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河神与龙王

河神一直很看不惯龙王。

 

虽然作为同期的天庭雇员,被分到同一个片区当差,一个管降雨,一个管排水,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同事了,按理说多少也该有些交情的。

 

但在河神眼中,龙王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反派角色,三天两头坑自己那种。

 

原本河神是一位对待本职工作十分上心的神仙,每年年初都会把当年工作任务拟成细致的计划表,精确到哪天哪个时辰哪段河水上涨几尺几寸,泄洪多少灌溉多少,都给安排的明明白白,保证当地风调雨顺,不旱不涝。

 

但架不住负责降雨的龙王办事毫无章法。

 

跟河神这种苦哈哈从底层修炼历劫升上去的神仙不同,龙王所在的龙族家底子厚实得很,大概是从小就过得任性舒坦,对待工作也不像河神那么循规蹈矩。每年年初天庭会提出这片地界的降雨量目标,但他连最粗略的计划都懒得做,就随着性子放水,一会儿多一会儿少的,顶多大概按季节控制一下总量,要论每天每个时辰的精确度,那就压根儿谈不上了。

 

这样做,龙王自己倒是轻松快活,但集水排水的活儿归河神管,河道堤坝的长宽高矮又都是有定数的,不可能跟金箍棒似的随意伸缩,每逢雨水一多,流量上去了,该从哪儿找地方安排这些水的去处就成了大问题。为了把洪涝的势头控制住,别淹了当地百姓的宅子田地,愁的河神睡觉都睡不安生。

 

所以河神心里气啊,每次见了龙王都恨的皮笑肉不笑的。

 

有时他还会暗搓搓地腹诽,这龙族的败家子弟,一看就是从小过的安生日子,事事顺心,他是不知道,我每次跟沿岸土地神们就淹没区边界问题扯皮干架是有多憋屈。

 

为了净化职场环境,河神偷偷给上面打了好多次报告,痛斥龙王的种种不靠谱,申请让龙王转岗,别再跟自己搭档,但全都被驳回了。

 

“那家伙有背景就是了不起吗?!”河神手里攥着又一次被打回来的报告,气的牙根儿痒痒。“混蛋龙王,看我哪天不做个小人扎死你。”

 

当然扎小人这么没品的事,河神大人是不屑做的,不过偶尔利用职权之便,给龙王稍微来点教训,他还是干得出。

 

比如今年夏天,龙王因为着急请年假,把本该一季才下完的雨全集中在一个月下了,搞得这一个月每天都是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河里的水位自然也是涨得蹭蹭蹭。

 

河神没办法,只得带着一众成了精的鱼虾小兵,没日没夜地到处引水疏通,一会儿这边河堤决了得补,一会儿那边水闸塌了得管,有时甚至是手下的小龙虾兵突然就被无知群众抓去做成菜了,天天面对这些状况,就算胸口里长出十颗心都不够他操持的。

 

河神已经快崩溃了。

 

正满腔怨念没处发时,又有手下来报,说是前面某段河堤眼看就要保不住了,特来请示河神,这一波水泄出去该往哪边引。

 

河神一看,哟,这溃堤的地方不正好挨着龙王庙么!

 

据当时在场的鱼虾小兵转述,那一刻,平时素来温文尔雅的河神大人竟笑的有些阴森。

 

河神具体搞了什么幺蛾子,谁也不知道,但结果就是,那边龙王还在哼着小曲儿盘算年假去哪儿玩,这边自家的龙王庙就被大水冲了。

 

听到消息时龙王一脸懵逼,我家庙子不是修山坡上的么?怎么说淹就淹了?那周围地势低洼的村落得淹成什么样啊!小爷我虽然降水降的不拘小节,但也不至于干出这么离谱的荒唐事儿吧!

 

等龙王心急火燎赶到现场,发现修庙的那个山坡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陷下去了,一路坍塌下凹,活脱脱变成了一长条泄洪道,绕了个大圈又把洪水给引回了主河道,倒是旁边那些村庄干干爽爽,连点水花子都没溅着。

 

河神正好也在现场,脸上的同情假的都快挂不住了:“哎哟,龙王,你说怎么这么不巧,这坡恰好就被大水给泡得陷下去了,我当河神几百年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龙王就一言不发站边儿上看河神演戏。

 

他倒是想发火,可这事儿说起来自己也理亏,他这回确实存在工作失误,雨下得稍微过了点儿界,要是河神不搞这一出,周边的无辜百姓就可能得跟着遭殃,那这事儿的责任可就大了。

 

所以龙王这次不能把事捅给上面,只能吃个哑巴亏。

 

河神大仇得报,一改往日颓态,每次开工作会议时都不像往常那样故意躲着龙王走了,而是故意昂首挺胸神清气爽地跟龙王面前晃,一副小人得志的得意样儿。

 

龙王也不发作,只是干巴巴笑两声。

 

孙贼,你特么给爷爷等着!

 

说实话,这位龙王虽然在下雨这件事上任性了点儿,但至少不像别地儿有些龙王那样,故意克扣雨水,百姓不给足供奉就不给放水,加上又有河神兢兢业业给他收拾烂摊子,当地除了偶尔小涝一下,总体说来还算风调雨顺。所以龙王庙挺受当地百姓维护的,这边水患一退,百姓们就开始整修被冲的七零八落的龙王庙。

 

鉴于庙子被冲的连根大梁都没留下,看进度,一时半会儿还新建不起来。

 

这就让龙王很糟心了。

 

没了龙王庙,龙王不仅没了住处和办公场所,连日常香火供奉也接受不了。这地仙的待遇和天仙不一样,天庭不管福利待遇的,所有花销都靠庙里的香火供奉,这粮一被断,生存危机都给整出来了。

 

河神这招报复实在够阴够狠。

 

龙王性子直,心里有火就得发,在不体面地骂了一通脏话之后,把原本计划好的年假出游统统取消,带上铺盖卷儿搬河神家里去了。

 

是的,他只是取消了出游,但年假还是可以休的,有充足时间在这炎炎夏日宅河神家里面不出来,睡他的床,吃他的粮。

 

面对此等无赖行径,还得每天出门上班的河神根本管不了。

 

只能又咬牙切齿地复习了一遍《扎小人基础原理》。

 

原本河神收的香火供奉虽然不算太丰盛,但还是够吃的,可这来了个好胃口的龙王,马上就捉襟见肘。加上河神每天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体力消耗大,又防不住龙王天天在家偷吃余粮,没多久就把自己弄的营养不良,日益消瘦。

 

灵体的折损效果很快就反应到了河神本体上,河道逐渐被砂石淤积,水流受限,加上这阵子龙王休假也不下雨了,河道里的水是一天比一天少,许多地方连底岸的卵石都露了出来。

 

河水太少,灌溉农田要用的水就不太够用,这可把百姓们急坏了,都在商量是不是该尽快把龙王庙修好,搞个求雨仪式。

 

这正合了龙王的心意,他听家族其他人说过,百姓求雨时会给龙王供奉卤的喷香的大猪头,自己跟河神这儿一起捱了这么些苦日子,拮据的差点儿没去啃土,也该吃顿好的了。

 

“别瞪我啊,小爷我可不是小气的人。”龙王嬉皮笑脸地在一脸嫉恨的河神面前晃悠,“放心,你的香火我绝不白蹭,等猪头送来了,一定分你个卤猪耳朵,哈哈哈。”

 

没多久,百姓们就在才整修到一半的龙王庙开始了求雨仪式。

 

跟龙王想象的不一样,没有大猪头,也没有任何其他美味佳肴。

 

事实上,根本没有一点儿供奉。

 

而是由村长领着村里的几个壮汉,把龙王的塑像从庙里搬出来,放在一处开敞地方,在全村成员的注视下,最壮的那个汉子走出来,抡圆了长鞭子往龙王雕像上抽打。

 

啪,啪,啪。

 

把龙王看得生生脸疼,内心骇的万马奔腾,只想打人。

 

喂喂,这些人怎么不按套路来?说好的供奉呢?!为什么连鞭子都抽上了?!这诡异的故事走向是特么怎么回事?!

 

“谁让有些人在入职培训课上打瞌睡,连基本常识都没有。”河神在一旁满脸的幸灾乐祸,“这里的地方志你没读过吗?里面说了,这里求雨的风俗就是打龙王,打的越狠,求雨效果越是灵验。”

 

河神话刚说完,旁边就传来了哐哐哐的声响。

 

是悔恨万分的龙王在那儿撞大墙。

 

“呵呵。”河神笑的特别真诚,“罪有应得。”

 

之后一段时间,龙王原本的嚣张气焰被扑灭不少,每天都丧气满满,一副咸鱼翻不了身的倒霉样。毕竟当众被鞭打这种糗事都上了天庭的八卦小报头条,不仅遭到各路神仙群嘲,还因为丢了家族的脸,被远在深海的龙族亲娘千里传音骂的瓜兮兮的。

 

简直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河神的趾高气扬。

 

当地老百姓见求龙王求了半天也不下雨——“他们那叫求我下雨?明明就是在虐待我!老子就算被其他神仙笑死,再也收不到任何供奉,也绝不给他们下一滴雨!”内心创伤严重的龙王如是说——就转而向河神祈求起河水上涨了。

 

虽然没了龙神降雨,河神自己也没办法让河水凭空涨起来,但这不妨碍他昧着良心吃百姓们新送上的供奉。

 

苦了这么多年,总算熬出头来了,不仅能顿顿吃上饱饭,还能天天拿先前的事儿挤兑龙神,河神的生活好快活。

 

可惜,这份快活也不会长久。

 

百姓们见送了一波供奉并没起作用,聚在一起商量来商量去,得出结论,河神不缺吃的,就缺个媳妇儿。

 

但往河里扔黄花大闺女这种缺德事任谁也干不出来,村民们还在那儿讨论有没有别的办法,一个没看住,住村口的胖姑娘就偷偷抓起祈神的符文,拎起裙摆,自告奋勇从桥上跳下去了。

 

伤心不已的村民们扒在桥头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惨绝人寰。

 

河神也快哭出来了。

 

百姓们不送吃的来也就罢了,还送个胃口比不比龙王差的胖姑娘来,眼看就要分掉自己仅剩的一点口粮又是什么奇葩路数!

 

为什么总有人想要谋害我!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出离愤怒之后,河神呆坐在桌边,对当着自己面抢夺晚餐最后一碗饭的龙王和胖姑娘无动于衷,只是用麻木的语调自问自答着哲学问题。“看我这河神当的,人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但河神不会就这样轻易向苍天认输,他还要再挣扎一把。

 

当务之急是先把好胃口的胖姑娘给劝回去,别再留在这儿消耗宝贵的粮食。

 

可胖姑娘不听劝,还特别正义凛然地表示,不帮村子把缺水问题解决了,她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宁愿在这儿耗掉最后一颗米,跟两位神仙同归于尽。

 

河神有点被她的气势如虹吓到。

 

暴脾气的龙王可不吃这一套,特别是在自己刚刚被对方抢走了最后一碗饭的情况下,听见这样的威胁,立刻炸毛,拍案而起,抓了个大麻布袋子就往胖姑娘身上罩。

 

“你……你要做什么?”河神看见龙王费劲巴拉地按着那个还在拼命扭动的大麻布袋子,十分惊慌。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搭把手。”龙王转过头来,表情狰狞,“我们一起,把问题解决掉。”

 

这就是月黑风高夜,两位神仙一前一后扛着个大麻袋,鬼鬼祟祟往村子里跑的前情提要。

 

“怎么会这么沉。”走在后面的河神有气无力地小声喊道,“喂,龙王你走慢点,我晚饭没吃饱,跟不上。”

 

“你个弱鸡,平时打嘴炮的时候不是挺有气场的?”龙王回头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赶紧的,趁天亮之前必须得把这胖丫头送回去。”

 

两位神仙刚靠近村子,村口的大黄狗听见动静,开始汪汪叫。

 

做贼心虚的二位被吓的把那大麻布袋子往村口路上一扔,不管不顾地转身一溜烟跑掉。等跑的帽子也飞了,鞋子也掉了,两个笨蛋才想起来,自己是神仙,会飞会法术的。

 

此时天正好蒙蒙亮,清晨的阳光照在林间,让两位神仙都能看清彼此的满身狼狈,灰头土脸。一开始两人还只是盯着对方发怔,突然一下就都笑了,越笑越乐呵,完全停不下来。

 

“哈哈哈,我们究竟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龙王笑的快岔气,索性在草地上坐了下来,“我从来没料到自己会有这么惨的一天。”

 

“你以为我就能料到吗?我给自己立的人设一直都是清冷款的。”河神也在龙王旁边坐了下来,无奈地叹了口气,“等这胖姑娘回去一叨叨,我的形象就全毁了。”

 

“你小子也太假了。”龙王正想拿小石子扔河神,突然听见两声巨响。

 

是两位神仙各自的肚子在叫唤。

 

气氛有一丝丝尴尬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龙王先从草地上站了起来,盯了河神一会儿,笑道:“算了。”

 

“什么算了?”河神茫然。

 

“反正我的庙快重修好了,我也有地儿办公了。”龙王朝还坐在地上的河神伸出手,“咱俩也别再斗气,回去各自好好工作,该下雨下雨,该排水排水,让百姓们记得咱们的好,按时供奉。”

 

“行,我也折腾不动了。”河神拉住龙王伸来的手,借力站了起来,“就这么说定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亮了,两个神仙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林子里,只有林间的雀鸟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

 

“河神,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你说。”

“昨天剩的那根油条待会儿回去能给我吃吗?”

“不行。”

“那半根?”

“不行。”

“半根都不行?你也太小气了,我都还想着以后分你半个卤猪头呢!”

“我看更有可能是你从我这儿抢走半个卤猪头吧。”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小爷我是那样没节操的人吗?”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已经偷偷摸摸把油条啃了一半吗?”

“哈?被你发现了?”

“废话,你动静弄那么大我能不发现吗?”

“哎呀,你先别生气,不是刚刚说好了不斗气了……喂喂,河神你怎么倒了?你没事吧?”

“停一下,我得歇会儿。”

“怎么了?”

“我好饿。”

“……”

 

之后,就按照河神与龙王约定的那样,各自专心工作,保证了这一方土地在很多年的时间里都风调雨顺,既无干旱,也无洪涝,百姓们年年都喜获丰收,日子好过了,也不忘给两位神仙多多供奉,香火十分兴旺。

 

即便河神与龙王之间依然不可避免地日常斗气,龙王也没能吃上心心念念的卤猪头,但两位神仙一致认定,如今的日更让人满意。

 

可好日子总是有数的,跟天上下的雨、河里流的水一样,漏完了也就见了底。

 

某日,天庭下了紧急通知,说是凡间有君王德行有失,要求河神与龙王这片儿降下暴雨,堵塞河道,让那洪水滔天,沿途村落俱以摧毁,以示天庭震怒,施以惩戒。

 

河神和龙王盯着那道指令,许久许久,谁都没吱声儿。

 

这是天理不可违,无论当地百姓们有多无辜,也改不了这个理。他们是有编制的神仙,道理都懂。

 

可他们这些年来吃了大家那么多供奉,沿岸村落哪家的小子哪家的丫头不是两位看着长大的,这份情分,也不能装没有。

 

两人沉默地对坐着,从天亮坐到天黑,又从天黑坐到天亮。

 

还是龙王先开的口:“这事儿我来管,你就别掺和了。”

 

“凭什么?”河神又习惯性地怼了他一句,但下一句话的气势就软了,还带着点儿苦涩的调侃,“你有背景了不起啊?”

 

说完,两人居然都笑了。

 

那笑里,带着点儿无奈,更多的是饱含默契的决然。

 

许多年后,当地还流传着关于两位神仙的传说,他们一位是管下雨的龙王,一位是管排水的河神,平日里哪儿哪儿都不对付,但却在天庭因凡间君王失德、降下惩戒之时,心齐地挺身而出,硬生生把原本该被洪水席卷的地界儿都给保了下来,没让半个村民因此而受灾。

 

“违抗天庭的指令,自然是要挨罚的,两位神仙都被剥了仙籍,不知道给贬到哪里去了。”夕阳下,一位体型富态的老奶奶坐在一座已经坍塌的不成样子的破庙前,跟围在自己身边的孙辈们说这故事时,依然忍不住抹了抹眼泪,“唉,我亲眼见过,虽说有点蠢,但那真的是两位好神仙。”

 

胖奶奶不知道的是,河神和龙王在被贬之后,其实还再见了一面。

 

就在奈何桥旁排队等领孟婆汤的时候。

 

当河神看见龙王也在这儿时,明显惊了一惊:“你怎么也在?”

 

“跟你一样,被罚去凡间历轮回之苦了。”龙王无所谓地耸耸肩。

 

“不对,我当时不都认了那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了吗?”河神急了,“不应该啊,你有龙族做保,再怎么也不该受这么重的罚啊!”

 

“切,别什么事都尽往自己身上扯,小爷我主动跟家里说好的,你的轮回次数让我来扛一半。”龙王把先前死命折腾的许多事儿都省略成这风轻云淡的几句话,伸手拍了拍河神的肩,“但你可千万别以为我是为了帮你啊,是因为人间还欠我一个卤猪头,总得亲自去讨回来。”

 

河神怔了半天没说话,最后长叹一声,笑的坦然:“你还真是喜欢任性乱来。”

 

“没办法,这个你羡慕也羡慕不来。”龙王也盯着河神笑,笑得嚣张又得意。“小爷我有背景,就是了不起。”

 

END

 

番外

 

现代某大学校园里,应用气象学专业的小白同学正在风风火火往学二食堂飞奔。

 

学二食堂的卤味窗口每周五中午都会放出一整个大卤猪头,卤的喷香有嚼劲,滋味特别好,是学二食堂的镇馆之宝,每次还没开售,窗口前就大排长龙,都是等着买一份卤猪头肉的学生,稍微去晚了,就连点儿卤汁儿都捞不着。

 

不巧的是今天教授下课时拖了堂,小白同学心里急的发慌,满脑子想的都是,完了完了,小爷我的卤猪头肉怕是赶不上。

 

小白同学没猜错,等他大喘粗气跑到学二食堂的卤味窗口,排队的长龙已经散了,最后一份卤猪头肉被水利专业的小冯同学成功斩获。

 

小冯同学端着餐盘,正想往旁边就餐区走,却被一位陌生同学拦住了。

 

是光看着卤猪头肉就馋的两眼放光、走不动道的小白同学。

 

此刻,他正绷着自己最厚的脸皮,朝这位素未谋面的小冯同学露出灿烂的微笑:“这位同学,咱们打个商量,你买的这份卤猪头肉,分我一半好不好?”

 

END


《反派有话讲》系列文地址:

(1)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2)配角光环

(3)高塔里的长发公主 (4)文坑的自救

(5)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6)凝视深渊

(7)恶魔小姐的交换游戏(8)高考小怪兽

(9)事与愿不违 (10)厨房里的女巫


碎碎念:最近很多地方都暴雨连连,有些地方还闹起了洪涝,希望各地的河神与龙王都能好好工作,不要斗气,以免连累我们这些无辜的凡人啊,哈哈。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二十二周打卡~

 @包包包子铺! 

评论 ( 69 )
热度 ( 2026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