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密林霏开,朵做千叶

【原创】乐乎的人设

乐乎是个住在大城市里的普通青年。

 

瘦高的个子,一头黑发打理的清清爽爽,稍微带点自然卷。日常着装都是款式简约的黑白灰,偶尔会戴一副略显沉静的黑框眼镜,遮遮自己因为经常熬夜而生的黑眼圈。

 

总的来说,还算有品味,而且性子很谦逊。

 

就是有点穷。

 

他有一份需要勤勉努力但薪水暂时还不太丰厚的设计师工作,远方的父母也给不了太多支援,除开包括房租在内的必要支出,每个月能剩下的不多。

 

早上上班需要挤地铁一个小时,晚上加完班回去时已经快十一二点,但地铁还是挤。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呢。偶尔乐乎会靠着地铁车厢壁犯嘀咕,很快又忘了,从单肩包里取出新买的KINDLE翻书看。看着看着入了迷,想起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坐过好几站。

 

是的,乐乎是个喜欢看书的年轻人。

 

可能是因为他静得下心,也可能只是因为这个爱好比较便宜,哈哈。

 

其实乐乎也有一些得烧钱的爱好,比如摄影。他曾经干过每个月存一小笔钱,存了很久很久终于买到一套心心念念的摄影器材的事。

 

但买完之后,因为平时工作太忙,也没办法经常出去拍照片。

 

没关系。乐乎对此挺随性的。有爱好就是为了开心,不用强求。

 

大概就是因为这种随性的态度,乐乎的兴趣发展的很广泛。他会做饭,工作日带去办公室的午餐便当会因为漂亮的摆盘被同事们真心称赞;他喜欢旅行,并且每次出游都会带个手写本好好记录沿途所感受到的一切,顺便练练字;他也爱电影,除了会看新上映的大片,时不时也会不嫌麻烦地跨越半个城市,去参加某个黑白老电影的重映式。

 

对了,最近城里的博物馆联合起来搞活动,能连着看几场有分量的展览,也让乐乎很过瘾。

 

简而言之,乐乎懂得欣赏一切能给平淡生活增添趣味的东西。

 

虽然偶尔半夜躺在床上时,也会在刷朋友圈时对其他人的光鲜生活感到羡慕,再想想自己辛苦的工作,信用卡的账单,还是忍不住有点沮丧。

 

等我以后有钱有闲了一定要这样那样……乐乎想着想着就有了困意,扯过被子打个滚儿,只觉得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事物能比软趴趴的床铺更美好。

 

至于那些未来想要实现的愿望,就留到梦里再盘算吧。

 

等第二天这个年轻人被手机闹钟吵醒,叼着昨晚在楼下便利店买的红豆面包冲出门赶地铁,便又是活力满满的新一天了。

 

在不用加班的周末,乐乎会很勤快地打扫自己的小公寓。身为一名职业设计师,这家伙不可避免地染上了强迫症,必须把自己住处搞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大扫除时常带来一些意外之喜,比如让乐乎找到上大学时自费出的小说本子,还有设计作品集,随手翻开看看,便忍不住感慨自己那时画的真好,然后一时兴起又打开绘图软件画几笔。

 

只是常常会中途跑去听音乐看动漫打游戏,把要好好磨练画技这件事忘了而已。

 

不过一般他都不会沉迷太久,因为总会有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伸到他面前,有时是求关注,有时只是单纯地顽皮捣蛋。

 

这小爪子属于一只猫。

 

是的,乐乎居然养了一只猫。

 

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是乐乎在某个下雨的夜晚从外面捡来的中华田园猫。当时他刚刚加完班回来,看见公寓楼下的小花园边放了个纸盒子,里面放着一只小奶猫,被雨淋湿了,可怜兮兮地喵喵叫。

 

善良的年轻人对此没法假装看不见。

 

于是从此以后,他多了一个伴儿,有着王者一般的威仪,毛团一般的体态。它有时卖个萌,有时又高冷,会在乐乎周末早上赖床时翻着白眼往他脸上踩,但也能一眼看穿这个年轻人挨了老板痛骂之后的委屈难过,并在这种事时候很给面子地跳到他怀里,乖乖趴好,充当撸毛减压器。

 

乐乎很喜欢它,但因为有严重选择困难症,所以一直到现在都还没从一百多个备选名字里确定究竟要用哪一个。

 

猫主子鄙视地表示这铲屎官真是蠢到没救了。

 

虽然乐乎善于发现生活中的小乐趣,平时也是有烦恼的。比如前面提过的薪水总是不够花,加班老是加不完,还有就是单身的他,一直脱不了单。

 

他也有过暗恋的女神,按着撩妹教程做过各种预案,甚至为了能找到跟女神尬聊的话题,上网偷瞄过女性美妆和穿搭知识,也为了增加自己所谓的男神气概,一时头热去办了张巨贵无比的健身卡。

 

可惜,当这个可怜人真正面对她时,却窘迫的手足无措,还不如自家的猫镇定自若。

 

唉,连猫都看出来了,这老实孩子,没戏。

 

在听闻女神有了男友的那个晚上,是乐乎第一次不顾老板的难看脸色,翘掉加班,早早地回了住处,窝在小沙发上,不开灯,也不点外卖,连窗户都懒得起身去关,任由呼呼的冬夜冷风往屋子里灌。

 

为什么会这样呢。黑发的年轻人抱紧了怀里的猫咪,看着屋里的一片黑暗,对生活里的种种都感到了迷茫。明明我已经很努力了。

 

在吹着冷风的屋子里不盖被子睡一晚上沙发的后果就是,乐乎感冒了。

 

脑袋也痛,鼻涕长流,好像还有点轻微发烧。

 

其实乐乎的身体一直都不算太壮实,底子虚,平时工作又劳累,会时不时来点头疼脑热的小毛病,抽抽风也就扛过去了。但这次生病和坏情绪一起来的气势汹汹,乐乎只觉得头晕目眩,浑身发软。

 

没办法,年轻人挣扎着爬起来给猫主子弄好口粮,给公司打电话请了假,再吃了些常备的感冒药,然后裹着厚厚的被子,与猫一起坐在床上发呆,隔一会儿打个大喷嚏。

 

太衰了。乐乎在用掉半盒纸巾之后,忧伤地自嘲道。要是能只当一条咸鱼就好了。

 

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他的母亲,乐乎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有日子没给家里打电话了。

 

年轻人特意清了清肿痛的喉咙,这才接通电话。这通电话跟以往的许多通电话内容都差不多,主要是他的母亲在说一些家常琐事,像是乐乎的表哥最近开发手机游戏搞的不错,表妹搞音乐也弄出了些名气之类的。

 

乐乎就安静地听着,偶尔应一声。

 

他们网易大家族这一辈儿能干的年轻人挺多,乐乎一直都知道,自己并不算最出彩的那个。

 

电话最后乐乎被母亲问起最近怎么样,年轻人想了想,只说一切都好。

 

母亲又习惯性地叮嘱了几句让他要照顾好自己,然后挂断了电话。乐乎放下手机,裹着被子倒回床上,盯着猫看了很久,只说了一句话:还是要加油啊。

 

睡觉是最好的疗伤,第二天中午,足足睡了十八个小时的乐乎再起床,就觉得感冒也没了,坏情绪也没了,整个人都精神抖擞,神清气爽。

 

他又活过来了。

 

拿起手机一看,未接来电有好多个,都是自己的大学室友豆瓣打来的,问他晚上要不要出来吃火锅。

 

当然是要的。

 

豆瓣还叫了同宿舍的另外两个人,B站和微博,四个年轻人上学时就是好友,毕业之后又都留在了这座城市,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组织起来,吃吃火锅,喝喝啤酒,有微博侃侃娱乐圈新出的八卦,豆瓣安利一下最近看过的新书和电影,还有逗比的B站表演一番鬼畜,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大学时代。

 

这样难得的轻松氛围,正是乐乎需要的。

 

火锅吃到一半,听着几位好友吐槽各自难搞的工作,还有平时遇到的奇葩老板和客户,乐乎灌了口啤酒,为自己昨天的灰心和矫情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啊。

 

但至少他还有一帮可以互相调侃倾诉的好友,也挺好的。

 

酒喝到最后,微博先醉了,趴桌边起不来,豆瓣和B站跟他住一个方向,商量着打个车把他送回去。上车前豆瓣回过头来招呼乐乎,说下次聚会该由你来张罗了啊。

 

乐乎爽快答应,目送出租车越开越远,自己才开始往另一个街区的地铁站走。

 

半路上风吹一吹,酒也醒了,但愉快的心情还在,这个大男孩摸了摸冻的通红的鼻尖,然后将双手插在大衣兜里,抬起头,发现夜空格外晴朗,漫天都是星星在闪。年轻人突然就笑了起来,脚步也更加轻快。

 

那么下一次聚会该搞个什么活动呢?乐乎一边走一边认真思考着。去唱歌?还是去看个冷门的展览?

 

此时此刻,这个普普通通的都市青年,忘记了生活的烦恼,就这么满心期待地朝前走着,一直走着。

 

他相信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一定会的。

 

END

 

后记:用了乐乎好几年,渐渐生出感情,在我心中,它已经不再只是一个普通的平网络台,更像是一个有着拟人形象的好朋友了。他单纯善良,热爱生活,喜欢美的事物,做事很努力,虽然不是每次都有好的结果,而且因为穷,还总是各种抽风,哈哈。但是瑕不掩瑜,我还是很喜欢这里,希望乐乎以后也能越来越好。         

 @包包包子铺!                                                            

评论 ( 56 )
热度 ( 2870 )

© 林朵 | Powered by LOFTER