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午夜便利店

她第一次去公司楼下那家便利店,是凌晨两点半。

 

当晚公司好几个项目组在赶工第二天必须交给客户的设计成果,从部门负责人到实习生都没指望能在天亮前赶回家睡觉。

 

熬到半夜,身为实习生的她被组长打发去楼下那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帮大家买夜宵。

 

从电梯间到便利店之间的长走廊灌满深秋的冷风,她下楼时忘了拿外套,哆嗦着一路小跑进便利店,然后失望地发现店里店外是差不多冷。

 

“欢迎光临。”这声音里带着温度。

 

她抬头,看见收银台后面有两个年轻收银员,说话的是其中一个小哥,刚放下手里的书,微笑时会露出两颗虎牙。

 

“嗯,六杯咖啡,还有关东煮,这个五串,那个五串……”她几乎把手贴在了煮炉的外罩上,那里暖和。

 

两个收银员将她要的东西利落打包好,满满两大袋。

 

她付完钱,一手拎一个塑料袋,再盯着吧台上那几杯咖啡,有点发愁。

 

虎牙小哥跟同事打了个招呼,走出吧台,接过她手里那帮两大包东西:“我帮你送上楼。”

 

她惊讶地连连道谢,拿起咖啡托盘跟在后面。等穿过那条长走廊,对方都没问她公司楼层,直接按了电梯按钮。

 

她更惊讶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公司在哪层楼?”

 

“你肯定是那家建筑设计事务所的。”电梯门打开,小哥先走出去帮她挡住门,“这栋楼里,除了我们店,这么晚还在上班也就剩你们了。“

 

她“噗呲”一下笑出声,刷卡打开办公室的门禁。

 

那就是她第一次去那家便利店的经历。

 

***

 

有了第一次,很快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并非是那家便利店卖的夜宵有多吸引人,只是快到年底,公司等着了结的积压项目特别多,她被同时安插在好几个项目组里干杂活,技术含量倒不高,但每次赶工都得跟着熬夜。

 

只等时间一过十点,同事们便纷纷吵着要吃夜宵。

 

与其说大家是真的饿了,倒不如说是身处在焦虑的氛围中,只想靠这片刻的口腹之欲强行找点安慰罢了。

 

资历最浅的她自然兼职成了夜宵部门负责人。

 

虽说这个部门只有她一个人。

 

于是她成了楼下便利店的深夜常客,大部分时间,她都能遇到那个虎牙小哥,对方也认识她了,会主动打招呼,不忙的时候能寒暄两句,还帮忙拎过好几次东西上楼。

 

她觉得过意不去,有次半路上问他这样会不会耽误工作。

 

“这也是我的工作。”虎牙小哥的笑容跟声音一样暖。“倒是你们更辛苦。”

 

“没办法,干我们这一行就是这样的。”她无奈地摇头,“就这么跟着加班,还不知道公司最后肯不肯收我呢。”

 

“你这么拼,肯定要你的。”小哥语气很笃定。

 

“比我拼的多了去了,而且……”她习惯性地想起了有关自己的种种,无论是学历、人脉还是家世,那些本以为能帮她在这座城市立足的砝码,如今却却怎么算都不太够的东西。但话刚涌到嘴边又泄了气,只剩一记叹气,“反正啊,难说。”

 

小哥站在电梯口停住:“那我们来打赌。”

 

“哈?”她睁大眼睛。“打什么赌?”

 

“赌你会不会转正。”小哥回答道。“我赌你会留下来。要是我输了,就请你吃个店里的冰淇淋,口味随便你选。”

 

她愣愣地看着小哥,一时间脑子没转过弯儿来。

 

“你可得答应这个赌局。”小哥狡黠地眨眨眼,“最坏最坏的情况,你也还能得到一个冰淇淋。”

 

***

 

等楼外天气从秋转冬,她也熬过实习期转了正。

 

正式签合同那天她的工作效率特别高,原本预计十二点才能画完的图,十一点钟就搞定了。省下这一小时,她没急着回去,满心都憋着一股高兴劲,特想找个地方为自己庆祝。鉴于既没时间走远,又没闲钱挥霍,她都没怎么犹豫,就径直跑去楼下便利店,要了一份捞面,外加一颗卤蛋一个鸡腿一根烤肠,坐在靠近收银台的位置,吃的腮帮子鼓鼓囊囊。

 

统共加起来不到二十块钱的廉价餐,却因为加了好心情做调料,被她吃出了大餐的味道。

 

虎牙小哥这时已经跟她熟络的很了,一边收拾货架一边笑呵呵地看她放开了吃:“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吧?”

 

“嗯嗯。”她不顾形象地用手背抹了抹嘴,忙着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我的工作转正了。”

 

“恭喜。”他将一箱矿泉水搬到货架旁边放下,表情是为她高兴的笑,“那你要借给我什么书?”

 

她被食物哽了一下。

 

忙得差点忘记,按照之前的赌约,她这算是输了,得借对方一本书看。

 

于是在从之前的出租屋搬到单位提供的宿舍时,她在自己组装的那个小书架上翻了又翻,最后一狠心一咬牙,拿出底层那本讲世界知名建筑案例的大部头。

 

就这书里图多,专业术语少。她心里想。外行人也看得懂。

 

书交给小哥时,她还不放心地叮嘱:“别在上面乱画啊。”

 

不光是因为这书值她小半个月的实习工资,还因为书上那些案例,全是她心心念念,想要去朝圣的地方。

 

小哥接过书,笑而不语。

 

***

 

一旦两个人之间产生了借书的关系,那就朝着朋友的方向靠拢了一点儿。

 

于是每天晚上加完班到回宿舍睡觉之间这段短暂的空闲期,她也更乐意先去便利店里坐一会儿。

 

虽然每次坐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一刻钟,或者顶多半小时,但能肆无忌惮地讲会儿跟工作毫无干系的闲话,还是挺好的。

 

反正在这座人口上千万的大城市里,她也找不出一个深夜还能招呼出来的朋友。至于同住的室友,要么已经累到睡着,要么就是还被项目负责人抓着赶工,没能回得来。

 

她知道,无论是室友还是朋友,都不会在她一边指着那本大部头上的案例,一边絮絮叨叨自己以后一定要存够钱和假期去个遍的梦想时,露出像虎牙小哥一样当真的微笑来。

 

大家都知道我爱犯傻。她偶尔也会心虚。他应该是不知道要完成这些旅行有多难。

 

可再蠢的白日梦,也会有不想一直小心翼翼掩饰,而是痛痛快快说出口的时候,附带被认同的期待。

 

***

 

如果说最开始的便利店,对她而言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购物场所,但随着时间流逝,那些有关不用工作的轻松、饥肠辘辘时的饱腹、还有即使说蠢话也不会被嘲笑的感触,都被加进她对于这间便利店的印象中,越积越深,变得和最初时不一样了。

 

当然,便利店本身也确实有些不一样了。

 

如今的通宵夜班现在只有虎牙小哥一个人在上,之前那个年轻人辞了职。

 

“我们这边人员流动的快。”虎牙小哥解释说。

 

她能理解,来的次数多了,就能发现,午夜便利店的收银员实在不是一件太有趣的工作。

 

虽然虎牙小哥总是打扫的很勤快,每天夜里还要补货和清点,但这些都费不了太多时间。天气越来越冷,夜里来的客人也越来越少,偶尔有人来了,小小的店里也只是热闹一时,很快又回归清冷的状态。

 

大部分时间,她都只看到他一个人守着这间店,等着下一位顾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

 

真是闲的发慌的工作,时间过的那么慢。她想起了自己平日面对的那些催赶工像催命一样的甲方。跟我的工作正好相反。

 

但她并不羡慕。

 

“你不觉得自己跟世界错开了吗?”有一次,她漫不经心地问道,心里想的却是自己已经因为加班错过好多场老同学们的邀约,现在以前的朋友们组织聚会时,都渐渐想不起再叫她了。

 

“习惯了。”虎牙小哥回答。“没觉得有什么。”

 

“可是都跟其他人不合拍了。”她一边咬着热果汁上的吸管一边抱怨着。

 

小哥却停下手里的工作,反问道:“那为什么非得跟其他人合拍才算好呢?”

 

她被问的答不出来,潦草地喝完饮料,正打算离开回宿舍,却发现外面突然下起了雨。

 

“哎呀,我没带伞。”她很为难,回头就看见虎牙小哥递过来一把伞。

 

“你要卖伞给我啊?”她开着玩笑。

 

“店里给客人提供的。”小哥把伞塞到她手上。“免费的。”

 

这谎都没编圆。她撑起那把伞走出店门。明明跟以前店里那些免费伞长得不一样。

 

雨点淅淅沥沥敲在黑白相间的伞盖上,像一曲轻快的歌谣。

 

***

 

第二天,她没有把那把伞还回去。

 

但却送了一张用心手绘的书签给便利店小哥。

 

“你可千万要收好。”身为助理建筑师,她对自己扎实的手绘功底还是颇为得意的,“这可跟你们这些连锁便利店不一样,全世界仅此一张,别无分号。”

 

便利店小哥看着书签上两个可爱的小人形象,一个吊着黑眼圈的小姑娘,一个露着小虎牙的小男生,一边笑眯眯地保证肯定收好,一边小心地夹进她借给他的那本大部头里。

 

***

 

有时她会觉得这家便利店很神奇,就像哆啦a梦的口袋,明明很小一块地方,却想要什么都能买得到。

 

她曾好奇地跟虎牙小哥打听过原因,对方只是笑:“说明你买东西的习惯跟我们公司做的顾客偏好分析结果是一致的啊。”

 

“这样啊……”她联想到自己其实也只是大数据分析中的一个小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情有点怪怪的,“所以我想要买什么你们早就知道咯?”

 

“当然也不可能全部知道了。”虎牙小哥从柜台后面走出来,走到已经在冷藏柜前站了半天的她旁边,伸手从一排黄桃口味的酸奶后面拣出唯一一瓶蓝莓口味的,递给她,双眼闪闪发亮,“只能做到尽量满足顾客需求啦。”

 

她感激的接过酸奶。

 

冰凉的瓶壁,贴在微微发烫的脸颊上,倒是很合适。

 

***

 

虎牙小哥说的没错,她偶尔也会有在便利店买不到的东西。

 

比如她第一次想买酒的时候。

 

不是为了庆祝,而是因为她在公司重要的投标文件上标错了一组关键数据,幸好主管校对最终成果时及时发现,才不至于导致整个投标作废,但老板的一通臭骂是免不了的。

 

等她把全部成果重新修改打印完毕,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然后她下楼去了那家便利店。

 

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虎牙小哥看着她红着眼圈,把好几罐度数不低的酒精饮料扔到结账柜台旁,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麻利的打开收银机。

 

“结账。”她有些急躁。

 

可对方却把那几个酒罐推开到一边:“大半夜的,别喝这么多。”

 

她很生气,想要指责对方管太多,但一张开口,话还没说出来,眼泪先流了下来,之前强忍的委屈、愧疚和害怕全都混在里面。

 

她想说自己这周为了投标已经熬了好几个通宵了,脑子实在浆糊了才会把那么重要的信息搞错;她也想说自己觉得特别对不住整个项目组,差点连累大家这么久的辛苦都白费;她最想说的是,如果公司因为这次失误开掉她,那她现在甚至付不出搬出宿舍另找房子的房租……

 

可她到底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任由眼泪一直流一直流。

 

说了又怎样呢?

 

一个跟这座城市其他99%的人一样平凡的女孩,她的处境并没有人会在意。

 

等泪痕干在脸颊上,冷静下来的她开始感到不好意思,说话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对不起。”

 

虎牙小哥露出一记了然的微笑,递过来一个冰淇淋。

 

她有些愣神。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虎牙小哥朝她眨眨眼,“但我以前跟你打赌的时候说过吧,最坏最坏的情况,你也还能得到一个冰淇淋。”

 

她接过冰淇淋,过了几秒钟,突然笑了出来。

 

***

 

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对于失业的担忧是多余的,公司并没有要开掉她的意思,现在各个项目工期那么紧,像她这种已经上手了的员工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替换的。

 

劫后余生的喜悦驱使着她又跑去便利店,暴饮暴食。

 

虎牙小哥放弃了阻挠她坐在桌边打开第三个饭团的举动,转而去忙自己的工作。在她慢吞吞啃完那个鳗鱼饭团的时间里,虎牙小哥还挺忙碌,把各种蒸煮器材清洗完毕,换上新一轮的玉米,烤肠,面点和关东煮。

 

这给了她提示。

 

“诶,所以我每天早上买的包子和豆浆,都是你煮的?”

 

小哥点点头:“大部分都应该是。”

 

她长长地“哦”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盯着小哥笑,一向坦荡的小哥也被盯的心头发毛,故意转过身去拨弄大电饭煲里的那些卤蛋。

 

“那帮我多煮一盒蒸饺嘛。”她请求道,“不然每次我来得稍微晚点,就买不到。”

 

小哥扭头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又从后面仓库里拿出更多盒冷冻的蒸饺,放进蒸屉。

 

她笑的一脸得逞的样子,打了个尽兴的饱嗝,拎着包站起身,跟小哥道别。

 

“路上小心。”小哥提醒道。

 

对了,她才想起来,上周附近街道刚出过一起女白领深夜下班被抢劫的案件,所以前几天她加完班,都是尽量跟室友一块儿结伴回家。

 

可今天室友跟着老板出差去了。

 

小哥看出她站在便利店门口的踌躇,便走出来,说:“我就站在这儿替你看着。”

 

公司大楼跟宿舍就位于一条短街道的首尾两头,站在便利店门口,能把她回去的路途看个完全,如果有什么万一,也能马上赶来帮忙。

 

她走在半途,回头,还能看见对方靠在门边,身形轮廓被便利店内白色灯光映衬着,像是一道贴在门上的守卫者剪影。

 

刮过街道的寒风似乎也没那么刺骨了。

 

在这灯火通明的不夜城里,至少,有一盏灯是在为她而亮着。

 

***

 

第二天早上她到便利店买早餐时,虎牙小哥已经下班,不在店里了。

 

而每个人手里拿的包子和豆浆,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工业化,标准化,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产品。

 

只有她知道不一样。

 

至少手里这盒蒸饺是不一样的。

 

把它煮好的人,会带着特意为她准备的心情,将一盒看起来跟其他蒸饺没什么不同的早餐,变成一种隐秘的联系,一个无声的约定,一个共同的秘密。

 

于是它对她而言,就有了意义。

 

她愿意这样相信。

 

***

 

新年到了。

 

因为与公司合作的那家印刷厂将一批项目展板做错了,得重新制作送来,倒霉的她,不得不成为跨年夜还要在公司留守的那个可怜虫。

 

不用说,等待的时间自然要放在便利店里打发。

 

大概是因为节日的缘故,店里一个其他客人都没有,应该都是跟家人朋友过节去了。两相比较,衬的她的处境更加凄凉。

 

“真没想到我要靠吃便利店的泡面跨年。”她坐在柜台旁绝望地大叫。

 

小哥好笑地看着她在那儿搞了好一会儿自怨自艾的浮夸表演,然后才像魔术师一样,变出了好几盘高级餐厅里才会有的精致年菜,热气腾腾地摆在她面前。

 

她两只眼睛瞪的溜溜圆:“什么情况?”

 

小哥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往她面前放了一罐可乐:“之前有顾客跟店里预订了年菜,但这一份好像订单出了差错,既没有主人又退不回去,所以……”

 

“喂喂,这样你不会被公司处罚吗?”她伸手在自己脖子上划拉了一下,还夸张地吐了吐舌头。

 

“不会,都这个时候了。”小哥拉开另一罐可乐,举到她面前,再一次因微笑露出那双尖尖的虎牙,“新年快乐。”

 

两个罐子在空中相碰,发出清脆的响。

 

“新年快乐。”

 

***

 

她是在新年假期结束之后才知道虎牙小哥说的“都这个时候了”是什么意思。

 

对方因为业绩优异,马上要被公司调职去另一个城市当店长。

 

离她所在的这座城市有点远,不过是这家连锁便利店看重的新市场区域,对新任店长而言是很好的机遇。

 

她听完这个消息,茫然四顾,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货架上捡了些什么东西,总之是随手往柜台上一放,等着对方结账。

 

她应该是有话想说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想起来。

 

可直到对方找完她零钱,都没能想起来。

 

她对自己的迟钝有点生气,提了袋子就要走,甚至都没跟小哥说再见。

 

而他叫住了她,满脸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令她不禁开始好奇,他想说什么,两个都是被命运卷挟着随波逐流的小人物,此时此刻,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可到最后,他也只是微笑,轻声说了一句:“谢谢惠顾。”

 

***

 

后来她便没有再在这间便利店里见过那个虎牙小哥。

 

原来,有那么多复杂的心绪,都源自一个简单的开始,所以,也只需要一个同样简单的结束而已。

 

另一位相熟的店员将她曾经借给虎牙小哥的书交还给了她。

 

看到那本书,她突然意识到,认识这么久,说过这么多话,可她却不知道他的名字,电话,住在哪里。

 

她只记得对方一边翻书一边忍受她聒噪所谓梦想的模样。

 

于是她下意识地翻开了书。

 

那张自己手绘的书签还夹在里面。

 

书签配着书页插图,是黑眼圈的小姑娘和长虎牙的小男生,背着旅行包,并排站在一栋美轮美奂的建筑下,笑的像两个天真的傻瓜。

 

啊,她想起来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她想要谢谢他。

 

谢谢他一直以来的关照,在她口渴时递来一瓶水,饥饿时热好一盒饭,下雨时送来一把伞,甚至是那么善意地相信她那遥不可及的梦想。

 

虽然她知道,这些都是他的工作,其他顾客也能获得,而且都是要付费的。

 

可在这个谁也不认识谁的城市里,又有什么关照是全然免费的呢?

 

***

 

她依然呆在这座庞大的城市里,生活,工作。

 

也常常去公司楼下那家便利店。

 

店还是那家店,没有什么不一样。

 

只有她在买蒸饺当早餐的时候,才会隐约想起,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可她对那家店的喜欢还会继续。

 

在这个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里,这间小小的便利店,却像是一个盛满古老童话的盒子,愿意短暂地与人分享一点点帮助与温情,容她在紧张的节奏中小小地喘口气。

 

哪怕一走出店门,魔法就要消失。

 

她站在店门停住,发现外面下起了今年春天的第一场雨。

 

整座城市都被细密交织的雨雾笼罩着,所有一切,都被涂抹的模糊不清,如同她对过往的心情与记忆。面前的街道,亦似乎延伸进不可预知的未来,没有尽头。

 

她轻轻叹了口气,撑开一把黑白相间的伞,独自走了进去。

 

END


 @皮喵 我想了想,觉得该送你一篇故事~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评论 ( 30 )
热度 ( 955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