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不懂痛苦的人

有个幸运的人受到了神的眷顾,让他的心中只有快乐,没有痛苦。

 

他每天都在快乐地笑着,没有任何事能伤到他的心,哪怕损失了钱物,与亲友分别,这些糟糕的事都不能把笑容从他脸上抹去。

 

因为他的心已经被快乐装得满满当当,没剩一点缝隙再去容纳痛苦。

 

那么周围的人喜欢他吗?

 

有时是很喜欢的。这个快乐的人从不抱怨、灰心、沮丧,他也会遇到生活的种种问题,但却不需要谁帮自己分担痛苦的重担。至于迁怒,那更是不可能发生,没人需要担心他因压力而产生的坏脾气,坏情绪的传染每到他这儿就彻底断了,不会再传下去。

 

他总能看到这世上的美好之处,再用自己充满阳光味道的笑容去温暖身边的人,待在他身边,能分享他无穷无尽的充实和乐趣。

 

但有的时候,周围的人会主动避开他,不愿意靠近。

 

为什么呢?他有点儿疑惑,虽然并不忧心。

 

没有人告诉过他答案,他也不会为这种事而纠结,继续无忧无虑地生活着。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中意的女孩。

 

两人很快开始了恋爱,他觉得自己的心简直要被太多的快乐撑得炸开,每天哪怕什么都不做,光是和女孩待在一起,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女孩同样很高兴,既会分享他拿出的快乐,也会把自己的开心事说给他听。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与恋情都完美得毫无瑕疵。

 

但一段时间后,女孩脸上的笑容不如先前那么多,偶尔会露出或烦躁或难过的神色。

 

“你怎么了?”他不解地问道。

 

“有些糟糕的事让我很痛,很辛苦。”女孩回答道。“生活就是这样啊。”

 

但他的生活不是这样,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痛苦,不知道那是怎样的味道。所以当女孩红着眼睛向他寻求安慰时,他只感到了茫然:“我要怎么做才好?”

 

女孩试图跟他解释,人会因为什么事情感到痛苦,当感到痛苦时希望获得怎样的关心照顾,可无论说了多少遍,他都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反问:“为什么你要为这种事痛苦?”

 

渐渐的,女孩沉默了,眼泪从脸颊滚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人就是这样的啊。”

 

会受伤,会失望,会身处黑暗之时,期望心爱之人伸来援助之手,从中汲取温暖和力量。

 

“对不起。”他低下了头。“你说的痛苦,我不懂。”

 

即使他已经很努力地试着去关心和照顾女孩,但很多痛苦,并不是只靠周围人的开心就能彻底驱赶的。倘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困境无知无觉、毫不理解,那他真的能帮到对方吗?

 

不,他不能。

 

甚至连这种不了解本身带来的隔阂也是一种痛苦。

 

面对女孩痛苦时的茫然,让他觉得两人原本贴在一起的心离得很远。

 

之后很长一段日子,他看着女孩时不时陷入生活里的困扰,问题有大有小,痛苦有深有浅,但无论是怎样的痛苦,他都只能沉默以对。

 

那些言不由衷的安慰,有时候反而会让情况变得更难收场。

 

“哎,其实也没什么。”女孩温和地摇摇头,反过来安慰他,“理解不了痛苦就是永远快乐的影子,而人是不能和自己的影子分离的。”

 

并不是每个人都不介意他有这样的影子,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会主动避开他,不愿意靠近的原因。

 

可女孩拥抱了他:“我很爱那个永远快乐的你,所以你的影子,我也不介意。”

 

他同样抱紧了对方。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应该是个亲密的拥抱,却第一次没能给他带来快乐。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仍然在一起。

 

更准确地说,是只有女孩心情不错的时候在一起。

 

两人找到了新的相处方式,每当女孩遇到伤心事,心情不佳时,就会自己主动躲开他,或者找家人陪伴,或者和朋友倾诉,又或者自己安静地独处,总之她有自己的释然方式。

 

他本能地觉得这样有些不妥,无数恋爱故事里都说过,真正的恋人是需要同甘共苦,在快乐时一起分享,痛苦时互相分担的。

 

但到底要怎么分担自己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他也没有办法。

 

“没关系。”倒是女孩已经看开了,会坦然地微笑。“谈恋爱哪有谈的完美无缺的,总会有些不契合的东西,生活就是这样的。”

 

可生活不止是偶尔闹闹小脾气,有时候也是残酷无情的。

 

一场巨大的变故打垮了女孩,让她没有办法完全靠自己的力量从痛苦的深渊里爬出来。

 

女孩像朵被从枝头折下的鲜花一样迅速地枯萎了,无论是面容还是灵魂,她的亲人和朋友纷纷给予关怀,这些安慰鼓励都是很好的,但不足以将她塞满痛苦的心拯救出来。

 

“大家明明都很好,可如果这些关心和体谅不是来自于心里最重要的人,给的力量就好像不太够,真是奇怪。”女孩伏在恋人肩头,神色中写满了自嘲般的忧愁与无奈,“但是,人本来就是这么奇怪啊……”

 

而他帮不了她,就像一个从未下过水的人也无力拯救拼命挣扎着的落水者。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恋人日渐消沉,笑容不再在她脸上出现,连目光中的痛苦本身都在褪色,转而沉淀出了麻木。

 

这样不好,他知道。

 

但他会因此而痛苦吗?也没有。

 

他只感到内心曾经源源不断的快乐不再增加,像是有谁把它们偷走了,又或者是它们凭空蒸发了,总之,快乐减少了,原先被撑得满满的心开始有了缝隙。

 

是的,没有快乐存在的缝隙。

 

那依然不是痛苦,而是一种空洞。

 

空洞不断扩大,大到快要吞噬他的心,而女孩的状态也每况愈下,仿佛马上就要从生活这场热闹的盛开中凋零。

 

看着恋人日益憔悴的面容,他内心的空洞中开始回荡着一道强烈的回音:他想要救她,他想要跳下深渊托她上来,甚至愿意为了她付出自己的生命。

 

但深渊究竟在哪里呢?他找不到路。

 

本能驱使着他向那位曾眷顾于自己的神寻求帮助,他向神祈求:“请您收回那份让我永远快乐的礼物,但现在我需要找回痛苦。”

 

神有些惊讶:“痛苦是一种奇异的病毒,一旦你感染过一次,你的余生就再不可能对它免疫。”

 

这意味着从今往后,这个人将会在意自己从来不曾在意的冲突龌龊,产生自己从未产生过的悲伤怨恨,被痛苦这种传染病一次又一次感染,忍受糟糕的病症,而他只能无望地祈求上苍赐予仁慈,让自己在两次病情发作之间能间隔久一些。

 

因为这种病是不可能痊愈的,直到将他带进坟墓。

 

“即便如此,你也依然要用痛苦来填满内心的空洞吗?”神问道。

 

他点点头:“即便如此,我也愿意。”

 

在神力施展的一瞬间,无尽的痛苦涌上了他的心头,可怕得几乎要将整个灵魂撕裂。这是一种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抗的悲恸,过去许多年那些与亲友的分别、钱物的损失以及生活中遭受的种种不幸,它们所沉淀的无边痛苦,终于找到了出口,喷薄而出。

 

不知不觉间,有透明的液体从他眼眶中溢了出来。

 

他怔怔地用手指抹了下那些透明液体,这是……眼泪吗?

 

“你开始怨恨了吗?”神问道。“世人总是因为感受到痛苦而对生活充满怨恨。”

 

他没有回答,因为此刻的他没有顾得上听神的发问,脑子里全被别的思绪填满。

 

在这一刻,他开始真正理解恋人痛苦时的心情,知道她究竟身处怎样的困境,连她过去说的那些总让自己迷茫的话语,如今也通通明白了。

 

他终于懂得,痛苦为什么而生,为什么而灭,还有恋人为什么会泪流满面地对自己说:“我不需要你做什么逗我开心,也不想听你说那些事根本不值得伤心,此时此刻,我只需要你体谅我的痛苦,和我在一起。”

 

痛苦在他胸膛中猛烈地咆哮着,但曾感受过的快乐也回来了,两方力量势均力敌,纠缠在一起,痛中有乐,苦里带甜,所有的一切都搏斗得难分难解,将他空荡荡的心重新填满,再没有一丝缝隙。

 

他突然意识到,这种完整,其实也是另一种神的恩赐。

 

“不,我一点儿也不怨恨。”他恢复了理智,平静地回答神的问话,“我感到了痛苦,确实很不好受,可我不会因为它的存在而怨恨生活,它对我而言并非全无意义,不,它甚至很重要。”

 

他停顿了很久,仔细感受着胸膛中那股复杂的冲撞,自己大概永远也无法习惯这种难受,但从今以后,他都要带着这种感觉一起走,即使是在自己快乐之时,也会有需要记得它,召唤它的时候。

 

他不喜欢痛苦,但他选择接受它。

 

“那么……”神沉吟道,“你会后悔吗?”

 

“我不后悔,哪怕余生都会缠绕着这种痛苦的感觉……”他的眼泪又淌了下来,而这一回的眼泪中除了痛苦,还有希望,“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为了能理解和帮助自己爱着的人啊。”

 

END


该系列其他故事地址:

(1)贩卖痛苦的人 (2)坑里的孤独者

(3)与忧伤约会的人 (4)不存在的人

(5)站在圈里的人 (6)缝口袋的人


碎碎念:痛苦是个坏东西,没人想遇上它,但又不可能躲的过它。既然横竖都躲不过,除了咒骂它,怨恨它,或许还可以再多想想该怎么更好地应对它,这样当我们的亲人和朋友在承受同样的痛苦时,我们可以去帮助他们,就像帮助曾经陷于痛苦中的自己一样。

每周六下午更新一篇故事,第四十周打卡。


评论 ( 15 )
热度 ( 902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