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沙雕】作业盗贼

传说每年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这世上就会出现一个神秘的盗贼,来无影去无踪,无论什么都防不住他。


而他最特别也是最可怕之处在于,从来不偷别的,专偷学生们的暑假作业。据说还是故意挑已经写好了的作业下手,作业完成得越多,被偷的几率也就越大。


这就非常可恶了,因为被偷走作业的同学这时候也来不及重新做了,只能瑟瑟发抖地迎来没有作业可交的开学日。


今年正好轮到小明同学成了这个倒霉鬼。


在开学前一天,他的作业都被作业盗贼给偷走了,把小明气得直跳脚。


不过作业盗贼来偷作业时,放下的那张偷盗说明函是他顺便抓了张外卖单子写的,...

【原创】限定心愿

一个普通人在路边遇到一个长着纯白翅膀的天使,天使手里捧了个箱子,说来碰碰运气抽个奖吧,免费的。


普通人将信将疑地抽了一张奖券,上面写着四个字:限定心愿。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天使解释说:这是送你一个能在限定时间内实现的愿望,愿望的内容没有限制,你想要什么都行。


只要那确实是你内心最想要实现的愿望。


普通人想了想,问道:我是个没有名气的网络写手,没写出过什么好作品,平时在网上发文看的人也很少,能不能用这张奖券帮我实现写出好作品的愿望?


天使微微一笑:你不必问我行不行,奖券会随着你的心意自动生效。 ...

【原创】家有仙猫

墨先生某天晚上加完班回家,遇上天降大雨。

还好墨先生有伞,并不着急。

撑伞走到公寓楼下,看到旁边花坛里趴着一只猫。


墨先生认识它,经常在附近街区出没,应该是只无主的野猫。

虽说是野猫,但模样生的特别好看。

浑身毛发蓬松雪白,一双碧眼清澈通透,身手又矫捷,能在相距甚远的房檐之间跳跃奔跑,帅得耀眼。


但那是从前。

眼下这只猫被雨浇了,毛发打结气势全消,眼睛也虚虚阖着,看着有几分落魄。

墨先生停住脚步,为猫撑起伞。


猫虚弱地睁眼瞧他,低低“喵”了一声,似有感激之意。

此后再无声响。

墨先生俯身靠近了看,发现它背上有伤痕,血混在雨里...

【原创】小喜鹊的七夕节

小喜鹊妹妹每年都很期待七夕节。


倒不是为了跟谁约会,毕竟它是个万年单身狗,从来没真正谈过恋爱。


但它一直都有很羡慕很支持的神仙眷侣,没错,就是每年七夕节才能见面的牛郎织女。


有关这对情侣的故事,小喜鹊妹妹还很小的时候就听母亲讲过,而她母亲所讲的故事,又是从外婆的外婆的外婆的外婆的外婆那里传下来的。


要说这是小喜鹊妹妹家的祖传爱情故事,一点儿都不为过。


可能是从小听得太多,没了新鲜感,小喜鹊妹妹最初对此是颇有抵触心理的,不就是一见钟情、破镜重圆、虐恋情深那一套嘛,都老掉牙了啊喂。


但随着小...

【原创】失恋的杯子

我的杯子失恋了。


起初是这位杯子先生和装在自己怀里的红茶姑娘一见钟情,两位迅速好上了,感情升温打得火热,连杯沿都烫手得很。


但时间一长,那股热乎劲儿就过去了,变得温温吞吞,没滋没味,争吵也跟着多了起来。


最后红茶姑娘忍无可忍,宁愿自己逃进下水道里,也不肯再跟杯子先生待在一起。


而杯子先生在彻底失去对方后才感到了后悔,看得出,他的情绪非常低落,每天都跟我念叨着红茶姑娘曾经的好。


连我想要把它拿去清洗一下,都遭到了猛烈反对。


“不许动我!”杯子先生悲愤地大叫。“不许洗掉杯子里的茶渍,这是她留...

【原创】热先生与冷小姐

热先生不姓热,冷小姐也不姓冷。


之所以有这样的称呼,是因为热先生特别怕热,冷小姐特别怕冷。


这样的两个人却恰好坐在同一间小办公室里正对的两个工位上,刚开始时是有些别扭的。


冷小姐将空调温度往上调几度,热先生额头就会冒汗;热先生将空调温度往下调几度,冷小姐后背就会发寒。


所以最初两人在空调温度这件事上稍微有点较劲,谁也不相让,但也不至于闹得出格,而是很默契地采用了一种温和的竞争方式。


那就是比谁早上先到办公室,谁就能决定当天空调的温度。


鉴于热先生住得离公司更近,在拥挤的早高峰中更占优势,...

【原创】小狐狸的心

每年春天,小狐狸都会掉一轮毛。


先把冬天厚厚的绒毛脱掉,再换上更为稀松的毛皮,这样夏天就不会太热。


这个过程在身体上倒是不怎么难受,可是会让小狐狸心里很难受。


因为毛不会掉得很整齐,总是这儿先掉一块,那儿后掉一块,这让小狐狸原本一身漂亮的皮毛变得坑坑洼洼的,颜色也斑驳交错,十分不好看。


所以这是小狐狸每年最难过的时期,总是躲在家里不肯出门。


即使是好朋友小兔子来敲门,它开门时也显得很不乐意,还特意把小被子裹在身上,只露个脑袋出来,不想让小兔子看见自己丑丑的样子。


“小狐狸,你又开始掉毛了...

【原创】死神、失眠与拖延症

我最近失眠很严重,决定请半天假去看医生。


上午十点,我到医院挂了号,护士将我领进走廊尽头的一间问诊室,里面没有窗户,灯泡好像也坏了,亮得有气无力,整间屋子的光线十分昏暗,很像我每天夜里在床上干巴巴地躺到快天亮时卧室里的那种黯淡。


我有些不自在地缩了缩,望向坐在桌子后的医生。


那是位年轻的医生,模样周正,但脸色出奇的白,眼镜镜片下的眼睛周围还沉着浓厚的阴影,这让我不禁有些疑心对方的治疗水平,但来都来了,也不好退出去,只得坐在他对面。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问我有什么症状。


我便说自己最近失眠...

【原创】故事小姐

故事小姐是个会在网上写睡前故事的年轻姑娘。


这不是她的工作,只是她不为人知的小爱好,每当本职工作过于糟心之时,可以靠写些温暖治愈的小故事来排遣烦恼。


写得久了,她的故事就写得有点好,但不算很好,所以读者也是有一些,但不算很多。


而且大部分读者都是在短暂的时间里来来去去,经常是这段时间频繁活跃在留言区的读者,下段时间就再也不会出现,就此消失在茫茫人海。


故事小姐心里明白,无论是写故事的人还是看故事的人,在这个过于精彩与忙碌的网络时代,彼此都只是擦肩而过的过客罢了,所谓缘分,很浅很浅。


但她仍对此感到遗憾。...

【原创】进击的僵尸粉

我是一个有灵魂的僵尸粉。


虽然没有实物做身体,账号背后也没有真实的用户,连当初是谁创造了我都不知道,但自诞生的那一天起,我就不只是一条无知无觉的垃圾数据,而是有着清晰完整的自我意识,毫不逊色于普通人的思维水平。


我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自己所诞生的网络平台,平时也不能和真人用户交流,可生活并不无聊,毕竟这个平台广阔无边,内容丰富。我能在这里自由地四处溜达,就像任何一个真实用户那样翻翻视频,读读文章,从中学习成长或者找到乐子,空了再跟其他同样有自我意识的僵尸粉同族聊天吹牛,总之小日子过得还挺充实。


所以即便是个僵尸粉,我也是个热爱生活积极进步的僵尸...

1 / 25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