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鬼魂猫咪

我生前是一只猫。

 

现在,是一只猫的鬼魂。

 

不要觉得奇怪,猫猫狗狗死去以后,也像人类一样,有灵魂从躯壳里脱离而出,这样的例子我见过很多。

 

但其他动物的灵魂都只会在人间短暂停留,然后就去往另一个世界了。

 

唯独我,却还一直留在这里。

 

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其实在我活着的时候,跟其他猫过的也差不多,遇到一个很好的主人,然后受到悉心照顾……

 

呃,老实说,最开始的时候,主人的照顾真算不上有多好。

 

因为我俩最初相遇的时候,她还是一个才上幼儿园的小姑娘,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对我的照顾只能说是完全依照本心来的。不过那时我也只是只小奶猫,不小心跟母亲走失了,天又下起了雨,淋的我浑身湿透,又冷又饿,处境糟糕极了。

 

要不是主人发现了躲在灌木丛中的我,把我带回家,我可能当天就已经挂掉了。

 

主人的父母并不太想养我,态度凶巴巴的,让主人把我拿出去扔掉。但主人却将我偷偷安置在家里后院屋檐下,拿自己的小被子垫在一个大纸盒里,给我做了个窝,每天还把早餐的牛奶分一半给我喝。

 

虽然待遇只能算凑合,但也比在外面当野猫好过太多。我很感谢主人,表现的很乖,从来不乱跑乱叫,还学会了在指定的地方上厕所。日子一久,主人的父母逐渐习惯了我的存在,特别是在看到有一次我捉住咬坏沙发的耗子之后,也就对主人收养我这件事默许了。

 

主人很开心,抱着我猛亲了好久。

 

你要一直陪着我。她这样对我说。

 

而我“喵”了一声。

 

算是回应了这个约定。

 

***

 

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很开心的日子。主人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最喜欢抱着我坐在后院的小椅子上晒太阳,用软软的小手轻轻胡噜我肚皮的毛,可舒服了。

 

因为我长大的比她快多了,没几个月,她抱不动我,就让我在她身边靠着,伸手揽着我,把画册上的童话故事讲给我听。虽然很多时候我都听不太懂,但我喜欢她时不时停下来,把我脑袋上的毛揉的乱乱的。 

 

等冬天冷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裹紧我俩的小被子,互相依偎着,很亲密,很暖和。

 

或许就是从那段日子起,我开始觉得,与其说她是我的主人,倒不如说,她是我的朋友,我的家人。

 

我很爱她,她也爱我。

 

***

 

但不是每个故事都像主人画册上的童话故事一样美好,没过两年,家里的气氛起了变化,原来的和睦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成年人之间可怕的争吵。

 

每当那些恶毒的咒骂和摔砸东西的声音传过来时,我的主人就会埋着头坐在墙角边的小板凳上,害怕地缩成一团。

 

她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会闹的那么凶,莫名的愧疚感却总是揪着她不放,让她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让他们不要再吵。但同时她又被恐惧压的发不出声音,万一他们争吵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呢?

 

哪怕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她还太小了,分不清成人世界的是非曲折,只是凭着本能感应到危险,将自己小小的身躯缩的小一点,再小一点,困在恐惧中微微发抖,不敢出声,不敢哭。

 

仿佛这个家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而她也是这个错误的一部分。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跳到她怀里,轻轻蹭她的手臂,跟她待在一起,给她多一点点信心和勇气。

 

我不想让她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人。

 

***

 

我不知道这究竟算幸运还是不幸,主人的父母彻底分开了,原来的一个家,分成了两半。刚上小学的主人带着我和布偶小熊,跟她的母亲一起搬离了原来那个小院子,去到了很远很远的一座城市里。

 

城里的新住处在高高的楼上,比之前窄了很多,所幸还有一个小阳台,每次主人周末写完作业,还是会抱着我在阳台上坐着,眯着眼睛晒会儿太阳。

 

有时就这样睡着了,小脑袋枕在我的肚皮上。

 

有点沉,但我一点儿也不在意。

 

真的。

 

因为我知道主人的母亲脾气比以前差了很多,哪怕主人明明已经很乖很努力了,也常常被斥责。小姑娘心里装了太多委屈,有时就会化成深夜的噩梦,把她吓醒。

 

只有抱着我晒太阳的时候,她才会有一点轻松,能安然睡着,不怕噩梦来袭。

 

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一动不动地趴着,生怕惊醒了睡得正香的主人。

 

被阳光晒着的梦境,不会有阴影。

 

***

 

我一直很后悔自己那天为什么要冒冒失失地跑到路上去,为什么没有多等一会儿的耐心。

 

当时主人被送去了寄宿中学,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而我被关在了家里,没有足够的猫粮和饮水,猫砂也没人打理。

 

但让我难受不是因为这些。

 

而是我很想她,每天都在想念她。

 

所以当我站在阳台上,看见主人从停在楼下的校车里出来时,才会高兴的过了头,忘乎所以地沿着楼面的空调架和水管架跳跃,直接从楼上冲到了路面上。

 

因为太想让她早一点见到自己了,以至于没有留意旁边疾驰的汽车。随后只听到“砰”的一声,我忽然感到浑身一轻,灵魂离开了躯体。

 

那时的疼痛早就不记得了,但我想自己永远都忘不了主人抱着我没有灵魂的躯壳,默默流泪时的表情。

 

就像是生活里唯一美好的东西也被夺走了。

 

直到被母亲强行拖回家,她还一直抱着我,轻轻摇晃,像过去那样,揉揉我的脑袋,试图叫醒我,让我再睁眼看看她。

 

可是,主人,你不知道,当时我的灵魂,其实就守在你的身边,一直注视着你啊。

 

***

 

我就是这样变成一只猫鬼魂的。

 

主人把我的躯壳埋在了公寓楼旁边的老槐树下,然后又在母亲的催促斥责声中,提着行李上了校车。

 

不,别走。尽管已经变成了鬼魂,我还是拼命朝她跑去。别丢下我。

 

出乎意料的,我的行动不再受任何障碍物的限制,轻而易举穿过路边的栏杆,跟着她上了车。

 

我突然有点感激自己变成鬼魂这件事了。

 

可她还是看不到我,只是独自缩在校车最后一排,任由前面其他孩子嬉戏打闹,自己却压抑而小声地啜泣着。

 

我很心疼。

 

于是我跳到她的座位旁,就像我还活着时那样,用脑袋轻轻蹭了蹭她的手臂。

 

她愣住了,朝我看来,却只看到座位上的空荡荡。

 

于是她的眼泪流的更厉害了。

 

***

 

老实说,她在寄宿学校过的并不好。

 

老师不会特意关照一个沉默又普通的学生,班上那群趾高气昂的大小姐,除了偶尔指示主人去帮忙取个快递或拿个外卖,似乎也没打算接纳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跟班。

 

连在宿舍里,也几乎没人跟她说话。无论吃饭,上课,还是去图书馆,主人总是自己一个人。

 

我有时都怀疑,主人她是不是跟我一样,在别人眼里,都是透明的。

 

不,还是有人注意到她的。

 

有一帮可恶的男生,会把活青蛙或者毛毛虫放在她的抽屉里,然后因为她拉开抽屉时的惊慌失措而恶意大笑。

 

我讨厌这些学生,尽管还那么年轻,可他们的灵魂都透着腐烂的坏气味。

 

可我只是一只猫鬼魂,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只能在她一个人躲在学校后面那片小树林里压抑地哭泣时,焦急地在她身边走来走去,试图跳进她的怀抱,像以前那样,安慰她,鼓励她。

 

不要害怕。

 

你从来不是一个人啊。

 

结果奇迹真的发生了,当阳光穿透乌云,同时洒在我与她身上的时候。

 

她看见了我。

 

窝在她怀里的我。

 

你回来了。她满脸震惊,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而我则得意地甩了甩尾巴,抬头望着她,喵了一声。

 

下一秒,她把我紧紧抱在怀里,在我变成鬼魂之后,终于第一次痛痛快快地哭出了声。

 

而那哭声中,明明又混着笑。

 

***

 

哪怕只是一只没有实体的猫鬼魂,我的存在,对主人而言还是有意义的。即使依然没人在意,无人理会,她也不会再委屈地低声哭泣了。

 

有我陪着她呢。

 

所以很多事情,主人她都不会怕了。

 

我亲眼看到她果断拒绝了一个女生要求她帮忙完成实验报告的要求,还有,一把抓起自己抽屉里的那条小蛇,亲手塞进搞这恶作剧的男生衣领里。

 

把那怂货都给吓哭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人敢让她做这做那,也没人再欺负她了。

 

那些无能的家伙只敢在背后偷偷议论,说主人是个怪胎,经常对着空气说话,还假装自己养了只猫。

 

主人从不搭理他们。

 

其实他们也没说错。主人靠坐着学校小树林里最大的那一棵树,怀里搂着我,看白云从蓝天悠悠飘过,笑了。我确实有一只最棒的猫啊。

 

***

 

主人被一所很好的大学录取了。

 

离家很远,远到一年到头也回来不了两次。

 

而这正是她想要的。

 

她带着简单的行李,还有我,坐在火车上,看那些发生过无数痛苦与委屈的地方,都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地平线之外,笑得很开怀。

 

新的生活开始了。

 

有些混乱和无措,但同时也满是充实与新奇。我看见主人脸上的笑容跟新的朋友一样越来越多,打心眼儿里为她开心。

 

哪怕她因此而变得很忙,忙的很少有时间再跟我一起玩,我也不在意。

 

真的真的,心酸什么的,都是错觉。

 

我只是有点害怕。

 

害怕,有一天,她会看不见我。

 

***

 

没想到,我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当时主人已经为筹备学校的一场大型活动而忙了很久,我也一直很自觉地没有去打扰她。直到活动结束,她回到宿舍坐下歇够了,才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陪我玩了。

 

宿舍里没有其他人,而她开始叫我。

 

我高兴地跳到她的膝盖上,摇着尾巴求抚摸,可她却像是没有看到我一样,站了起来,在宿舍里四处搜寻,一直在找我。

 

我紧紧跟着她的脚步,不断地喵喵叫,试图引起她的注意,却失败了。

 

我心头迅速闪过一丝惶恐,想起了当初自己挂掉时的场景。

 

主人她,又看不见我了。

 

怎么也找不到我的主人靠在宿舍门边,全身都罩在阴影里,脸上的无奈和失落,看得我好难过,心像是被谁揪住,一阵一阵的疼。

 

唯一可以令我感到欣慰的是,这一次,主人她的生活里还有朋友,有自由,有学业,有梦想,有除我之外,很多很多美好的东西。

 

所以,即使看不见我,应该也没关系。

 

***

 

之后主人的确消沉了一段时间。

 

可和我猜的一样,生活里还有许多别的意义,能慢慢填掉失去我的空白,让她重新振作起来。

 

特别是一个男生的出现。

 

他对主人很好,很贴心,笑起来还会露出尖尖的虎牙。主人也喜欢他,有时会把他按着枕在自己腿上,伸手去胡噜他的头发。

 

看得我都有点暗搓搓的小嫉妒了。

 

但比起嫉妒,我更感谢他。

 

感谢他像一场阳光,将欢笑重新带回主人的身边。

 

***

 

但就像主人小时候的那本童话画册一样,每一个幸福的故事,都很短暂。

 

那个笑起来会露出虎牙的男生,最后还是离开了主人身边。

 

我对此不能多做谴责,毕竟,我自己也是提前离开主人的那一个。我只能说,看得出,主人这一次,真的很难过。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

 

儿时的噩梦又回来了,会让她的深夜中惊叫着醒来,把自己抱成一团,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我又是一个人了。她对着无边的黑暗说,双眼里失去了希望的颜色。

 

不不不。我忘了她看不见自己这回事,着急地冲进她的怀里,喵喵喵地叫着。你还有我,看看我,看看我吧。

 

上苍仁慈地降下了第二次奇迹,在这个孤单的夜里,她又能再看见我。

 

坏猫咪。主人破涕为笑,大力揉着我的脸,把我的脸蛋挤成肉呼呼的两团。你之前跑到哪里去了。

 

好不容易挣脱魔爪的我舒服地依偎在她怀里,想把自己的温暖尽可能多的分给她一些。

 

别忘了,无论如何,都还有我在陪着你。

 

***

 

之后主人和我一起平静地生活了几年。

 

说是平静,也不尽然,还是发生了好多事情。她从大学毕业,找到工作,搬家,跳槽,在不同的城市之间奔波。

 

每一次,都只带着简单的行李,和我。

 

主人常常说,无论工作时多么辛苦,只要一回到家,胡噜胡噜我脑袋上的毛,就什么苦什么累都不觉得了。

 

我很荣幸。

 

但是,尽管有些不情愿,我还是要承认,主人的生活,不应该由我一只猫,哦,不,一只猫鬼魂霸占着。

 

她值得更好的。

 

***

 

上天再度听到了我的请求,适时将一个男人送到主人身边。可主人却想起了从前失恋的痛苦,表现的非常迟疑,不确定这个男人是否值得自己托付真心。

 

所幸猫本来就是洞察力敏锐的生物,变成鬼魂之后,更是能够看透人心。我万分确信,这是个家伙有着闪闪发亮的灵魂,跟主人的灵魂搭在一起,足以产生动听的共鸣。

 

于是我果断出马,想尽办法牵线搭桥,让这个好男人真正走进主人的生活。

 

不要害怕,主人,如果他不好好对你,我一定会拿爪子狠狠挠他的。

 

主人重新陷入了爱河,脸上总是带着开怀的笑。

 

我想,她又快看不见我了。

 

我的猜想没有错,在主人婚礼的那天,我看着一身婚纱的主人,那么光彩夺目,明艳动人,可当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脸上的微笑却渐渐僵硬了。

 

我感觉的到,自己的形象在她的眼中正在逐渐模糊。

 

但是请不要为此难过。我在心中默念。今天你是新娘,不要流泪哭花了妆容。

 

经过这么多次的出现和消失,我心里已经很清楚,只有你最深切的孤单,才是让你重新看见我的前提。

 

所以,我情愿你一辈子都再看不到我。

 

再见了,我亲爱的主人。

 

你一定要幸福啊。

 

***

 

主人的婚后生活真的很幸福,有互相支持的丈夫,也有倾注热情的工作,还有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像个团子一样胖嘟嘟的小宝宝。

 

真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我却对自己的去留问题纠结起来了。

 

老守在主人身边,看她和丈夫秀恩爱,也挺烦的。

 

我是猫,才不要吃狗粮。

 

是不是该考虑自己出去闯荡一番了?我认真地思索着,心中涌现出一些诸如环游世界的大计划。

 

正想的入神呢,尾巴突然被什么东西咬住了,有点小疼。

 

我猛然回头,发现自己的尾巴居然是被那个宝宝含在嘴里,用刚刚长出来没几颗的牙咬了几下,然后松开,咧嘴朝我笑。

 

这……这……

 

这小家伙能看见我?!

 

我有点被吓到,又进行了多番测试。

 

事实证明,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家伙,每次都能动作敏捷地往我身上扑,揪尾巴揉肚皮,扯的我浑身毛都乱糟糟的,形象尽毁。

 

可她却在没良心地咯咯笑。

 

主人和她的丈夫看不见我,还以为这小家伙是自己玩的欢,对她终于不再始终需要父母抱着才不哭这件事深感欣慰。

 

好吧,我知道,自己暂时是走不掉了。

 

我得充当保姆和玩具,哄家里的小主人开心和睡觉,不要总是哭闹,把爸爸妈妈累的不行。

 

而作为回报,小崽子学会的第一个字是:

 

当时听到这一声的主人明显楞了一下,随后她抱起宝宝,轻轻摇晃,还是习惯性地伸手把那小脑袋上的头发揉的乱乱的。

 

我看见这个动作,就知道,她其实一直没有忘记我。

 

这样就够了,主人,我愿意就守在这里,哪里也不去,永远当你的朋友,你的家人。

 

即使你看不见我。

 

***

 

小孩子就跟小猫一样,总是一眨眼就长大了。

 

我从这个胖乎乎的小姑娘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初与主人初遇时的模样。

 

她也跟她妈妈一样,喜欢抱着我在家里开敞的落地窗前晒太阳,而且经常是晒着晒着就睡着了,小脑袋枕在我肚皮上,口水还流了我一身。

 

哎,以前怎么没觉得人类的小崽子这么折磨人。

 

有时主人会过来,给她盖上一张小毯子。这小毯子我认识,很久很久以前,每到冬天,我也是这样,跟主人裹紧同一张小毯子。

 

小姑娘被盖毯子的动作弄醒了,迷迷糊糊地跟主人说:妈妈,给猫咪也盖上。

 

主人先是怔住,然后又笑了,给小女儿旁边的背角也掖了掖。

 

虽然方向完全弄错,我明明是趴在她的另一边。

 

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

 

又过了几年,小丫头该上小学了,很快就有老师来家访时,委婉地提醒主人,这小姑娘经常假装自己有只猫,家长是不是该做些正确引导?

 

主人总是客气地回复:大概是她幻想中的朋友,没关系的。

 

而等老师离开,主人却猫着腰跟小女儿平视,一脸神秘的笑意:你是真的有只猫,对不对?

 

小姑娘谨慎地点点头。

 

主人笑的更开心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妈妈小时候也有一只很棒的猫呢。

 

***

 

之后的时间突然变得很快,就像是谁把时钟的指针突然调快了好几倍。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那个还在傻乎乎流口水的小丫头就上了中学,然后离开家去了大学,再是毕业,工作,结婚,定居在遥远的城市,一年也回不来两次。

 

我没有跟着她离开这个家。

 

从她上中学起,就已经看不见我了。

 

等到上大学时,甚至都完全忘记自己小时候有过一只猫了,只将有关我的一切回忆归结于童年时代的幻想和错觉。

 

所以,算起来,我已经差不多有快三十年的时间,没有被任何人看见过了。

 

这其中也包括我的主人。

 

她如今已是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和同样成为老爷爷的丈夫,搬离了原来那座大城市,来到一座滨海小城,买了一栋带后院的小房子,钓鱼养花,偶尔还开着小船出海,日子过的自在惬意。

 

一定会有人好奇,这三十年的时间里,我是怎么过的。

 

嘿,还能怎么过,无非就是像一只活着的猫那样,抓尾巴追毛球扑蜻蜓那样过呗。

 

只不过再也捉不到任何一只活耗子而已。

 

我从未感到过孤单。

 

当你真正关心的人就在你面前,过着幸福的一生时,你就永远也不会觉得孤单。

 

***

 

又过了许多年,有一天,主人的丈夫突然捂着胸口倒在了厨房,被救护车送去医院。

 

我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

 

因为当他倒地时,我看见,有一道闪闪发亮的灵魂从躯壳中抽出,在房间里不舍地徘徊了两圈,最后消失不见。

 

参加完葬礼的那天,主人站在家门口,目送女儿与她的丈夫孩子离开。海风吹拂着她的银发,原本平静的表情突然裂了缝,露出满满的落寞。

 

然后,她转身回到屋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在小餐桌旁坐下,开始翻看家庭相册。

 

翻到最前面,是她还小的时候,站在老家的院子里,怀里抱着一只胖猫咪,对着镜头大笑,露出有个豁口的牙齿。

 

主人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很久,然后开始努力地微笑,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

 

下一秒,是我出现在她面前,走到她身边,轻轻拱了拱她的腿,叫了一声“喵”。

 

***

 

这座滨海小城里流传着一个传说。

 

据说海边那栋带花园的小房子里,住了一位独居的老太太。这位老太太倒不可怕,每次见到孩子们都会笑眯眯的给糖果,还会摘自己花园里的花给小姑娘们做花冠。

 

总体说来,是位很和蔼的老太太。

 

只有一点很奇怪。

 

她总是假装自己养了只猫。

 

不仅在家里备齐了全套的养猫用具,每当阳光很好的午后,她还会抱着那只根本不存在的猫,坐在小花园的躺椅上晒太阳。

 

有时甚至会让路过的孩子们,试着去摸那只猫。

 

更奇怪的是,居然有不少孩子声称自己真的见到过那只猫,连它长什么样子都能绘声绘色地描述出来。

 

一开始家长们有些担心,但好在这些事件都没什么后续,大家也就不计较了,只是那位独居海边的老太太从此多了一个绰号。

 

大家都叫她猫奶奶。

 

而她也笑呵呵的接受了。

 

***

 

我生前是一只猫。

 

现在,是一只猫的鬼魂。

 

不像其他猫猫狗狗,一旦死去,灵魂就会离开这个世界,我在这人世间徘徊了很多年,始终没有走进下一程。

 

直到我的主人,在某个阳光很好的午后,怀里抱着我,就坐在自家小花园的躺椅上,安详地睡着了,再未醒来。

 

我看见她的灵魂从躯壳里慢慢升起,是个可爱小姑娘的模样。

 

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遇时,她的样子。

 

当我幸福地朝她跑过去时,终于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直以鬼魂的状态在人世间徘徊。

 

我等了你好久。

 

所以接下来的路,也要一起走下去。

 

我会一直陪着你。

 

别忘了,这是我们的约定。

 

END


谨以此文献给 @⌌⌈╹드╹⌉⌏ ,祝你和猫猫过的开心

---------------------------------

该系列故事其他文地址如下:

01 无心人  02 独自等待  03 钱吐症  

04 退潮之时 05 灵魂的颜色 06 鬼魂猫咪  

07 点菜终结者 08 人生剧本 09 三观匹配器

评论 ( 123 )
热度 ( 3416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