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个喜欢开脑洞、讲故事的家伙~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B站:林朵讲故事
企鹅群:365267987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原创】失心招领处

有个年轻人把自己的心丢了。

 

在他所在的世界里,心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遗失心的人很多,不怎么影响生活。但这个丢了心的年轻人想了想,还是去了失心招领处。

 

据说所有被捡到的心都会被送到这里来,供失主认领。

 

招领处的工作人员先让年轻人填一张登记表,里面要写清楚自己丢失的心有什么特征,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其实也没有好写的,年轻人潦草地写了一点儿,就写不下去了。

 

因为那只是一颗非常普通的心,心里还是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收走了表格,这种情况他们见过太多,只告诉年轻人如果有消息会通知失主。

 

年轻人礼貌告辞,继续回去过原来的生活。

 

上班,下班,聚会,运动,见亲戚和朋友,也和同事客户们打交道,丢失心这件事确实没什么影响,据说很久以前人和人的交往是需要用到心的,但现在早就不是那样。

 

等再过去一段时间,年轻人几乎快要忘掉自己丢了心这件事时,失心招领处打来电话,说有人捡到一颗心送去他们那边,核实之后被认定是年轻人丢失的那颗心。

 

年轻人赶到失心招领处,正好卡在对方要下班的时间,又匆匆填了认领表,从不耐烦的工作人员手中把那颗心取了回来。

 

时值寒冬,风中甚至掺着点小雪花,不过装在袋子里的心还是暖的,年轻人站在失心招领处已关闭的大门口,把袋子握在手中,暖融融的,像是捧了个刚出炉的烤红薯。

 

这让年轻人有些疑惑,他不记得自己的心有过这样的温度,但打开袋子看看,确实是颗非常普通的心,和自己丢失的那颗看起来差不多。

 

心里也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年轻人没有再多想,顺手将心放回胸膛。

 

一股奇异的暖流传遍了他全身,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年轻人还是清楚地记住了那种感触,同时又有些茫然:失而复得的心,原来会让人感觉如此美好的吗?

 

可惜那种感觉转瞬即逝,年轻人也没有在意,仅当自己是在为找回来一件遗失物而高兴。

 

虽然只是件可有可无的东西。

 

正当年轻人打算离开时,跟一位来得很急的姑娘迎面相碰,对方后退两步,连道了两声歉。

 

年轻人看向面前的姑娘,有柔美的长发铺在肩头,有温和的嗓音向他致歉,有亲切的气质令人安心。这些都是很好的,不过年轻人首先注意到的,是对方眉宇间那股淡淡怅然,似曾相识。

 

他搞不懂这股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但熟悉感永远是好感萌发的源泉,这种好感令他也带着善意告诉姑娘,失心招领处刚刚过了开放时间,只能明天再来。

 

“谢谢,但是不用了。”姑娘面色复杂地摇摇头,“我没丢什么重要的东西。”

 

年轻人望着姑娘转身离开的身影,突然感到胸膛里的心温度又升高了一点,微微发起烫来。

 

这就是两人第一次碰面时的情景,没有如故,没有钟情,有的仅仅是两个互不知道姓名的陌生人擦肩而已。

 

偌大城市中,两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若要再碰面,是需要很多巧合的。幸运的是,巧合总是无处不在,很快年轻人便在公寓楼的电梯里遇见这姑娘第二次,并惊讶地发现她新租下的房子就在他隔壁。

 

之后的熟识变得顺理成章,年轻人会在出门扔垃圾时和碰上的姑娘打招呼,会在公寓楼下咖啡馆和也在排队买咖啡的姑娘聊两句,会帮还在往新居搬运大件的姑娘搭个手,也会由衷称赞对方送来作为谢礼的烤饼干很好吃。

 

五分巧合再加上五分积极,就变成了十分的友好与熟悉。陌生人能投缘成为朋友,许多都是这样来的。

 

但年轻人不只想和姑娘成为朋友而已,每次和对方目光交汇时,他都感觉自己那颗原本空荡荡的心,又满了一点,沉了一些。

 

这是种新奇的体验,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与人的交往也会真正用到那颗心,而所谓交心,也并非把自己的心交给对方,而是把和对方的一切美好交汇,都放进自己心里。

 

那种填满内心的东西,经由时间发酵,化做了爱慕之情。

 

事实上,从与她第一次相遇起,对方身上就有什么东西深深吸引着他,他也说不清。

 

但这没关系,如果轻易就能把一段感情的来龙去脉解释得清,那还算什么让人眩晕的爱情。

 

爱是这世上最藏不住的东西,它令年轻人的心升温到了炽热的程度,无论是腼腆的脸色,还是急促的呼吸,都是心中之爱多到已经装不下了,想方设法在往外散发的方式。

 

可他爱慕的姑娘怎么想呢?年轻人不敢确定。

 

哪怕她会被他说的俏皮话逗得哈哈大笑,也会在跟他哼起同一首老歌时会心一笑,但那股淡淡的怅然始终会在笑容失效后浮在她的眉间,无法消散。

 

因爱而生的幸福感不是这样的,年轻人如今已经很清楚了,期待与惶恐同时折磨着他,令他不再在姑娘面前感觉自在,转而多了些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倒是姑娘更坦率些,在那个到楼顶天台观测流星雨的夜晚,她主动告诉年轻人,自己究竟是在为什么事而烦恼。

 

“我的心上有条破损的裂缝。”姑娘轻声说,“我本来以为没关系的,但是……”

 

曾经她也有一颗完满的心,心里盛满了真挚的爱,源于过去的恋人。那时的她是幸福的,快乐的,会在冬天的夜里守着炉子为恋人熬一锅暖融融的老汤,也会在春日阳光洒满恋人肩头时把自己的脑袋往上靠。

 

但一场背叛和分离终结了那段恋情,不仅将她心中原本的爱意打翻流失,连心本身也被摔碎成若干碎片,需要她用之后很长的时间才能拼回去。

 

可惜拼回去的心有了一道小小的缝隙,再也没法像原来那样,盛住满满的爱意。

 

“我当时想,裂了就裂了吧,反正我也不会再像爱那个人一样去爱别人了。”姑娘仰望着星空,目光里闪烁着忧伤,“但是等我再遇到一个很好的男孩时,爱还是会从心里冒出来,然后又慢慢从缝隙里流走,我才知道问题麻烦了。”

 

夏夜的清风吹过,扬起姑娘的长发,年轻人只是安静地看着她的侧影,什么也没有说。

 

“如果我心里没办法存贮那么多爱,又或者说,我的心需要比普通人更多的爱才可以填满……”姑娘转过头,直视年轻人,“……那我还有资格再去爱人吗?对于给我更多爱的人而言,岂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年轻人突然笑了一下,很小声,但是在笑。

 

姑娘不解地看着他。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让年轻人牵起姑娘的手,按在自己左胸口。

 

里面有一颗分量很重的心,正在生机勃勃地跳动着,那灼热的温度哪怕隔着胸膛也依然导进了姑娘手心,又顺着手心一路向前,直抵姑娘心中,就像点燃了一团小小的火焰,热力在整个心间扩开,过了好一会儿才消散。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心里的爱都满得要溢出来了,正在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办。”年轻人是开玩笑的神色,虽然声音分明紧张得在打颤,但他还是按紧了对方的手,“如果你正巧有空着的心,能不能……帮我分担一点?”

 

姑娘看着他很久,目光中有错愕,有犹豫,甚至还有莫名的酸楚,但最终它们都化成了笑意,蔓延到她整个脸上,并化成一句:“好。”

 

远处深蓝色的天幕中,恰巧有若干颗流星划过,仿佛在为这段新开始的恋情做了见证。

 

之后是段美好的生活,两人一起做了很多事,去乘地铁,去逛街道,去看电影,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天台上,肩膀靠在一起。不管什么时候,两人的手总是牵着,十指交扣,手心相抵。

 

这样无论谁心中的爱满溢出来,对方都能感受到那份直达心尖的温暖。

 

虽然大部分时候,爱是从年轻人心中溢出来的。看着自己的心没法像恋人的心那么完满,那道狭长的裂缝总会漏掉一些爱,再掺进一些怀疑和胆怯,姑娘感到了愧疚,会蹙着眉头道歉:“很抱歉,我……”

 

“没关系,没关系,谈恋爱又不是做数学题,干嘛要分得那么清。”年轻人抢先说道,把姑娘拥在怀里,抱得紧紧的,“而且,爱不是分开算的,是算两个人的爱加在一起。如果你需要更多爱才能把心填满,那就尽管从我这里拿去吧,千万别客气。”

 

姑娘哽咽一声,也伸手抱紧了他。

 

两颗心在各自主人的胸膛中激烈跳动着,散发着源源不断的甜蜜。

 

他们本来应该就这样一直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

 

本来。

 

如果不是失心招领处的一通电话,年轻人还不知道,自己当初拿错了心。

 

更讽刺的是,此刻跳动在年轻人胸膛里的心,真正的主人就是姑娘曾经的恋人,那个背叛之后离开的男人。

 

在失心招领处的碰面让年轻人和陪他来的姑娘都感到尴尬,倒是那个男人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对姑娘说话的语调有点不怀好意:“呵呵,原来你真的这么爱我,随便找个拿错我心的替身也能凑合。”

 

姑娘沉默着,表情浮着愠色。

 

突然周围一片惊呼,是年轻人挥了拳头,将对方击倒在地。

 

等到所有混乱都收场,只剩年轻人和姑娘走在回去的路上,夕阳的光线没什么生气,沉沉地压在两人身上,将影子都拖得有些黯淡。

 

两人还是并排走着,但只要彼此手指无意间碰到一起,就都各自迅速移开。

 

他们没有再牵着手。

 

一段冗长的沉默后,是姑娘先开的口,说起那颗心之所以会被送去失心招领处的缘由。

 

即使是遭到最深切的背叛,但那时的她仍然深爱着那个男人,悲伤地请求对方不要离开,还提起两人当年立下的誓言:“要将满是爱意的心献给对方。”

 

可男人还是离开了,离开前随手扔下自己的心,对她说,你若想要,就尽管拿去。

 

心里面的爱意早就漏了干净,只剩一个荡着回音的空壳子。

 

姑娘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那么冷漠,那么绝情。愤怒之下,她想将自己和那个男人的心一起摔碎,结果却只摔碎了自己的,存在里面的爱意洒了一地,蒸发成空气。毕竟柔软的真心经不住折腾,而一颗已经彻底冷掉的心,是无论如何都摔不碎的。

 

“我不想保留一颗这么冷酷的心,光是看到就觉得痛苦,干脆把它扔了出去。”姑娘解释道,“等我冷静下来之后觉得这样不太好,想去失心招领处把它找回来,可是……”

 

“可是已经被我错领了。”年轻人停住脚步,打断了她的话。“你明明认识这颗心。”

 

是的,她认识,从在天台上第一次碰触到那颗灼热的心时,就认出来了。

 

所以她错愕过,犹豫过,甚至为了这可笑的错误感到了酸楚。但她同时也感受到了那颗心里的温暖,是她所渴求的、想要回应的爱。

 

哪怕这些爱源自一颗曾被自己痛恨和丢弃的心,甚至连这颗心的新主人对自己最初的好感和熟悉,也极有可能是因为遗留在那颗心里的过往回音,但她很确定,眼前这个真诚的年轻人,是她想要重新去爱的人。

 

于是她选择了隐瞒真相,任由这个错误一路发酵,直到闹成今天这个样子。

 

事到如今,无论年轻人有多不情愿,那颗拿错的心最后还是被失心招领处强行收了回去,还给根本不需要它的男人。

 

“规定就是规定。”失心招领处的工作人员一脸漠然,“你无权占有别人的财产,必须归还。”

 

要归还心,意味着他装在心里的爱也会被一并拿走。这听起来很不合理,可按照规定,心是实际的财产,哪怕它里面原本空无一物。至于那些用心盛满的爱,什么也不算。

 

毕竟这些爱只有他所爱的人才能感知得到,在无关之人看来,根本就不存在。

 

据说很久以前,在人和人交往时都会用到真心的年代,那时候人们把爱的价值看得很重,但现在早就不是这样了。

 

年轻人立在原地,夕阳从地平线外落了下去,阴影涌了上来,将他大半个身子都吞掉,只剩被手捂住的眼睛里漏出一点碎光。

 

他轻声笑了笑。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是错觉,以误会开始,以笑话结束。

 

就像自己从钱包里掏钱买到一罐甜美的蜂蜜,现在蜂蜜吃完了,失主却找上门来,说这钱包是你拿错了,那份甜蜜不该是你的,把钱包和新装进去的钱都要了回去。

 

“对不起……”姑娘垂着头,主动牵起年轻人的手。

 

他的手心是冷的。

 

因为提供温暖的心和爱没有了,现在他又变回一个丢失心的人。

 

“对不起。”他说了同样的话,将手抽了回来。

 

若干个问号在他脑子里打转,究竟是因为那颗拿错的心发出了错误的指令,才令他喜欢上对方,还是因为他错误地拥有了那颗心,才同时也拥有了能令对方喜欢上自己的特质?这段恋情,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纯属虚构,没有基础?

 

这些问题恐怕也同时存在于姑娘脑子里,不过眼下它们都没有了寻找答案的必要,连问出口都显得多余。

 

年轻人的心和爱都没有了,可能还要再加上一些与愤怒、怀疑以及失望有关的打击,实在无力再维系一段热烈的感情。

 

姑娘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对方脸上的木然已经说明了一切,当她摔碎了自己的心,决意再也不爱任何人时,镜子里的表情和现在的他,何其相似。

 

她凑过来,踮起脚尖,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保重,再见。”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年轻人和姑娘没有再见面,哪怕他们仍然住在同一栋公寓楼的隔壁,但那些在电梯间、在楼下咖啡馆里以及出门扔垃圾时的巧遇都蹊跷地消失了。

 

年轻人第二次回到没有心的生活里。

 

上班,下班,聚会,运动,见亲戚和朋友,也和同事客户们打交道。他想,丢失心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影响,就跟第一次丢失它时一样。

 

但事实并非如此。

 

只要爱曾经来过,就总会留下痕迹。

 

接下来一段日子里,在许多他难以预料的时刻,有时是夜深人静只有他一人时,有时是热热闹闹参加聚会时,还有时只是他坐在办公室完成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任务时,某些东西,本以为已经随着归还的心一起消失掉的东西,又会不经意地冒出来。

 

年轻人惊讶地发现,即使没有了心,那种爱的感觉也依然被整个身体记着。

 

他的手指记得抚摸她面颊的感触,他的鼻子记得轻嗅她长发的味道,他的眼睛记得她笑起来时整个人都在发光的模样。

 

那颗装满爱的心虽然不在了,但里面满满的爱早就溢出来,顺着血管游走得他满身都是,甚至闯进他的灵魂深处,无论流到哪儿就在哪儿发芽生根,然后萌生出更多的爱。

 

如今它们又从身体的四面八方倒流回来,注满了那片空旷的胸膛,令那里如同有心时一般,激涌澎湃、灼热发烫。

 

心可以丢掉,但真正的爱是丢不了的。

 

年轻人不知道自己是该为此高兴还是难过,他陷入了对生活的困惑。

 

但爱从来都是藏不住的,如果它们没有被安分地收进心里,那就蹦跶的更不规矩,各种回忆和感慨搅得他整个人都不安生,仿佛有人拿着大喇叭在他耳边高喊:“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你为什么要放弃?!”

 

可是……年轻人按住胸口,那里虽然正被激昂的情感填满,却没了心。

 

他回想起当初姑娘只因为自己心上有一道裂缝,就惶然向自己道歉,担忧这样无法对他公平时的样子。

 

那一个把心都弄丢了的人,有资格再去把断掉的感情续回来吗?

 

在辗转反侧好几天后,年轻人顶着一双黑眼圈,决定去敲隔壁姑娘的门。

 

没有人开门,门口信箱里塞满的各种广告似乎在说屋里的主人已经有一段日子没在家了。年轻人失落地打量着那个信箱,突然发现旁边的信箱,也就是标着自己门牌号的信箱口上露出了一个信封角。

 

年轻人将信取出来,信是手写的,笔迹也是他熟悉的,带着姑娘写字时惯有的娟秀风格。

 

信的开头内容很简略,只说她要出一趟远门,没说去哪里,只说大概要很久之后才能回来。

 

然后就是一段长长的道歉,以及姑娘的解释:“很抱歉一开始对你隐瞒了那么重要的事,可是我很确定,自己不会仅仅因为你拿错了一颗心就也跟着爱错人。我了解自己的心,里面的爱是真是假,我不会弄错,因为只有真正的爱,才能让我心上那道裂痕重新愈合,让它再次知道什么叫做圆满……”

 

此处的信纸有些发皱,某些字词还有被打湿晕染的痕迹,像是写信的人打翻了旁边的水杯,让水浸了过去。

 

年轻人叹了口气,摸了摸信纸上那个皱巴巴的地方。

 

一股熟悉的感触击中了他。

 

是当初他将错拿的心放进胸膛时的奇异感触,一股暖流传遍了他全身,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

 

恍惚之中,他甚至看到了姑娘一边流泪一边写信时的场景,眼泪滴在信纸上,把字迹都晕染得很模糊。

 

接着画面一转,是她第一次失去恋人时的场景:将那颗冷酷的心扔掉前,姑娘把它最后一次抱在怀里,同样有眼泪流进空空的心里。

 

但这些眼泪代表的不是悲伤或怨恨,每颗眼泪都是由曾经的温暖和快乐凝结而成,它们本该乘着恋人彼此心中的热力,幻化成风,自由自在地在恋人间吹拂,如今却被冷漠变得沉重,只能化作眼泪,无望地坠落。

 

然后它们渗进那片干枯的空壳里,消失的毫无痕迹。

 

但其实它们还在的,只等着一个人,一个能真正读懂姑娘眼泪的人,再用暖意让它们苏醒过来。

 

年轻人突然意识到,自己借由那颗心感受到的,不是那个男人残留的爱,而是那个认为自己再也不会爱上别人的姑娘彼时真正的心情,她仍然对爱怀着最质朴的渴望,期待自己有一日能在这个冷漠的世界中找回那份温暖的爱意。

 

这样的心情,他也有过,与姑娘初次见面时,对方脸上的怅然就像镜子一样提醒着他,在这个已经没有谁将爱当回事的世界里,在这个连真心也可以随意丢弃毫不可惜的世界里,他就是那个苦苦坚持的傻瓜,哪怕嘴上不说,但灵魂从来都没有放弃。

 

正是这种同样对爱的渴望,才让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以这样一种奇妙的方式产生了共鸣,然后上天又仁慈地令两人相遇,再将若干巧合与主动混合在一起,共同成就了这番恋情。

 

所以说这番恋情是真实的,不是虚构的,没有谁被误导,因为空荡荡的心既不会发出让他爱上谁的指令,也不会让他拥有被爱的特质。

 

心只是个容器,装在里面的爱才是关键。

 

年轻人死死盯着那张起皱的信纸,眼泪同样滴在上面,和姑娘的眼泪重叠在一起。

 

此时此刻,他诚恳地祈求上天再降下一场奇迹,既然姑娘的眼泪能将心意传达给他知晓,那他的懊恼与喜悦,能不能也传到对方的心里?

 

在等了许久都没有动静之后,年轻人意识到,上天恐怕没空不停降下奇迹,巧合也不是随时都能免费供应,要想找到那个思念的人,还不如自己主动采取行动来的可靠。

 

正当他拿出手机想给姑娘打个电话时,另一个电话先打了进来。

 

来电显示是失心招领处。

 

这回他们是通知年轻人,他那颗丢失的心刚刚找到了,请他去取回。另外,鉴于他们那边又快到下班时间了,还请年轻人赶快一点。

 

等年轻人赶到失心招领处大门外,哪怕明知这里马上就要到下班时间了,他也依然停住了脚步,朝门外反方向走了几步。

 

那里站着一个姑娘,拖着个大箱子,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脸上布着远游归来的疲倦。

 

但那面容依然是年轻人熟悉的,那么温和,那么亲切。

 

“你回来了。”这回是年轻人先开的口。

 

“嗯。”姑娘看到年轻人手上居然还握着自己写给他的信,脸上有些复杂,“在外面呆了很久。”

 

年轻人询问里藏着关切:“你出去干什么了?”

 

“我最先是想去找那个混蛋,让他把你放在心里的爱都还回来。”姑娘脸色中浮起几分无奈,“可他本来就没看重那颗心,更嫌里面的爱是累赘,早就把心里的爱都倒掉了。”

 

“这样。”年轻人并不觉得惋惜,反而无所谓地摇摇头,“没关系。”

 

因为那样的爱,还正在他胸膛里源源不断的滋生,要多少有多少,不会不够用的。

 

但在姑娘看来,这番平静代表的是另一种含义,一种会让她心中浮起巨大的失落,不得不很努力才能压得下去的消极含义。

 

他已经不在乎了。她平静而绝望地想着。

 

“虽然你对我的爱不可能再有了,但是我想,还是应该去找到你那颗丢失的心。”姑娘深深吸了口气,双目中有种释然的坚定,“等我找到那颗心,把它还给你,无论你是继续让它空着也好,再用它去爱别人也好,都没关系,但是我必须帮你找到那颗心。”

 

“为什么?”年轻人追问道。“为什么你一定要找到那颗心?”

 

“因为……你能产生那么温暖的爱。”姑娘的声音有些忧伤,还有些不舍,“如果因为找不回心,以后就都得不到别人同等的爱来回应,真的太可惜了。”

 

年轻人看着姑娘布满忧伤的眉心,握紧了手中的信纸:“那,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姑娘点点头,声音突然放得很轻。“我想交回这里就好,他们会通知你来取的。”

 

至于她自己,是打算就这么默默走开,在心底祝福他从此过得很好。

 

只是没想到她离开得不够快,而他又来得很着急,命运之神终究还是很慷慨,又给了他们一份幸运的巧合,在此相遇。

 

“那你可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年轻人的表情已经完全舒展开来,整个人散发着一股莫名的神采奕奕。他走过去,握住姑娘的手,放在自己左胸口,“你看,我这里有这么多爱,正发愁不知道该放哪里才好,如果你正巧捡到一颗空着的心,能不能……让我用它继续装对你的爱呢?”

 

一股暖流从他心中满溢出去,导入姑娘手心,直达她的心底,如同烈火燃烧,如同焰火绽放,是春风吹拂原野,是阳光照拂大地,从此万物复苏,鲜花绽放,欢笑和快乐永不停止。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站在一起,很久,很久。

 

直到从失心招领处的下班铃声响起,才将两人从沉浸的美好中唤醒。

 

“哎呀。”年轻人扶着额头,有些无语。“他们怎么又下班了。”

 

“对啊,里面还放着一颗对我而言很重要的心。”姑娘着看向他,双眼中满是笑意,“我们明天再一起来把它要回来吧?”

 

END


此文姐妹篇:无心人

碎碎念:日常求一波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叫做【林朵讲故事】。每周六下午更新一篇小故事,第四十三周打卡。

评论 ( 42 )
热度 ( 1812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