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甜粽子,咸粽子(端午节贺文)

马上要到端午节了,我将几年前写的一篇以粽子为主角的故事进行了大修完善,重新发出来,祝大家节日快乐哦~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块名为“咕噜噜好美味”的神奇大陆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美味居民。其中大咸帝国的疆域最为广阔,所属的族群也丰富多彩,比如豆腐脑族、月饼族、腊味族、汤圆族、粥族……真要列个清单,恐怕一整本菜单,哦,不,户籍手册都记不完。

 

统治整个国家的是王国的开创者,高贵的粽子家族的继承者,粽子女王。她是一枚血统纯正的蛋黄肉粽,身体由饱满紧实的莹白糯米塑成,其间夹杂着上好的咸肉粒,肥瘦相间,滋味浓郁。糯米中央包裹着一整颗圆润通透的咸蛋黄,金色的球体几乎能渗出诱人的油气儿来。

 

当然其他人是看不到的这些的,因为粽子女王总是穿着古朴的青芦叶长袍,用结实的咸草栓了一圈又一圈,把漂亮的身段裹的密密实实,稳重端庄。那长袍翠绿的色泽充盈着浓郁生机,象征蓬勃的生命。

 

事实上,粽子女王才接任成为帝国的统治者没多久,还很年轻。幸运的是,托她父王双蛋黄肉粽老国王多年来励精图治的福,如今的大咸帝国发展的繁荣昌盛,欣欣向荣,食物的种类也愈发多元化,每天都在诞生新的美味。

 

不过,所有种族都坚守着他们的信条:一切食物都应该是咸的,凡是甜食都是异端!

 

***

 

至于大咸帝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条,那就要从很多年前说起了。

 

相传在许多年前,这个王国曾爆发过可怕的甜咸之战。粽子女王的先祖,咸派粽子同甜派粽子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残酷斗争,牺牲了无数英勇先烈,终于将由红豆粽、蚕豆粽、红枣粽、玫瑰粽、豆沙粽、果脯粽等派系组成的甜粽联盟彻底打垮,并逼的其盟主——某枚不知具体内馅儿的甜粽子——跳入燃气灶火山自尽,才最终夺取了帝国的控制权,开创了属于所有咸味食物的美好国度。

 

但据说甜粽王在自尽之前,曾立下恶毒的诅咒,声称自己总有一天将在废墟中重生,返回这片土地,彻底摧毁咸派粽子的所有功绩,夺回本该属于甜派粽子的一切。

 

这个诅咒犹如一片终年不散的阴云,盘旋在历代咸粽王的心头。蛋黄肉粽女王还记得父王将王位传给自己时的教诲:甜味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也最狡猾的敌人,切莫被它蒙蔽双眼,欺骗内心。

 

为了将父王传下来的大咸帝国好好守住,粽子女王不敢掉以轻心,对一切甜派食物可能抬头的蛛丝马迹都必须重拳出击。但凡无视律法,胆敢私自往身上添加白糖、蜂蜜、豆沙等甜味剂的食品,无论是蜜汁叉烧、芝麻汤圆、锅包肉还是偏甜味的西红柿炒鸡蛋,都会立即遭到逮捕,被放逐至终年坚冰不化的冰箱雪山,直到过了保质期。

 

至于查抄到的那些甜味材料,则会统统倾倒在源自燃气灶火山山脉的那条沸水河里,被冲到白茫茫的米汤海去。

 

渐渐的,整个国家都闻甜色变,没有谁敢再提起这个字,大家甚至淡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甜的味道。

 

而自从上位之后便一直勤勉工作的蛋黄肉粽女王,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给自己放个假,去到远离王宫的夏日行宫休养放松。

 

***

 

夏日行宫位于蔬菜森林深处,附近有一处胡辣汤瀑布,这里位置幽深隐蔽,水流湍急,汤汁粘稠,周围空气中弥漫着香喷喷的胡椒肉桂粉雾,最适合冥想。因此粽子女王很喜欢来此地独处,侍卫们也知道她的喜好,只会在远处警戒,不会擅自前来打扰。

 

今天看上去也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

 

直到粽子女王听到了某种响动。

 

她警觉地起身回望,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一阵窸窸窣窣。粽子女王不禁屏住呼吸,握紧了身侧的佩剑,时刻做好出击准备。

 

然而她等到的不是凶猛的巨兽,而是一团,呃,脏兮兮,黑乎乎的家伙。

 

粽子女王花了很长时间才分辨出,那是个粽子。

 

比平日里见到的粽子更修长、更结实,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粽子他没裹粽叶。

 

这在粽子界相当于裸奔。

 

一向重视礼仪的粽子女王简直不忍直视对方。

 

可对方却大喇喇地越走越近,似乎都没意识到蛋黄肉粽在十分为难地倒退。高贵的粽子女王全部心思都用在思考该怎么应付这种尴尬的情况,结果没注意到自己已经退到了胡辣汤瀑布的边缘处。

 

脚下一松之时,他只注意到对方脸色突然变了,猛冲上来扑住她。

 

然后,两颗粽子一起跌入了湍急的水流。

 

***

 

在被水流冲得转了无数个圈后,蛋黄肉粽只觉得眼前全是星星一闪一闪,湍急的水流冲的她一直往礁石上撞,时不时还有浪头打来,将她好不容易从汤里冒出来的脑袋又压了下去。

 

整个世界都变得混沌不堪,唯一清晰的,只有还紧紧拉着蛋黄肉粽的那只手。

 

***

 

粽子女王醒来时,感觉有点不对劲。她身下是粗粝的鹅卵石,耳侧是水流的泊泊声,眼前是璀璨的星光。微风拂过,带来沁人心脾的凉意……

 

等等。蛋黄肉粽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粽叶长袍,已经,被,水,给,冲,没,了。

 

“你没事了?”一个声音响起,蛋黄肉粽偏头,看到的是摔下瀑布前靠近自己的那枚粽子。

 

经过河水的冲刷,原来附在对方身上的脏东西都没了,露出他的真身,是一个纯白色的糯米粽子。

 

还是光溜溜的。

 

蛋黄肉粽痛苦地把脸扭到一边。

 

***

 

在强忍着尴尬去河边的草丛找了几条艾草在身上裹了几圈,并坚持让对方也跟着这样做了之后——虽然对方看上去好像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蛋黄肉粽终于能坐下来跟对方好好谈一谈了。

 

在鸡同鸭讲一番之后,蛋黄肉粽总算从对方口中得到一些有用信息。

 

例如这枚粽子的名字叫白粽子,从小独自生活在沸水河沿岸,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与家族,当然,也不怎么懂正常的社交礼仪。他甚至不知道蛋黄肉粽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只是粗鲁地拍着对方肩膀大笑:“朋友,你的名字真拗口。”

 

蛋黄肉粽一脸嫌弃地往边上挪了挪,只感觉心烦意乱。

 

特别是当她发现,那颗白粽子的后脑勺上插了根筷子时。

 

“在瀑布上面的时候,我看到这玩意儿朝你飞过来,所以扑你的时候不小心用过了劲。”白粽子憨憨地笑着,满不在乎地一把将那根筷子拔了出来,“还好扎的不深,不然捅坏我的心就麻烦了。”

 

你的心不也就是一堆白糯米么?蛋黄肉粽暗自吐槽着,但她的思绪很快便被更为浓厚的担忧盖过:之前瀑布上发生的事并非意外,而是人为,并且极有可能是非常了解粽子女王日常行程的王公贵族所为。

 

蛋黄肉粽眉头蹙的更深了。

 

她必须抓紧时间赶回王宫,而且此事最好能秘密进行,以免惊动潜伏于王宫的反叛者。

 

可养尊处优的粽子女王根本不认识回王宫的路,倒是那只在荒野中生存惯了的白粽子拍着胸脯说自己能带路。

 

说实话,蛋黄肉粽对这个白粽子并没有完全信赖,因为粽子家族自古便流传着一条谚语:白味粽子不值得信赖,谁知道他们会给自己蘸上咸酱还是甜酱。

 

然而倒霉的粽子女王目前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

 

第二天天亮后,两颗粽子一起上路了。

 

一开始,蛋黄肉粽不太习惯这种结伴而行的方式,白粽子太话唠,一路上叽叽喳喳地问东问西,吵的她根本没法专心思考。

 

但出于良好的教养,她还是对那些蠢问题尽量保持了耐心。

 

“以前从来没人教过我这些。”白粽子在获得一个新答案后,感激而钦佩地大笑,嘴咧的亮晶晶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你真是枚博学的粽子。

 

这个不谙世事的傻瓜。蛋黄肉粽悄悄叹气。我和他根本就不能算一路粽子。

 

不过在丛林间穿行需要的并不是蛋黄肉粽的学识,更需要的是白粽子野外求生的本领。无论是靠星辰夹角确定方向,靠对野生植物的辨认获取食物,还是寻找安全隐秘的树洞过夜,白粽子都是一把好手,尊贵的女王粽子完全不用担忧。

 

这家伙倒是挺可靠的。没过几天,蛋黄肉粽对这枚白粽子的印象就大为改观

 

当然傲娇的她不会公开承认就是了。

 

***

 

蛋黄肉粽偶尔甚至会产生这趟旅途还走的挺开心的错觉。

 

他们在密林间穿梭,让长久以来一直待在宫中的粽子女王见识了不少新奇有趣的东西,她不禁回想起当年父王不顾大臣们的反对,偷偷带着自己和妹妹卤肉粽子出去露营玩耍的童年经历。

 

因为这般联想实在是太过美好,一向端庄稳重的粽子女王居然没意识到自己在傻笑。

 

这时候只有一条气味古怪的豆汁儿河才能将她拉回现实,垮下脸色,望着正奋力往河里淌的白粽子,踌躇不前。

 

“怎么了?”白粽子转头问道。

 

“我会被泡散的。”蛋黄肉粽苦着脸嘟囔了一声,被汤水泡的松垮垮的滋味可不好受。她从来没在野外生活过这么久,身上的糯米没白粽子那么结实,这些天来的跋山涉水把她折腾的够呛,连身体边缘处黏的咸肉粒都有些摇摇欲坠了。

 

白粽子果断退回到岸边,在蛋黄肉粽面前蹲下身:“上来。”

 

蛋黄肉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犹豫很久,才攀了上去。

 

女王粽子的分量并不轻,白粽子明显有点吃力,不过他在豆汁儿河里的步子依然迈的很稳当,一步接一步,不紧不慢,踏踏实实。

 

鉴于两枚粽子身上裹的艾草并不严实,自然会有裸露出来的糯米,被压的粘在一起。

 

这种亲密无间,见多了勾心斗角的蛋黄肉粽并不熟悉。

 

但这感觉真好。

 

一股莫名的感动让她小小地任了性,将脑袋悄悄靠在对方肩上,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

 

等两枚粽子淌过河,天色也暗了,便在河岸边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停下来,生火扎营。

 

蛋黄肉粽偷瞄着在旁边生火的白粽子,发现对方这些天被水连番浸泡,糯米黏性也不如最初那么强劲,身体表面许多糯米粒都被刚才的波涛卷走,瘦了一大圈。

 

蛋黄肉粽心头挺不是滋味,郑重其事地许下诺言:“等回去之后,我一定会补偿你一整碗上好的白糯米。”

 

白粽子一边点燃篝火,一边回给她一记爽朗的笑容。

 

那笑容是在太纯真太质朴,看得蛋黄肉粽有点发懵,直到一阵微凉的夜风扰的她打了个结结实实的大喷嚏。

 

王粽子有些讪讪地揉了揉鼻子,而生好火堆的白粽子朝她伸出手:“冷吗?坐过来吧。”

 

蛋黄肉粽这回没有迟疑。

 

林冠下,火焰旁,是两枚粽子友好地靠在一起,肩并着肩。

 

但彼此沉默的气氛还是略显尴尬,为了缓解这种氛围,蛋黄肉粽开始讲起了故事。

 

故事有关远古时代咸族与甜族的战争,那些残酷的争斗,恶毒的诅咒,还有这些年对胜利的艰难维系。

 

“这其实没什么意义。”对往事一无所知的白粽子大咧咧地评论道,“决定食物好坏的并不是咸或者甜啊,为什么非得分个高低。”

 

蛋黄肉粽气的呼啦一下就站了起来。

 

她感到了被冒犯。

 

一枚连自身立场都不怎么明朗的白粽子有什么资格否定她祖辈的伟大功绩,还有自己上位之后的辛苦付出?

 

信念的不同让两枚粽子爆发了相识之后第一次争吵,争吵的胜负无关紧要,争吵的结局是两枚粽子没有再多做沟通,对着篝火两端,各自找了碎瓷盘片枕着睡了。

 

中间隔的好远。

 

这个笨蛋,根本什么都不懂。蛋黄肉粽忿忿地想着,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偷偷转身注视着白粽子的背影,思考着自己生气的缘由。

 

理由很容易找到,按照大咸帝国的律法,这枚白粽子的罪名都够被架在火上当烧烤了。

 

可是,那些名正言顺的气愤之下,似乎还埋藏着一丝丝的难过。

 

是的。她正在为两人发生争吵这件事而真切地难过着。即使她贵为女王,但对这么一个平民白粽子的想法却仍然很在意。

 

老天。蛋黄肉粽有些惊恐的想着。难道我爱上他了?

 

这个念头搅的她心神不宁,直到天快亮时才勉强有了点睡意。

 

朦胧中,似乎有谁将一片芭蕉叶轻轻覆在自己身上。

 

***

 

蛋黄肉粽醒来时,天色已经完全放亮。她推开盖在自己身上的那片芭蕉叶,朝对面张望。

 

篝火早已熄灭,那堆灰烬对面空空如也,没有那枚白粽子熟悉的身影。

 

蛋黄肉粽突然有点心慌。

 

对方该不会是因为生自己气,独自走掉了吧?

 

但她的心慌没有持续多久,身后又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蛋黄肉粽以为是白粽子回来了,下意识地转过身。

 

可惜站在她面前的并不是那颗熟悉的白粽子,而是一只庞大的,凶狠的,长着锋利爪子和獠牙的,老鼠。

 

蛋黄肉粽掉头就跑。

 

但一颗粽子怎么可能跑得过一只最凶猛的猛兽,在山坡上咕咚咕咚滚了无数跤,并被绊的卡在两颗树干间的蛋黄肉粽,面对老鼠飞扑上来投下笼罩自己全身的阴影时,有些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那一刻,她仿佛听见许多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有父王双蛋黄肉粽,妹妹卤肉粽子,还有,那颗单纯善良的白粽子。

 

“蛋黄肉粽!”她突然睁开了双眼,这不是濒死的幻觉,是真实的呼喊,来自不远处飞奔而来的白粽子,“趴下!”

 

蛋黄肉粽果断向下扑倒,老鼠巨大的身躯压了上来,扬起许多尘土,带来无尽黑暗。

 

当蛋黄肉粽再度从黑暗返回光明时,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血是从老鼠眼眶里流出来的,那里插着一根筷子,就是当初白粽子替她挡的那根。

 

而屠鼠勇士白粽子正瘫坐在一边,喘着粗气,原本包裹在身上的艾叶都裂开了,一个棱角已在之前的搏斗中被老鼠啃去,留下参差不齐的边缘。

 

蛋黄肉粽急忙跑去他的身边:“你没事吧?”

 

“没事,没想到我只是中途离开去找早餐那么一小会儿,你就遇到这种倒霉事。”白粽子痛的呲牙咧嘴,但看见蛋黄肉粽正担忧地注视着自己的伤口,便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你之前不是说要送我一整碗糯米吗?到时候能补好的。”

 

蛋黄肉粽沉默地注视着眼前这个蠢家伙,突然给了对方一个紧密的拥抱:“我要送你一碗全世界最好的糯米。”

 

白粽子似乎惊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笑着伸开双臂,抱了回去:“那就这么说定了。”

 

空气中弥漫着纯纯的糯米清香。

 

那滋味,似乎,有点甜。

 

***

 

回到王城的路途虽远,但也有走到头的一天。

 

等到抵达王城附近,蛋黄肉粽已经提前联络了自己的心腹大总管红烧排骨,约定将在王城中央喷泉广场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要求所有贵族都必须列出自家的护卫队,在广场四周充当仪仗队,互相监视防备,以免哪个家族伺机发难。

 

“你下次什么时候能再出来玩?”入城的前夜,白粽子还在傻乎乎地问,“我还知道很多好地方,可以带你去。”

 

“这个……”蛋黄肉粽为难地埋下头,“我的工作很忙,以后大概都不能出来了。”

 

听到这个回答,一向阳光开朗的白粽子终于不再笑了,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说道:“那保重啊,朋友。”

 

“你也是。”蛋黄肉粽悄悄别过头去,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泛红的眼眶。

 

***

 

天亮之后,白粽子陪着蛋黄肉粽进了城,来到喷泉广场。

 

一时间,礼炮齐鸣,乐曲奏响,民众的欢呼响彻天际。二公主卤肉粽子带着大总管红烧排骨前来迎接咸大咸帝国的女王归来。

 

没心没肺的白粽子也终于搞明白了蛋黄肉粽这个名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看着蛋黄肉粽接受王公贵族们行礼的场景,他默默转身,想要往拥挤的人群中退。

 

那不是我该去凑热闹的地方。白粽子心里想着,眯着眼睛抬头看天。

 

太阳太大,晒的我都要嗖了。

 

不然心里那股酸味儿是从哪里来的。

 

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变故发生了。

 

女王被旁边的人一把挟持住,而挟持她的人,正是王宫的大总管红烧排骨,他跳反了!

 

他为什么要跳反的理由有且只有一个。

 

这个故事需要一个反派。

 

不然整个故事还有什么看头。

 

跳反出场的红烧排骨大总管对于自己终于有台词了这件事十分激动,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发表自己身为反派的终极长篇演讲。

 

原来当年的甜派反抗组织一直没有彻底消失,而是隐秘地延续了数百年。排骨家族的大总管身为组织领袖,这些年来一直忍辱负重,强行洗去自己的糖醋印记,伪装成红烧排骨潜伏于王宫之中,伺机复仇。

 

之前的胡辣汤瀑布意外事件,就是出自他的安排。

 

大总管自从粽子女王继位之后便在苦苦等待可以下手的机会,但没想到女王实在太过精明勤勉,一直在守卫森严的环境下努力工作,让他没有空子可钻。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女王外出度假,守卫松懈,大总管才有了可乘之机,派出了筷子杀手,还弄塌了胡辣汤瀑布,让女王坠入深渊。他本想等尚为年少的二公主卤肉粽子继位之后,将其作为傀儡掌控,重新恢复甜派的势力,没想到蛋黄肉粽居然大难不死,还回来了。

 

计划落空的大总管气的简直要炸成椒盐排骨。

 

既然如此,不如趁女王、公主以及各家贵族和老百姓都在,搞一票大的。

 

为了这一天,大总管已经暗搓搓的谋划很久了。

 

多年以来,王国卫队查抄的甜味剂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并未被倒入沸水河中,而是被大总管收集起来,秘密储藏在王城中央的喷泉广场下方地窖中,同时,他还私下安排甜派成员开挖了从燃气灶火山到地窖之间的地道。现在,他就要打开地道,将火山的熔浆引入喷泉,用沸腾的泉水融掉之前储藏在地窖里的砂糖、蜂蜜和红糖,调制成浓稠的甜味酱汁,通过喷泉的喷涌,将其洒满整个王城!

 

这一回,无论是粽子、月饼、汤圆、豆腐脑,统统逃不过被浇上糖汁变成甜味食品的可怕命运,连喷泉里无辜的水煮鱼都要变成甜腻腻的松鼠鱼了!

 

大咸帝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就在这危急时刻,勇敢的白粽子冲了出来,就像当年在胡辣汤瀑布旁与粽子女王初遇时一样,猛地扑了过来。

 

但这一回,他扑向的,不是咸蛋肉粽,而是旁边那个挟持她的邪恶大总管。

 

女王被掀倒在一边,而另两个食物则扭打在一起,几番激烈的争斗之后,最终排骨大总管被白粽子拖着,一同投入了正要喷涌岩浆的地道,堵住入口,挽救了国家挽救了城邦。

 

同时,也再一次拯救了蛋黄肉粽。

 

在白粽子下坠的那一刻,蛋黄肉粽看见年轻的白粽子脸上依然挂着熟悉的笑容,用口型对她说了最后一句话。

 

再见。

 

火舌迅速涌了上来,将他与大总管吞噬殆尽。

 

***

 

事后,伤心的粽子女王揭开了喷泉和地窖的每一块砌砖,却只找到一颗鲜红的蜜豆。

 

蛋黄肉粽认识那个甜蜜的味道。

 

这就是白粽子的心。

 

***

 

在粽子女王的雷厉风行之下,这场反叛的残局很快便被处理完毕。

 

但令民众费解的是,向来对甜派打击毫不手软的粽子女王这次居然手下留情,将原本该被流放至冰箱雪山的甜派叛徒只罚去了雪山山脚下的冷藏室反省。

 

而随后的若干年,原本针对甜味食物的许多禁止法条也被逐渐废除了,大咸帝国成为了一个欢迎各种味道的食物前来安居乐业的幸福国度。

 

“决定食物好坏的并不是咸或者甜。”这是蛋黄肉粽传位给二公主卤肉粽子时的嘱咐。

 

她相信二公主将会是个好女王。

 

至于她自己……蛋黄肉粽歇息够了,站起身来,拢了拢在风中飘扬的箬叶斗篷,将一袋沉甸甸的生糯米背上肩头,沿着沸水河朝远处的火山艰难跋涉。

 

白粽子其实是藉由倾倒在沸水河中的各种废料,再加火山热量以及受到远古诅咒的那颗心一起聚集而诞生的孩子。

 

“等我。”蛋黄肉粽握紧了手中那颗蜜豆,注视着远方的火山口。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因为我有一整碗全世界最好的糯米,要送给你。

 

END


 @包包包子铺! 

碎碎念:无论甜粽子还是咸粽子我都很爱吃,它们都是好粽子,也希望大家都能对各种各样的美食保持包容和好奇哦,嘿嘿。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篇小故事,第十九周打卡~


评论 ( 45 )
热度 ( 1116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