过。

 

大概,我和他之间会有交集的戏份,真的只有这么多吧。


END


--------------------------------------------------------

此文为《地平线外的城市》系列文之一,该系列还存在另外若干篇:

(1)骸骨之城(2)目光之城(3)冰雕之城

(4)配角之城(5)许愿之城(6)小丑之城

(7)时光之城(8)亡者之城

---------------------------------------

小广告时间:我开了个微信公众号,主题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扫以下二维码关注。(或者搜索“林朵讲故事”也行)

另外,我开始玩知乎了,账号也叫林朵,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评论 ( 19 )
热度 ( 373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