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通常起这种标题的文都会有个丧尸遍地跑、世界末日到的大背景,世道很艰难,处处是危机,故事主线就是讲大家要怎么在这种糟糕环境下拼尽全力活下去。

 

咳咳,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不过需要纠正一点,虽然我只是个废材,想要在这年头里过活,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难。

 

因为我是个丧尸。

 

当然以前我也曾是个人类,丧尸病毒一爆发,弱鸡如我没能活过两集。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不过我还算走运,不像有些人类在转变成丧尸时比较倒霉,被咬掉半截脖子扯断一条腿,视觉效果大打折扣。我感染病毒时甚至都没被咬,完全是自己一个脚底打滑跌在路边栅栏上,脸上给划了道口子,正好栅栏上又沾了带病毒的污染物。

 

这就叫点儿背不能怨政府。

 

所以现在我的外貌还是和人类时期差不了太多,除了肤色惨白一点,黑眼圈重一点,全身关节都磕磕巴巴不灵活一点。

 

老实说以前我宅在宿舍打完通宵游戏差不多也有这效果。

 

讲真,最初变丧尸的时候我还是惶恐了一阵子的,又紧张又迷茫。大家应该可以理解我当时的心情,毕竟这事儿可比申请个新学校,移民个新国家之类要面临的挑战多的多。全新的生活方式,全新的交往规则,全新的社会习俗,样样都得从头开始学起来。

 

作为一名曾经只记挂着懒散混日子的前人类,猛然面对如此挑战,一开始我其实是很抗拒的。

 

幸好丧尸是心思单纯,生活简朴,态度乐观的种族,平时不搞那些有用没用的,累了就瘫,醒了就跑,无聊了就咬人,还挺容易上手的。

 

对了,这里有个广泛流传的误会需要解释一下,咱们丧尸不吃人肉,不吃,真的不吃。

 

一方面是因为人肉并不好吃,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不需要靠吃人来补充能量。

 

我们咬人,纯粹只是因为无聊而已。

 

没什么卵用,却能打发时间,还能带来乐子。

 

跟我以前当人类时喜欢玩游戏、侃大山、刷知乎之类的也没差。

 

可惜这个误会总是以讹传讹,人类都对我们要吃人肉这件事深信不疑。其实我最早也琢磨过这事儿,像我们这样每天精力旺盛的四处乱跑,耐力爆发力都惊人的很,按照能量守恒原则,总该从哪儿补充点儿才可持续吧?

 

这个问题着实困扰过我一阵子,因为担心自己会饿死——当然严格说来变成丧尸那一刻起就等于挂了——我还偷偷吃过人类超市里留下来的生牛肉。

 

呸,给我恶心的都吐了。

 

吐出来的还是我变成丧尸头天晚上吃的一半方便面,都过去一周多了,却连半点儿消化的痕迹也没有。

 

原来我的肠胃早已经停止工作。

 

身为一名前吃货,我悲伤地站在那摊方便面的遗体前,与舌尖上的美味们做了好长时间的哀悼诀别。

 

之后我就什么都不吃地挺了好长时间,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体重还保持着转化前的数字,半点也没见少。

 

这让我心中不禁升起一个超大的问号。

 

以前是谁跟我说少吃多跑就能减肥来着?啊,不,我想问的是,难道我们丧尸就是靠光合作用活着?

 

可我连水都没喝过。

 

这不科学。

 

不过人能变丧尸这回事本来就说不上有多科学。

 

至于停止运作的肌体并不腐败,各种食腐昆虫见了我们也绕道走这种事,呵呵,大概得能从我们丧尸种族以后新编纂的神话体系里才能找得到理论依据了。

 

总而言之,在度过最初的迷茫期并确信自己不会再扑一次街后,我也渐渐有了身为一名丧尸的自觉,放下还在当人类时的各种执念,安心当个正宗丧尸。

 

习惯之后,就能逐渐发现当丧尸的好处。大家相处的都和和气气,不用上班,不用赚钱,没有勾心斗角,没有衰老病痛,天天都是休假日,想去哪儿旅行都是说走就走(确实只能用走的),返璞归真的极致也无非如此了。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只要不被外伤搞到四分五裂,我们都可以算是不死族呢。

 

感觉还蛮碉的。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好,那就是,呃,大家都闲的发慌。

 

毕竟从大了看,解决了永生问题的我们也缺乏去推动世界文明往前奔的动力,往小了说,连后代都不会有的我们还有什么妹子好追,什么家好养的啊。

 

所以,就像我前面说过的那样,英明的造物主应该早就预料到必须给我们这个新诞生的种族找点事做,咬人自然而然成为了大家最喜欢用以打发无聊时光的娱乐活动。每个丧尸诞生之初都会为之着迷,因为这是刻在丧尸骨子里的天性,如同猫抓耗子狗吃肉,奥特曼爱小怪兽,很难改。

 

而无论是人还是丧尸,无聊起来创造力往往是最强的。没多久,各位丧尸界的同胞就开创出了花样一百零八式咬人大赛,单人的,双人的,团体的,守株待兔式,主动出击式……花样多的我都数不过来,这些活动成功引导了新的社交规则,制定了新的装逼标准,消除了大家心中的空虚感,每个丧尸都乐在其中,但凡看见一个活人都无比激动地往前扑。

 

在失去对金钱利禄以及颜值的追求后,我们丧尸一族总算在咬人事业中唰出了新的存在感。

 

而我就惨了。

 

生前某种特征的遗留,让我根本无法好好拥抱新生活。

 

老子晕血。

 

别说自己去咬人了,就算看见别的丧尸咬人时飙血,都晕。

 

这特么老天是成心玩我来的吧!

 

但或许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比其他丧尸更喜欢思考的原因。

 

因为,我,真的,太无聊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久而久之,我变成了那个既不能跟大家玩到一块儿,又不能想到一块儿的异类。这不难理解,毕竟大家热热闹闹聚一块儿咬人时我却要么晕乎着绕道走,要么在旁边苦大仇深地思考造物主这么玩我,究竟是想咋地?

 

不咬人已经是反天性了,还爱乱想些有的没的,那更要被嫌弃了。

 

已经不止一次遇见有别的丧尸在我背后偷偷嘀咕:“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另一个丧尸回答:“嗷嗷嗷嗷嗷嗷嗷。”

 

翻译成人话就是:“哎呦,你看那个丧尸居然不咬人,好奇怪。”

 

“对啊,而且它还要动脑子思考,真是太恶心了。”

 

以上。

 

啧啧,因为有脑子而被排挤,这事儿要不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那还挺好笑的。

 

于是悲惨如我,除了特别无聊,还是特别不合群。

 

而越不合群我就越无聊,越无聊就越想要思考。

 

死循环啊死循环。

 

总之,对于倒霉的我而言,丧尸多的地方不能去,人多的地方就更不能去,这样算下来,倒是有个地方很适合我。

 

横亘在人类和丧尸之间的隔离区。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目前的世界格局,从最初的丧尸病毒爆发,到丧尸的几波冲击,再到人类组织的几次大反扑,几番折腾下来,眼下已经基本形成了两边一半一半的稳定格局,咱们丧尸能顺利开展咬人工作的地方通常是些防御薄弱的小城镇,而那些人类重兵驻守的主要城市外围则设置了大家心照不宣的隔离区,宽广又荒凉,人和丧尸通常都不往那儿去。

 

大家都嫌弃的地方,也适合大家都嫌弃的人,哦,不,丧尸。

 

一开始我还溜达的挺自在,找到不少以前人类文明残留下来的痕迹,像是荒废的城镇和厂矿。以前当人类时进不去的地方现在反倒可以随便进了,比如需要学生卡才能进的一流大学图书馆。

 

当然就算是人的时候,这种地方懒惰如我也是不乐意进的。

 

哎,可惜再好的地方全靠我自个儿玩也挺没劲的,我渐渐对所有事物都失去了兴趣,想吐槽都不知道该找谁吐去。

 

既孤单又无聊,这样的日子没完没了,就算是丧尸也受不了。

 

不行,老子实在是写不下去了,今天就得把这该死的《晕血丧尸生存日记》给强行完结了!现在!立刻!马上!

 

当史上第一个自杀丧尸的决心已下,我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摇摇晃晃往前冲,试图找出什么工具能把自己干掉。

 

但是这真的有点难。

 

已经挂掉的人怎么还能再挂第二回。

 

就在我努力思考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得逞之时,远处突然走来一个人。

 

活生生的那种。

 

看的我两眼放光。

 

这简直就是一整套行走的丧尸自杀工具。

 

对方也发现我了,按照常理其反应该是惊叫着拔腿就跑,但很奇怪的是,他不仅没退缩,反而继续淡定地朝我走来。

 

等他走近了,我发现对方两眼里也发着光。

 

有种不妙的预感。

 

在离我两三米外的距离,对方停了下来,右手从裤兜里掏出来,握着一把小小的水果刀。我正盯着刀刃琢磨这小玩意儿能不能捅穿我,就看见他缓缓张开双臂,闭上双眼的同时露出了一副长期便秘的表情。

 

喂喂,这家伙想干嘛?

 

“来咬我吧。”他说。

 

什么情况?我一脸懵逼。

 

“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他接着说。

 

怪不得我们两个见到彼此都要两眼放光了,剧情居然是一个求死的人,遇到一个也不想活的丧尸。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我立马被他的便秘表情给传染了。

 

他在那儿闭着眼睛傻杵了半天,发现没动静,于是睁开眼睛,朝我招呼:“来咬我啊!”

 

真没想到,第一次主动招呼我参与咬人活动的,居然不是任何一名丧尸同胞,却是个跨物种的人类。

 

不愧是跟我们拥有共同祖先的族群,虽然我们丧尸看人类可能就像人类看猴子,但遇到别的物种愿意表达善意时,我还有点感动。

 

不过我只能很客气地摆摆手:“不用了,谢谢。”

 

他先是被我说的话吓了一跳,问了句“丧尸怎么会说话”,很快又自言自语着“这都是临死前的幻觉”、“反正它也听不懂人话”之类的。

 

说谁听不懂人话啊?我自个儿无聊闲逛时还学过你们人类好几门外语呢。但谦逊如我并没吱声,只用看傻逼的眼神望着他。

 

见我一直没动,他有些急躁起来,嗓门也跟着提高:“你怎么还不来咬我?”

 

切,你谁啊,让我咬就咬啊,我们丧尸也有挑食的权利好不好。我内心暗自吐槽,但回答问题的态度还是很真诚:“因为我晕血。”

 

可他却根本没留心听我说话,依然沉迷在自己的幻觉里不能自拔,脸上表情一会儿焦躁一会儿苦恼的,最后换成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他们都说丧尸容易受血腥味的刺激……”

 

说完,他开始把小刀往自己手腕上比。

 

“喂,我都说了我晕血了!”我开始紧张起来。

 

下一秒,他就已经在自己皮肤上开了个小口子:“放点血就行……”

 

我赶紧冲他扑过去,想要制止他:“你快给老子住手!”

 

他见我扑过来,居然笑了出来,拿刀划手臂的动作更大了:“果然放血有效果。”

 

鲜红的血液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根本不敢朝他手上看,努力想去夺刀,试图阻止他这种不人道的作法,而他只是一边挥动流血的手臂一边喊:“来咬我!来咬我啊!”

 

“我说老子晕血你特么没听见啊!”我是彻底生气了,挥拳想要去揍他,而他则想要往我嘴边扑。推搡之间,有血顺着他胳膊滴到了我脸上。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直接我鼻孔里钻。

 

我再也忍不了了,一把推开他,捂着胸口,弯腰狂吐。

 

把胃里所剩的另一半方便面也全吐出来了。

 

大概是丧尸呕吐的画面实在是太过震撼,那个人类也忘了反应,呆在那儿看着我吐。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反应过来了。

 

于是他也被恶心的吐了。

 

一个人类一个丧尸对着吐,你先吐完我再吐,我后吐完你又接着吐,那画面,简直难以描述。

 

到最后,我们俩总算都歇菜了,半死不活地瘫那儿直哼哼。

 

“你怎么……就是……不……咬我?”他那咬牙切齿的质问。

 

那我就更是对他怒目而视:“因为,老子,晕血!”

 

之后我花了很大功夫才跟他解释清楚自己身为一名晕血丧尸的事实,这个人类也渐渐缓过劲儿了,一脸的不可置信:“原来你们丧尸也是能动脑子的。”

 

我都摸不准自己该不该为此而骄傲了。

 

随后我问了他为什么要求死。他说自己得了绝症,以人类现有的医疗条件没法控制,不想忍受病痛蔓延的痛苦,索性偷溜出城,找个丧尸咬下自己,死个痛快。

 

“人类自杀的方法有很多。”我好心提醒他。

 

他耸耸肩:“但这年头跟丧尸对抗战死听起来会比较帅。”

 

我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愚蠢的人类,都快挂了,居然还这么爱慕虚荣。为了消除他对我们丧尸一族的误会,我把自己当丧尸的种种悲惨遭遇向他详细解释了一通,希望这个年轻人能认清现实,不要想当然的以为当了丧尸就万事大吉,换个生活环境并不能保证解决所有问题。

 

“你看我都无聊的想去死了。”这是大实话。

 

期间这个人类一直皱着眉头听我叙述,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见自己挽救了一个迷途知返的年轻人,我很是欣慰。

 

“但是在彻底死掉和当个有脑子的丧尸之间,我还是觉得继续当丧尸比较好。”过了很久,他开口道,“而且我又不晕血。”

 

我开始思考夺过小刀一把捅死这个混蛋的可能性。

 

不过身为一名丧尸的基本修养我还是有的,丧尸要杀人只能靠咬,用武器这种道德败坏的事是做不出来的。而我的嘴巴不能拿来咬人,只能拿来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解他。

 

老子讲的嘴巴都干了,他才稍微有点妥协:“这样,我们来做个交易。”

 

“什么?”我问。

 

“你不是也不想活了么?”他笑的有点假,“你杀了我,我再杀了你。”

 

“听起来还蛮划算的……”我傻乎乎地差点点头答应,还好及时反应过来了,“啊呸!划算个屁啊!你都死了还怎么杀我!”

 

丧尸不能残杀丧尸,这也是铁打的规矩。

 

白说了半天,谈话又绕回了起点。这可恶的人类非要强迫我咬一下他,而我坚决不答应。话说不通,便只能诉诸于肤浅的武力。没看出来这家伙武力值还挺高,我都没把握对付的了,很快被撵的狼狈的跑。

 

而他在后面狠命的追。

 

看这场面,无知群众肯定还以为他才是感染了丧尸病毒的那个呢。

 

路跑一半,我自带的点儿背属性又发作了,一个脚底打滑扑了个狗吃屎。而他没收住势头,也跟着压我背上。

 

哎呦喂哦,我胃里最后一点方便面渣子也没留住啊。

 

但老天连哀悼的时间也不给我,因为压上面那混球强行拿手臂来磨我的牙。

 

我虽然晕血,但牙齿在感染丧尸病毒之后也变尖利了,他这一摁,皮肤立即被扎破了。嘴里传来血腥味儿,老子白眼一翻,彻底给恶心晕了。

 

等我醒过来,太阳都快下山了,果不其然,那个人类,也已经变成了前人类,正高兴地仰天长啸嗷嗷嗷,用丧尸一族最质朴的语言表达自己重获新生后的喜悦。

 

而我身为过来人,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我来,朝我跑过来,我已经准备了最糟心的恶毒话打算教训他,结果刚一张嘴,他就脸色一变,噗咚一下栽倒在地。

 

我困惑地摸了摸自己嘴角,发现还沾着之前他留的血。

 

于是我又晕了第二回。

 

不过这次晕过去之前心情可是比第一次好的多。

 

嘿,看这个蠢货硬要老子咬他,这下好了,晕血的毛病也一起传染给他了。

 

在经历了晕了又晕的一大圈循环后,我们终于可以安生呆着了。而旁边这位丧尸族里刚出现的第二个晕血者也早没了之前的喜悦,脸色越来越难看,跟熬了两个通宵没睡一样。

 

随后,他说出了变为丧尸后通过思考所说出的第一句话:“太无聊了。”

 

我很想笑,真的。

 

其实我以前自个儿呆着时,思考过一件事,如果哪天能出现一个跟自己一样晕血的丧尸,是不是至少不会那么孤独。

 

事实证明确实,对于像我们这种会动脑子的丧尸而言,孤独并不是永恒的。

 

无聊才是。

 

但是如果晕血的丧尸是三个,四个,无数个呢?情况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我抬起头来,看对方的表情,说不定也在跟我思考同样的事情。

 

正想着呢,远处又走来一个人。

 

活的。

 

我开口:“你去咬。”

 

他恢复了最初的便秘脸:“不,你去咬。”

 

“你去。”

 

“不,你去。”

 

几轮毫无意义的推诿之后,两个无聊到想死又死不成的两个丧尸一起沉默地坐在这宽广的无人区,望向那轮即将沉入地平线的落日,心中充满了愚蠢的悲伤。

 

呵呵。

 

END

---------------------------------

《反派有话讲》故事系列地址:

(1)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2)配角光环

(3)恶魔小姐的交换游戏(4)厨房里的女巫

(5)高塔里的长发公主

(6) 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主题均为原创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评论 ( 69 )
热度 ( 975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