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小丑之城

我曾在一个马戏团造访自己所居住的小城时遇到过一个陌生人。

 

当然,那个马戏团的其他人我也不认识,但我没跟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打过交道,所以他们对我而言连陌生人都算不上,我的记忆里根本没有他们的位置。

 

只有那个说过话的陌生人,我还记得。

 

他是个小丑,这是他在马戏团里扮演的角色。这个角色很重要,因为马戏团里别的角色带给观众的情绪大多是紧张,惊讶,兴奋,只有小丑是专门负责带来快乐。听说城里的治安官是先试看了他的表演,才给这个马戏团签发了进城驻扎和表演一晚的许可证。

 

这对我们这座总是提防着外地人的闭塞小城而言,已经相当难得了。

 

毕竟,快乐的力气总是要比猜忌大那么一小点儿。

 

可惜我没能看成他的表演,因为城里人为了分享快乐而愿意付出的门票价钱要远比我能承受的多。我只能守在马戏团驻扎的营地外,如同一个对着美味大餐咽口水的饿汉,妄图从那顶大帐篷里传出的阵阵笑声中嗅出快乐的味道。

 

直到时值深夜,表演收场,观众都散的差不多了,我也垂头丧气地绕到营地后方,打算再偷看一眼那些关在笼子里的野兽就走。

 

结果我看到了那个小丑,隔着保护营地的铁栅栏。

 

我差点就没认出他来,不是因为天色暗,而是因为他已经脱掉了演出戏服,脸上的妆也被擦掉了大半。要不是他还没来得及把头上的帽子摘掉——那顶红绿撞色的尖帽子我在城里到处贴着的宣传海报上看到过——我可能就错过他了。

 

嘿!我有点激动,朝他挥着手。小丑!

 

他没有假装听不见,望向我的同时还朝铁栅栏旁边走近了几步,近到我能在路灯亮光的照耀下看清他的脸。

 

和我想象的不一样,那是张普通又平静的脸,除了残存在鬓角、额头和下巴上的红白油彩显得有些滑稽,脸本身并没有什么快乐的痕迹。

 

见他盯着我看,我刚刚的勇气一下子烟消云散,胆怯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喜欢你的表演。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根本没看过他的演出,要是被拆穿了可就难为情了。

 

糟糕的是,他居然开口问我:你最喜欢哪一部分呢?

 

我……我喜欢……我结结巴巴地捏造着谎言,竭力思考什么表演能逗的观众哈哈大笑。……喜欢你讲的笑话。

 

他眨眨眼:可我表演时从不说话。

 

我整个人都被吓住了,耳尖因羞愧而红的发亮,埋下头不敢再看他。

 

还好他没有继续为难我,反而很温和:不过表演已经结束了,你想听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老实说我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的是快乐,可这玩意儿是不能光靠打听就能得到的。想了一会儿,我只好问他,是怎么学会做一个能给人带来快乐的小丑的。——如果没法直接得到快乐,听听制造快乐的方法也不错。

 

因为小丑说这个答案有点长,要求我和他一起坐下。于是我们两个就在这漆黑的夜里,一起坐在星空下的草坪上,之间隔着一道铁栅栏,听小丑讲自己的故事。

 

小丑说他来自一个遥远的城市,城里每个人一出生,就是注定要成为小丑的。这是那座城市的传统,也是规矩,所有人都以能当上最成功的小丑为荣。而和用赚钱多少来衡量成功的商人不同,小丑的成功,是靠给别人带来的快乐多少来评判的。所以练习给人带来快乐的技巧十分重要。

 

你得先见识过许多没人见过的快乐。小丑认真地说。才有资格把它们展示给别人。

 

虽然这道理听上去就跟卖面包的人得先有面粉一样简单,但我还是表示了自己的困惑:大家看了你的表演,也并不会都因此而变成让别人快乐的人呀。

 

因为你只有把一份快乐彻底弄明白了才能让别人发笑。小丑回答。它只对还没完全弄明白的人有效。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听小丑继续讲他家乡的事。

 

那座聚集了无数小丑的城市,无论是已成为了小丑,还是即将成为的,为了能在这个行当中发展的更好,大家都像煤矿工人一样,努力挖掘着生活中的快乐。有时是自己领悟的,但更多时候,是从比自己更有趣的人身上学到的。

 

无趣的人是一座贫矿,不值得交往。小丑不以为然地说道,听得我心中发慌,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也包括了我。

 

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话:但有没有趣都是相对的。

 

所以那是个充满竞争的城市,每个人都想完全掌握更多的快乐,变成更有趣的人,然后才能逗更多比自己无趣的人发笑。

 

听起来太矛盾了,打败对手的方法居然是让他感到快乐。我暗自这样琢磨着,但没好意思说出来。

 

这就像一个圆圈。小丑应该是没注意到我的心思,还在打比方解释。你的圆越大,就能包容更多小圆。

 

那圆外面是什么呢?我好奇地问道。

 

小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几秒钟,才低声说:是悲伤。

 

分辨悲伤是比掌握快乐更重要的事,因为它常常长着一副误导人的假面孔。那座城市的不少小丑都上过当,用它换来许多人的笑声,爬升到职业生涯的显赫地位,直到被一个真正懂它的人流下的眼泪揭穿。

 

它或许能让一百个人笑的喘不过气。小丑拿手背擦了擦下巴上的油彩,但只是把那团颜色抹的更花了而已。因为这一百个人都不懂那一个人为什么要哭。

 

那要怎么才能避开呢?我着急地追问道。

 

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小丑摇摇头,伸手往后靠着身体,仰头望向星空。除非你自己就是那个哭的人。

 

因为这种事对那座城市的每一个小丑而言都是场令人提心吊胆的丑闻,于是大家把练习的时间分成了两部分。白天,每个人都在学习快乐,晚上,每个人都在体验悲伤。

 

于是那座城市永远没有安静的时候。

 

听到这里,我望了望周围,最远处房子的灯光也已经熄灭了,整座小城都陷入了沉睡,既没有欢笑,也没有哭泣,只有种无知无觉的麻木。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点遗憾。

 

眼看时候已经这么晚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坐下去,起身向对方道了别。不过在转身走出几步后,我又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便停下脚步,大声问了出来:城里拥有最大一个圆的小丑,有谁能逗他发笑吗?

 

能给别人带来最多快乐的小丑,还能遇到比自己更有趣的人吗?

 

被所有欢笑声包围在中间的那个人,是不是才最寂寞?

 

小丑安静地盯着我,双眼在夜色中闪闪发亮,过来一会儿,才叹了口气: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着马戏团到处流浪?

 

说完这句话,他就扭头走进了帐篷,没有再出来。

 

而我才意识到,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笑。

 

第二天清早,那个马戏团便收拾完离开了我所在的这座小城,以后也没有再来过。唯一能证明他们出现过的痕迹,大概只剩下我收藏的一张宣传海报。

 

海报中央,那个带着尖帽子的小丑脸上,用厚厚的油彩画出了开心的笑。

 

但在不易察觉的眼角,还画着一滴眼泪。

 

END

-------------------------------------------------

此文为《地平线外的城市》系列文之一,该系列还存在另外若干篇:

(1)骸骨之城(2)目光之城(3)冰雕之城

(4)配角之城(5)许愿之城(6)小丑之城

(7)时光之城(8)亡者之城

---------------------------------------

小广告时间:我开了个微信公众号,主题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扫以下二维码关注。(或者搜索“林朵讲故事”也行)

另外,我开始玩知乎了,账号也叫林朵,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评论 ( 13 )
热度 ( 469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