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爱你如己

姜羽跟老婆李璟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从来没跟她说过一句“我爱你”。


倒不是他不爱老婆,事实上姜羽爱李璟爱得要命。可是他生来就有种倒霉的超能力,但凡他对爱恋对象表达了爱意,这份爱就会立即消失。


而且这还是个被动技能,每天二十四时小时强制开着,想关也关不掉。


无论是用说的还是写的、直白的还是委婉的、当面直说还是隔着人传递消息,反正他就是不能跟人明确地表达爱意,否则便马上不爱对方了。


这可真是把姜羽坑惨了。


最开始他不知道自己有这种奇怪的本事,身为情窦初开的高二小男生,对隔壁班的女孩有了朦胧好感,态度端正地手写了...

【原创】永生者之死

阅前提示: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纯对话体的故事,希望能有人喜欢。


亲爱的,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嗯?


我决定去死。


什么?


我说,我决定去死。


等等,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不,我是认真的。


***


我不明白,你说过自己是不老不死的永生者。


是的,当初我告诉你这件事时,你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我,那也是我下定决定和你在一起的重要原因。


先不提这个,我现在更想知道你为什么想要去死?你作为这世上唯一一个永生...

【原创】风神之歌

风神是位自由自在的神,永远有着追求新鲜与变化的少年心性,在一个地方待不住,总是随着性子四处游荡。


他去过很多地方,什么都见识过,也遇到过不少喜欢的东西,不过都是一晃而过。几百几千年过去了,从来没有哪样东西,值得他停下来,等一等。


但在某个夏夜,当他赶着云朵从一座城堡上空掠过时,却听见了能让自己放慢脚步的歌声。


那歌声婉转悦耳,即便掺着几分落寞的音色,依然很美。


风神从未听过如此动听的歌声,好奇心又翻上来了,便落在城堡顶上,向下张望。


在城堡最高处的露台上,有位美丽的少女正伏着栏杆,对着面前夜色,轻声唱着歌

【原创】无中生友

无辜少女中了恶毒的诅咒,掉进名为虚无的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连风都是停滞的。


虽然在这里不会饿不会冷,不会老不会死,但什么都做不了的虚无却逼得人无比难受。


少女只能靠回想过往的一切来打发时间,最初是咀嚼回忆里的甜,再后来把痛苦悲伤也反复过了好多遍。


每回味一遍,那些回忆的味道就淡一点。


直到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了。


绝望之中,少女抓住救命稻草,用自己仅剩的想象造出了一个朋友。


那是个狡黠的少年,脸上总是带着轻巧的微笑,好像什么问题都不能将他难倒。


【原创】漂浮城市

我把城中所有高楼都拿掉。

看见楼里每个人都漂浮在透明的半空里。

上浮,下沉,自由来去。

像是浸在梦的深海。


离地二十米的小男孩趴在书桌前,

作业怎么那么多,总也写不完?

他急急往下看,

零米的地面上,小伙伴们玩的正欢。

哎呀哎呀,

如果把每一页作业纸都连起来,

是不是就能够到地面?


离地四十米的少女在哭泣,

她刚刚和男友吵到分手,

所有定情的物件都在半空中散开,拢不回来。

男孩最后望了她一眼,

开始从四十米的半空缓缓下沉,

沉到零米的地面,

悄悄走远。


离地六十米的失意青年皱着眉,

他想回去零米的地面,

又...

【原创】鬼魂粉丝

有个小透明写手最近遇到一件怪事。


每到半夜,自己的作品阅读量就会蹭蹭上涨,数据高得令人生疑。


与此同时,却没有任何新增的留言或关注,连是谁来访问过小写手的主页也看不到,仿佛这些来看文的读者也都是透明的。


在那之前,小写手在网上发文的时间不算短了,虽然故事本身写得温暖治愈,但既不会追热点也不会弄推广,读者来来去去,最后留下的没几个,每篇文的阅读量都很可怜。


不过有个粉丝特别铁,每次小透明写手一发文,这个粉马上来留言点赞,有时候看出小写手情绪低落,还会很贴心地安慰说,太太,你的故事写得很好,我非常喜欢,以后这些故事也一定会被更...

【原创】茧中人

清晨,女孩从床上醒来。


天气有些凉,但她身上盖的不是被子,而是一圈圈纯白色的丝线,胡乱搭在身上,从锁骨到膝盖,有些地方厚,有些地方薄,缠成一团乱麻。


女孩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起身,穿衣,洗漱,扎马尾。


动作和表情一样木然。


那团乱线仍然绕在她身上,有些太长,拖在脚下,偶尔会被踩到。女孩被绊得踉跄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没有去整理那团乱线的意思。


她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能看见这些线了,只知道除了自己,别人都看不到。而且,单靠自己的力量,这些线是解不开,也甩不掉的。


女孩在餐桌前坐...

【原创】失心招领处

有个年轻人把自己的心丢了。


在他所在的世界里,心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遗失心的人很多,不怎么影响生活。但这个丢了心的年轻人想了想,还是去了失心招领处。


据说所有被捡到的心都会被送到这里来,供失主认领。


招领处的工作人员先让年轻人填一张登记表,里面要写清楚自己丢失的心有什么特征,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其实也没有好写的,年轻人潦草地写了一点儿,就写不下去了。


因为那只是一颗非常普通的心,心里还是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收走了表格,这种情况他们见过太多,只告诉年轻人如果有消息会...

【原创】假期信用卡

许小姐新办了一张信用卡。


但这信用卡不是用来预支钱财,而是用来预支假期。


听起来很离谱,正常的银行也不会办理这样的业务。这张卡,是许小姐在一家传说可以“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神奇店铺里办的。


给她办卡的店长是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帅哥,对卡的使用规则讲解得很仔细,像是卡的透支额度是根据申请人平时加班和放假的情况来决定,信用良好可以提升额度;借用的假期一年之内偿还即可,但逾期偿还需要多付利息和滞纳金;刷卡无须经过任何程序,只要手持这张卡,口头做好决定就会生效,工作单位也会自动批准请假申请;等等。


“自动批准的假期不会影响任何人对你的...

【原创】甜咸双子座

作为一个双子座男孩,我从出生起便拥有双重人格。


不过还好,虽然我们一个性子外向一个性子内向,对事物的看法也有诸多不同,但面对分歧我俩都能商量着来,互相包容,起不了什么大矛盾,总体说来相处的不错。


唯有一点我俩始终无法达成共识:豆腐脑该吃甜的还是咸的。


我俩都认为这件事是人生的底线,绝无妥协退让的可能,经常在餐厅点单时吵得气势如虹,斗得你死我活。


当然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个选择困难症晚期患者对着菜单抓狂发癫罢了。


后来我们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她竟然同时跟我俩的日常喜好都意外地合拍,无论负责聊天的是两个人格中...

1 / 3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