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老阿姨~
日常碎碎念都发在子博【林朵碎碎念】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知乎:林朵

请了保洁阿姨来家里帮忙做大扫除,她一进门就问:你养了几只狗呀?看这满地的毛掉的。

我:……没养狗,那毛是我自己掉的。

假设有这样一份工作:

工作时间朝九晚五,绝不加班,该有的假期都有,没有任何职场人际关系纠纷,永远没有失业风险,并且收入优渥,保证你在工作之外可以过上完全不用为钱发愁的轻松生活。

而工作内容是一件对人对己对整个世界都毫无意义与作用的、很无聊的事。

例如把一块石头从左边移动到右边,再从右边移动到左边,如此重复;又例如把一张白纸用笔涂黑,然后烧掉,如此重复;再比如在黑板上用粉笔从1写到1000,然后擦掉,如此重复。

这份工作需要从二十五岁干到六十岁退休,工作时间不能摸鱼,中途不允许辞职。你是否愿意接受这样一份工作?

Q:自己的作品里面有什么?

想用来安慰自己的话。

最近在写一个山茶花的故事,查资料时看到了这么一段介绍:山茶花与其他花卉不同的地方在于,一般的花朵凋零是花瓣一片一片掉落,但山茶花凋零是连同花萼整朵掉落的,如同人头落地一般,因此山茶花又被称作为“断头花”。

啧,突然就觉得山茶花的故事性非常强啊。 ​

我最近在写的故事,被朋友戏称为“窗户纸文学”。

大概就是A和B之间有一段错过的情缘,因为种种原因双方都不知晓对方的心意,始终没有说破。

只有一旁围观的C开了上帝视角,知道有关A和B的所有故事,由于C也对A和B当中一人有情,所以C很纠结,在捅穿还是不捅穿之间反复横跳。

不捅穿,A和B就此错过;捅穿,A和B是圆满了,C自己的心却碎了。

所以C就是那个倒霉的“窗户纸”。

跟出版行业的朋友聊天,我说这两年去书店,每次看到书店摆出来的书好像都差不多,很少有更换的,是我的错觉吗?

她回答说,不是错觉,是畅销的书来来回回就是那些,绝大部分新书都只是昙花一现。

唉,这话听起来有点惨,但图书市场事实如此,也没办法了。

【原创】人鱼记事簿

很少有人知道,每条人鱼最好的年华都是在岸上度过的。


这是我们人鱼世界的传统,绝大部分人鱼都是这样做的,成年之后化作人形,从深海登上陆地,衰老之前变回鱼尾,从陆地返回深海。


作为一条刚成年的人鱼,我也不例外。


***


我上岸时没带什么东西,只有一个记事簿,上面记录着人鱼们在陆地上生活的故事。


这勉强算是长辈们给后辈们留下的一点生活经验吧。


人鱼一族没有财产继承或者互帮互助的习惯,长辈们能给后辈们留点经验,就已经很难得了。


后辈们也很需要这些经验的指点。...


看了个电影《环大西洋》,是电影《环太平洋》的山寨版,看得我快笑死了,然后我突然想到,是不是可以拍个《环阳澄湖》,就讲有一天人类突然惊恐地发现阳澄湖里的大闸蟹变异了,这些体型庞大的八爪怪物开始登陆苏州,入侵地球,全体人类拿着蒸笼和醋瓶严阵以待……

跟朋友讨论脑洞,我设定社畜女主因为房贷压力过大而做噩梦,噩梦里都是如下对话:

“没有人能保证陪你三十年,但房贷可以。”

“生理期或许会迟到,房贷绝对准时。”

“再好的对象也有可能分手,唯有房贷痴心守候。”

我问朋友这样的噩梦够不够劲,朋友连忙表示够劲够劲,简直能够直接吓醒。

大家觉得二十四节气里面哪些节气名字特别好听?

1 / 71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