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女巫借贷

在童话世界里,女巫是最喜欢搞个人借贷的种族。

 

因为即使是法力最高强的女巫也没法凭空变出金币来,总得搞点副业才能勉强维持的了魔药研发和生活开销。

 

借贷的方式通常很简单粗暴,倘若有人前来借什么东西,比如一面会说话的镜子、一支冰天雪地里的玫瑰,或者一颗不当季的新鲜莴苣,女巫就算上利息报个需要偿还的总价给人家,答应就借,不答应就拉倒。

 

当然契约是得签的,抵押物也是得有的。

 

理论上任何东西都可以用作抵押物,个人的美貌、梦想或者寿命都有估价标准,全行业统一执行,不用担心吃亏上当。

 

只有一种东西,女巫原则上不收。

 

她们不收还没出生的孩子。

 

在形成这条共识之前,女巫界的前辈们已经积累了太多血与泪的教训。

 

曾经有些借债人,他们本身没有任何可抵押的东西,只能拿自己未来新出生的孩子当做抵押物,契约签的都很是爽快。

 

但等到收债的时间到了,女巫们上门讨债,那些借债人的态度就变了。

 

通常都是翻脸不认人,既不肯还债,也不愿意交出孩子。

 

许多女巫因此摊上了一笔收不回来的烂账,亏空只能自己担着,偶尔有女巫气不过,非得把当做抵押品的孩子抢来,最后也要么被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子弄死,或者被爱上长大后的孩子的人杀死,总之没什么好结局。

 

久而久之,女巫借贷这一行就有了条不成文的规定,为了从业者的人身安全着想,不收还没出生的孩子当抵押品。

 

但毕竟没有写成明文规定,偶尔也架不住有人非要破例。

 

比如住在草原边上的那个牧羊少年,他就以自己未来第一个孩子为抵押品,向住在隔壁森林里的小女巫,换了一瓶好运药水。

 

这场交易并不是牧羊少年主动要求的,而是小女巫先提出的。

 

动机很简单,小女巫想要帮牧羊少年实现梦想。

 

因为两人本来就是多年的好友,是彼此都还是只会“咿咿呀呀”的小团子时就曾一起玩过泥巴的老交情。

 

那时候的小男娃还是尊贵的小王子,小女娃则是大法师家的独生女,平时两家家长没事儿就聚一起开趴体,两个小团子也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但即使身处童话世界,也总有战乱纷争,国破家亡,不少人也被迫改变了命运。

 

小王子沦落成了一文不名的牧羊少年,大小姐也变成了被人呼来喝去的女巫学徒。

 

王国的新任统治者并不是一位仁慈的君主,所有人的日子都过的不如原先舒服。两个孤零零的苦孩子无依无靠,在这艰难的环境下成了彼此唯一的朋友和亲人,谁拿到面包都分对方一半,受了委屈也只能找对方诉苦。高兴时就结伴爬到屋顶上对着流星许愿,伤心时有了好朋友一起分担一起扛,似乎落魄的生活也就没那么糟糕,总能凑合着过下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个小孩子渐渐长成了能懂事的少年少女。少女虽然还只是个最底层的女巫学徒,但靠着自己的天赋和父母留下的一点点珍贵原料和秘术,居然制成了这世上唯一一瓶好运药水。

 

小女巫很想将药水送给牧羊少年,却被一条行规拦住:为了保护女巫一族的全体权益,一切魔法药剂在交给凡人时都必须收取相应代价,任何女巫均不得破坏行情,否则会受到女巫借贷协会的严厉处罚。

 

没办法,小女巫只好去劝一无所有的牧羊少年跟自己订立契约,以借贷的方式得到药水,代价不过是未来偿还十个金币。

 

“只要有了这瓶好运药水……”小女巫双眼中闪着期许的光芒。“说不定就能实现你当初在屋顶上对着流星许的愿望。”

 

但前面说了,牧羊少年什么都没有,连放的羊也是雇主家的,根本拿不出什么像样的抵押物。

 

若无合适的抵押物,借贷契约也不能成立。

 

“那就,就用你以后的第一个孩子来抵押吧。”小女巫咬着嘴唇说,算是偷偷钻了一个规定的空子。

 

带着我给你的好运药水去闯荡,实现你的梦想,然后有一天,遇到喜欢你的姑娘,跟她结婚,生下一个可爱的宝宝。

 

到时候契约上约定的偿还价格,你肯定付得起。

 

即使付不起也没关系,用作抵押的小孩,我是不会真正夺走的。

 

当然最后这句话小女巫现在还不能说出口,说出来就违规了,会马上遭到女巫借贷协会的惩处。

 

但牧羊少年一开始并不肯接受,这个有着一头四下支棱的小麦色短发的男孩将那瓶珍贵的药水推向小女巫:“你也有自己的梦想要实现。”

 

“不行的,女巫做的魔药无法对自己生效。”小女巫笑着摇摇头,又把药水推回给少年,“这算是我父母留下的珍贵遗物,除了你我不想交给别人,如果你不接受,那我的心血就白费了。”

 

牧羊少年最终没有拗过小女巫的坚持,只好拿过药水,签订契约,然后背起单薄的行囊,与小女巫挥手告别,踏上实现梦想的旅途。

 

“再见。”小女巫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

 

其实女巫做的魔药无法对自己生效这件事是小女巫编出来骗他的谎言。两人认识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对他撒谎。

 

等等,也不完全算是撒谎。

 

好运药水确实不能直接帮小女巫实现愿望,因为她最大的心愿,那个即使对着流星也没法痛快说出口的心愿,就是那个总是笑的像阳光一样温暖的男孩,能实现他夺回王位的梦想,让大家拥有更好的生活,男孩自己也能过的幸福。

 

哪怕那份幸福里没有她的位置,也没关系。

 

之后两人分别了许多年,小女巫继续自己的学徒生涯,少年则在这片神奇的大陆四处闯荡。

 

少年的冒险旅途听起来浪漫又美好,实际上总是麻烦不断,危机四伏。小小一瓶幸运药水不足以帮他解决所有问题,总有许多时候需要靠他自己的力量去面对恐怖的幽灵、狡猾的恶魔以及暴躁的喷火龙,少年因此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伤,有好几次甚至差点就死掉。

 

但这些经历他从来不在寄给小女巫的信里讲。

 

他只会在信里告诉对方,这片天地有多宽广,风景有多美妙,再在信笺纸里附上一片小小的花瓣或者红叶。

 

小女巫也时常回信,在恭喜他成为受人尊敬的勇者之余,偶尔也会腼腆地提及自己在法术研究方面的一点点长进。

 

可世道还是乱,少年东奔西走屠龙除恶,小女巫也是随波逐流四处辗转,彼此的信渐渐都收不到了,联系一断就是好多年。

 

等到再听到少年的确切消息,小女巫早已成年,是个有独立执业资格的正牌女巫了。

 

她听说,曾经势单力薄的牧羊少年,先是变成了英姿飒爽的屠龙勇士,后来又因其前皇室血脉而拥有了一批忠实的追随者,愿意跟着他一起讨伐对王国施以残酷统治的现任国王,夺回原本就该属于他的城堡和领土。

 

这般过程听起来似乎神奇的过于离谱,但童话世界里的传说都是这样的,再传奇的冒险,都总会出现一位满腔热血的主角踏上征途。

 

而且最后还一定能成功。

 

这故事倒不是胡说而是事实,但传说总是略去主角实际历经的艰难险阻,传播故事的群众们更热衷于将主角的成功归因于某些听起来很虚幻的东西。

 

比如一瓶能克服任何难关的好运药水。

 

这样青年最终打败了邪恶的统治者、成功夺回王位这件事就一点儿也不让人惊讶了,毕竟这瓶好运药水的制作者是那位刚在最新一届魔药大赛上拿了冠军的年轻女巫,肯定灵验的很。

 

既然王位的归属已经有了定论,普通人的生活也因为新施行的仁政而逐渐变得宽松起来,大家就有了许多空闲和心思,开始专心地讨论起在童话世界里明显更受人欢迎的八卦主题。

 

比如单身的国王会迎娶哪一位贵族家的女儿做王后。

 

王室的桃色绯闻永远是童话世界中最受关注的话题,类似的传言满天飞,连居住在高高的浓雾山顶的年轻女巫一天也要听到八百回。

 

原本她以为自己挑了个清净的地方住,但自从新国王是靠她制作的好运药水这件事传开后,前来试图与她做交易的人便络绎不绝,能直接从山顶上的家门口一直排到山脚下。

 

于是在借贷生意兴隆的同时,也不得不忍受来客们的聒噪,将有关新任国王的各种版本的恋爱故事说了个遍。女巫倒是脾气好,没有给他们每人一个封口咒,有时听到被传的太过离谱的故事,还会跟着一起哈哈大笑。

 

只是没人注意到,女巫的笑里,总藏着几分失落。

 

又过了一些时日,当女巫坐在桌前低头查看新签的一沓契约时,有人走到了跟前。

 

“请问你想要借什么呢?”女巫没有抬头,习惯性地问道。

 

“我不是来借东西的。”爽快的男声响起。“事实上,我是来还账的。”

 

女巫愣住,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身着盔甲的青年,有着比记忆中更为矫健的身姿,更明快的笑容。

 

唯一不变的,大概就只有一头仍然四下支棱着的小麦色短发。

 

女巫回过神来,欲言又止一番之后,才有些慌乱地从桌子抽屉里那厚厚的一叠契约中取出最下面的一张:“那……那,你该还我十个金币。”

 

但青年却将两手一摊:“没有。”

 

“你……”女巫瞪着眼睛,有些茫然,“你现在可是国王了,怎么会连十个金币都没有?”

 

“打仗要花钱,让大家重新开始好好生活就要花更多的钱。”比起多年前那个青涩的少年,如今的青年脸皮似乎因为多年的闯荡而厚了不少,耍赖的语气也能理直气壮,“现在大臣们成天追着我要钱干这个干那个,连我想来趟浓雾山都没有预算,还是靠王宫侍卫帮我偷了一匹大总管的马才来的成。”

 

“那……那……”女巫习惯性地咬起嘴唇,脸色满是感到被愚弄的气恼,“按照契约,要是没钱还,你就得赔我一个孩子。”

 

“哦,好吧,也行。”青年大咧咧地绕过桌子,走到女巫身边,“那就赔你一个孩子。”

 

女巫脸上的气恼迅速褪去,突然没了情绪,只是闷闷地说了一声“哦”。

 

“不过我现在连结婚对象都没有。”青年倾身向前,朝女巫靠近,“哪儿来的孩子呢?”

 

“你少来啊,明明绯闻对象都已经多的数不过来了!”女巫把着椅子扶手拼命往后缩,声音中透着一点点委屈,还有一丢丢死要面子。“赶快去结婚生娃,然后拿娃抵债!”

 

“为了还债就得赔上一桩婚姻和以后的人生吗?你这个债的利息还真高。”青年又是一阵大笑,好不容易才收住,“这样,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什么?”女巫警惕地盯着他。

 

青年却停止了调笑,站直了身体,神色变得无比正经:“请你和我结婚。”

 

女巫完全呆掉了。

 

“单靠我自己实在是没办法弄出一个孩子来,如果你坚持要拿孩子当抵押的话……”青年微微偏头,脸上又浮现出了笑意,“就只好劳烦你帮忙生一个咯。”

 

女巫继续呆着,没吱声,也没动作。

 

“怎么?不想答应?这就有点难办了。”青年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表情一点也不慌张,他淡定地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不过还好,我为了应对这样的难关,早就做好了准备。”

 

此时此刻,在他手里拿着的,是当年小女巫交给牧羊少年的那瓶好运药水。

 

还是满满的一瓶,一滴都没有少。

 

童话世界的传说总是七分假里掺着三分真,说不出全部的真相。在那个流落王子重返王位的传奇故事里,牧羊少年历尽艰辛夺回王位是真,其中有许多好运的成分也是真。

 

但他从来没有真正用过这瓶好运药水。

 

因为少年有一个最重要的心愿,一个即使面对着流星也没有勇气喊出来的心愿,需要靠这瓶好运药水实现。

 

而如今,就是让心愿成真的时机。

 

青年单膝跪下,仰头望着那个思念了许多年的姑娘,先伸手温柔地擦去对方脸颊滑落的泪水,然后将那瓶好运药水交到她手中,自己也伸出双手,将对方的手紧紧握住:“我愿意用这一整瓶好运药水做请,请你帮我完成心愿,成为我最重要的家人。”

 

***

 

后来,听说女巫借贷协会特意开了一次会,专门商讨自家的孩子究竟能不能算作借贷抵押品这个问题。

 

但各方意见连着吵了许久都没争出定论,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当然,童话故事里没人关心这些技术层面的细枝末节,广大群众更愿意关注些八卦层面的东西。

 

比如年轻的国王迎娶了一位货真价实的女巫作为王后,生了好几个可爱的王子和公主,并由于孩子母亲职业背景的缘故,从小就免于被诅咒、被掠夺、或者惹上各种莫名其妙幺蛾子的糟心命运,日子过的不要太美满。

 

鉴于这种故事走向在传统的童话故事中比较罕见,值得群众们在街头巷尾谈论好一阵子了。

 

当然无论什么走向,在童话故事里,最终都会趋向相同的结局。

 

那就是相爱的人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直到永远。

 

END


《反派有话讲》系列故事地址:

(1)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2)配角光环

(3)高塔里的长发公主 (4)文坑的自救

(5)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6)河神与龙王

(7)恶魔小姐的交换游戏(8)凝视深渊

(9)高考小怪兽 (10)懒龙与花


碎碎念:小时候看童话书,觉得有些女巫挺可怜的,明明是自己被别人欠债,追债的时候却会落得悲惨的结局,这一点儿也不符合契约精神(不是

当然抢走人家小孩什么的也太过分了,不过有时候我也会想,女巫抢走别人家的小孩是图什么,就为了自己当很多年的免费保姆?哎,真是想不通啊想不通。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个小故事,第二十八周打卡,嘿嘿。


评论 ( 90 )
热度 ( 2727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