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小冷和小热

从前有座神奇的城市,叫做同人之城。在这座城里生活的每一位居民,都是由某一部原作的同人作品所产生的灵气幻化而生。

 

而那个同人圈子名下的任何产出,都会转变成这位居民银行户头里的余额,既然圈子有冷有热,居民们自然也是有穷有富。

 

比如这个故事里要说到的这位年轻人小冷,就是一个倒霉的穷光蛋。

 

小冷并不特殊,只是城里众多普通年轻人中的一个,已经在这儿生活了很多年,住在一座离中央广场不远的公寓楼里。虽说这里地段不错,但楼本身有年头了,破败的很,电梯门禁早就坏了,连楼梯稍微踏重点都得直晃悠,也没人管,小冷还住这儿主要图租金便宜。

 

鉴于小冷家的圈子都快冻成冰山了,所以他真的很穷,是那种每到月底就没了余粮,得直愣愣挨两天饿的那种穷。

 

但这么穷的小冷,却有一个富家出身的好朋友,小热。

 

跟小冷的穷相对应,小热也不是一般的富,是那种银行余额随时都要多到爆炸的富。据小热自述,托自家超级大热剧的福,从出生起就没体验过没粮吃是怎样一种感受。

 

倒是家里余粮总是多的堆不下挺让人犯愁。

 

事实上,两人性格也差很远,小冷是挺安静内敛一孩子,平时都喜欢宅家里不动弹,很少跟人交际。而小热就特爱热闹,每天各种社交活动排的满满当当,办画展啊演话剧啊开派对啊,从早到晚都没有闲着的时候。

 

可就是这么两个本来差的天远地远的家伙,却机缘巧合凑成了一对好朋友,只能说,在脑洞无所不在的同人之城里,无论什么神奇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

 

最初两人是因为一场小意外认识的。

 

当时是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小热头天晚上在派对上喝断了片儿,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发现自己倒栽葱在一个大垃圾桶里,手机钱包都不见踪影。周围是一片陌生的老街区,老巷子蜿蜒交错得跟迷宫似的,萧条冷清,不见半个人影。

 

小热跟这儿绕了半天都没走出去,正要慌呢,终于逮到一个活人。

 

就是没事就喜欢来这片老街区独自遛弯的小冷。

 

小热赶紧拜托小冷带自己从奇怪的地方走出去,小冷虽然平时不爱搭理人,但心眼还是好的,就带着他一起走。

 

一路上小热好奇地瞅来瞅去,他一直觉得自己对城里挺熟的,各种娱乐场所都没少去,不知道居然还有这么又老又破的一区。

 

“这地方有点瘆人啊。”小热生性活泼,这会儿心里也不害怕了,就开始跟小冷搭话,“城里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地方。”

 

平时小冷是不会多话的,但那个早上,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筋抽了,居然很有耐心地跟小热说了一路,讲这条巷子的名字是怎么得来的,那个老屋从前发生过什么鬼故事,甚至随便一个残破雕像都能被小冷说出些花边新闻,逗得小热哈哈大笑。

 

“看不出来,这里还挺有意思。”小热笑道。

 

“用心看的话,哪儿都有意思。”小冷解释道,“只不过有些地方没人会注意到。”

 

说完,小冷停住,看向前方那株长在路边夹缝里的小野花,表情变得温柔:“但既然它都这么努力地开花了,肯定还是希望有人能记得这一点点美好吧。”

 

“你说的有道理。”小热点点头, “这里也确实有意思,不过我觉得吧,最有意思的还是你。”

 

小冷愣了愣,淡然的表情中闪过一丝错愕,小热却在一旁因为觉得好玩而大笑。

 

大概就是从那一刻起,他们两个,不再是陌生人关系。

 

***

 

小热跟小冷认识之后,就很积极地邀请小冷去自己家里玩。小冷架不住小热三番五次的盛情邀请,也去了,然后被惊到。

 

惊到他的倒不是小热家的豪宅庭院,而是这大宅子里有一整层的图书馆,各种各样的特典、本子、画册都有,高大的书柜排了一列又一列,相当有气势。

 

“其实不止这些。”小热说道,“有好多无料本子什么的这里放不下,只能暂时先堆在地下室里。”

 

“你……”小冷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些你都看过吗?”

 

“怎么可能,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小热耸耸肩,“也就挑点特别好的看。”

 

小冷“哦”了一声,脑子里想的却都是自家小书柜上那寥寥几本老书和旧画册。

 

翻看的次数太多,有好些都脱了页。

 

***

 

因为老被小热约去家里玩,小冷觉得该礼尚往来一下,偶尔也会请小热来自己公寓。

 

虽然这公寓又破又小,跟小热家的富丽堂皇完全不能比,但还是有能吸引小热兴趣的东西。

 

比如书架上那些已经快被翻烂的老书,墙上贴着的已经褪了色的旧海报。

 

“这些以前都是经典中的经典啊。”小热感慨道,言语间有几分惋惜的意思,“可惜,现在好像很少有人记得了。”

 

“至少曾经被人喜欢过,就不算白来世上一趟。而且……”小冷顿了顿,“还有我一直记得它们。”

 

“看不出来啊……”小热若有所思地盯着小冷,“……你这人这么长情的。”

 

***

 

其实每次约小冷去家里玩,小热都热情地留小冷吃饭,小冷一开始还肯留下,后来就找各种借口推辞了,哪怕其实来之前,他都窝家里饿一整宿了。

 

两家口味差太大,他吃不惯。

 

小冷这也不是矫情,就是人活着吧,总有些事能凑合,有些事不能。

 

别人家的富裕,自己羡慕也羡慕不来。

 

日子虽然愈发清苦,但小冷早就习惯了,饿了就捱着,没劲儿就躺着,无聊了就把家里那几本老书反反复复翻着看,再不然就是去荒无人烟的老城区逛两圈,总之一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佛系态度。

 

脑洞很大的小热非常害怕不知道哪天小冷就蹲家里挂了,所以有一阵子把自己的社交活动通通推掉,往小冷家跑的特别勤,有事没事儿都来找小冷喝喝没有茶叶可放的茶水,聊聊天什么的。

 

“跟你聊天有意思。”小热对小冷的夸是真心的,困惑也是真心的,“你这人那么有趣,可混的圈子怎么就热不起来?”

 

“形势总是比人强。”小冷认命地耸耸肩。“我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改变不了。”

 

这话听的小热一脸茫然,可小冷也没打算多做解释,有些事情,像小热这种一帆风顺的孩子,是很难搞懂的。

 

***

 

永远满腔热血的小热无法理解小冷咸鱼一般的生活态度,有时候他他看着好友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心里着急,特别想帮帮小冷。

 

比如拖小冷也去参加自己经常参加的派对什么的。

 

“你不能老守着那堆旧东西不出来。”小热劝道。“得多出去走动,多接触新鲜事物。”

 

小冷不听他的,有时被劝急了也会失去耐心:“别来烦我,让我一个人在家装死就好。”

 

这种事多来几次,小热心里也气,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盯着小冷,终于有一次没忍住,说了几句重话,又被小冷反讽了几句,面子上兜不住,气呼呼地跑了。

 

反正他不缺朋友,能找乐子的去处也多,不是非得跟小冷在这儿置气的。

 

至于没什么朋友,也没乐子可找的小冷,就只能干巴巴地躺在公寓里,仰面朝天,盯着快要脱漆的天花板发呆。

 

天黑了,公寓又停了电,屋子里黑漆漆的,像是什么都不存在。

 

只有小冷一声叹息,微弱的几乎听不见。

 

过了一会儿,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小冷抓起手机,看到是系统提示小热在社交平台上发了一张自拍。

 

画面很热闹,是小热站在一堆篝火旁边玩倒立,周围挤了一圈跟着起哄的朋友。

 

这张照片才发了短短几分钟,点赞数就已经蹭蹭蹭地上来了。

 

“这才是这家伙该有的日常吧。”小冷苦笑两声,翻到自己的页面,上面有他精心画的图,画了好几个辛苦的通宵。

 

点赞数为零。

 

再刷新一遍。

 

还是零。

 

小冷将手机甩到一边,拿胳膊枕在眼睛上,突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己刚搬来这栋楼的时候,这里明明也很繁华,很有人气的。

 

有许多朋友,许多聚会,从早到晚都是藏不住的欢声笑语。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被人遗忘的呢?

 

对此小冷也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这栋公寓楼越来越衰败,人越来越少,曾经的熟面孔都消失了,冷清到连想找个说话的伙伴都找不到。

 

但自己都不算最惨的,还有许多更为落魄的年轻人,连最初的繁华也没机会享受到,匆匆搬来,又匆匆搬走,没人记得他们,像是他们从来都没存在过一样。

 

他们都去哪儿了呢?

 

有传言说他们搬去了城里最破最老的那一区,继续坚持着自己的故事和梦想,等到再没有人记得他们时,就会悄无声息地消失。

 

这是同人之城每一个被遗忘的居民注定的宿命。

 

所以这也会是我的结局吗?小冷在心中问着自己。

 

没有答案。 

 

只有窗外传来中央广场篝火派对的喧闹声,时值午夜,有焰火升空,幻化成一朵又一朵绮丽的烟花,光亮从窗外流进窗内,映得停留在小冷眼角的泪光一起闪烁。

 

***

 

在屋里的灯因来电而亮起的同时,小冷听见门边传来“咔嚓”一声响。

 

是小热回来了。

 

他手上拿着个被拧坏的门把手,表情尴尬。

 

“对不起啊,我一用力就……”小热讪讪地挠脸,“别担心,我会修好的。”

 

但小冷此时在意的却是别的:“你的脸怎么了?”

 

小热吞吞吐吐了一番,大意是自己去参加聚会,虽然人多热闹,但是环境嘈杂,总有看不顺眼的家伙出现,小热又是少年人的好强心性,一时没控制住,两边起了冲突,就干了一架,挂了点彩。

 

“人多嘛,是非也多。”小冷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翻箱倒柜找出一瓶疑似过期的药膏,“有点纠纷难免的。”

 

“我好像明白你为什么总喜欢家里蹲了,至少清净。”小热一边调侃,一边又忍不住被小冷往自己脸上擦药的动作疼的龇牙咧嘴。

 

小冷没接话,只是手上动作放轻了些。

 

“我觉得还是你脾气最好。”小热大概聚会上喝多了啤酒,已经完全忘了就在不久前两人还刚起过摩擦,“从来没见你主动去惹过谁,怎么做到的?”

 

“因为像我这样的冷圈人士啊……”小冷放下药膏,表情坦然。“……光是想活着,就已经耗尽全力了。”

 

听了这话,小热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凑过来,给了小冷一个紧实的拥抱:“别把自己想的那么惨,还有我陪着你呢。”

 

小冷也抱紧了小热,微笑道:“谢谢。”

 

***

 

之后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小冷没有消失,仍然过着自己的佛系生活。

 

大概是因为记得他的人虽然少,但总归还是有那么几个,一直长情地惦记着,不肯遗忘。

 

而小热就惨了,所属同人的原作因为某些原因被搁置,长期没动静,人气下降的很快,他也凉了。

 

凉透了的那种凉。

 

失去了自家同人圈子的产出,小热银行账户上的数字越来越少,还被逐出了大宅子,最后反倒是只能被小冷收留。

 

如今也变成穷鬼的小热,已经能充分理解小冷这些年清心寡欲的生活逻辑了。没钱,没粮,可不是只能一起苦哈哈地宅家里,哪儿敢随便出去浪。

 

“但天热没空调吹这种事我还是不能习惯啊!”某个闷热的夏日午后,小热愤愤地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双手烦躁地抓着头发,在这随时会跳闸断电的小房间里走来走去,“小冷,你是怎么做到一滴汗都没流的!”

 

“久了自然就习惯了。”小冷不紧不慢地切着西瓜,给小热递过来一块,“你吃不吃?”

 

“吃吃吃!”小热接过西瓜咬了一大口,感觉自己被热死的半条命又活过来了,但内心还是充满了悲伤,“小冷,这种日子真的久了就习惯了?你没骗我?”

 

“当然不骗你,你相信我。”小冷也咬了一口西瓜,表情因为那股清甜的滋味而舒展开来。“毕竟,我也热过。”

 

END

 

番外

小热(穿着大裤衩啃着大西瓜):小冷,我好像真的可以忍受这种没有空调的夏天生活了。

小冷(给自己慢悠悠扇着大蒲扇):都说了久了自然就习惯了,说不定以后你还能自己冒寒气冻冰块,连买冰箱的钱都省了。

小热(心满意足地啃完一牙西瓜):不过我刚刚听到一个好消息。

小冷(不以为意):什么?

小热(十二万分开心):我家的剧要重启翻拍了,而且是拍成三部曲,大概还能再热上七八年呢!

小冷(一把捏碎了手中的西瓜):滚……


本篇故事系列相关:

(1)小画手和小写手

(2)如何捕获一只画手

(3)乐乎的人设


碎碎念:如果每个同人都可以拟人的话,应该还蛮有趣的吧,哈哈,然后这些拟人角色就会像许多现代神话故事对于神的设定那样,被很多人喜欢的就会很强大,没人记得的话就会变衰甚至消亡。不过只要有被爱过,就不算白来这世间一趟,是吧?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篇故事,第二十一周打卡。

评论 ( 126 )
热度 ( 1617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